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二十五章 樊瑞雷击史谷恭 鲁达大战哈兰生

第二十五章 樊瑞雷击史谷恭 鲁达大战哈兰生

  各位看官上次说到定风庄内林冲欲率梁山军拼命,正此时但听东方一阵大乱,各部官军不由停住脚步,林冲正在诧异,但听耳边有人道:“林教头,我乃樊瑞是也,目前施法让你我天目相通,你试试看看,能不能认清回路?”,林冲惊讶,抬眼一看心头大喜,原来回东门之路哪里有伏弩机关,哪里有陷阱竹签,自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立刻向三军大呼道:“众军听令!敌军中计,我梁山大队在门外接应来也,后队变前队,刘唐在中,欧鹏断后,全体只随我杀出庄子。不得掉队。凡火箭射的到的树林房屋,统统给他烧了!”,众军士大呼喜悦,紧跟林冲向外杀出!

  列位,你道樊瑞等为何现在方到?实际上樊瑞和武鲁李三位早就到了定风庄庄外,那时天已经昏黑,但听庄内杀声震天,远看火光熊熊。李逵道:“还等甚鸟?赶紧做法我等杀进去!”,樊瑞道:“急不得,此刻并不知林教头在哪里?我等统共四人,贸然做法进去,正入敌群,岂不全完了?”,武松道:“樊先生之言有理,我等四个人强攻不进去,若做法进去必须看清位置。”。

  四人藏在庄外小山丘上,樊瑞暗暗在山上巡视一圈观看形势,又用罗盘测算。足足耗了一个时辰,对三人道:“看来唯有做法遁到东寨门门楼上,杀散上面的军士,把住门楼,我再施法救出林教头人马。此举冒险,但没其他法子。”。鲁达急道:“还说这个作甚?赶紧施法。”,于是樊瑞让三人闭眼,只听耳边风声大作。

  忽听樊瑞大喝一声到了,三人睁眼一看,真是寨门楼之上,几十名定风庄乡勇正惊得瞠目结舌看着四人。武松大喊一声动手,可怜那几十人哪是三条大虫对手,但见斧头翻飞人头滚落;禅杖横扫筋骨断折。武松看到一乡勇头目手持钢叉正指挥杀上,便大吼一声仗两口雪花镔铁戒刀直取那将,不三五合,武松一把刀挑开钢叉,一刀顺势抹去,那将惨叫一声脖颈被割断倒地而亡。余下乡勇全都跑散了。四人不知,武松杀的正是定风庄四庄主李飞彪。

  鲁达向樊瑞喊道:“寨楼拿下了,后面怎好?”,樊瑞道:“鲁大师把守左阶,铁牛守住右阶,休放官军上来。我进寨楼里面做法,武行者守住门口,别人冲进来我就没法施法了。”,武松道:“放心做你的法,有我三人在一直苍蝇也飞不进。”。

  原来那寨楼向外就是城门,寨墙高地面七米,没有云梯断上不来。寨内有台阶两道从左右上的来,所以鲁达和李逵各把一口。那寨外大庄主李飞虎看到有人占了东寨楼,大怒,点一千乡勇命冲上去夺回。

  那一千乡勇从城门两侧阶梯登城,可怜正遇到鲁达和李逵,尸首头颅好一似踢翻西瓜篓也似滚落下来。谁人能攻得上去?那樊瑞进了城楼内,找个安全地方打坐,和林冲通了耳目,为林冲指路。原来定风庄就是本来地形复杂,加上史谷恭九宫八卦阵的排布,再加上慧娘的伏弩和陷阱。才困得豹子头几千人马动弹不得,话说回来,若是林冲真个黑夜中带兵乱冲,早也是全军覆没了。

  那林冲认识了道路,带着几千人马曲曲折折杀出,一路没有任何机关,小股官兵全被杀散。忽见前面正一村回勇到,哈芸生带沙,冕二将截住去路。三人合战林冲,林冲知道此刻机不可失,干脆左手宝刀劈砍,右手长矛攒刺,大战三将,三人抵挡不住,且战且退。

  此刻武鲁李三人在城楼已经杀了无数乡勇,一时间无人敢靠近。三人从城楼上远远已经可见林冲旗号。鲁达忽见寨内离城楼半里之处,一支官军静止不动,列阵等待冲杀。为首大将旗号正是哈兰生。鲁达想:“这次官军骁将,林头领等已经战了一夜,这厮却以逸待劳,如何是好?”,便高呼道:“武二,铁牛看好城楼,洒家打杀哈兰生便回来!”,大吼一声从寨楼跳下,众乡勇吓得四下奔逃,鲁达也无心追杀,直奔哈兰生而来。

  那哈兰生奉永清将令,雷打不动的在庄子口等着,一夜来只听庄里热闹,却不曾参与厮杀。后来身后樊瑞四人占据城楼哈兰生也不为所动,但心里早就技痒难耐了。见鲁达杀来,心中大喜。拎手中七十五斤独足铜人砸去。

  各位上次说过,哈兰生进攻梁山时在水泊丢了独足铜人,今番用的是新打制的铜人。有何区别?原来那个铜人个头小,虽是七十五斤表面却看不出,不知哈兰生气力的人往往吃亏。这个新铜人斤两不缺,个头却大些。鲁达见他一铜人砸来,不敢怠慢,把手中六十斤禅杖迎了过去,但听当的一声大响,两人手筋都有些震动,鲁达不由退了一步,心想:“难怪当年杨志兄弟正一村大战回来时提醒弟兄们小心哈兰生右臂气力独大。”,正想之际哈兰生一铜人又砸下,鲁达步子一移,一直禅杖斗转星移般扫向哈兰生,哈兰生连忙铜人一收,在腰间一护,挡住了鲁达禅杖。鲁达心中暗想:“这厮气力虽大,却是有些头重脚轻。”,两人翻滚大战五十余合,哈兰生身边几员部将一边观看,但一旦鲁达要偷得便宜,那几人便过来夹攻。就好像当日史进大战哈兰生情形。

  鲁达心中焦躁,虚晃一禅杖诈败而走,不想哈兰生和部将并不追来,只是大骂:“秃驴有种休走。”,鲁达想:“这厮武艺高强,再有这帮撮鸟旁边补漏,便战上百合也是不分胜负,他又不肯追来,如何是好?”,忽然想起腰间带着白瓦尔罕送的白金雷,心想:“这白鬼子鸟嘴里只管夸这东西好使,洒家且试试,不灵时回山寨大脖子拳锤他!”,实际鲁达嘴上说不屑用,一路上早就和樊瑞请教了用法,自己也比划过几次。记得白瓦尔罕说过三十步内不可投,否则伤到自己,鲁达看自己估计离哈兰生有百十步远,便掏出白金雷,一扣机括,朝哈兰生扔去,并立刻匍匐地上。那哈兰生见鲁达远远一物扔来,开始以为暗器,倒也诧异,忙一勒马头后退两步,那雷正落地滚到哈兰生马下。哈兰生定睛一看,是个圆铁疙瘩,哈哈大笑对众将道:“这秃驴……”,话刚到此,但听霹雷响亮,但见尘土涨天,人仰马翻血肉横飞。连百步远的鲁达都浑身是土。众回勇看哈兰生时已经不见了,但离得近些的人马都炸得肢断臂残,大众以为鲁达用了妖法,吓得四下逃散,有的边跑还便喊道:“这和尚会妖术。”。

  鲁达大喜,急忙又回到城楼上坚守。前面哈芸生听说哥哥被炸了,急忙撇了林冲前来救援、原来哈兰生并未死去,只是右腿右臂都被炸断。众人急忙抬回去急救。

  正是:可叹吃螯神力将,翻做中雷独脚蟹!

  却说哈兰生被炸之后,正一回勇纷纷溃退,定风庄乡勇更是抵挡不住,林冲一马当先已经可以看到东寨门了。那刘慧娘从飞楼上观察,见形势大变,也是心急。忙挥旗通知史谷恭设法阻拦。那史谷恭便在碉楼做法。

  林冲和众军士正向东寨门冲去,忽然一股狂风飞沙走石扑面而来,休说前进,便是睁眼呼吸都困难。大众叫苦不迭,只好背了身子等风停,不料那风竟越刮越猛。

  寨楼上武松三人已经力杀数百人,阶梯上尸体已满,乡勇再不敢冲来。三人得了空看到林冲人马又被狂风挡住,个个着急。忽然鲁达叫道:“这风蹊跷,如何我们这边没有,单从寨中吹起?”,一句话点醒武都头,急忙拉出樊瑞,樊瑞看罢一声冷笑,对武松道:“劳烦三位替我看好门,风马上停。”,那樊瑞进了寨楼,算定方位,念动五雷正心法。

  原来公孙胜自得以参看天书后,法力大进,又把一些关节指点樊瑞,此刻樊瑞法力和从前也是大为不同了。那史谷恭正在呼风,忽然那黑风竟刮向碉楼,可怜上面乡勇都只得伏地躲风沙,反应慢的竟有从碉楼刮下摔死者。更惨的是慧娘在飞车之上,那飞车离地甚高,靠一根碗口粗细的杆子支撑,直吹得摇摇欲坠。慧娘知不是头,急忙放下飞楼,刚下落一般,那杆子竟咔嚓一声折断,缓缓倒了下去。史谷恭急的连连念停风决,忽然只见晴天一个霹雷砸在碉楼上,正中史谷恭,土雾弥漫,震耳欲聋。那风倒是也停了。

  风起时,丽卿在碉楼下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祝永清已经去庄外指挥了,又没人商量。看到飞楼倒下,丽卿大惊。忙带女兵们前去急救,叫声侥幸,那飞楼倒下竟被一课大树树杈挡住,没有落地。刘慧娘昏倒在飞楼里。丽卿看了急命救援,又有士兵禀报史谷恭军师中雷尸骨无存,只剩散碎道袍。丽卿大怒,拿起梨花枪,跳上战马,命尉迟大娘照顾慧娘,自己带兵追赶林冲。尉迟大娘握住缰绳苦劝,丽卿道:“若刘姐姐有失,我如何去见刘伯伯解释?这性命还要他作甚?”,一马鞭打开尉迟大娘的手,飞也似的追赶林冲去了!

  只是那军士未敢说,那雷砸出来的坑中,除了散碎的道袍,还有一只被炸的半焦的九尾狐狸!

  却说林冲见怪风停了,立刻带众军士冲向寨门,那寨门里外只有些散碎乡勇,如何敢抵抗,一哄都散了。林冲看到樊瑞等四个兄弟,心中甚喜,马上拱手道谢。派精干军士带弓箭上去镇住城楼。林冲下马和樊瑞等说了几句,得知梁山停战,大寨解围也是欢喜。不多时,刘唐和中队兵马到了。刘唐从马上下来,一屁股坐下,叫道:“好一夜厮杀,可累杀俺了,回去休息一夜,哥哥给我三千人马,我回来洗荡了这帮男女。”。

  原来林冲在寨内大战,命军士们结成盾牌阵,里面外面轮番歇息,但林冲,刘唐,欧鹏三员大将却休息不得,直鏖战了一夜。林冲听刘唐一叫,也不觉有些困乏。笑道:“待欧鹏兄弟后队到便撤回休整,今夜杀了他几员上将也不吃亏,来日为李忠兄弟和儿郎们报仇。”。当下儿郎们除了警戒的弓手都坐在地上稍息,几位头领也都上城楼坐等欧鹏后队。李逵在寨楼前带一百军士护住吊桥。

  一炷香功夫,远远望见欧鹏带后队人马也到了,那欧鹏见东寨门已经占了,又看到武松几人,心中大喜,向众人连连挥手。众头领也是欢喜,正准备动身,忽听武松高喊:“小心冷箭!”,欧鹏猛回身,竟是陈丽卿连珠箭到,那欧鹏也是反应奇快,右手拿枪拨落一箭,左手扫落一箭,只是第三箭无从躲,正中咽喉,落马而亡。

  众头领大惊,刘唐大骂道:“今天捉住贱人不把你手指头一根根切下!”,正要起身,林冲忽然一推刘唐,喝道:“鲁大师抱住他,众兄弟准备撤军,鲁大师在这等等我,斩了那婆娘就来。”。说罢竟直接跳下寨楼,骑上马直奔陈丽卿队伍冲去。众人哪里拦得住?刘唐本来困乏又被鲁智深抱住如何挣脱。武松喝道:“按林头领说的办,我去找他,铁牛当前锋,立刻撤回二龙山。鲁大师刘唐就在这里等我。”。说罢也跳下寨楼去了。

  樊瑞没奈何只得传令撤军,收回欧鹏尸首,众人痛哭一阵,那李逵知道怎肯干休,幸亏众人劝住。此刻,记点军士还有两千余人,小半带伤。于是李逵在前,樊瑞押后先撤,那刘唐和鲁达在寨门等林武二人。

  那林冲脸色铁青打马直奔丽卿,丽卿见豹子头来的凶猛,又撘弓取箭打算连环三箭,箭搭弦上眼睁睁瞄着林冲只要踏进三十步内就要射出,谁知机缘凑巧,林冲刚到三十步远近,忽然把七星刀拔出,右手一掷“撒手锏”,那刀日月旋转般直奔丽卿来了,丽卿万没想到林冲会来此招,只电光火石之间哪容你片刻迟疑?丽卿见飞刀已经近,只得左手一松那支箭不知射哪里去了。右手抬起用弓一挡,那宝刀将弓斩断,只是被挑高了些,力道不衰,竟把丽卿头盔扫落。满头青丝遮住脸前,丽卿无法招架,只得回马而走,林冲挺矛在后紧追不舍。

  正在危急,但见丽卿身边四女将桂花、佛手、玫瑰、薄荷带红旗女儿队一起杀出,挡住林冲去路,林教头一心要为欧鹏报仇,哪顾得怜香惜玉?但见矛锋到处血液飞洒,不多时可怜四丫环和数十女儿队都悉数杀尽,林冲恶狠狠看了尸体堆中没有陈丽卿,一打马又要追,不料被一人挽住马缰,那马长啸一声前蹄腾空竟动弹不得,林冲一看正是武松,只得停了马。武松把捡到的七星刀递给林冲,劝道:“今后杀这贱人报仇有日,林教头且随我回去,你是三军统帅,你若不在,岂不全局溃乱?”,林冲这才暂熄怒火,和武松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