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二章 金兀术猛夺辽皇宫 戴院长神行瓦岗寨

第二章 金兀术猛夺辽皇宫 戴院长神行瓦岗寨

  宣和五年一月 辽国都燕京

  林教头去汤阴养伤的第二年,辽金大战已经渐渐的落下帷幕,辽天祚帝逃亡。国都燕京被金军二十万重重围困。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亲自指挥,下诏各军的王子和统帅,先打进燕京辽王宫者算头功。金军将士听说真个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不顾生死攻城陷阵……

  那金国四太子完颜宗弼(金语音金兀术)率先打破燕京南门,在军中斥候指引下大队骑兵直奔燕京辽王宫而去。此刻辽皇宫内城拱辰门前辽军已经乱做一团,外城溃败的辽军纷纷往内城跑。燕京留守大将辽御弟大王耶律得重率兵出内城想去南门支援,奈何无数溃兵挡在前面,弄得耶律得重亲兵都人心惶惶。耶律得重大怒,拔刀连砍四五个溃兵,败退的辽军才不敢挡路。此刻一年轻小将快马跑来,正是耶律得重之子耶律宗云,宗云道:“父帅!不要去了,南门失守,大队金军杀过来了,我等索性突围可好?”,耶律得重怒道:”休得胡言,我乃是大辽皇室,祖宗庙宇,社稷宫殿都在此,今日守住便守住,守不住无非一死也地下见得祖宗!”,遂命总兵宝密圣守卫皇城,自己带两个儿子宗云,宗电和副总兵天山勇列阵拱辰门前只待和金军决战!

  列阵毕,只片刻功夫听的南边人喊马嘶无数金军骑兵杀到!打头将领全身金盔金甲,大红披风,胯下火云驹,手中金雀斧,不是宗弼却是哪个?身后数十员金国骁将和数万骑兵如乌云摧城般杀来。数十员金国副将中还有两人南国装扮。一个是陈希真,一个全身红甲女将自然是陈丽卿了,只不过父女二人都穿着宗弼赐给的披风,以免金军误伤。

  列位陈希真父女因何在这里?前文说道苟恒跪拜兀术后,把希真引荐给哈迷蚩,三人深谈一夜。那希真早得到老师忽来道人指点助金伐宋。这下正得机会。次日希真便表奏朝廷称女婿永清与贼人大战受伤失明,请朝廷开恩辞去官爵带女儿女婿去龙虎山修养。宋廷念永清多年战功加上希真三人主动辞官,便顺水人情准了,也未追究永清欺瞒圣旨一事,赐希真些金银说些好话勉励希真父女三人一番。另定风庄一役战死将士也一一抚恤善后了。只是希真去的是哪家龙虎山?早跟着宗弼返回金营,宗弼待以行军参谋之礼,口称希真为先生,称丽卿为弟妹。并派金国名医医治永清,自然没甚鸟用。希真也是束手无策,怕永清烦躁,便托辞一年后必能复明。永清两口才感欣慰些。

  另外希真秘嘱猿臂苟恒,兖州刘麟口风要紧,即便对云天彪那边也不能说出通金之事。只待金伐宋,大家一起起兵发难。宗弼知道十分喜悦,嘱咐哈迷蚩等营中将领,绝不可慢待希真父女。这一回宗弼攻燕京,希真父女参战,并留下尉迟大娘照顾祝永清。

  宗弼见辽军列阵以待,想到兄长粘罕此刻正拼命攻打北门。为争头功宗弼也不与辽将对话,将大斧一挥率军杀上。耶律得重也是全军相迎,但见金辽两军兵对兵将对将厮杀在一处。那丽卿见人太多冲不上去,策马找个空地撘弓射箭去相助金兀术。但见宗弼和耶律得重厮杀在一起,丽卿瞄准耶律得重后心射去,只听当一声,原来耶律得重身披重甲,竟没有射穿,弾在一边。好丽卿!一箭不中再射一箭,这次直奔耶律宗云咽喉,那宗云正和一员金将厮杀,性赌命换之际哪顾冷箭?正中咽喉,死于马下。宗电见哥哥阵亡,心里一惊,被金将马刀扫中,落马而亡。

  耶律得重看清是丽卿射的箭,咬牙切齿撇了宗弼,直奔丽卿而来。连连砍倒五六名金兵却杀不到丽卿前,反而中了刀枪无数,饶你身披重甲也无济于事,竟死于乱军之中,辽军失去主帅跑的跑降的降。总兵宝密圣献城投降,副总兵天山勇逃命去了。

  宗弼见辽皇宫打开,急下令本部人马不得抢掠焚烧,自己只带了众部将进去。众人在辽皇宫里边走边感叹,原来辽国宫殿远比金国壮丽高敞。里面陈列金银玉器无数,金兀术想:“今后国都定于燕京就不错。”。这时哈迷蚩统计杀敌功劳和阵亡将士已毕。送上花名册。宗弼才知内城死的辽将是耶律的重,宗弼怜其忠勇,下令将父子三人尸体一起葬了。

  老狼主完颜阿骨打闻讯大喜,就在燕京辽皇宫升殿,当三军群臣之面赏赐宗弼宝马十匹,黄金千两,赐大金勇士称号。散朝下殿后宗弼得意洋洋对丽卿道:“古人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偏改做——醉卧沙场君莫笑,踏遍辽邦四十州。贤妹觉得怎样? ”丽卿笑道:“不怎样,我也就是会点弓箭骑马,这等绕口令一些不会。你这王爷怎么不和我们南朝学点好的,尽学这没用的。 ”宗弼大笑。后面两个金国小番听了可是暗暗吐舌,原来宗弼治军极严,便是亲信如哈迷蚩或帐前大将都不敢随意调笑。

  丽卿回到燕都城外营帐,尉迟大娘赶紧迎上道:“不好了,祝相公又急躁了。 ”丽卿忙摆手让尉迟大娘带所有侍从都在帐外,自己一人进去。只见满地零乱狼藉,永清披头散发,手拿一个花瓶喝道:“梁山贼!杀我全家还要杀我哥子,不要急,等我好了一个个细细剐了你们。”丽卿急忙叫了声玉郎,永清却道:“你还来作甚?可怜我不成?”说罢花瓶扔来丽卿急忙躲过。知道劝他不住,只得坐下看着他。不多时永清渐渐安静下来,口里喊卿姊,丽卿急忙上前抱住。永清流泪叹息:“是不是我刚才又发急了?我梦里梦见万年和栾师傅被人害了。卿姊别怪我。 ”丽卿也流泪道:“怎么会?玉郎咱们现在北国境内,梁山贼离得远呢,爹爹说你的眼睛一年后就好,到如今只差半年了,忍一忍,等你看见了,奴家和你一起骑马,一起练射箭,一起找那帮狗强盗报仇!”两人相拥而泣。永清低声道:“卿姊,我有句话你不要告诉爹爹,常言道非我族类必有异心,我等不得不在这安身,但今后必须有脱离之计。若有一日我不再了,你也要记住我的话,北国不可久留。 ”丽卿怒道:“胡说什么你不在了,你不在我也不活了。 ”,不由哭出了声。

  正这时,尉迟大娘在帐外道:“道长来了。”,丽卿急忙擦干泪,嘱咐永清好好待着,出账迎接父亲。希真见面就问:“玉郎这几日怎样了?”丽卿笑道:“还那个样子,这会睡了,父亲别进去了。”。希真笑道:“也好,要复明算来还有半年,你多陪陪他说话散闷就好。”丽卿小声问道:“玉郎的眼睛到时真会好吗?”,希真气笑道:“你可问了一百遍了,到时好不了你只管来找爹爹。”。这才回去了。

  看官,你道希真果真不知祝永清时时发狂之事吗?他岂能不知?这次来之前希真早用法力远远听了两口在帐中对话。实际这半年来希真也到处寻访治疗之法,但即便忽来道人也是束手无策。希真也同样看得出完颜宗弼对女儿的情义,回去一路上也翻来覆去想着对策……

  河南汤阴 小瓦岗

  梁山好汉神行太保戴宗已经快到河南汤阴县了,但因具体路径不明,免不得和路人打听。此时宋金结盟灭辽,河南成了前线,辽国败兵和金军经常骚扰宋境,各地方盗贼蜂起,可怜黎民百姓水深火热,白日大道上行人也不敢行走。但汤阴县却是个例外,这附近有两处地方贼寇绝不敢来侵扰:一处是汤阴县东永和乡程岗村,那里出了英雄姓岳名飞字鹏举,年方二十五岁,带着牛皋、王贵、汤怀、张显四位兄弟在村子里组织乡勇,虽只有百十人,却在一年内累计击溃了上千盗匪。

  还有一处离程岗村南约二十里地,有一处瓦岗窑,本是一片荒废村寨,崇宁年这里来了位老人带了几个随从在这里修了几处房屋住下,便是大名鼎鼎的北宋武神周桐,传说岳飞等几人从小时候便天天来这里和周桐学武,再到了去年年末,来了一员美貌的女将军带着随从数十人在这里搭起了栅栏营寨,也不出去骚扰百姓,只在寨内种田自足。原本因为周桐是岳飞老师,虽不曾和人争斗,盗贼惧怕其名不敢冒犯,自从这位女将来了,寨子渐渐有了百十人,却从无人外出。大家都说这女将带了大量金银可以自足,周围几个山大王按耐不住,联手组织七八百人夜袭此地,只被这女将和岳飞兄弟杀得一夜间尸横遍野,自此后一个程岗村,一个瓦岗窑,贼人休说来犯,连周围数十里都不敢觊觎。

  百姓却因为知道唐朝有个瓦岗寨,就给这里起名为小瓦岗。戴宗听了心想这不是扈三娘还能是哪个?心中甚喜,顺着路人的指点飞步而来。到了小瓦岗果然有座寨子,看门汉子竟是去年从梁山过来的军校,认识戴院长,连忙主动招呼,将戴院长请入山寨。

  三娘和扈成得到禀报赶紧出来迎接,告诉戴宗林教头神志已经复原,可以半坐半躺着和人说话。戴宗大喜,几人来到林冲床前,林冲见戴宗自然高兴,赶紧问起梁山情况和前线大局。戴宗说梁山已经完全从盐山,沧州,青州撤军,吴用吸取教训,下令军士们堵住头关坎离谷漏洞,并偷偷扩大后山秘洞以便用兵。除了朝廷的军粮,也大肆在周围郡县购买粮食。并在山上开垦更多荒地。林冲听了连连点头道:“有备则无患,军师做得好。”。

  戴宗又说金灭辽,大肆抢掠后将燕云十六州部分还给宋朝,徽宗和奸臣们恬不知耻的庆祝“收复故土”,陈希真父女三人辞官下落不知。金宋以长城为界表面相安无事,实际金国国内积极备战。梁山和朝廷相安无事,只是刘广死后,那刘麟成了兖州总管。而刘广兄弟刘豫却是山东安抚使。那云天彪被调到曹州。一前一后如两只大虫牵制梁山。林冲听了道:“贤弟转告宋江哥哥,要防备那帮雷将,更要防备有朝一日雷将和金军勾结。”。戴宗连连点头。

  林冲又道:“这昏君真如活在梦里,世上哪有虎狼把嘴里肉吐出的?如今辽国一灭,恐怕不出明年金军便要南犯,我梁山兄弟须好好备战才是。”。戴宗称是。林冲说话久了乏力。戴宗告辞出来,扈成带他去附近拜访了周桐,又将岳飞兄弟介绍给戴宗,原来周桐除了卢俊义,林冲,武松外,还有个关门弟子正是岳飞。前些日子岳飞真定打死了金将完颜忽,只好离开军营回村。那金国向真定府要人,真定府答岳飞潜逃去向不明。金兀术虽不信也没有深究。

  戴宗见岳飞和几个结义兄弟个个都是少年英豪,心中十分高兴。在小瓦岗住了两日方回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