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五章 飞天虎巧遇豹子头 罗真人义救武行者

第五章 飞天虎巧遇豹子头 罗真人义救武行者

  待林冲等睁开眼睛,正是到了朱仝所云梁山远郊树林里,四十名骑兵正等在那里。公孙胜稽首道:“各位兄弟,贫道只能护送至此,还要回去保守二关”,林冲等人都谢了,公孙又借地遁回山了。

  朱仝道:“哥哥,如今向盐山进发可好?”林冲道:“目前盐山军力打沧州可够?”,朱仝道:“盐山如今招兵买马,有七八千人马,王,邓各位兄弟亦不等闲,沧州如今没有几员良将,加上哥哥去了尽可破得,” 林冲道:“如此甚好,只是梁山缺粮危在旦夕,我等能快一日便要快一日,我听说戴院长神行符可带一人疾走?” 戴宗道:“正是。”。

  “如此劳烦院长带朱兄弟先走,到了盐山安排出征军马,并派精细喽啰数十人装扮了先混入沧州接应。我等骑马过几日便到,争取一日内便拿下沧州,震动朝廷。”,朱仝戴宗领命飞也似的去了。

  林冲,雷横,范天喜,段景住四筹好汉一起上马带众军士飞奔盐山。

  却说官军方面,一大早上发现梁山二关变了旗号,慌忙通知张叔夜,张经略带众将一看,二关上飘扬的旗帜变成了“替天行道,除宋安民”八个大字,张叔夜怒骂道:“贼子敢耳!”,众将无不大怒,纷纷请战。张经略乃命盖贺二人并左右营主将希真,天彪前来商议。

  众人坐定中军帐,天彪道:“叵耐贼子如此猖狂!我半月前奉经略命准备沉螺舟已经齐备了,愿与经略约期前后夹击梁山!”希真道:“云兄且慢,贼军公开打出反旗,其一是从前假忠假义已无人信,再者天兵威压下自觉末日已到索性原形毕露,其二似乎有激怒我军,诱我速战之意。”。天赐道:“陈将军直言有理,依下官看贼子伎俩不过驴嘶犬吠罢了,我等坚守不战,稳稳封杀他”,贺太平叹道:“盖兄直言虽是高见,然梁山粮草究竟还有多少?详情谁也不得而知,万一真个能拖半年,只怕朝廷申斥。我等不算云陈二公人马。只东京来就二十万大军,每日吃喝用度浩大,国库也难支撑。再拖延下去朝中定有御史参奏我等畏敌不战空耗国家钱粮。”。

  经略听罢众人议论道:“各位皆是高论,但目前贼人打出反旗,我若不出战恐士气动摇,且传至朝廷谓我等惧贼不战,就更难分辨,我等只需将战略排定,稳步进军,料贼子无计可施。”乃命天彪回营准备前后夹击之策。

  天彪回营,慧娘与云龙同来禀告天彪:六十号沉螺舟早已办齐,却只是散料,尚未装成。天彪早已把兵将分派停当,傅玉、风会、孔厚领一半人马,仍留在右泊攻击右关。天彪自领云龙、刘慧娘、闻达、欧陽寿通、哈兰生、庞毅、唐猛,领一半人马,带了沉螺舟散料,悄悄地由西山外移到后水泊。又去右营里移调刘麟同来。当时在后关泊外安营下寨,一面差人去告知张经略,一面教刘慧娘监督工匠,将六十号沉螺舟一齐装好,又办齐杉板船只,派拨了队伍。天彪按览舆图,见那后泊有四条港口:一名红荷荡口,进去是红荷荡,转采荷湾,直南进西口渡;一名螺蛳港,进去有两条路,一条过新开港口,转西与采荷湾相通,一条从新开港分路,向南过鸳颈荡西口,由西南进大中渡;一名穿心港,进老庙湾,过鸳颈荡东口,直南进小中渡。这三条港各有对渡,其中来往相通。还有一条名为单渡港,两边虽有汉港,不通别处,只直达梁山东口渡。东口渡在后关之东岸上,地势散挺。天彪料此处贼兵必不把守,便于次日黎明,先派哈兰生领沉螺舟四十号,每号一百人,共四千人,先由单渡港水底进去,直到东口渡岸下伏住,静候外三路炮响,便突出岸上,直抢后关。哈兰生领令去了。随派闻达带领杉板船五十号,每船兵丁五十名,共二千五百人,杀进单渡港,遇贼兵即便厮杀。如贼兵战败,便去接应哈兰生。闻达领令去了。又派刘麟领沉螺舟十号,兵一千名,由穿心港进去,一到鸳颈荡东口,便出岸袭击贼人水寨。刘麟领令去了。又派唐猛领衫板船四十号,每号兵丁六十名,共二千四百人,进穿心港接应刘麟。唐猛领令去了。又派欧陽寿通领沉螺舟十号,兵一千名,由螺蛳港直到鸳颈荡内,助刘麟夹击贼军。欧陽寿通领令去了。

  原来那日和鲁达大战后,唐猛累的吐血,老将庞毅回营后昏迷在地数日方醒,此刻两将都已将息好了,尤其庞毅一心复仇,向天彪请令出战,天彪壮之,亲自斟酒壮行。派庞毅领杉板船八十号,每号兵丁一百名,共八千人,由螺蛳港进去,直取鸳颈荡西口。庞毅兴冲冲领令去了。天彪委刘慧娘看守大营,自己与云龙统领大军二万,驾齐大小兵船,直取红荷荡。七拨军马一齐起行。

  张经略在山前得到天彪通知,将中军、左军,分派队伍,轮流攻关,四面迭击,那陈希真升帐点兵,丽卿跌伤已经好了,只是枣骝马死于林冲矛下,成了梁山军士肚里食,丽卿深恨不已,第一个出来请战。陈希真将右军分为五队:陈希真领祝永清、陈丽卿为第一队,刘广、刘麒、刘麟为第二队,苟桓、祝万年领第三队,栾廷玉、栾廷芳领第四队,真祥麟、范成龙领第五队,每日轮流攻打左关。

  却说林冲等快马加鞭,这一日已经到了青州地面,到了二龙山脚下,天色已晚,林冲等忽然想到此处是当年鲁智深武松杨志落草之所。不由感叹。本欲在路边歇脚,又怕有官军路过看出破绽,便往山上林密处走,想在半山腰对付一晚。

  正走间,忽然周围窜出数百喽啰拦住去路,为首一将喝道:“你等留下马匹军器速速滚远,留尔等性命”,雷横骂道:“贼子不生眼睛?老子们是官军!”,那将大笑:“不要命也罢。”,打马挺枪而来。林冲喊声:“兄弟退下”,拍马上前迎战。此刻天色昏暗,两边都用火把照看,林冲和那将就在山坡一条小路上厮杀,三十回合林冲已得那将破绽,正要施展。忽听那将喝道:“且住,你是何人?你这护心镜哪来的?”,林冲听这人似乎知道宝镜,也不再隐瞒。回道:“俺是梁山豹子头林冲,你是何人?”,那将一听急忙下马欠身施礼道:“林教头,得罪了。”,林冲心有提防不敢下马,扬矛问道:“好汉是谁?何处认识林冲?”。

  那将道:“小人扈成,贵寨三打祝家庄那年见过教头一面,教头或不记得俺,但应该认识扈三娘,听说她在贵寨做头领”,林冲听罢连忙滚鞍落马,扶起扈成,仔细一看扈成二十七八岁,生的剑眉英目,眉宇之间真个很像三娘。林冲顿时一阵心酸。怕扈成难过,没有马上提三娘的事,口中喃喃的说:“遇到扈将军真是太好了,事情真是太巧了。”,扈成笑道:“怕是还有更巧更高兴的事。”,命后面喽啰道有请大头领,林冲一面拉着扈成,向他介绍各位兄弟,一面心中又狐疑起来,莫非三娘没死在山上当头领。转而一想心知不可能,又暗暗责怪自己不要一味儿女情长胡思乱想误了山寨大事。

  众人正在听扈成讲述往事:“那年祝家庄破,李逵甚是鲁莽跑到扈家庒胡乱砍杀,害的小弟护着太公逃离庄外。在外面远亲家住了月余,遣人打听庄子的事,回来的人却叫苦不迭,说祝家庄后人祝万年祝永清上奏官府,李家庄李应和扈家庒扈成本为祝家盟友,却勾结梁山里应外合打破祝家庄,李应已经逃上梁山了。官府于是通缉扈家,这样哪里敢回庄去,本待慢慢使钱疏通官府分辨冤情再回来,不料外面消息却越传越多,说小妹真的降了梁山,嫁了头领,还和官军对阵。如此不但不敢回庄,连远亲家都不敢再住,后来又带父亲投奔延安府一好友处,变卖家产隐姓埋名过了数年”,众人都嗟叹不已,林冲道:“如此,为何不派人和梁山打探消息,三娘多年来一直托心腹到处打探你们,有时提到父亲哥哥还落泪想念。”——“唉,家父乃忠君之人,常说死了也是大宋鬼,虽思念小妹却不愿去相认,说本来就是冤情再去认了亲就更洗不清了。有一次我和父亲说洗不清也罢,这样朝廷忠它作甚?还挨了顿家法,所以家父在日小弟哪敢过来,去年家父病逝延安府,小弟料理了后事这才能出来。”

  正说间,大头领来了,林冲等定睛一望,之间尘土扬处,为首马上坐着凛凛的一位壮士,行者打扮,一手抓着辔头带马,一手抓着两把雪花镔铁戒刀,不是梁山好汉武松却是哪个?林冲等欢呼一声一起扑向武松,武松亦滚鞍落马,众人尘埃中抱做一团,又哭又笑只说不出话来,好久雷横才问出一声:“哥哥,大家不是传说你在秦封山打仗累死了吗?”,扈成忙道:“各位头领这里哪是说话地方,赶紧上山寨歇息,宝珠寺里面喝茶叙谈”,众人这才你扶我我扶你一同站起来。都向山上走去。

  回忆场景(泰安城外):……这里闻达斗武松,又是五十余合只武松手里只有几路架隔遮拦儿端的支持不住,仰天叹道:"我武二一生正直,不料今日如此死法。"说罢了天上忽起了一阵怪风,尘土障天一武松方得乘机逃脱。闻达失了武松,只得与唐猛、庞毅同趋泰安城去……

  ……行至申末酉初儿已走得六十余里,且喜无官军追来人一行人马陆续前行,忽后队报称有三骑马飞速追来宋江吃了一惊,忙问何人了原来是自己的伏路探兵宋江弃泰安时一时慌急,不及招呼收拾,所以遗落在后个宋江忙唤到面前,问有甚事,探兵道:"小人方才在拔松山个见武头领独自一人,执棍挺腰,怒目圆睁,踞坐石上。小人们呼他只只是不应。小人们又不敢惊动他特来通报。"宋江叫苦道:"武兄弟怎地这般胆大这拔松山在泰安东南,我此刻已西行六十余里,如何回去叫得他来?"想了一回,道:"有了,我们现有四万人马人不如转去攻围泰安。一俟招呼着武兄弟同来,便仍旧退兵。"算计已定一便立刻掉转马头直向泰安向次日到了城下,一面教公孙胜攻城,自己带兵二百名同那三个探子绕到拔松山来寻武松上只见三个探子一齐叫道:"奇了!武头领为何还是这般坐在这里?"宋江一看,只见他挺棍怒目,威风凛凛宋江叫他几声,只是不应个近前向他脸上一按,冷如凝冰二方知他早已亡了。宋江放声大哭上众人都痛哭了一场,就近市棺盛殓,就于拔松山掘土安葬。

  ……却说官军打下嘉祥之时,武松这日也悠悠醒转,睁眼却是躺在草床上,大叫道:“怪哉!这是何地?!”,慌得一童儿叫到:“师傅,那好汉醒了!”,武松见一老道士走上前来,仔细打量,真是星冠鹤氅,长髯广颊,心中知是异人,慌忙下拜道:“仙长在上,小人梁山武松,正在秦封山大战官军,那厮们用车轮战对俺,正在力尽不支,天上忽起狂风俺才突围,本想去泰安找宋江哥哥报信,却浑身力尽不觉睡了,为何又在仙长这里?”。那道长急忙扶起武松,口中笑道:“一切自有因缘,老拙小徒公孙胜可是义士结义兄弟?”,武松这才知是罗真人,心中惊喜交加,再拜道:“莫非是仙长救了小人?”,罗真人笑道:“那日我云游山东,经泰安秦封山时见杀气蔽日,乃绕路而行,正看到义士与官军厮杀,正在危及,故略施小法将义士引到敝处。”武松谢道:“若非老师出手,小可定然丧命阵中,却不知宋江哥哥和各位兄弟守泰安如何?”,罗真人道:“休提泰安,濮州嘉祥也早陷落了,梁山外郡全无,仅存山寨!宋公明和众头领都已回山死守了。”武松听罢大惊,忙道:“如此武松先告辞仙长,救命之恩容某日后图报。”,罗真人道:“义士何往?”,武松道:“自然回梁山大寨!眼看兄弟们危急,武松岂可旁观?”,罗真人道:“不敢强留义士,但一者此地蓟州距梁山甚远,二者义士虽未受伤,但气力需要回复尚待时日,否则如何与人对阵?”,武松听得有理,一展筋骨竟果然气力全无,只得答应暂留。罗真人吩咐童儿带武松去山下草芦将息,并与童儿些银两,去山下附近村庄寻些酒家每日送酒肉与武松吃,武松知罗真人出家之人不能留自己在山上,想得周到甚是感激。

  武松下得山来,每日自有村汉送来酒肉与他吃,童儿每三日来看他一次,再留些银两。武松过了几日但觉气力恢复,又问童儿梁山军情。童儿笑道:“壮士容禀,此地距梁山千里,俺也一般血肉之躯如何能知道,除了我家仙师,再无第二人能。”,武松便要上山去找罗真人,童儿只说师傅云游后日才会,武松只得耐下性子。

  再过三日,童儿又来,武松急问:“尊师回来否?“,童儿道师傅仙踪不定,尚未回来。武松道:“既如此替我向尊师告罪,我先去梁山了,军情危急刻不容缓。“,童儿道:“壮士,此地距梁山千里,无百两盘缠千里快马,如何去得?还不说一路官军有关卡通缉?如等我师归来,以他法力半日便可到梁山。‘’,武松听得实情,便又按捺住了,眼看又过了五六日,罗真人只是不回……

  各位看官,你道罗真人是何去向?原来罗真人有位大名鼎鼎的师兄,正是宋末武神周桐,年轻之时真人与周桐乃是至交,后来罗真人选择道教出世,周桐却苦练武艺兵法想要报答国家。

  因为主张抗辽抗金,周桐在政治上不得意,因此专心武学,确立了官派正规武术的若干套路,如五步十三枪戳脚,发展出自少林的翻子拳,以及棍法等。他悉心传授武功,在御拳馆期间正式收徒二人,一个是玉麒麟卢俊义,一个是豹子头林冲,卢俊义广有田产,不作官,林冲担任宋军中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第三个徒弟是曾头市的史文恭,只传授两年,周桐发觉史文恭行为不端逐出师门。收一不记名徒弟是武松,只教了两个月拳脚。武松的玉环步和鸳鸯腿也是周侗所交授,最后收的闭门徒弟就是岳武穆岳飞。却是后话了。

  但周桐传授武艺每次只单独传一个弟子,又严命弟子不得暴露师承,所以卢员外,林教头,武行者竟互不知道自己乃是同门兄弟。曾头市之战,卢员外打倒史文恭,自己也不知道等于清理了门户。

  梁山与雷将之战已然六七年,梁山渐渐衰败,半数将领阵亡。周桐从罗真人处明白北宋必亡,梁山替天行道匡扶大宋根本行不通,故梁山之灭乃天数不可回。但周桐惦记自己卢,林,武三位弟子,应求罗真人救回,罗真人也想出手救回林冲,故此云游泰安等处。救了武松,本来说还要在梁山救回卢员外和林冲,却发现梁山气运好转。

  那罗真人回转来正看到武松焦躁,徒儿拦挡不住,不禁哈哈大笑,将真情告知武松,武松涕泣向师傅周桐方向参拜,再拜谢罗真人,真人急忙扶起,道:“梁山已经破徐槐,收二关,昨日林教头又连斩雷将,数年来败转之气运为之扭转矣。将军得救亦是天意。”,武松道:“适才仙长说我梁山近年败战都是俞万春这妖人作梗,但为何近日战局扭转呢?”真人道:“将军可知汉末诸葛武侯,有经天纬地之能,欲匡扶汉室恢复中原,然天意灭汉,武侯六出祁山未收寸土,终病逝五丈原。可见人力难敌天数。如今宋主昏庸,任用奸人,外境不宁,强敌环伺,天下不出十年必有大变。梁山欲替天行道,众英雄盼望朝廷招安,为国出力,封妻荫子可能得乎?岂非逆天而为?”武松听罢叹息不语。

  真人又道:“然而那忽来道人一则趁众好汉不知,暗中下套,二则梁山之败确实天数,故几年内可得逞,但此妖野心膨胀,已经派郭京妖道混入宋主身边,欲有朝一日自己暗杀宋主而变化取代,白白得到大宋江山。陈希真云天彪那般雷将被哄得更是好笑,以为今后灭了梁山万年太平,己身个个生前忠义死后封神。早已经逆天害道。气焰将终。但贫道奉劝将军勿回梁山为上,虽然目前战局好转,怕是宋公明大业终难善终。”。

  武松听罢,拜倒在地:“多谢真人提点,只是某身是梁山将,死是梁山鬼,休说这几日战局好转,就说梁山天塌地陷,武松也要回去和众兄弟同担,那诸葛先生虽未统中原,但后世千人说忠万人说义,千秋功罪自有定论,不以成败论英雄。武松岂敢为自身安危弃兄弟们不顾?”。

  真人首晗:“真义士也,怪道我那公孙胜徒儿不肯回来,也罢,一会贫道施法将义士送到二龙山西侧五十里处,那里有一只投奔梁山的队伍,义士和他们汇合后请在二龙山等上几日,自有人接你回返梁山。”武松大喜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