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二十三章 定风庄林冲中伏 丁字坡万春神射

第二十三章 定风庄林冲中伏 丁字坡万春神射

  上回书说到沂州府官军蜂拥至二龙山下,那盖天锡看山上人马不多,旗号上竟有小旋风柴进字样,顿时发作,命官军立刻攻山,那兵马都监段鹏举还算老成,对盖天锡道:“大人何不先布置了营寨再攻打?也不急在这一时。”,盖天锡道:“都监岂不闻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军士气正盛,贼军无备此其一;我军兵力多贼军数倍此其二;兵贵神速我军可一面安营一面攻打此其三!兵势有利我军何必尽如法?”,遂命程子明带两千军士安营,其余兵马分四路,四名都监带了轮番攻打。盖天锡自然未说怕祝永清先灭了林冲,带兵过来抢功一起攻下二龙山此其四。段鹏举也不好再劝。

  那二龙山上头领纷纷议论。武松道:“那厮仗着兵多逞强,我这边既然放着鲁大师,铁牛都在,一起冲将下去,杀那厮个七零八落。”,柴进道:“不可,山下官军并不足畏,但林教头远隔在定风庄,祝永清必定设了陷阱埋伏,我等若不速去救援,林冲危矣。为今之计,武都头,铁牛,鲁大师三员猛将烦樊瑞先生做法带到定风庄救林教头。戴院长立刻沧州一行,通知朱军师招安之事。这里我和众兄弟一起对付盖天锡,我看这厮莽撞,营寨未立便要攻山,不难破他!”,武鲁李三人都叫好,装束停当带好兵刃,樊瑞做法带三人去了。戴宗告别柴进飞速去往沧州。

  再说那林冲大队人马跟着李飞虎,到达定风庄外天已经昏黑,一路上飞虎向众头领介绍定风庄地理,原来定风庄分外寨和内堡,外寨并不甚坚固,都是木栅围成,平日军士在里面巡逻,操练。平坦空地都是农夫耕种田地。其余高低不平森林茂密之处都有陷阱埋伏,中间高地上内堡却是石磊,士卒家眷,庄户百姓,钱粮兵库都在其中。外寨有东西两门,这些日子栾廷玉史谷恭带两千兵都在西门驻扎。

  林冲问道:“那史谷恭难道没有防范,不在两门分驻军马?”,飞虎道:“头领不知,一则这些日子我兄弟表面上对他们恭顺,他们起初警觉,如今已经放心多了。二则外寨内地形复杂,便是白天非寨内人也不敢随意行走。他们兵本不多,更不敢分开。我等进了寨合兵一处定能擒得这帮男女。”,林冲点头,心道此地倒是很像祝家庄。

  不多时到了外寨东口,林冲抬眼看那寨楼乃是土木混搭,楼上数十个乡勇驻扎,挂着灯火。上面见大队过来喝问,飞虎通了身份,寨门打开,林冲等一过寨门。刘唐立刻和一千军士站在寨门边不走了。飞虎也不介意,继续带林冲前行。

  刘唐和一千军士把住寨门,林冲大队和李飞虎进了寨,里面正如飞虎所言树木茂密,路径盘杂,此刻天已黑了,庄子里不多处点着灯笼火把指路,幸喜月色甚好,勉强看得见路。欧鹏押后,李忠按林冲嘱咐不离飞虎左右。林冲也在前队暗暗记住来路。

  大家缓缓而行。好一会来到了村中碉楼前,正如飞虎说的,碉楼顽石垒砌,七米高下,又坐落高地上,城外挖有壕沟,城门前有吊桥。依稀几盏灯火,似乎是军士值夜。正过时,忽听城楼上有人喊:“莫非二庄主兵马?”,飞虎道:“正是!”,忽然城楼上灯火齐明,无数人打着火把冲出来列队,迎头一将骑马上喝道:“林教头别来无恙?”,林冲抬眼细看,正是栾廷玉。李忠急回头看飞虎时,但见他打马冲入树林,梁山军士追进去三拐两绕早就不见了。

  林冲知道上当,倒也并不惊慌,命李忠押好队伍,自己拍马挺矛直奔栾廷玉。此刻灯笼火把亮如白昼,二将就在碉楼前厮杀。那栾廷玉果然单手使鞭,林冲和他对战,忽然想起孙立,心中不由感慨。

  原来孙立和栾廷玉乃同门师兄弟,两人武艺相同,且兵刃都一样,那孙立名在地煞,武艺实不让天罡五虎,那年居然单鞭大战呼延灼双鞭三十合不分高下。众将都服。平常林冲和孙立切磋武艺,说起单鞭战呼延之事,孙立笑道:“天下使双鞭的,到呼延兄弟这里也就尽了,何况我是单鞭,如何对敌?只是一个快字。若我一条单鞭对林教头长矛,也只是一个近字一个快字,一鞭快似一鞭,让对手不暇思索,只是力气消耗大,三四十合还打不倒对手,便要撤了。所以和呼延兄弟我也就战到三十合,再不走就险了。”,林冲又问那栾廷玉比孙兄如何?孙立笑道:“我那师弟和我武艺一般,我俩便早上打到天黑也分不出胜负,但我二人性情不同,我那师弟性情暴烈,若他使鞭,比我要快要猛,但总有破绽。细心却不如我。”。

  想到此林冲打定主意,架住栾廷玉前几十合,待他撤走,紧紧缠住,顺手杀进碉楼。二英雄怒马相交,那栾廷玉单手使鞭欺近林冲威力非常,如暴风骤雨一般打下,林冲前后招架,心中暗暗喝彩栾廷玉真个不输孙立。到了三十合上栾廷玉鞭法果然有些慢了,虚晃一招退下,林冲趁势紧追不舍,不料栾廷玉并不回内寨,却往斜刺里跑去,带着军士们进了旁边树丛不见了。林冲知道当年祝家庄厉害,也不敢追赶,但见碉楼早就闭了门,看得出早有准备。

  这时只听碉楼上一人大笑,林冲抬眼一看,正是史谷恭,史谷恭笑道:“林教头,识时务者为俊杰,此地有当年祝家庄之险,又经我等多日布置,你又绝无外援内应,如何出得去?不如归顺朝廷,我等必不计前嫌。”,林冲也笑道:“随你如何布置,怕是最后都是祝家庄曾头市下场。”,史谷恭脸色一沉,手一挥,碉楼上乱箭齐发。

  林冲见乱箭射来,知不是头,忙命盾牌手在前护卫,大队缓缓向后,此刻藏在草丛,树上的定风庄乡勇开始用暗弩袭击,林冲军阵吃亏不少,军士们却不知向哪回击。林冲曾参与过祝家庄,曾头市之战。急忙下令队伍围成圆阵,找了片空地驻扎。不许任何人出阵攻击,如对方用暗箭,就往可能藏匿的地方射去。

  正在此刻后队乱了起来,人报刘唐杀回来了,林冲甚喜,急忙让刘唐过来,但见刘唐浑身是土,狼狈不堪,说道:“小弟无能,奉哥哥命守住寨门,不料寨外忽然杀进无数白头回勇,打头是那正一村哈兰生,小弟兵少挡不住,夺条路跑了过来,部下折了大半。”,林冲忙扶起道:“兄弟休如此说,都是我中了那祝永清奸计。大家休要慌乱,坚持到天明。我等一起杀出去。”。林冲命刘唐在阵中歇息,自己走到外围盾牌边四下看。原来指路的灯笼火把都撤了,远远四外无数灯火呐喊声此起彼伏,近处树林内有人放冷箭,仍有梁山军士不断倒下。

  林冲知道此刻杀出必中埋伏,乃下令军士们也射火箭还击,凡是近处的树丛和房屋一律烧掉不容敌人藏身,军士们也对外高喊:“乡勇们听着,那祝永清自己兵马不出,让你们厮杀替死,天一亮梁山大队到了,玉石俱焚一概难活,你们快快逃命去吧!”,这一来周围被火光照亮了很多,敌军似乎有些骚动,呐喊声少了些。

  忽听黑暗中号炮响起,只见四下杀来无数人马,林冲嘱咐诸将,只可迎战不可追击。但见东门方向杀来无数白头乡勇,正是正一村哈芸生,沙志仁,冕以信三人,欧鹏挺枪拍马挡住,好个摩天云翅,一条长枪施展开来竟挡住三员敌将。刘唐怕欧鹏有失,拿起朴刀也杀了进去。这边碉楼门又开了,苟恒带猿臂寨兵马杀出,林冲舞动丈八蛇矛相迎。梁山兵与官军乡勇兵对兵将对将混杀在一起。李忠忽见丛林中又杀出一支乡勇,个个胸前有李字样,打头将领正是李飞虎,李忠大怒,骂道:“诈降奸贼休走!”,李飞虎和李忠战不数合,虚晃一枪败走,李忠见前面没有草木遮挡,放心追去。林冲看了大惊,刚想喊回李忠,但见尘土障天,山崩地裂的一声响亮 ,中间一带地面,凭空陷下去了,尘土散开,李忠和几十名兵士已经不见踪影。

  林冲只叫得苦,心中又急又恼,手中丈八矛如恶蛟翻海,武怒异常,苟恒自知不敌,带兵撤了。那边正一回勇也都撤走。梁山军士仍用盾牌围成圆阵自保。

  再说庞万春等在丁字坡与刘广,召忻等对峙,见敌军暂不来攻,便命令军汉加紧布置,备足弓箭,飞石。过了正午官军布阵毕。刘广道:“这点点贼军连营寨都没有,如何敌我?”,命人劝降,几名骑兵围绕土闉射程外,高喊道:“贼军何不早降?”,万春搭起宝弓,一箭射去,但见远远一人从马上跌落尘埃。梁山军齐声喊好。

  但听得官军阵号角吹动,但见三千官军和三千乡勇各自从南北突击而来,万春严令众人看自己令旗,见官军入了射程,万春令旗一挥,大叫一声“放”!,但见雕翎箭如云蔽日落在官军乡勇队伍里,只射的人仰马翻。少数官军突进二十米远,又被诸葛弩一番连射,都死在阵前,只见北边官军惊乱逃回,南边乡勇队还在冲锋,万春细看时,见一黄袍敌将指挥召家村乡勇猛冲,急忙搭弓射箭,喝一声“着!”,那敌将应声落马。原来正是花貂。乡勇们夺了主帅尸体跑回去了。

  召忻见了大怒,命官军乡勇又冲阵三次都败了回来,坡上坡下但见几百人马尸体。刘广劝道:“我军在此主要挡林冲归路,不急于这一时。眼看天黑了,那时必能夺下土闉。”,便吩咐暂停攻击,全军做夜战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