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余烬 > 第15章 丧心病狂

第15章 丧心病狂

  天已经大亮了,所有人都已经起床开始洗漱。

  夜枫将头埋在被窝里,还在睡梦之中。

  他不停地修改着梦里的结局,始终不愿意醒来。

  他梦见自己在孤儿院里,和贾叔一样拿着鞭子,撵着一群呱呱叫的小孩子,朝着阳光的方向自由奔跑。

  小伙伴们的衣服被朝霞染成了七彩的颜色,那黑漆漆的背篓,变成了花花绿绿的背包。

  阳光格外明媚,让人心花怒放。

  他很快就看到一块黑色的伤疤脸,离他眼睛不过一尺远的距离。

  “队长,我睡过头了?”

  “没有!”队长摇摇头,语气怪怪的,“太阳晒的是你的脸,还没有晒到屁股----这不算过头。”

  夜枫揉了揉眼睛,翻身坐了起来。外面的阳光格外刺眼,透着窗户的光柱照在高队长的头发丝上,上面挂满了水珠。

  高队长搓了搓头发,“赶紧吃饭,吃完饭干活!”

  “怎么了?”夜枫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难道昨天晚上的事情,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他心里七上八下的,脑子里仔细想着昨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疏忽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今天肯定会被高队长发现。这里的规矩,夜枫还不是很清楚。但老马说过,擅自行动是违反纪律的。

  高队长脸黑得跟锅底一样,“去收尸,有个大老板死了!”

  “哎,贫民窟的人饿死,富人区的人醉生梦死!”高队长提高了声音,朝着进来的两个人发牢骚。

  秋歌端着洗脸盆,绕过高队长走到床边来,露出笑脸看着他,“枫哥,你醒了?我都叫你三遍了。”

  说完他从身后拿出一个杂粮馒头,丢给夜枫,“怕你没得吃!”

  夜枫捏了一下秋歌的胳膊,将馒头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地嘀咕,“你小子怎么变得喜欢说话了?”

  高队长开始布置一天的人物,“那啥,今天安排一下,我和秋歌去教授西区111栋别墅,孟班长和夜枫去西区八栋别墅!”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夜枫,对孟班长道,“这个人是个有钱人,没有五千块你们就不要管,给我好好敲他一笔。”

  夜枫尽量避开他的眼神,若无其事地将衣服套在身上。

  “衣服换了!”孟班长将一套半新旧的制服丢给他,“这是门面,到富人区不能穿破衣服。”

  “哦!”夜枫手忙脚乱的结果新衣服,失魂落魄地跟着孟班长上了三轮车。

  外面的阳光确实很大,时间已经过了9点多。这是他起床最晚的一次,不过看样子孟班长也刚起床不久,他的衣服都还没有扣上。

  经过教授住的西区111栋的时候,夜枫终于憋不住了,这一路上他心里都在疙疙瘩瘩。

  “班长,擅自行动是什么罪过?”

  夜枫知道,高队长回来这个事情迟早会面对。

  “那要看你干的什么事,如果是一般违规就是个处分,如果严重的错误,那就说不好!”

  孟班长一边踩着三轮,一边替高队长担忧,“组织有组织的原则,不得违背八条原则,如果触碰底线,也是有可能被清理的。”

  夜枫心里急得跟猫爪一样,他扯了扯衣领,“都有哪些原则?”

  “这个啊,我想想。尊重别人,乐于奉献,勇往直前,同情弱者,敢于牺牲,服从命令------”

  孟班长松开车把,用手指头掰了一下,“我说了几条?”

  “六条!”夜枫也在掰手指头,想来想去,已经违反了一条。

  “还有一条,必须诚实,不能说谎,不能隐瞒和背叛组织。”

  夜枫心里更加紧张,这一下又多加了一条罪名。没有服从命令,擅自行动,现在还隐瞒了组织。

  “那个我----”夜枫习惯性地站起来。

  “坐稳了!”

  孟班长打了一个弯,朝着别墅区东边猛踩踏板。到了八号别墅,一个漂亮的漂移,将山轮车靠在围墙边上。

  西区八栋别墅,属于顶级富豪公馆,是一栋独立的大别墅。

  他一边扣着衣服扣子,一边继续蹙着脸上的浓眉。

  “先把着装整理好,等会进去之后,不要乱说话,不要乱问。挺直你的腰板,体现你的专业素质来!”

  夜枫扯了扯衣服,接过班长的白手套,尽量挺直胸膛。

  班长迈步走到大门口,很礼貌地敲了敲门。

  门口的保镖将铁门嘎吱一声拉开,印入眼帘的是一栋三层楼的洋房。夜枫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丈多高的假山,还有冲天而起的喷泉。

  喷泉下水池波光粼粼,微风一吹水波荡漾。

  院子里绿树环绕鲜花盛开,低矮的灌木丛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地上铺着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光滑地砖。

  庭院左右两边,还有两排气派的两层联排屋。

  别墅大门口,几十个保镖站得整整齐齐。

  清一色的黑西装白衬衣,眼睛上还戴着一个墨镜,看不到任何表情。夜枫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其中一个保镖,就是请他们去教授别墅打扫卫生的。

  “我们是十九区环球保洁公司,请问你们管家在哪里?”孟班长挺直身板,比保镖站得还要标致。

  他表情严肃,语气低沉,和在外面丝毫不一样。夜枫有样学样,紧跟在后面站着,尽量目不斜视。

  “跟我来吧!”中间别墅里走出一个干瘦的老头,下巴尖得可以锄地。两只大眼袋精明而又老练。

  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夜枫,“就你们两个人?这也太儿戏了!”

  孟班长表现得专业又稳重,“最近业务太忙,我们会按流程走!如果您有什么特殊要求,我们可以另外协商。”

  “体面点就行!”

  管家提着黑色长衫,礼节性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在前面,将两人带进了公寓大厅。

  夜枫再一次刷新认识,汉白玉的鎏金门柱,白玉金雕的地板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

  从装饰到家具,到处都是真金白银白玉翡翠,就连地板缝都是纯金的镶嵌条。

  一路走上二楼,夜枫有一种错觉,他不是行走在人间仙境,而是进了天上宫阙。这些东西,也许是富人的爱好吧。

  二楼里,十几个年轻女子,穿着统一的华服。一个个低眉顺眼站在楼道里,夜枫看到她们的肩膀在颤抖。

  白色纱裙了无生趣地贴在玲珑剔透的身材上,此刻也少了几分魅惑和光彩。这些姐妹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本该风华正茂,可在夜枫看来,他们如同木偶一样呆板。

  他瞄了几眼,便发现面前的女子失魂落魄,贴身的衣服下,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血迹。

  夜枫本来还羡慕,这些人从小就可以锦衣玉食,现在看来,富人家的饭碗也不好端。

  三楼的卧室非常豪华,三米宽的金丝楠木大床边,坐着的三个女子神色各异。看到有人进来,年轻漂亮的两个女人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退到一边。

  大红色的纱帘随风而漾,屋里的酒气夹杂着腥臭味,有一种让人作呕的感觉。

  夜枫皱了皱眉,尽量做到深情自若。

  “大太太,人已经来了。”管家走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面前,恭恭敬敬地弯腰汇报。他伸出手来轻轻扶着大太太的胳膊,想要把他从椅子上带走。

  “哎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大太太拿着丝娟,在眼睛下方轻轻点了两下。愁眉不展地站起身来,两只手握在圆鼓鼓胖乎乎的小肚子上。

  “床也抬走扔掉吧!”大太太一脸嫌弃,用手拨了拨满头波浪卷,“把昨天晚上陪床的都给我带进来,让她们先跪着,回头我再收拾她们!”

  这个丰满肥腴的女人丝毫不顾及外人,咬牙切齿地崴着高跟鞋,气哼哼地走了出去。

  二太太甩了甩胳膊,显得很恼怒,“这死鬼,早不死晚不死,我刚过几年舒服的日子,这老天就不开眼!”

  她瞪着满脸冷漠的三太太,“你呀,到现在还不着急,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三太太脸色苍白无力,脸上却是桀骜不驯的样子。

  “我不稀罕!”

  她看了一眼床上的人,阴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管家低头不语,小心翼翼地等到三个女人走了,这才回过头来问到,“两位打算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