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甜味小狼狗 > 004

004

  9顾景被我拉了就走,我直接开车回了家,他大概有点儿懵逼,被我拉到房里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应,直到我手开始解他衣服的时候,他终于一脸震惊的拉住我的手:“你怎么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很不喜欢欠别人情。”

  他面上的表情渐渐收敛起来:“你什么意思?”

  “欠了别人人情就要还的。”我现在的样子大概很狼狈,但是我的声音很冷酷:“你喜欢我,我谢谢你,但是我比较喜欢对等的关系,我谢谢你喜欢我,所以我给你谢礼。”

  他缓了一阵,脸色铁青:“你就这么给我谢礼?你就,这么糟蹋我?”

  我心口一抽,然后去解自己的衣服:“要不要?”

  顾景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而后拉好我的衣服,什么都没说,从我家走了出去,我听到门关上的声音。

  那感觉仿佛回到了当年,这一次没有人打我。

  是我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我趴在床边抓着床单蜷缩起来。

  他才二十二岁啊,他这么好,他往后还有多少可能?他跟我,本来是两个世界的人,他能找个年轻的,能找个家世相当的,能找个热情的,如他一般,能好好爱他,让他感受到真挚感情的。

  而不是找我这样,比他大了六岁,对感情畏畏缩缩,还要靠汲取他给予的,才能填满自己的人。

  我做不到这么卑劣。

  没有我,他能找到更好的。

  而我,从前不敢踏出这一步,现在,我还是不敢。

  10

  我病了一场,趴在那儿睡着了之后着了凉,后来发了烧,去医院吊了两天的水,李雅雅为了之前的事儿给我负荆请罪伺候了我两天。

  等我再到公司才知道顾景离职了。

  我回头去找李雅雅。

  李雅雅双手合十求一脸抱歉:“他大少爷本来就是空降的,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厚道,你要是心里难受,我给你批几天假,你再休息两天。”

  我一脸漠然:“不用了,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李雅雅一脸的一言难尽。

  但是我没说谎,我现在确实很爱工作,过多的工作能让我快速回到从前的状态,能让我快点儿忘掉这一场短暂的,却比过去十数年都来的深刻的感情。

  我会回到从前的,我独身惯了,只是略微尝到了一点甜头,我可以回去的。

  然后我就开始拼命工作,拼命加班,每天回到家,我都没有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几乎倒头就睡,第二天继续,周而复始。

  过了一个多月,我某天早上来的时候听到其他员工叫苦连连:“潇潇姐是不是失恋了?最近这么拼?我看到我都觉得害怕。”

  我心肝儿痛,而后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原来我这种状态,像失恋?

  我看过李雅雅失恋许多次,没一次跟我一样的,我听过打算走,却听得她们又说:“不说潇潇姐,跟你们说个我刚刚发现的新瓜!原来顾景居然是董事长的亲孙子。”

  我的脚步停住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听总部那边的人说的,他之前估计来咱们这边体验生活来了,过了两天就受不了了,这不回去了,听说是家里给他安排了订亲。”

  我整个人愣在原地,而后苦笑,这样,应该才是正常的剧情吧,就像王子配公主这么自然。

  “但是你猜怎么的?原来顾景他不喜欢女人啊!顾家都闹翻天了。”

  我:“……啊?”

  我站出来,面对一群看着我突然出现脸色及其不自然的人问:“顾景他不喜欢女人,是怎么回事?”

  11

  当天夜里,我站在一个看起来就很那啥的酒吧门口。

  我想起白天那些人说起的。

  “就是听说他喜欢男人让家里人发现了,顾家的闹炸了,董事长亲自管教,结果把他打跑了,他现在好像连顾家都不回了。”

  不可能吧?

  他跟我认识才多久?顶多是睡过也一次,之前我那样做,他对我应该也死心了,怎么可能会是因为我才变得呢?

  但是,他说过自己是第一次吧?

  难道真的受了刺激?觉得女人都不好了?所以找男人了?

  这是让李雅雅特地打听来的地方,听说他最近总在这里出没,我进去之后看着里面群魔乱舞的,各种扎眼的画面我都没敢多看,我在人堆里找顾景,然后还真找到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坐在吧台那儿,旁边一个打扮的很妖娆的男人一只手往他脸上摸,另外一只手往他腰上去,我愣住两三秒,对方就贴上去了,而顾景竟然没躲开!

  我懵了,然后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冲上去了。

  然后一把把顾景拽了过来。

  也不去管对面的男人,我拽着他就往外走,直到从里面出来,大街上,我没忍住‘哇’的一下哭出了声。

  我一边哭一边擦眼泪,蹲着抱着自己哭的像个孩子。

  顾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无措:“你别哭。”

  他伸手给我擦眼泪,眼泪却越擦越多。

  我看着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爪子打过去:“你疯了吗?你特么疯了是吧?这种地方你来干什么!你才多大!你要毁了自己吗?”

  顾景一把抓住我的手按着挣扎的我抱的死紧。

  我埋在他胸口眼泪流的更凶了:“顾景!你给我回家去!”

  他问我:“回家去干嘛?”

  我哑了。

  “不是要跟我分的清清楚楚吗?那我回不回家,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眼睛瞪的老大,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我咬着嘴唇低下头:“跟我没关系吗?不是因为我,你才变成这样的吗?我不相信你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追求我,突然就去喜欢同性。”

  “如果是因为你,你会感到愧疚?”

  我几乎不能呼吸,我大哭。

  之前我故作姿态赶走他的时候我没有哭,之后我逼着自己工作加班加到虚脱,我也没有哭,但是现在我哭了。

  哭的撕心裂肺。

  “我受不了的,顾景,别这么说,我真的受不了,我本来就想着你,这一个月,只要一停下来,只要没有工作,我就想起你,我做梦都会梦到你,我已经这样了,你放过我吧,如果你真的是因为我变成这样,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顾景咬着牙眼眶都红了:“你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张潇潇,你自己听听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