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二十二章 宿元景谈和梁山 吴学究计遣英雄

第二十二章 宿元景谈和梁山 吴学究计遣英雄

  再说梁山这边,正如陈希真和祝永清说的,宋江吴用和宿元景整整谈了三日夜,终于议定章程。虽是众好汉撤掉除宋安民旗帜,跪受圣旨招安,但不过给宋君面子,梁山人马今后改做义勇,并不听朝廷调遣;朝廷军马撤出梁山头关和水泊,梁山也撤回盐山沧州青州人马;朝廷允许梁山和周边生意流通自给自足,官军不再征剿,梁山也不再攻打州县借粮,并有朝廷按月拨粮米;今后若金军侵犯山东,梁山自有为大宋守土之责,但调拨人马战略须事先和朝廷商议再发兵。

  吴用宋江召集众兄弟,反复解释形势利害,招安只是停战并非投降朝廷,大多数头领也接受了。即便憎恨朝廷如鲁大师和几位兄弟,也不过受招安之日自己躲山后喝酒吃肉去了。并未闹事。张叔夜等到徽宗圣旨道,命官军退出头关和水泊。云天彪也从后泊撤军。只是兖州仍囤积刘广大军牵制梁山。

  宋江吴用带众兄弟谨慎收了头关,派张横率水军扎营鸭嘴滩。吴用又命张清,孙二娘带细心头目仔细检查梁山地形,再不要出现坎离谷的漏洞为官军所乘。又命朱贵朱富带了山上金银在梁山附近买粮充实山寨……

  总之一切安排妥当,宋江和吴用站在前关水泊岸边,宋江感慨道:“这等章程对朝廷对梁山两边都好,强寇压境,不可再起纷争了,这大宋朝廷能出来谈的怕也就是宿太尉一人了。”,吴用道:“只可恨那昏君反复无常,这等局面我看出不得一年半载,只但愿宿太尉莫受牵连。”,两人叹息不已。

  正说间,但见喽啰来报说众头领聚集头关,请二人速回。二人忙回头关,公孙胜和众将都在,宋江惊问何事,公孙胜道:“哥哥恕罪,事情紧急,小弟适才阅读天书,用上面卜占术算算与朝廷议和局面。却不料得出凶卦,北方将起兵灾!故不等哥哥将令,先召集头领计议了。”,宋江忙道:“贤弟做的很对,若北方有凶卦定是林头领那边,这几日我等还未看透官军议和究竟真伪,故未曾通知林头领停战之事,敢莫是二龙山或盐山战事不利?”,吴用道:“盐山不妨,绝对是二龙山有事,都怪小可一时粗乎,这几日一直判断官军招降是否有诈,又一直和宿太尉谈条件,竟忘了二龙山那边和林教头对阵的是祝永清。此人心地阴沉,诡计多端,睚眦必报,我等昔年灭他祝家庄,近日林兄弟又杀他哥子祝万年,他岂肯放着兵多有仇不报,多半是他风闻招安之事,赶在朝廷军令之前要害林冲兄弟!”。

  宋江和众头领大惊,宋江道:“这便如何是好?我等便立刻发兵也是来不及。”,鲁达道:“要我说这鸟安不招也罢,正好趁着头关收复打他兖州,救林兄弟。”,公孙胜道:“不可,此时毁掉招安,正合了那陈希真祝永清的意,何况兖州何等坚固,哪是片刻能打下的?小弟意思是我施法派几员武力上等弟兄前去通知救援。我这边要对付希真妖道走不开,樊瑞贤弟代劳了。”,众人一听都吵着要去。吴用道:“都去也不是法子,何况道长做法一次最多携带四人。我看樊瑞,鲁达,李逵,戴宗四位兄弟同去即可,立刻施法去二龙山,不论有没有事戴宗兄弟立刻回来报信。”。

  众人都说好,这时白瓦尔罕上前道:“小弟归山寨这几月也一直想造器械破敌,有件东西可助一臂之力。”,拿出一个匣子,众人看匣子里是个地瓜大小的白金圆球,圆球下有铁扳机。白军师道:“此物是霹雳雷的变种,那霹雳雷生铁铸就,过于沉重,扔不远只能伤城下敌,又不敢威力过大,恐伤城墙。此物体小轻盈,威力十倍于霹雳雷。霹雳雷须用火把点浪费时间,此物只需搬动铁扳机,里面齿轮自转打火,掷向敌阵,所伤实多。可惜白金昂贵,半年才做得两个。”。鲁达笑道:“你这厮又造这鬼物件,有这功夫洒家轮一路禅杖,打杀他狗头无数了。不带不带。”,樊瑞道:“鲁大师一定带上,如今只有一枚,我那日亲眼见到白军师试用此物,只放了一半炸药,便炸的天崩地裂,若完全施展,怕是纵然铁甲军马也能炸死百十。”,众人听了皆惊。白瓦尔罕道:“铁牛兄弟太莽,还是鲁大师投掷此物,切记开了扳机立刻投出,自己也要伏地不起,直到炸完。三十米内万万不可投,否则连自己都炸了。”,鲁达笑道:“啰啰嗦嗦没完,也罢洒家带着。”,樊瑞道:“白先生放心,一路上我再告知鲁大师白金雷用法。”,那李逵忍不住大叫道:“去也不去呀?斧子都等出鸟了。”,众人忍不住大笑。

  大家来到水泊边,公孙胜取出四张手帕,那手帕由小变大,四条好汉站在上面,飞升而去。原来公孙胜自阅读天书之后,法力倍增,又将五雷法传给樊瑞,樊瑞法力也今非昔比了。

  此刻张清,徐宁二将已经完全康复,二将守住头关,宋江命蔡庆蔡福带人抢修二关,自己和吴学究仍在聚义厅指挥,又命兄弟宋清寨前寨后向战死儿郎家属发衣物金银,好生抚慰。后关仍是卢员外一干将领把守不提。

  却说庞万春几人带两千兵马奉林冲将领在丁字坡搭建营栅工事,大家不敢怠慢,快到正午时分已经用大车和土袋围成了护墙,凉棚也草草建好。四下分配了弓箭手警戒。庞万春吩咐众人稍稍歇息,刚吃几口干粮。只见四下无数兵马围了过来。万春忙命军士们射住阵脚,定睛观看,但见来敌绝对数万之众,有猿臂寨旗号,也有召家村旗号。穆弘看罢只叫得苦,说:“如此看来那李飞虎真的是诈降,我等不如合力杀向定风庄救出林教头。”,庞万春道:“不可,林教头走时就预备敌人有诈,特意在这里给大军留的回路,我等若守不住,大势去矣。必须死战。”。扈成,穆弘,秋霞听罢都连连点头。于是四人分工东西南北各负责一面。准备据敌官兵。

  不料官军并不进攻,也远远驻扎休整,似乎是等待命令,过了午时,但见官军后面又有两路大军绕过丁字坡,直奔二龙山而去,仔细看正是沂州府旗号。扈成道:“不好了,官军这是抄我等后路,这下我进退无路了。”,万春道:“兄弟休慌,二龙山武行者那边也会有办法。我等只管守好这里便是。”,说罢拉开养由基宝弓,喝一声“着!”。但见远远一官军头目由马上跌落,义军一起喊了声好。官军有些惊慌,稍稍退却。

  众位看官,围住丁字坡的是哪路人马?正是召家村邵忻夫妇,金庄,花貂四人带两万乡勇,刘广父子带两万猿臂寨兵士。原来那刘广也知道了云龙被杀,慧娘投猿臂寨之事,心疼女儿年轻丧夫,深恨梁山。正好梁山大寨与朝廷议和,刘广父子回到兖州。刘广命次子刘麟和真祥麟把守兖州,自己带刘麒选了五百亲兵来猿臂寨助阵。真祥麟道:“朝廷刚刚招安梁山,若我等发兵恐有人议论。”,刘广道:“不妨,我表兄刘豫刚刚升了济南安抚使,谁敢多口?何况我并不动用兖州人马。”,不听劝告,直奔猿臂寨,到寨祝永清迎入,刘广却未见女儿,原来慧娘由丽卿护送已经到定风庄布置埋伏机关去了,祝永清把慧娘来后事情说了一遍。便请刘广去丁字坡助战,刘广欣然答应。为防打眼,仍打出祝永清旗号。

  看官又问了,那绕路去取二龙山的可是盖天锡?不是他是哪个?那盖天锡收到祝永清书信,与张鸣珂和毕应元看了,说道:“祝永清倒还知趣,让我直取二龙山,他负责围歼林冲。我等打下二龙山便可以直取青州了。”,原来此刻朝廷和梁山议和之事还未通知沂州,张鸣珂却道:“倒是个好事,但下官听说经略总寨来了朝廷宿太尉,有可能招安梁山。”,天锡不以为然道:“此事未知虚实,就算是实,那梁山贼寇哪里那么容易顺服?若坐等消息,军机便误了。”。便委派鸣珂,毕应元守沂州,自己点起两万人马,原来自从万年死后,天锡明白祝永清不再奉命了,于是奏明朝廷调来四位兵马督监协助,哪四位?睢州兵马都监段鹏举,郑州兵马都监陈翥,陈州兵马都监吴秉彝,唐州兵马都监韩天麟,个个骁勇善战,弓马娴熟。天锡派程子明为前锋,自己率四位兵马都监随后征讨二龙山。

  此刻柴进也带一千人马上了二龙山,见了武松一说事情,众人个个着急,正这时樊瑞也带鲁达等人自天而降,说了如此这般,柴进听罢喜道,这二龙山如今有四千人马。我意留一千守山,其余都去定风庄救林教头如何?大家齐声答应,正在调兵遣将一片忙碌,忽然被柴进派去的军使气急败坏跑回来禀告道:“小人只骑马狂奔到丁字坡,但见远远官军已经围住了庞万春将军,而且沂州府军马已经奔二龙山而来!好在庞将军也派人来通知这里,正遇小人一起回来。”,另一人禀告道:“小人是庞将军手下,林头领带四千人打定风庄,让庞将军带两千人守丁字坡,恐怕此刻定风庄那里林头领已经被包围了。”。

  众人正议论间,忽听山下炮声响亮,大家在宝珠寺高处往下看,两万沂州府人马已经聚集山下,排挤得水泄不通,休说突围出去救林冲,便是如何退敌都难,不由得众英雄目瞪口呆!

  正是这刘慧娘祝永清商议的妙计,在定风庄,丁字坡,二龙山三路围住梁山英雄。

  不如此,有分教:二龙山下,战做水火炼狱;定风庄里,杀得鬼神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