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甜味小狼狗 > 001

001

  我是个独身主义者,感情对我来说,是这世上最麻烦的一件事,但是,我犯了个错,这个错,让我接下来的生活轨迹,与原本预定好的,有了天差地别的变化。

  1

  七月份,我在上海出差。

  “好巧啊姐姐。”

  我看着对面笑起来有小虎牙的人拿着房卡的手顿了顿,终于不耐烦起来:“你跟踪我?”

  他一愣,紧接着,伸手过来拉我。

  我没想到他规规矩矩了个把月突然来这招,一下被他拉了个正着,而后听到‘滴’的一声,是他拉着我的手用房卡开了门。

  而后带过了我的腰转了个身房门打开又关上,紧接着,我的背撞在门上,他抓住我两只手举高,我被他压制的根本没办法动,而后他低头堵住了我的嘴。

  我咬紧牙关死活不让他得逞,他终于抬起头来,一脸委屈?

  他居然还委屈上了?!

  “你居然这么想我,我是这样的人吗?”

  “你是!”我戳穿他:“上班门口堵,下班路上拦,不回你消息你就打电话,一个月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要不是他只是跟着也没有动手动脚,再加上我对他有愧,我都打算报警了。

  他说:“姐姐你好无情,明明一个月前那晚你对我很……”

  “停!”我听得心惊肉跳伸手去捂他的嘴,刚把手捂上去,他就看他眉眼弯了弯,然后手心一痒。

  我倒吸一口气,背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特么的这年头的小男生都这么会的吗?

  他探出一点儿舌尖,一双瑞凤眼眯了眯,然后他两手撑在我两边,青年人的荷尔蒙气息迎面而来:“姐姐,你害羞啦?喜欢我吗?”

  我心跳飞快,他声音低沉,而后越凑越近。

  我咽了口口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手臂下钻出去,一头钻入旁边卫生间,顺道锁上了门。

  2

  我一直是个独身主义,天生对感情排斥,但凡有一点苗头,我都往后退。

  因此活这么大正儿八经的恋爱一次没有谈过。

  一个月前,闺蜜失恋拉着我去了酒吧,我陪她喝的酩酊大醉之后断了片,醒来之后,身边就躺着一个男人,确切来说,应该是个青年。

  对方看着二十出头,样貌简直仿佛哪儿来的练习生,上电视绰绰有余,身材更是一绝,如果他是我男朋友,那我应该是赚了,但是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我被当时的情节惊呆了,成年人了,发生过什么还是知道的。

  当时脑子里一下子就乱了,当时很快理智告诉我,这种意外,应该当做没发生。

  于是我很淡定的对对方说:“这是意外,不要放在心上。”

  结果对方突然说:“姐姐,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我一时都傻了,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

  我们之前都没有见过!

  虽然没经历过,但是正常来说,我们这种属于一夜情范畴!不可能存在什么交往不交往的问题吧?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月,他让我感觉到,他真的不是开玩笑!

  尤其是,我出差回来之后,人事部给我送了个新人助理过来。

  “我是新来的实习助理,我叫顾景。”

  我看着面前这笑的露出虎牙的人,觉得自己的牙根也有点儿痒,然后迅速打电话给人事:“我要换人。”

  人事那边回我人家刚来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换。

  我黑着脸听完挂了电话。

  “姐姐,你当着我的面说要换掉我,都不考虑我的感受的吗?”他眼巴巴瞅着我。

  我板着一张脸:“首先你得问问你自己当这个实习助理的企图!我需要的是一个有用的人。”

  他双手撑在我办公桌上压低声音:“要不姐姐试试?我保证我还挺有用的,恩,各个方面。”

  我心口一跳,他这是在暗示我什么?

  我冷着一张脸:“你既然现在是我手下,不要叫我姐姐,还有,你待在这里影响我工作了,出去!”

  这回,他倒是很乖。

  听话出去了。

  可看着那关上的门。

  我觉得贼烦,看着面前的文件觉得,今天早点儿回家好了,结果刚这么想,内线电话就响了。

  会打这个电话的,只有我那个上司兼闺蜜的冤家李雅雅。

  然后李雅雅激动的告诉我:“今天有新员工入职,好几个帅哥,我安排了公司聚会,你可一定要参加啊!”

  我:“……我想休息。”

  李雅雅可怜兮兮的:“我失恋了想找个第二春,你怎么能抛下我不管。”

  草,是一种植物。

  3

  所谓公司聚会,美其名曰欢迎新员工,李雅雅在这种场合如鱼得水。

  我除非工作需要对这种场合一般不在这种场合出头,于是一个人坐在旁边默默吃菜,不一会儿,他们开始闹腾什么游戏,我不想掺和,就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了。

  突然,身边就多了一个人:“姐姐今天不喝酒了吗?”

  我不想来聚会本来就是因为他,现在他居然还让我喝酒?

  “我喝不喝酒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景说:“不喝酒好,姐姐喝了酒太招人,只让我看见就好了。”

  我手指都蜷起来了:“你说话都不会觉得羞耻的吗?”

  顾景低声说:“第一次追人没什么经验,姐姐体谅一下,不然,姐姐教教我怎么跟你说话你才会喜欢我?”

  我听到这里真的有点儿忍不住了:“开什么玩笑,能跟人玩儿一夜情的,你第一次追人?弟弟,爱玩儿就爱玩儿,不要装纯好吗?”

  他愣了一下。

  我看他的样子像是被我这无情的话唬住了,确实,这话说的有点儿重了。

  我看他愣了一下,而后却突然笑了起来,我一整个莫名其妙。

  我话说这么重,他还能笑出来?

  他却笑着说:“原来你还想过我是不是花心渣男,是不是常常跟人一夜情?你这是在衡量我是不是值得交往?怕我只是玩玩儿?”

  我感觉自己‘哄’的一下脸都红了:“我没有想!”

  他低头凑过来:“嗯?没想吗?可你刚才的话,就是这个意思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