泡书吧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九章 陈希真中计入火狱  女飞卫救父闯头关

第十九章 陈希真中计入火狱  女飞卫救父闯头关

  却说聚义厅上吴学究对众好汉说道:“我和柴大官人商量定了,今日弟兄们分作两批,一批要保护梁山家眷撤往别处生根,为山寨留下火种抗金;一批留下和敌军死战到底,让那帮金狗叛徒知道什么是梁山泊好汉!今日便要抉择!”话音刚落鲁智深,武松等便道:“我等便是留下与山寨共存亡。”吴用道:“弟兄们休得莽撞,听我一言,今日之事留下的是好汉,走了的也一样是英雄,吴某不才,和晁盖哥哥,刘唐,阮氏三杰,公孙先生开创此山寨!适才刘唐三阮兄弟都愿和我留下以身殉寨,公孙先生不在,樊瑞兄弟愿代替师傅,此刻已经去做法起雾,为我们俄延时间。有我们这几个人足够了,别的弟兄都要撤离。”这话一说,不少弟兄哪里肯依?顿时吵作一团,都争着要留下和金军拼命,柴进喝道:“梁山军令还在,众兄弟休乱,听我一言。”,众人方才静了。

  柴进含泪道:“军师说的对,按理柴某刚接任梁山寨主,第一个留下便应该是我,但请弟兄们想想,方才武二兄弟说云陈二贼坑苦梁山,我等都死了此仇谁报?各位弟兄家眷那么多,我等都死了谁带老弱妇孺突围?更有金寇荼毒中原,宋廷无能节节败退,我等都死了抗金大业谁顾?众兄弟如认我这个哥哥,听我号令,除去适才几位开创梁山基业头领,我等都要突围;如定觉得突围便是不义气贪生怕死,我当场拔剑先殉山寨,后事任凭你们自为之!”此言一出,众兄弟都默默无言。只有铁扇子宋清跪地道:“头领有令不敢有违,只是宋清老父,哥哥都葬在梁山,我若走了岂不是不孝之人?小弟文不能文,武不能武,都是大家看在公明哥哥面皮跻身聚义厅,如今山寨覆灭,小可愿为死战的众好汉摆最后一次宴席,恳请头领开恩让我留下。”柴进、吴用叹口气答应了。吩咐其余弟兄都去准备。当下裴宣统计梁山军士中也有近三千人愿留下死战金军。不是开创根基的老兵,就是家人被金军屠戮,恨之入骨的弟兄。

  梁山众首领虽个个慷慨意气,但想到此一去生离死别,留下的固是拼死已定,突围的何尝不知谁存谁亡?想到此岂能无感慨?大家或哭或笑,或相拥互道珍重。到了黎明时分,满山寨收拾已定,只有喽啰报到黑旋风醉卧房中,柴进道:“把李逵兄弟放在车上带走。”吴用道:“不用了,这铁牛和宋江哥哥最亲,哥哥这些日子走了,他就和没魂一般。和我们留下吧,铁牛醒了知道没有不高兴的,若和你走,他醒了发疯要回来,谁拦得住?”大家叹口气也应了。

  梁山后关密道洞口

  吴用,三阮,刘唐,宋清等站成一排和突围弟兄告别,柴进一拱手只觉鼻子一酸说话不出,不少头领也失声痛哭,阮小七笑道:“这厮们哪来这般妇人腔?人生不过五十年,大家不过先走后走,这般走法便死了也是舒眉展眼!”吴用道:“弟兄们珍重,要记住宋,卢两位哥哥遗言,宁死荒野,绝不降金!”。柴进和弟兄们拱手领诺,抹把泪下山去了,此刻樊瑞在聚义厅已经做起大雾,天虽亮了,咫尺不见人影,不久两下互相就望不到了。

  吴用正要布置应敌,忽然黑暗冲出一人跪下哭道:“军师好偏心,这梁山开创我没份么?”,吴用惊视,原来是旱地忽律朱贵,他骗得兄弟朱富走了,只说去前队,趁雾气偷偷绕路回来。吴用跺脚叹气,便让宋清,朱贵准备宴席,后面焚烧文件,藏埋物品一律交给二人处理。留下弟兄一千人在头关虚插旗帜,巡回守城,让敌将不知梁山撤离。三阮带二百水军水泊行事。自己和樊瑞,李逵,刘唐在山寨布置埋伏机关。

  水泊边,金军中军帐外

  完颜宗弼虽然约定众将晚上进攻梁山,哪里睡得着,天一亮又到水泊边来看梁山形势。却见晓雾茫茫,连梁山山廓都看不清了。宗弼对众将道:“这雾来的蹊跷,莫非贼人要遁逃,做妖法弄来的雾气?”,陈希真道:“禀主帅,目前梁山好比中了毒箭的猛虎,时间越长对他越不利,他若从后山突围,我等兵不血刃便得此山,而云天彪在曹州地面埋伏,一样杀他个干净;他若顽抗,到了今晚粮草被烧的事定然传开,军心必乱,我军仍然胜券在握;若是我军这会急着出兵,到怕他狗急跳墙狠咬拼命,我们倒是吃亏。待小可先去做法驱雾,仍按黄昏时间准时进军。”宗弼点头。

  各位,先把梁山这场大战放下,这一个多月丽卿去哪了?哈哈,也不算远,正是陈希真嘴里老念叨却没去过的河南嵩山。慧娘只陪丽卿每日在道观内谈些往事,说些玄妙。房内有一屏风,有时慧娘觉察丽卿凡心动了,便让她看屏风上所现人世之境,明白人心险恶,功名虚空。一月下来渐把陈丽卿心猿伏锁,意马收缰。倒也静而忘返。慧娘见了心中欢喜。两人本是闺伴,从来无话不谈,丽卿问道:“秀妹妹。你哪里学的仙术,竟能把我和战马须臾间带到这么远的地方?”,慧娘笑道:“我这点修行离仙术差得远哩,我这几张法符师傅所赐,用三张贴在你我和战马身上,口念九天玄女颂词,说一声要去哪里变好。”丽卿又问:“这屏风知过去事,能预测未来事否?”,慧娘道:“自然可以。这是九天玄女娘娘法宝,只要虔心乞求,都可以让你看到”。

  这一日合该有事,慧娘恰好外出,丽卿一人打坐修炼,忽然提动念头,在屏风面前跪下道:“弟子陈丽卿,经慧妹妹提点,已经晓得人世之不堪,但毕竟还有个老父,心中牵挂,请神灵大慈悲告知父亲终身结局,弟子定然自此后把凡心收起,一心修行再不出山。”话音方落,只见那宝屏放出光芒。丽卿惊喜,紧盯画面,竟看到一群兵马在山间狼狈逃窜,领头骑马的正是陈希真,浑身冒火突烟。道袍都烧了一半,狼狈不堪。又一将跑来,正是真祥麟大喊道:“主将,梁山头关有埋伏,回不去了。”刚喊完,背后一人赶到,一斧竟把祥麟砍作两断。细一看正是黑旋风李逵。那李逵大叫道:“陈希真老贼,你敢烧我梁山粮食,爷爷今晚拿你下酒!吃爷爷一斧。”说罢如疯老虎一般向希真扑去……

  随着李逵一挥大斧,丽卿被吓醒。

  梁山头关前

  金兀术陈希真这一番顺利渡过水泊,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到了黄昏时候,已经列阵于头关之下,希真没了乾元镜,作法半日才退了雾,看头关上不过虚插旗帜,便派勇士攀登,打开关门。希真命真大义带五千兵把住头关,自己和真祥麟,范成龙带两万步卒向二关进发。请宗弼带大队金兵压阵在头关之外。并嘱咐真大义细细搜捡头关。大义答应。

  宗弼看希真去了,对哈迷蚩道:“看来贼人是弃寨了,军师看这梁山今后驻守多少兵丁为好?”,话音未落,岸边金兵竟惊叫起来,宗弼一看水上大小战船无故自沉起火,知道有人泅水凿船,哈迷蚩忙命水军跳水拿人,此刻已经是五月,入水便利,但见数百官军脱了衣服,手持剔骨尖刀,峨眉刺等水底搏斗器械扑通通跳水拿人。金军只管在岸上高喊助威。此刻天黑,金军点起火把,加上有的船只起火,反照的满江通明。只见东一阵红水,西一阵血浪。不多时竟飘起无数水军尸体;宗弼大怒,又令一千水军下水,喝道:“反正我大军过河了,你便把船全凿沉了又如何?”,正这时,身后的头关却天崩地裂价一声爆炸。宗弼和大小将士几乎站脚不住,但见梁山头关,二关,三关,后关所有设施一起点燃,成了一座熊熊燃烧的火山!金军将领无不惊惧。不多时几个人扶着真大义回来,大义已经受了火伤,头关已经没于大火!

  嵩山道观

  慧娘在宝屏前拿着丽卿的遗书目瞪口呆,丽卿偷走了她的法符,带着军马和兵器去救父了;慧娘正要追赶,屏风内有人声传来:“汝不必追了,此乃命数。业力所致,铜墙铁壁亦不可挡。那丽卿一生多杀戮,因生前有悔罪之心,死后当免炼狱之苦,汝对她已经尽了情分,后面管好自己路途才是。”慧娘含泪稽首。

  梁山后关水泊

  李俊指挥水军帮助突围兵士家眷渡河,刚刚全部靠岸,但听头关爆炸,转身一望已经是火光冲天!柴进带众人含泪向梁山方向下拜,然后命史进为前锋开路,鲁达武松断后。自己压住中军。其中几个梁山孤儿如那阮小二之子阮良,董平之子董芳都十岁,柴进命他俩就在自己身边;花荣儿子花逢春七岁,一直跟着庞万春学箭,所以跟着万春秋霞队伍;张青孙二娘之子张国祥也是七岁,跟着张青队伍。还有的才两三岁索性战将背在身后,这里不一一赘述了,后文自见。柴进与众头领商议,先去江南冷艳山歇息,如人马过多,山寨容不得,再往云南去。

  聚义厅

  那宋清带十余名老军把梁山机密文件一一焚烧,出来时朱贵带老军也点燃了大小房屋。只听山下呐喊不绝,宋清问朱贵道:“这一番围住了多少金兵?”,朱贵道:“这却不知,但军师下令把山寨所有雷子火油,炮药炸子都布置停当了,再加上樊瑞兄弟法力,只要进来的就别想出去。”,宋清道:“好极,那你我再把用不了的金银珠宝都埋了,不让那金狗得到半文便宜。”朱贵称是。

  梁山头关前,火光冲天,山上时不时雷子触发震耳欲聋,隐隐听得见里面厮杀声,溃兵喊救命声,真若修罗地狱。宗弼和众将正在指点山上,忽然火光中一将骑马闯来,金军众将紧忙围住宗弼和军师。宗弼等那马离近了一看,那马上人头戴闪云金凤翅冠,身披猩红连环锁子黄金甲,挂着那口清醇宝剑,贯弓插箭,右手倒提那枝梨花古定枪,威风凛凛,不是陈丽卿还是哪个?宗弼还未开言,陈丽卿马上用枪尖指着宗弼喝道:“完颜宗弼!你又让汉军进去当替死鬼,自家外面看热闹是不?真是狼心狗肺!”,一金军部将听了大怒道:“你这南蛮娘们!胆敢……”,话音刚落早挨了宗弼一马鞭;宗弼道:“贤妹误会了,先进梁山是陈将军的主意,进去多时头关莫名爆炸,我派了几队勇士进去,只救了真大义回来,好几人被烧死。贤妹不信周围都是人证。”丽卿道:“如此我去救!”竟催动火云驹往头关火中冲去,宗弼急忙道:“快拦住她!”,几名部将策马上前阻拦都被丽卿枪挑落马,非死即伤!当着宗弼,大家又不敢用兵器伤她,如何拦得住?

  宗弼急了,亲自催马过去,后面紧紧抓住丽卿战袍,喊道:“卿妹,就算你父亲没了,我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莫去送死啊!”丽卿听他带着哭声,明白他此言出自真诚,也不由心里一动,回头对宗弼道:“来世再说吧!”拔出剑砍断战袍。不顾一切冲入头关。后面金军部将也顾不得宗弼发怒,一拥而上死拖活拽把宗弼拉了回去。

  梁山二关关上,樊瑞正施展着天罗法,始终困住陈希真人马,范成龙、真祥麟都已经战死;陈希真一只蛇矛,带着几千败军还在山上山下的乱窜,他没了乾元镜,根本脱不了樊瑞咒禁。不由仰天叹道:“天亡我也!”,正这时一道红光从头关内冲来,樊瑞一惊,天罗结界露出破绽,陈希真立即地遁逃亡。看官,那红光正是陈丽卿灵魂出窍救了希真。

  正是:

  一生杀戮非有益,临终救父岂无情?

  弓马剑甲梨花枪,气与须眉相低昂。

  谁言巾帼不为逆?小不做霸大不王?

  霸王也做儿女鸣,无可奈何终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