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雷鸣水浒满江红 > 第一章 豹子头月夜忧败战 扈三娘柔情激英雄

第一章 豹子头月夜忧败战 扈三娘柔情激英雄

  话说陈希真濮州大败林冲,林冲溜脱了性命,身边只剩得几十个人。林冲一路垂头丧气,意懒心灰。心话:“这事怎好?公明哥哥把濮州交付于我,原是万金重任。我固王英夫妻死得太惨,急图报仇,却是卤莽了些。不料陈希真串同刘广,袭取城池,直弄到兵散将亡,一败涂地,我林冲直如此命悭。如今欲图恢复,实实无计可施。若回梁山,有何面目。又不知山寨中被困情形,近日怎地模样,好生记挂,只有且回山去”,林冲自此终日长吁短叹,眠食减损,渐渐颓唐。

  离濮州地界渐远,暮色已深,栖身古庙之中,打了火食。渐渐月轮推上,照得殿庑明亮。林冲抬头看那庙中神灵,想起那年雪夜草料场之事,宛然这般景象,一阵心酸,不觉泪如泉涌。渐渐定了神志,看旁边几个兵丁伴着,也是没声没气。

  林冲前情后节想了一回,又想到如今形势。心中如何不急,暗想:“苍天!我林冲初为八十万禁军教头,只一心想忠君报国,他日封妻荫子,谁想高俅禽兽父子害我家破人亡,朝廷昏暗无处申冤。后幸遇梁山众兄弟一同除暴安良,虽是落草为寇,但心中却也痛快。如何近年来我梁山处处受挫,屡逢劲敌?兄弟们已有一半战死,再下去如何是好?”,心中气苦,右手持矛狠狠刺向一棵大树。

  林冲何等力道?只一戳,矛头深入树中,大树摇摇晃晃,松枝尘土纷纷落地,只吓得树上宿鸟乱飞。自问仍是天下第一神力,为何难挽大局?不料身后有人笑道“林哥哥还是恁的脾气?”,林冲猛回头不由一惊,眼见身后一位佳人身材高挑貌若海棠,正含笑看着自己,不是扈三娘还是哪个?

  林冲哪知是梦是幻,颤声道:“贤妹,你不曾战死么?”三娘笑道:“冲哥,我等梁山之人何时怕过战死?你休问此刻如何,难得这几日不打仗了。今夜月色这样好和我一同赏月如何?”

  (古庙顶,两人并肩而坐)

  三娘:我忘了是那个老人家说过,当月亮最亮,最圆的时候,你向它说出自己的心愿,愿望就一定会实现。

  林冲:那你有没有向月亮许过愿呢?

  三娘:你呢?

  林冲:小时候许过愿望,想做一个好官。长大才知道,好官不容易做,夹在中间一事无成。舍不得辞职,到头来把夫人害了。(又泪落)

  三娘(柔声劝慰):冲哥又难过了,你夫人在天上看到你这么怀念她,一定会高兴的。人生好多事都会后悔,但后悔有什么用呢?

  林冲:有时我觉得自己不如任何人……

  三娘(看着林冲,无限敬慕):谁说的?就说咱们梁山英雄这么多,你论武功比得上鲁大师武行者,论文才比得上吴学究萧秀才,论声望你也是梁山开创人,弟兄们谁不服你?

  林冲(不安的):可是……可是我空有武艺,却懦弱,早点反抗,夫人也许不会死的。

  三娘:天下很多的人都知道,你为了替夫人报仇,血溅山神庙杀了三个恶贼了,连杀了高廉高衙内两个禽兽,“仗义是林冲, 威镇泰山东!”,大家都说你勇敢。(有点害羞,回避林冲的注视)

  林冲(鼓足勇气):其实我一点也不勇敢,那年打破祝家庄山寨新来了一位女英雄。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她,可是庆功宴上宋江哥哥把她许配给了别人,还说早就想好了。我想着梁山兄弟义气比什么都要紧。就没有开口,眼睁睁看着她嫁了别人。我只恨自己为何不像鲁师兄,武行者那样敢爱敢恨呢?哪怕像铁牛不痛快了就敢骂娘呢!到头来我对不起她,直到她战死,我也没有和她表露过心意。(梦中的林冲并不知自己的话不合逻辑,含泪看着三娘美丽的面庞。)

  三娘(泪光闪闪):在我心目中,你是最勇敢的。冲哥,振作起来,梁山也等着你去振作!(握起林冲的手,月亮变成了心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