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四章 岳将军冰上袭金营 宗元戎月下追良将

第十四章 岳将军冰上袭金营 宗元戎月下追良将

  靖康二年二月 梁山泊旁 金军大营

  宗弼用拐子马大破梁山军,自己折损不到五百人,心中十分自得。和希真商议道:“今日接到王兄捷报,开封已破,宋主已俘,西路可谓大捷,本王想现在水泊结冰,梁山新败,我军何不如涉冰而过水泊,直至梁山头关下寨?”,希真道:“不可,涉冰过了水泊,我军粮草也要日日从冰上运输,且梁山诡计多端,离得太近,容易被偷袭暗算。不如多派斥候把对岸情形探查明白再进军。”,宗弼不悦道:“几日前烦请先生修书招降梁山,先生说时候未到;今日说攻打梁山头关,先生又说时候未到;想那梁山和我交手,也不如何能战,若这般拖延,西路兵马回到朝廷报捷,我等还没拿下山东怎好和皇上交代?”,希真笑道:“王爷有所不知,那日梁山战败,只是因为不知拐子马厉害,绝非不堪一击之辈。前些年宋廷兵马三四十万围住八万贼人,半年多竟攻打不下,可见山寨防御了得。至于招安,梁山若肯降,当年早就降了。” 宗弼正欲反驳,忽然来了军报,竟是河北大名府附近,宋将王彦帐下岳飞部偷袭黄河边金军营寨,大将黑蛮龙战死。宗弼大惊道:“这个岳飞似乎是几年前在真定杀死我大将完颜忽的那个,如今又复出了。黑蛮龙是我大金先锋战将,如何这么容易被杀?”希真道:“大金军队不识宋国道路地理,被诡计陷害也是有的,小可推举兖州真祥麟将军和金军一起去剿灭岳飞。真将军为人机警,又在大名待过几年,熟知地理,剿灭岳飞不难。”,宗弼即令金牙忽、银牙忽二元帅,各领兵五千。真祥麟带五千兖州兵马为先锋。并叮嘱金银二将如何行军必须听真将军的,二将应诺带兵去了。宗弼遂罢攻打梁山之事。收兵回兖州休整。

  各位,岳飞打的胜仗已经是一月以前的事了,他自从枪挑小梁王后去了哪里?先是带几个兄弟回到汤阴躲风,其间岳飞大病一场,到了九月岳飞康复,听说金军渡河,康王赵构奉诏出开封,以天下兵马大元帅名义征兵,征兵公告说只要参加抗金义勇,从前无论何罪都不再追究。于是岳飞等投奔军旅,被分到河北统制王彦部,屡有战功,王彦又招收流民从军,声势渐大。后来卢俊义被刺,大名府失陷,王彦部在河北成了孤军。王彦老成持重,以保存部队实力为主,避重就轻,不肯轻易冒险。岳飞却血气方刚多次和王彦请战。二人因此不和。

  靖康二年元月,开封陷落的消息传来,岳飞等年轻武将更是耐不得,纷纷涌进王彦中军帐请战。王彦仍然不允,众将七嘴八舌渐渐难听,其中那牛皋说话更是捅人心肺,他说道:“王统制放心,不用你去,我等也不须多带兵,只挑百十个不怕死的去就行。”王彦大怒拍案道:“爷爷和西夏兵拼命时,你还玩泥呢!做将军的不怕死就行吗?不怕死可以,但要怕输,你带兵出去输了大不了一死,全军怎么办?战局怎么办?国家安危怎么办?告诉我你出去凭什么必胜?说的有理给你兵,说不出来滚出帐去!”账内一时寂静,唯岳飞道:“回王统制,小将这几日侦查了对岸金军,先锋营约五千人。他们正因人多势众,又新攻下大名,已经日益骄横。每日巡哨不过做做样子,如今河水刚刚结冰未厚,他们料定我们不敢偷渡。小将只要千名精锐,必能胜他。小将不怕死,也绝不会输!请统制允准出战!”王彦听得有理,说话却仍不好听:“既然你定要送死,我随你点一千军去。若输了也不必回来见我,自己做个了断。”。说罢掷出令箭,后帐去了。

  岳飞出帐,无数军士围上来要出战,岳飞仔细挑了一千人。每人都发长枪一只,黑衣一套,大号酒葫芦一只。告诉军士们冰面还没有完全冻死,要横着拿枪奔走,万一陷进去可以架住。空葫芦可以浮水。穿黑衣夜袭金军。到了天暗。大家吃了些酒,又用白酒擦身,神不知鬼不觉过了河。那座先锋营主帅正是黑蛮龙,绰号黑风大王。因黄河还没全冻住,让军士们驻营再等两日。毫无戒备。夜间只听得全营大乱,黑蛮龙提起两柄锤,跑出帐外,见火光下无数黑衣人挺长枪杀来。金军惊慌四散。当头一人一杆枪连连刺杀十数名金军将士,黑蛮龙大怒迎住那人大战,那人对付了两合,气力不佳掉头边走,黑蛮龙哪里肯放,紧紧追在后面,忽然那黑衣人连环三枪似闪电般捅来。黑蛮龙才知他是诈败,挡过两枪,第三枪正中胸口而亡。那持枪之人便是岳飞。带领牛皋、王贵、张显、汤怀几个弟兄只一千人马端掉了五千余人的寨子。

  比及黎明,河这边的宋军黑夜里早看到金营火光冲天,不由欢呼雀跃,见岳飞等回来,每人枪杆上都系着金兵首级,自家死伤不到百人。却至少杀敌千余。只恨河冰太薄,无法带辎重回来。只得放把火烧了。岳飞中军帐见到王彦交令,王彦命人记岳飞头功上报。却又觉得岳飞兄弟终桀骜不驯难服军令,乃命岳飞和几个弟兄带就带这一千军马去别处扎营,并准岳飞自己招兵。袭击金兵可见机而行。

  弟兄几人兴高采烈,带着军马自去安营,路上汤怀道:“这王统制让我们自立一营,安得什么心?”牛皋笑道:“不论他什么心,却是好事,咱们兄弟今后就听岳大哥的,仗想怎么打怎么打,好生快活。”王贵道:“只是这番金寇吃了亏,须防他报复。”岳飞道:“此言有理,过几日冰结实了,金军定然过河袭击我等,对了王贵兄弟你说你标下有个军士表现不俗,一会歇息时让他来见我。”,王贵答应。

  不多时全军歇息,一军汉跟着王贵上来,跪倒岳飞面前。王贵道这位壮士一夜间杀了数十金军,岳飞点头问壮士来历,那汉道:“小人施全,东平人士,有个表兄是梁山好汉金眼彪施恩,当年表兄上梁山时小人年纪还小,去年想投奔梁山抗金,不想兖州各郡叛乱道路不通,小人又想来大名府投军,不想大名府也失陷了。索性投奔了王统制。刚参军没几日就和将军等一起过河杀金军。”岳飞大喜,升施全为部将,并和牛皋等一同认作弟兄。

  岳飞又和众人叹道:“金军报复我倒不怕,只怕他不来。就是目前朝廷畏惧金人,虽招天下义勇,却不敢对北方发兵。我等在河北成了孤军,再打十次胜仗也改不了大局,我两天前给帅府写了奏折,建议赵构亲王大元帅亲征河北。主动出击金人。”,牛皋一听大叫道:“我的飞爷,你又犯糊涂,这朝廷要是听得懂人话,开封就不丢了。你去招惹它作甚?没准落个好心没好报!”岳飞听了大怒,连连喝住。

  众人领兵前行,又至一山,名为青龙山。岳飞左顾右盼,吩咐将人马扎住,对张显道:“这座山地势甚好。为兄的在此扎营,意欲等候番兵到来,杀他一个片甲不留。你可往后边营内去见刘豫元帅,要借口袋四百个、火@药一百担、挠钩二百杆、火箭火炮等物,前来应用。”张显领令,来到王彦营中,见了王彦,备述要借口袋等物。王彦道:“本营那有此物?你且回去,待我差人到宗元帅大营中,取了送来便了。”,张显听了,自去回复了岳爷。那王彦即差人往大营取齐了应用之物,送至前营。岳飞收了,遂分拨二百名人马给牛皋在山前,将枯草铺在地上,洒上火@药,暗暗传下号令:“炮响为号,一齐发箭。”又拨一百兵给汤怀张显在右边山涧水口,将口袋装满沙土,作坝阻水。待番兵到来,即将口袋扯起,放水淹他。若逃过山涧,自有石壁阻住去路。决往夹山道而走。遂拨兵一百名给王贵,于上边堆积乱石,打将下来,叫他无处逃生。又令施全领二百人马,埋伏在山后,擒拿逃走番兵。

  再说金牙忽、银牙忽与真祥麟带领一万五千人马,望河北进发,途接兵报说:“那个岳南蛮带不到一千人马自己扎寨。”金银二将听了大怒,催动大兵下来。忽有探军报道:“启上主将,前面山顶上有南蛮扎营,请令定夺。”,真祥麟道:“既有敌军阻路,今天色已晚,且扎下营盘住着,到明日开兵。”,金银二将听从,一声炮响,金兵和叛军安营扎寨,尚未安歇。

  这里青龙山上,岳飞见金军安营,不来抢山,想倘到明日,彼众我寡,难以抵敌。想了一想,便叫二百儿郎:“在此守着,不可乱动,待我去引这些番兵来受死。”,遂拍马下山,摇手中枪,望着金营杀去!真个是舍身为国之人!且看那岳飞一马冲入番营,高叫:“宋朝岳飞来踹营也!”骑着马,马又高大;挺着枪,枪又精奇!逢人便挑,遇马便刺,耀武扬威,如入无人之境。小番慌忙报入牛皮帐中,金银二将大怒,上马各提兵刃,率领众将校一齐拥上来,这岳飞哪里放心上,奋起神威,枪挑剑砍,杀得尸堆满地,血流成河,暗想道:“此番已激动他的怒气,不若败出去,赚他赶来。”便把枪一摆,喝道:“进得来,出得去,才为好汉!”两腿把马一夹,泼喇喇冲出金营而去!

  金银二将大怒道:“那有这等事!一个南蛮拿他不住,如何进得中原?必要踏平此山,方泄吾恨!”,就招麾大兵呐喊追来。真祥麟从后营赶到哪里劝阻得住?岳飞回头看见,暗暗欢喜道:“番奴,这遭中我之计了!”连忙走马上山,半山里宋军只见岳统制诈败回,后边漫天盖地的番兵赶来!吹起胡筋,好似长潮浪涌;敲动驼鼓,犹如霹雳雷霆。忽听得一声炮响,震得山摇地动,那众番兵亦有跌下马来的,也有惊倒的。两边埋伏的军士,火炮火箭打将下来,延着枯草,火@药发作。一霎时,烈焰腾空,烟雾乱滚,烧得那些番兵番将两目难开,怎认得兄和弟;一身无主,那顾得父和孙。喧喧嚷嚷,自相践踏,人撞马,马撞人,各自逃生。

  幸亏后队真祥麟带着叛军接应到金银二将,拚命逃出谷口,却是一条大路。这时已是五更时分了,金军刚出得夹山道,喘息未定只听得一声炮响,霎时火把灯球照耀如同白日。火光中,一将手舞大刀,跃马高叫:“施全在此,快快下马受死!”,金军叛军都大骇,不顾性命一齐冲出。银牙忽不觉中箭,跌下马摔死。

  那施全便举刀杀来。金牙忽提枪招架,战不上几合,早被施全一刀斩落马下了。那真祥麟带领败兵,拼命夺路而逃。这时施全追赶了一程,拿了金银二将首级回来报功。再说岳飞在山上等到天明,那各处埋伏将领俱来报功,一面收拾番兵所遗兵器什物。将金牙忽、银牙忽首级送王彦营中报功。众军一片欢腾,各位看官,岳飞此刻兵不过八百有余,却打败金军叛军一万五千人马。传到百姓那里更成了岳飞八百破十万。

  却说宗泽元帅也收到军报正在欢喜,忽听兵部令下:“察河间王彦部岳飞,小臣越职,非所宜言;令到之日革除军职、军籍,逐出军营。”。宗泽看罢大惊,顿足道:“这等将才不早早提拔已经是大错,何故还弃置不用?他若心寒意冷,国家岂不没了栋梁之才?”吩咐家将:“快到里边抬了我的卷箱出来,同我前去追赶。”家将道:“他们已经去远了,大老爷何故要赶他?”宗爷道:“尔等那里晓得?昔日萧何月下追贤,成就了汉家四百年天下。今岳飞之才不弱于韩信,况国家用人之际,岂可失此栋梁?故我要赶上他,吩咐他几句话。”。当时家将忙去把卷箱抬出来,宗泽又取些银两,带领着众从人一路赶来,这一追有何后文?我等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