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二章 黑铁牛大闹郓城县 紫髯伯义别梁山泊

第十二章 黑铁牛大闹郓城县 紫髯伯义别梁山泊

  各位看官,李逵去向我等先不提,却说那云龙奉令出师,不日军马到了大名府外,里面官员出来迎接。云龙得知并无盐山人马侵犯大名府,便对众将道:“此处无贼,那便是贼用声西击东之计,必是沿运河打青州去了,我等不如只带骑兵去打沧州截断那厮归路,待表兄卿姐那路人马到了青州,正好两面夹击这厮。”,傅玉道:“经略命我等协防大名府,此刻军粮尚未齐备,何况若改军令先禀明经略为好?”,云龙道:“父帅常说兵贵神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待我等请示后,战机贻误多时了。这里先差人禀明经略便是,那我军家属多在青州,倘若失陷,断非小耍。”,便让风会带两万步兵在大名府补充军马,自己和傅玉,闻达带一万骑兵飞速奔沧州而来。

  路上,张叔夜攻破梁山二关,但栾廷芳,张应雷,陶震霆,李宗汤四将战死的军报传来,傅玉和栾廷芳师徒一场不由泪下。云龙等也十分叹息。又得知虎翼上贼人已经拔寨去了盐山,蛇角岭贼人尚在观望。云龙道:“不如先出其不意攻取蛇角岭,我等都是骑兵,带粮不多,拿了蛇角岭也可以就近补给。”,闻达,傅玉应诺。

  不日到达蛇角岭,果然守寨兵马毫无准备,张大能仓促出战,被闻达一刀斩了,云龙便策众奋力攻关。午时破关而入,秦会情急自刎。云龙挥众杀尽守军,记点官军人马损失不上五百人。众人都赞公子深通兵法,云龙也不免有些自得。就把中军帐设在蛇角岭聚义厅上。和众将商议军情。并向大营告捷。

  次日康捷军报到,告知林冲攻下青州,知府范金门被害。众人又是一惊。傅玉道:“我等全军老小都在青州,既如此当速救。”,云龙道:“不然,此刻贼兵已经攻下青州,我等去了便成倒拔蛇之势,不如索性打下沧州,断了他后路,待表兄卿姐东路军一到,我等两头夹击,贼军可束手就擒。”。于是休整一日发兵直奔沧州,并请康捷告知风会。康捷得令飞也似的去了。

  再说东路盖天锡率三万官军向青州进发,你道这盖天锡为何提出两路分兵他管东路?有他的私心在里面。自然是他深恨李逵,生怕梁山劫跑了,另外梁山近来胜仗居多,凯旋献俘不知何日,故立意到了沂州就把李逵私下酷刑处死。之前早写信给沂州知府邵循伯,让他把李逵四肢废了以防逃掉。邵知府回信说已经办妥,所以这位精明的盖大人这次并未专门派人去看押李逵,否则铁牛真个难保了。

  路上听说攻破梁山二关,但栾廷芳,张应雷,陶震霆,李宗汤四将战死的军报,栾廷玉放声痛哭,永清,万年亦伤心泪落,丽卿哭道:“奴家当年不懂事,冲撞过栾将军,昔日汶河渡若非栾将军搭救,奴家早就死在贼军阵中了。”,于是搭起灵堂,盖天锡,毕应元和大家都祭拜了几位将军灵位,少不得耽误了一日。

  次日又有军报说青州被贼人攻破,范知府和兵马督监都被害,众人皆惊,不敢再耽搁,盖天锡命在沂州驻扎大军,到了之后才知李逵等人犯都被人骗走。盖天锡看了邵循伯呈上的假公文大怒,骂道:“难怪百姓骂你邵糊涂,有公文提钦犯你就敢把钦犯交出,若人家有公文要沂州你也把沂州交出?”,下令把邵知府及沂州衙门的推官孔目一干官员全推出斩了,毕应元等觉得过了,小心劝告,盖天锡哪里肯听。共砍了二十余颗官头,才稍稍消恨。下午,又听说兖州也走了人犯,盖天锡怒极,下令毕应元去兖州把大小官员都斩了,众人苦苦相劝,天锡才作罢,移文张经略处处置。

  盖天锡问众将计策安出,永清道:“如今贼人刚占青州,人马不多,即使勉强捉百姓凑数也不堪用,但目前走失九名人犯,梁山被围,多半是去了青州,贼军目前将多兵少,若迁延时日,贼军练成军队,再修理好城池,青州就不好收复了。我等应先占据二龙山山险,然后大军扫荡青州,再和云龙一路南北夹击沧州。”天锡以为然,便派永清,万年,丽卿,廷玉四将率军一万占据二龙山。自己和毕应元在沂州整顿军马粮草。四将遵命去了。

  入夜,盖天锡在居室将父亲宝刀放在案上,跪下流泪请罪,发誓生擒吴用,柴进,李逵碎剐报仇。

  各位看官,官军东西两路人马动向已说清楚,那梁山张叔夜这边如何?自从那日慧娘造飞城被梁山用铜镜引火法烧掉。张叔夜一直未派大军强攻,只是派小队循环进攻每日扰乱而已。一则梁山三关比二关更加坚固,利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二则官军之前损伤惨重,连折八九员名将,如若再败军心必乱。三则分兵两路对付林冲,如要总攻梁山兵力上需要布置。四则三关若失梁山也就覆没了,所以贼军必然死战不可轻敌。张叔夜每日和贺太平,陈希真,云天彪议论军机,欲寻找战机。

  这日张叔夜接到郓城县和云天彪处公文,原来梁山钦犯李逵竟逃出沂州大牢,欲回山寨,在郓城县被康捷带巡逻官军发觉,李逵竟打伤康捷,大闹郓城县。那官军勇将都在头关和后泊对敌梁山,郓城县大多都是轮替下来的伤兵乡勇,如何捉得李逵?李逵自晨至午单独一人在县城内胡乱砍杀,竟然把当初献出梁山地图的汪恭人一家尽数杀了,可怜那徐槐眷属徐青娘常过来和汪恭人说佛法,也一并被害。直到下午刘广率两子赶到郓城县,才重新捉拿李逵。郓城县公人军士竟伤亡数百人。

  并还有云天彪公文,建议用李逵换回被俘虏在梁山的老将庞毅。

  张叔夜犹豫不定,找贺太平商议,贺太平道:“此事答应云将军为好,目前我等连续折损中军大将,原来的将军只剩邓宗弼和康捷。新将领尚未补充,全靠云陈两路人马。那李逵已经是半残之人又鲁莽至极,梁山多他一个何用?而换回庞毅,云将军也定感激相公成全。”,张叔夜道:“有两事碍着,一是李逵乃是朝廷钦犯,既然捉了当奏明朝廷处置,私自交换有违律法。二则盖天锡参赞深恨李逵,吴用等,被他知道未免对付不了。”

  各位你道贺太平为何同意交换?原来盖天锡杀的沂州知府邵循伯是贺太平门生,官场都戏称贺鼻涕,邵糊涂。盖天锡一时不知内情大怒之下杀了邵循伯,贺太平颇为恼怒。哪管李逵是谁仇人?

  当下贺太平对张公道:“不妨,我等只要做的机密,目前此事只有天彪和我等知道,那李逵放回梁山早晚攻破梁山时把他杀了。对朝廷只报李逵死在逃亡路上即可。盖公也不知情,即便日后知道,一则李逵也跑不了,二则我等是为了救庞老将军,谅他也无话可说。”

  张公又道:“那汪恭人和徐青娘,一个献出梁山地图,一个多次为官军献策,青娘还是徐槐侄女,可恨都被李逵害了,若不杀李逵不好对付。”贺太平道:“徐槐当年四将,颜,任,韦,李都为国捐躯了,军中谁还计较,再者我等也并非放过李逵,不过是暂留他一命,梁山攻破之日,谅他逃到哪里去?此事只要保密,万无一失。”。张叔夜点头称是。

  话休烦絮,张叔夜派了得力心腹秘密通知梁山,宋江本接到戴宗报告李逵在郓城胡乱杀人被官军捕去,正急极无计,如此自然愿意交换。因为有濮州王英前车之鉴,双方交换时都非常提心。庞毅放回后先去见了张叔夜,再去见云天彪一一拜谢,二人好言安慰不提。

  话说李逵回到三关,宋江和众头领都来迎接,宋江本气恼李逵胡闹,见到李逵喝道:“你这厮又胡来!……”却又说不下去,抱住李逵大哭起来,李逵跪下抱住宋江两腿也是大哭。众头领无不落泪。李逵一边哭一边分辨:“哥哥我没胡来,那康捷欺负店家,铁牛忍不得,只恨没打死这厮,别的官军哪是我对手?后来铁牛累了要找地方休息,跑进一处宅院,揪住一人一问,竟然是汪恭人的,铁牛早听说这婆娘献徐槐狗官地图坑我山寨,大怒下把她家里全砍了,管她什么汪恭人狗恭人,徐青娘徐青虫,全剁成肉酱。然后找出酒肉吃饱喝醉了睡了,不料刘广和他两个狗儿子趁我喝多了把我绑了捉了。早晚铁牛再把这厮们也剁了!”,周围众人本是落泪,听李逵一说又有被逗乐的。

  宋江苦笑不得,只得道:“你好好和院长回来,省了多少麻烦,这下幸亏有庞毅老儿和你交换,你才保住性命。既然有伤,一会吃了酒席回去好好休息几日”,李逵道:“哥哥,还有一事,那汪恭人和徐青娘是不是妖精,怎么砍死了变成了一条黄狗和一只青雉?”宋江刚说胡说,后面皇甫坦出来给宋江使了个眼色,说:“我先给李头领看看左手”,捉了李逵左手腕看罢,道:“无妨,用了贫道的药,七日内可运动自如。”众人皆大喜。宋江忙让李逵拜谢道长。

  到了忠义堂一番欢宴不提,等就剩宋江,吴用和皇甫坦时,宋江道:“鄙寨幸蒙仙长莅临,不但张清,徐宁,张清三位兄弟转危为安,受伤的近万名弟兄得到医治,就连铁牛,小七的手腕也让仙长治好了,这恩何以报答?现在仙长堂弟皇甫端也在鄙寨,宋某不才,可否请仙长留在鄙寨,一同替天行道解民倒悬?”,说罢和吴用一起跪拜,皇甫坦急忙扶起,道:“头领不知,我和贵寨公孙头领不同,已经一心出世玄修,不能过问世间之事,即使这几日替各位头领疗伤,亦是缘分。世间国家兴亡胜败皆有天数,修道之人最忌逆天而行。那公孙胜师傅罗真人道行胜小道十倍,他亦不敢乱用仙术助贵寨成功既是因此。”宋江吴用听罢点头称是。

  皇甫坦又道:“头领可记得李头领上山时说汪恭人,徐青娘是妖怪?这并非胡说。贫道经过郓城时,也感到妖气深重。头领想,哪来的什么画师闲来画了几千张梁山地理?又哪来什么官宦人家珍藏这劳什子数代献给官府?又哪来什么闺阁小姐从不读兵书却能阻击濮州林头领大军?分明那忽来道人纵使妖魔暗助官军,只怕真的汪恭人徐青娘早被那妖魔害死了。”宋江吴用这才恍然大悟,吴用道:“还有个贾夫人,乃是镇抚将军张继的夫人,也是什么不出闺阁深晓军机,怕不是张继和真正贾夫人就是此妖害死的。”皇甫坦道:“因梁山英雄豪纵无敌,那忽来妖道便如此穷尽心术干预天数,必无善终。”,宋江吴用连连点头。

  皇甫坦说道次日便要辞行回九华山了,宋江命人取千金为贈,皇甫坦笑道:“出世之人拿金珠去何用?寨主不如送小道个人情,于山寨也大有好处。”,宋江忙问何事?皇甫坦道:“贫道堂弟在这里做头领,他母亲年事已高在四川,思念儿子,托我来看他。皇甫端只善医马,目前对贵寨用处不大,不如让贫道带了去,一则服侍老母尽孝,二则贫道将医术传与他,数年后他回来山寨又多了一位神医,贫道亦感激寨主大德。”,说罢起身稽首,宋江忙答拜道:“有何不可,请多留一日容我等为皇甫兄弟送行,后日就让皇甫兄弟随道长去。”。

  这日晚,宋江找来戴宗,张顺,李逵几位,只四人在后堂喝酒,吃的是从水泊打来的几条鱼。宛若当年浔阳江边一般,四人边吃边聊,有悲有喜,有哭有笑,烂醉而眠。

  次日正午,梁山好汉为皇甫坦兄弟摆宴送行,那紫髯伯皇甫端对宋江和众好汉跪下道:“小弟此去,安置了老母,学会了兄长医术便回,绝不会抛下众弟兄苟且偷生。”,宋江急忙搀扶,皇甫端不起,伏地流泪道:‘’我等荷天地之盖载,感日月之照临,聚弟兄于梁山,结英雄于水泊,共一百八人,上符天数,下合人心。自今已后,若是各人存心不仁,削绝大义,万望天地行诛,神人共戮,万世不得人身,亿载永沉末劫。但愿共存忠义于心,替天行道,除暴安民。神天鉴察,报应昭彰。”众人听他念诵排座次时结义誓词,一个个不由泪流满面,皆跪倒于地同声念诵……

  皇甫兄弟走后,吴用命李逵养好伤便在三关协助公孙胜鲁智深据敌官兵。后关交给卢员外主持,燕青,李应协防。后泊水军交给张横张顺,并听卢俊义军令。此刻张清三人在二关受伤较重,虽已转危为安,但仍无法下地。公孙胜本来忧愁三关只剩鲁达一员勇将,见来了李逵,略感心安。众兄弟知道三关和后关无论哪一处有失,梁山便要覆灭。故一个个摩拳擦掌,都愿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