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十章 入云龙施法祭飞虎 朱军师定计显神机

第十章 入云龙施法祭飞虎 朱军师定计显神机

  梁山总寨那边吴用刚看罢呼延灼书信,二关便炸了。吴用将书信遍传众将,大家一起落泪跪向二关方向。宋江从三关回来得知亦是大哭一场。传令聚义厅做灵堂,摆放呼延灼,李立,李云三位好汉牌位。众好汉举哀痛哭。并委派公孙胜,鲁达,樊瑞,汤隆镇守三关,公孙胜细想东方横六字谶语,连连叹息。出灵堂忽然又见到虎头点兵石,心生一计,暗暗找樊瑞准备。

  却说张叔夜在头关督战,只听得二关山崩地裂的响动,脚下隐隐震颤,急忙命人打探,才知二关被贼兵自行炸毁。这一番又折了四员大将:栾廷芳,李宗汤,张应雷,陶震霆。邓宗弼昏迷不醒正在救治。张叔夜连连跺脚叹息,心中却暗道侥幸,好歹两个儿子无事。传令暂停进攻,收敛众将士尸身。次日早上升帐议事。

  这一晚张经略心中有喜有忧,忧的是围剿梁山残寇竟如此艰难,不提盐山林冲,如今已经连折八九员大将,四五万官兵。实力大挫,如今再想前后拼命夹击梁山,就算兵力可以,怕是士气也不行了。喜的是总算打破了梁山二关,算是对朝廷暂有交代,原来那宋天子甚好欺瞒,损兵虽多,贺太平报的甚轻。至于折将天子也不太在乎。只是出兵耗费国家钱粮巨大,故此天子只要速战速决,如今二关虽毁,来日须修理木城,只报奏收复了。何况这一趟还毙杀贼军大将呼延灼,算是大胜仗了。往下只需要整顿士气再破三关,梁山也就完了。

  次日晨张经略升帐毕,见众将脸上各带忧愁哀戚,正待出言抚慰激励。忽见皂衣二人阶前跪报道:“鸭嘴滩小寨寨门前面二里处便是破贼之所,请相公速去巡视。”张公道:“奇了,你是何人?” 那二人忽然不见,左右皆骇然。张公贺公起立道:“我等速去查看”,和众将出账上马,直奔鸭嘴滩小寨而来。一路上众将有人议论:“莫非神人指点?”,也有不信的暗暗拿好兵刃做提防。

  不一时出头关来到鸭嘴滩小寨,看看已经到了寨门二里外,四处看去只有一大池塘,除外空荡荡没有什么,不过一些巡逻兵士往来,众人正在不解。忽然狂风大作,尘土四起,那左营真祥麟眼尖,指着天空大叫到不好,众人抬头看时,只惊得人慌马乱。一块房间大小的巨石竟从梁山方向飞来。伯奋仲熊急忙拉父亲战马却不知往哪里躲闪。正危急间,但见陈希真急中生智,看到附近池塘有水,变念念有词祭起升龙大法。池塘中水竟拧成一条水龙向虎头石激射。只听一声霹雳般响动,那虎头石碎做无数块落下。漫天竟是小碎石,水雾落下,却似下了场冰雹。但却又臭气熏天。

  原来希真虽道法高强救下众人,但只一点,那大池塘竟是营中军士平日倒便溺之处。已经和鲁达昔日在大相国寺踢泼皮下去的粪池无异。陈道子适才祭起的说是水龙也可,说是粪龙也不错。但可苦了众人,连经略红袍,贺太平官赴,天彪美髯,道子拂尘,慧娘青丝上都不免沾些屎尿。众将更是狼狈,躲闪跌破四肢的也有,石子打伤脑袋的也有。经略大怒,不免先带众将回去换了袍服,又去头关升帐坐定。陈希真道:“贼营内有一名公孙胜,善会妖法,刚才必是他变幻皂衣人引出我等,此石必是他运来按方位砸到,此贼心思好毒。”张公道:“昨日云将军飞城攻后泊,几乎得手,被此人妖法挡住。此妖也必须除灭了他,方可集事。陈将军深明仙术,定能收服此妖。”,希真道:“容末将回营思量”。张经略下令众将仍轮流每日袭扰三关。其余兵将且把守营寨休整数日。

  却说林冲正在青州府衙摆宴,戴宗深一脚浅一脚跑进来报道二关丢了呼延灼阵亡,众头领听戴宗说了一遍军报,个个着急落泪,戴宗将宋江亲笔信交予林冲,林冲方打开信几乎惊得把信丢了,原来此信是宋江血书,上半部写的是梁山目前军粮将尽,托林冲等兄弟速速想办法。下半部竟是交代后事,写给众头领,如梁山不保,众人拥戴林冲为山寨之主,继续替天行道除宋安民。

  林冲持信跪拜众头领,含泪道:“众兄弟一起努力救梁山,若山寨有失,林冲绝不独生!”,众人急忙扶起。刘唐阮小七叫道:“既如此,我等在这耽误甚鸟?且在这里招兵三日,通知盐山沧州两地兵马尽过来合并,一起杀到山寨,砍了那张叔夜云天彪陈希真三颗狗头。”,神机军师朱武急忙止住道:“兄弟们莫动怒,山寨围困官军有几十万,沿途还有诸多关隘,山寨又粮草将尽,我等若强攻蛮干断断救不得。”。原来那青州关押的梁山好汉伤势各异,如史进刘唐未受大伤,加上铁打身躯,方出狱便能厮杀。朱武乃是文人,监狱里折磨多日,此刻元气未复强支撑在交椅上说话。众人这才沉默下来。史进埋怨道:“朱军师你这两日也不好好休息,天天府衙里翻那些鸟公文作甚?如今兄弟们还指着你和林教头拿主意救山寨,你说不能蛮干,可有什么妙计?”。

  正此时又气喘吁吁进来一人,大家一看竟是圣手书生萧让,原来这番宋江又命戴宗带萧让离开梁山,戴宗沿途打听到梁山军打下青州,便带着萧让做法神行,各位可想萧让不是李逵,一路上只累的气喘,到了青州城门口委实走不动了,让戴宗先进来报信。自己慢慢走到衙门。林冲等见到萧让,心里叹息,知道公明自觉山寨不保,尽量把不能厮杀的头领先送出。

  朱武却笑道:“萧兄弟来得好!众头领若信得过小弟时,我却有救山寨之策,只要我等肯用命,未必救不得。”,众人齐道:“你只管说,水里火里我等去得。”,朱武道:“第一步,我先救出山寨外失陷兄弟,史大郎问我看这些鸟公文何用?上面写了兖州府监内四人:宣赞、郝思文、单廷珪、魏定国;沂州府监内五人:李逵、穆洪、李俊、黄信、欧鹏;我等目前已经惊动官军,若他们防我劫牢把九位兄弟害了如何是好?再者救出九位兄弟我等又添了九员虎将!又震动了官军。”,众人听了都说应该,林冲道:“不知如何救法?打破城池明救还是想法暗救?”,朱武道:“问得好,戴院长说官军东西两路来救,我等明救已经来不及了,只有暗救。”,说罢拿出一道公文给众人看:“小弟昨日翻出那盖天锡发给青州知府范金门的公文,我等只需模拟字体,改做为防梁山劫牢,犯人一律押东京关押的行文,把人骗出来即可,所以我说萧兄弟来得正是时候。”,众人听罢齐称妙计,萧让道:“小弟模仿盖天锡文体不难,只是这大印却需要金兄弟来,此刻他在梁山如何是好?”,朱武道:“不妨,萧兄在此赶紧写好公文两份,戴院长疾行梁山让金大坚刻章盖印,然后我等派人在沂州和兖州城门口等公文,公文一到作速救人。”,众人都道可行,林冲这才看到戴宗风尘满面,急忙道:“院长先到后堂歇上半日,萧兄弟模拟公文也需要时间。”,戴宗也觉困乏,答应一声去官衙后面睡了。萧让自去静室拟稿不提。

  朱武道:“第二步,官军两面来,我等也分作两批,一批先回盐山对付云龙,一批等众兄弟被救回来对付盖天锡。这场厮杀不能客气,务必全歼一路,让那宋天子和张叔夜都震动,梁山才能得救!这里有句话,众兄弟刚才看了宋江哥哥的信,必须尊林头领为帅,军令严明,个个向前拼命,方能成事。”,史进道:“还用得着说!林教头带我等两路都灭了他才好,只怕他不来。”,众将摩拳擦掌都愿厮杀。林冲于是和众将吃罢宴席,让大众休息,自己和朱武商议人选。

  林冲和朱武商议完毕,先下令在青州贴告示求名医医治阮小七的手臂。然后下令,戴宗带公文先回梁山,找金大坚盖印后送到兖州城门口和冒充公人的史进,李忠等汇合。再去沂州和冒充公人的朱贵,刘唐等汇合。救出九位兄弟后送回青州。小七留在青州养伤。小二小五领水军带着朱武,武松,飞豹,鲍旭,萧让等回盐山对付云龙。林冲和庞氏兄妹留下镇守青州。众人领诺。

  正此时有盐山军情来报,林冲唤入,一喽啰呈上公文,原来朱仝禀报,蛇角岭已经被云龙夺了,寨主蟠海龙秦会、喷雾豹张大能皆阵亡。众人听罢都是一惊。林冲道:“那厮倒来得快,云龙随云天彪多时,有点武艺兵法,朱军师武二哥回去对阵时留心。”,朱武,武松答应了。戴宗此刻已经辞别众人,一溜烟直奔梁山而去。

  朱武,武松,飞豹,鲍旭,萧让和二阮带着几十名喽啰乘一艘大船告辞也走了,林冲见有小二,小五押船心头十分放心。送到码头刚回官衙,却见阮小七,庞氏兄妹正和一名道长叙话。秋霞一见到林冲就笑道:“林哥哥你看,你看,小七哥哥的手腕好了。”,林冲又惊又喜,急忙拜谢道长。那道长急忙起身稽首还礼。林冲见道长鹤发童颜,貌似四十出头。道长笑道:“小道俗名皇甫坦,是贵寨头领皇甫端表亲,这几日恰好云游到青州,既是贵寨头领有伤,过来治疗也是分内之事。”,阮小七也道:“老仙长真个神通,只握住俺这手腕片刻,便重新有了气力能握刀枪,和往日无异了。”。林冲急命人备下上等素斋款待道长。自己趁隙把庞万春叫到一旁,问道:“目前山寨头领好几员重伤危在旦夕,我想请道长和戴院长回去一并诊治下,只是两军交锋十分危急,人家又并非山寨头领,如何开的口?”,万春思量片刻道:“我看巧言不如实讲,毕竟皇甫端头领还在梁山,老道长未必不愿去”。

  两人商议定了,回到宴席,却只看见秋霞和小七,皇甫道长不知哪里去了。秋霞小七道:“奇了,我俩一直和老仙长叙话,只是自己间谈了一句,再回头时仙长就不见了”,屋里屋外的喽啰也如此说,林冲等正惊异间,皇甫坦又大笑进来道:“贫道要去梁山不难,治好各位头领再离开也不难,不用什么神行法钻山洞了。”,林冲等方知老道长神通,一齐拜谢。

  (备注皇甫坦真实资料:工医术。宋高宗绍兴年间(公元1131~1149年),显仁皇太后患目疾,宫中御医几治无效。据说,一夜皇太后梦见一黄衣道士,须髯长耳,自言能治其疾。即告于宋高宗。宋高宗诏命有司到全国各地道观查找该道士,终被临安(今浙江杭州)太守打探到,入见慈宁殿告诉宋高宗,此人远在峨嵋山,姓皇甫名坦。宋高宗当即诏请皇甫坦入临安。“坦以嘘呵布气,目即愈,瞖脱隙然矣。”之后他又为仙韶甄娘治好了瘸腿。由此倍受朝廷器重。当他告辞还峨嵋时,两宫赐赍甚厚。不久,高宗又遣使送御香到青城山丈人观祈祷,并至皇甫坦隐居地拜谒安抚,为其建观。皇甫坦临行前,宋高宗留有一个活话,“赐诏存问”。过了一段时间,宋高宗觉得路途遥远,不便随时召问,遂诏令皇甫坦移居庐山,为其筑室,赐御书名其所曰“清虚庵”,“诏绘坦像,御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