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八章 运河畔神弓惊远射 青州城义士出牢笼

第八章 运河畔神弓惊远射 青州城义士出牢笼

  却说林冲三人商议定后,立即点起三千兵马连同范天喜一同回盐山,这里原有两千盐山人马白,加上招降官军和新招募百姓共计三千人,全都委托王大寿,雷横,扈成负责。林冲暗中嘱咐雷,扈二人:“虽然盐山邓,王二位头领十分心诚,但毕竟兵马全部来自盐山,你二人遇事多与大寿商议,有军士要处罚一定要告知大寿,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二人领诺。

  林冲,武松,戴宗,范天喜一齐回到盐山,见了朱仝柴进,须知尤其林冲,武松,朱仝三位上梁山前都曾得柴进接济。此刻众人见面又是欢喜又是感慨。林冲便将盐山钱粮核算俱托付柴进,并委托柴大官人四方给昔日旧部写信,搜罗豪杰。柴进道:“小可既然来到这里,自当出力,只是山寨如今危在旦夕,怕是在此招兵买马远水难救近火,还需急策。”林冲道:“我等来盐山前有了打算,小弟原想打破沧州便攻打大名府,渡过黄河威胁京畿,让那宋天子诏回张叔夜大军,但目前看来官军未必没有防备,据戴宗兄弟说官军有风雷传令管康捷,一日可行一千二百里,端的在院长之上,我等打破沧州之事怕是官军早就有了应对。我等商量虚打大名府,实打青州。一则从盐山运河扮作客商两日可到青州,易于速破。二则我寨头领朱武三阮等兄弟都被关在青州大牢正好营救。三则官军只道我要打大名府,青州必然空虚。四则青州乃是云天彪老巢,云部官军家属尽在青州,我等拿下青州他部必乱,不信他不来救。”,柴进,朱仝,邓天保听了连称妙计。

  正说间喽啰来报,河北吴桥虎翼山的头领拔山熊赵富、索命鬼王飞豹,带三千人并山寨所有物资前来,原来赵,王两位头领接到邓天保书信,商议自己确实山寨太小难以久守,干脆焚毁寨子来盐山入伙。告知喽啰听其自愿,当下原去的三千人,不愿去的少一半拿了金银四散下山去了。林冲等听罢大喜,邓天保将赵,王二人引荐,众人看去,那赵富身材魁梧使一对熟铜锤,王飞豹却高瘦精悍使一条镏金三节棍,端的两条好汉。邓天保道:“可惜蛇角岭的兄弟回话说路程太远,尚容三思,怕是不来了。”林冲道:“那些兄弟留下牵制官军也好,赵王两位兄弟来得真是时候”,便下令:命朱仝,邓天保,赵富,王飞豹把守山寨,训练盐山和虎翼山弟兄。盐山内务尽委托柴大官人。段景住和范天喜在山下酒店打探信息,购买军械,并四处派喽啰放风说盐山迟早拿下大名府。

  林冲自己和武松精选一千喽啰扮作客商,乘十几条大船去袭取青州。那王飞豹却道:“小弟正是青州人士,地形熟悉,初来山寨远同去立功。”林冲大喜应允。众人都是客商伙计水手装束,刀枪剑戟尽藏在船舱底。军马除了头领的几匹一律不带。

  戴宗便要辞行,武松嘱咐道:“院长一路小心,那官军康捷十分凶猛,那年我行刺陈希真不成,这厮反而在我眼前捉走了时迁兄弟,我虽不怕他却追他不上,此事至今遗恨。”|戴宗道:“无妨,康捷那厮小弟路上遇到过几次,那厮长得如如同恶鬼,一路气焰嚣张,吓倒百姓无数,凡他经过前,小弟早就知觉了。”众人点头。戴宗飞也似的去了。

  林冲等到了盐山背后运河边,正要上船,听得有人喊道:“头领且住”,回头看时,两匹马渐渐近了,喊话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白色斗篷,不着盔甲,只胸前有面掩心镜,风采儒雅像位文士,却背着一张大弓。另一匹马上是位豆蔻年华的黄衣少女,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模样,却全身披挂英姿勃勃,细看背插的旗号为“方”字。林冲笑对武松,飞豹道:“柴大官人声威了得,刚来几日就有人来投奔了。”。

  白衣人对林冲等拱手道:“在下庞万春,江南人士,曾替方腊大王把守昱岭关,这是小妹庞秋霞。”林冲等俱是一惊道:“难道阁下就是小养由基?”庞万春道:“不敢,数年前我曾云游到沧州,那时幸蒙柴大官人厚待,大官人推荐我去梁山入伙,一则当时江南有家事未完,二则这个小妹那时十岁不到(庞秋霞在旁吐舌),因此只得回江南了,后遇到了方腊大王扯旗造反。不幸我国去年被张叔夜那厮灭绝,方大王以身殉国。我当时是昱岭关太守,小妹亦是方腊军中女将。她人馉饳性儿,至今还穿着方军铠甲,说有朝一日让那张叔夜死前看看方腊军还在不在。”

  林冲等都笑了,林冲道:“亡秦必楚,令妹真是巾帼英雄”,秋霞红了脸道:“什么金锅银果的?反正俺不服,那昱岭关我哥哥先后射死官军大将七员,官军绕道才拿下清溪洞”,庞万春忙笑道:“头领休听她的,小可自幼喜欢弓箭,因为图对阵射的远,从来不披重铠,除了弓箭,其他武艺稀松的紧”,秋霞笑着抢话道:“这倒是真话,他就会抡几下宝剑,每次临敌都是我用双剑护着他。”林冲武松飞豹三人都是在战场厮杀惯家,只一打量兄妹俩带马姿势,便知他俩所言不虚,打青州之前多了两员强手,众人不胜欢喜。只是林冲见到兄妹俩不由想起了花荣和扈三娘,心中暗暗感伤。

  林冲道:“庞兄来得正好,当年梁山结义,我和大哥军师说过,梁山只有马兵头领,步兵头领,却没有弓兵头领,如今庞兄正好通管我军弓手了,只看庞兄你的弓比常人大一倍,真不一般。”万春笑道:“此乃家传宝物,传说便是养由基弓,尽力可射200步远,弓箭都是神臂弓弩箭,比寻常弓箭长一倍”,王飞豹咋舌道:“常人大力者可射50步,军中骁将可射80步,那三国吕奉先辕门射戟150步。虽然神臂弓可射240步,那时三人合力拉弩才行”,万春道:“惭愧,俺最远200步,再远就不准了”。王飞豹虽看得出庞万春非寻常人,但毕竟不信,便笑着捡起拳头大一块石头,尽力扔出,边扔边说:“二百步须到这里,来日倒要……”,忽听万春一声断喝,看!众人顺着庞秋霞手指去,但见那石头力道衰了,下落时被箭簇撞中,金碰石,火光四射,石屑飞溅。那支箭滴溜溜落入江中。船上路上之人但是看见此景的喝彩声不知高低。庞万春仍持弓凝视稳如泰山。庞秋霞看着哥哥满面得意喜悦,王飞豹拜服。林冲武松心中又欢喜又惊骇。

  十几艘大船,长风迅利直奔青州。船上,王飞豹久慕武松功夫,请教枪棒武艺。林冲却和庞氏兄妹问起方腊军败因,那庞万春知书之人,叙事清楚,加上秋霞叽叽呱呱的抢话,天真无讳。林冲大致明白了方腊军败因,一则方家本身勇将颇多,如方腊弟,子,侄都有万夫莫当之勇,但正因如此方氏战将作风跋扈,又各自为战人心不齐。二则江南百姓所以造反是因为花石纲扰民,张叔夜禀明徽宗撤销花石纲,罢黜朱勔官职,并下诏罪己,不少百姓便丧失斗志撤去了。方腊军威震东南,攻占六州五十二县,但起义时间短,经验不足,故一年内被张叔夜剿灭。

  (注:苏州应奉局便是用来征集奇花异石,从此送到开封,收来的悉数编导装在船上,10个船装满算一个纲,所以被称为“花石纲”。不吝派出大量的人力去押送这些东西,不但如此在保送进程中若是碰到桥拦住了巨船就直接拆桥,碰着城郭就直接拆城,这让运河沿岸的百姓都无法正常生活。而且只需谁家里有宝贝,应奉局的人就会与混混一般冲进家里,尔后用黄纸一贴就归公,老百姓敢怒不敢言。)

  林冲冷笑道:“那皇上的罪己诏我也看过,什么啰里啰嗦全是套话,别的不说,他把一个就会踢球的奴才提拔成太尉,祸害多少忠良百姓,有一句悔悟吗?方腊大王可惜了,今后我梁山应为前车之鉴。”庞氏兄妹连连点头。

  两日后,傍晚船已经接近青州东门。林冲在船上布置:武松王飞豹带20名武艺高强的喽啰扮作客商进城直奔青州大牢,在附近寻客栈住下。只要看到旗花信号,便杀进大牢救朱武等兄弟出来。自己和庞氏兄妹留在船上,只待混入青州水门便冲出去夺城。

  此刻的青州精锐都已经和天彪去讨伐梁山了,近两年没打仗,加上新知府范金门十分无能。官军早已经制度松懈。到了青州水门前,官军上来检查,林冲庞万春扮作客商出来赔笑应酬,暗给军官头目塞了大把银子,果然官军草草在船上看看,并吩咐进城之后天亮前不得上岸就放行了。

  林冲船进了城内码头,伏在船仓中个个手握兵刃,林冲命吹熄船上灯火,只见码头上少数兵丁打着灯笼往来巡逻,林冲告诉庞氏兄妹,让他们带兵一半,一会开战后尽管占领东门城楼,挑选善射喽啰只管箭射城里援军。自己带一半人马攻打青州衙门。众人遵命守候不提。

  却说那武松混进城后,早在一家离青州大牢不远的客栈歇脚,给了小二一锭大银,让安排一间高处靠窗向东的客房,小二喜出望外,不一时三刻安排停当。武松吃了干粮,和王飞豹进了屋,两人轮番睡,武松哪里睡得着,只是略略打个盹,醒来后两眼只盯着外面,看到旗花闪亮,武松急忙推醒飞豹,掣出双刀,杀到街外,巡街军士喝问,武松一声不响跑过去剁倒一个,余众惊散。武松抢了一个火把,和王飞豹直奔青州大牢而去。

  此刻大牢门口也有十几个人陆续持家伙到来,都是武松带来的头目。大家闯进大牢,试问那帮牢子如何抵挡?武松拿住一人喝问:“梁山来的囚犯都在哪里?!说了留你活命。”那牢子道:“在,在,在最底下丁字号”,武松喝令他带路,原来史进、刘唐、李忠、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朱武、鲍旭、朱贵九位好汉被官军捉住,都关在此。武松见了又惊又喜,急忙喝命开了枷锁放众好汉出来,其中几位伤病都让喽啰们背着,那史进,刘唐二位却自己走得动,各自要了把朴刀一起杀出牢门。

  刚出牢门,但见远远火把明亮,数百人涌来,武松正待厮杀,飞豹喊是林教头,武松定睛看可不么,为首大将手持丈八蛇矛不是林冲又是哪个?原来林冲一路奔青州府衙杀去,官军乱中如何抵敌?眼见林冲一条长矛飞舞,挑倒人马无数,两个青州兵马督监都死了。衙门**捉了太守范金门一家。林冲见到武松已经救出众兄弟喜极。吩咐众人不得杀害百姓,史进,刘唐,王飞豹各带二百人占领西,北,南三个门。武松带大家就近入府衙歇息。扑灭余火。自己带十余人直奔东门接应庞万春。到了东门却见地上数十名守军尸身。楼上早就被庞氏兄妹把住。林冲上去一问,原来天快亮时马陉镇总兵于龙光带一千骑兵来救。万春城楼看到,搭开养由基弓射打头战将,竟一箭正中于龙光,箭矢贯胸而出。龙光倒栽马下。军士惊散。林冲大喜,赞万春神箭立功。

  天已大亮,城内余火扑灭。城上插遍梁山旗号。这正是梁山泊二破青州城。梁山兵士出榜安民,秋毫无犯。林冲下令将知府范金门一家处斩。一口气救出九位兄弟,哪九人?史进、刘唐、李忠、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朱武、鲍旭、朱贵。林冲武松如何不喜?让众头领休息就医一日。被擒九位头领大多无碍,狱中受了不少折磨,调养便好,只是阮小七当初在水中大战刘琪和欧阳寿通,右手被扭断,官军又不给好好医治,请大夫看了,说是接上骨头且先养着,即使好了怕将来也无法再拿重物。

  通查此战官军公差死了八百余,被俘一千,其余逃走。林冲所部阵亡不过十余人,可谓完胜。缴获钱粮军械马匹数倍于沧州所获。

  次日吩咐就在青州府衙摆宴,并将新旧头领相互引荐。说起小七伤势众人黯然,小七却生性豪迈,道这点事哭丧个鸟。老子一只左手来日照样把云天彪,陈希真脑袋提来。大家又笑。死里逃生又认识了新的兄弟,大家说说笑笑互相敬酒,林冲武松见弟兄们难得开心,暂未提起大寨被围紧急之事。

  席间林冲说起斩了范金门,朱武道:“此人一介生员,就知舞文弄墨,给那云天彪春秋大论做序书加注,那阿谀之文真令人做三日呕,那云天彪腆颜自称刚正无私,却把此人保奏为青州知府。平时害民贪渎不说,林教头一千人马袭击此城,他放着三千守军居然带一家老小私逃,逃了也罢,可怜逃都不会逃,片刻被林教头擒了。”说罢,众好汉大笑。

  正在推杯换盏高兴之时,外面报是戴院长到了,林冲急命唤入,但见戴宗进来便哭喊:“林教头二关丢了!”,众人一起大惊。

  正可谓:败报偏随胜仗至,忧惊每伴喜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