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无间王朝! > 第三十三章 扑朔迷离

第三十三章 扑朔迷离

  吴文钟卫所的任务分配登记簿是杨师爷掌管的,岚风仅凭一身总旗的着装,依旧还是需要亮出御赐金牌来,才能让杨师爷放低长在头顶上的眼睛,然后就是特别殷勤的去找登记簿。

  岚风他们有了在方师爷那里的经验,就往前推了几页,看看前面有什么本该接手潭王连环自焚案,却被莫名其妙调开的人,翻开一看果然是有。

  因为任务分配登记簿只有寥寥数笔,于是岚风向杨师爷问道:“像潭王这种案子,你们卫所第一个应该接手的人,杨师爷你觉得会是谁呢?”

  杨师爷思索了片刻,道:“这种案子第一个接手的应该是王聪王百户,但他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因病请了半月的假,所以就指望不上他了。”

  岚风继续追问道:“有说是什么病吗?”

  杨师爷答道:“没有。”

  管长继调侃道:“王百户这人一向好吃,莫非是吃坏了肚子,所以才突然告假的吧!”因为当年管长继是王聪的同侪,所以他对王聪好吃的陋习有些了解。

  单青反驳道:“吃坏肚子也不用请半月的假啊?”

  岚风没有理会管长继他们的争论,继续向杨师爷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有告假登记吗?”

  “有,有告假登记。”杨师爷翻出锦衣卫的告假登记簿:“五月二十三告的假,连续告假了半个月。”

  “比吴文钟接手潭王案早八日。”岚风推算了一下日子,然后问道:“还有其他人吗?杨师爷。”

  杨师爷回答道:“还有一个陆安陆百户,不过他因为父亲意外过世,所以回家守孝去了。”

  “意外去世。”岚风有些诧异道:“是什么意外夺走老爷子性命的,事情可有蹊跷之处?”

  杨师爷絮叨道:“说蹊跷嘛!也不算蹊跷,说不蹊跷嘛!又有些蹊跷。”

  单青见杨师爷如此吊人胃口,急道:“到底怎么了?”

  杨师爷立即回答道:“陆百户与人无冤无仇,竟然有人把陆老爷子给活活打死了,而且还让那人给逃了,你说我们锦衣卫的百户有谁敢如此招惹?我看那人的全家都活得不耐烦了。”

  岚风没想到对方下手如此狠毒,竟然闹出人命来了,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五月二十。”杨师爷淡淡的道:“那天陆百户悲痛欲绝的背影,我记得清清楚楚。”

  “还有一个问题。”还有一个疑惑萦绕在岚风心中,期待着杨师爷的解答。

  杨师爷抱拳道:“上差请问。”

  岚风缓缓的说道:“潭王是四月十八出的事,而孙副千户是四月二十八出的事,为何吴文钟要等到六月初一才开始接手调查?”

  杨师爷有条有理的回答道:“是这样的,案子刚派发到我们卫所时,所有的百户大人都借故推托,最后还是等到吴百户从南海回来,才找到人接手此案。毕竟这是皇室的案子,前面又搭进去了一个孙副千户,只有不怕死的人才敢接手。”

  “明白了,多谢杨师爷。”岚风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准备起身要走。

  “上差不必客气。”杨师爷起身恭送道:“卑职恭送上差。”

  岚风他们出来之后,沈七淡淡道:“似乎吴文钟这里跟孙儒那里,用的招数都差不多。”

  “嗯,没错。”岚风点了点头道:“把所有可能被指派去接手潭王案的人,千方百计的排除掉,然后剩下的就是幕后真凶,所需要的人了。”

  管长继细思极恐道:“此人应该对我们锦衣卫内部非常熟悉,才能如此精确无误的排除掉每一个人。”

  单青接过话来说道:“是啊!搞不好锦衣卫内部有奸细。”

  “对锦衣卫内部了如指掌那是肯定的,但有没有奸细此时做出定论还为时尚早。”岚风谨慎的推断道:“此案制造的谣言是针对长孙殿下的,能从中获益的人有很多,而且牵连甚广,倘若处置不当,引发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错!”沈七顺着岚风的思路分析道:“利高者嫌疑最大,王侯将相皆有参与的动机,乃至敌国北元,和东洋的倭寇。”

  “但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查明真相,戳破谣言,其他的暂且放在一边。查锦衣卫内部有没有奸细的事情,如无必要,可不必去徒增麻烦,毕竟三日的时限本就不多。”岚风再次重申此次的首要目的,然后他指出下一步动作,道:“接下来就去能无忌那边看看能查出什么古怪来吧!”

  “是。”

  单青他们立即随岚风去能无忌那边追查线索了。

  能无忌卫所的师爷是梁昭霖,这次岚风他没有亮出御赐的金牌来,就顺利拿到任务分配登记簿了,梁师爷很热情随和,不像之前那些人一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

  不过,也许是梁师爷早就知道了岚风有皇命在身,所以一改往日的常态;总之岚风他们没有像之前那样受人冷眼,亮出金牌后,又有令人不适的奉承。

  岚风翻开任务分配登记簿,找到了能无忌任务分配的那一页,记录的内容也是跟潭王连环自焚案卷宗上的内容一模一样。岚风又往前翻了几页,却没有找到像之前那样,某某优先接手此案的记录。

  于是岚风向梁师爷问道:“潭王的案子推来推去,被推到你们卫所,像这种案子第一个应该接手的人,梁师爷你觉得会是谁呢?”

  梁师爷思索了一下:“接手此案的人选有很多,不过还没轮到他们,能百户就自己主动出来接手了这个案子。”

  跟之前那两个人的完全不一样了,岚风惊诧道:“什么?是能无忌自己主动出来接手此案的?”

  “对。”梁师爷点了点头,道:“潭王的案子传到我们卫所没多久,能百户就主动去向李千户请缨接手此案。李千户见其他人都不太愿意接管,所以此案就让能百户接手了。”

  岚风仍有些不相信,向梁师爷进一步确认道:“你知不知道能无忌为何主动请缨,接手一个如此吃力不讨好,而且还有性命之忧的案子?他不是刚成亲不久吗?”

  这是能无忌自己的决定,梁师爷也无从得知,于是回答道:“这个卑职也不清楚,这都是他自己的意愿。”

  “好的,梁师爷。”岚风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线索,有些不甘心,淡淡的道:“我在看看。”

  梁师爷躬身道:“是,上差。”

  岚风又往前翻了好几页,看到一条关于能无忌的任务分配记录,岚风指着这条记录问道:“梁师爷,能无忌在此之前,不是还有一个被指派去杭州的差事吗?为何他没有接手这个案子,你可知是什么原因?”

  “哦,我想起来了。”梁师爷拍了一下大腿道:“杭州那个案子是转给范华范百户接手了,范百户之前不知因为什么缘由,急着告假要回杭州老家,而李千户也不知为何就安排他接手此案了。”

  “梁师爷,李千户可在镇抚司内。”岚风想直接询问李千户,看看其中有何缘由。

  梁师爷摇了摇头道:“呃,此刻李千户在南方办案,短时间内恐怕是回不来了。”

  “好吧!”岚风顿了顿,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问道:“那范百户他应该是第一个要去接手潭王案的人吗?”

  “我想想。”梁师爷摸了摸后脑勺:“差不多吧!就算不是第一个,也应该是前三个。”

  岚风又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问道:“梁师爷,你是否知晓范百户与能百户他们在私下互相交换了案子?”

  “这个卑职就不清楚了。”梁师爷不敢妄加猜测,敷衍道:“卑职只是记录任务分配,然后整理归档,他们在暗中交换,没有明说的话,卑职也无从得知。”

  “知道了。”岚风见梁师爷在打太极了,想来也问不出更多有用的东西了,抱拳道:“多谢梁师爷。”

  梁师爷回礼道:“上差客气了。”

  从梁师爷那里出来后,管长继说出自己的猜想道:“能无忌刚刚新婚,与妻子缠缠绵绵、难舍难分;范百户不知因何,归心似箭。他们俩很有可能在私下互相交换了案子。”

  沈七相信证据确凿,淡淡道:“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还没有证实。”

  “的确。”岚风有条不紊的列举道:“戳破潭王案引发的谣言有两大难点:其一,证明孙儒、吴文钟、能无忌相继自焚不是巧合,而是有预谋、有准备,被人操控的,朱孙无能四个字就是居心叵测之人,编造的弥天大谎;其二,就是找出孙儒他们为何会突然自焚的原因?第一条,我们已经找到了许多蛛丝马迹,只要找出更确凿的证据,就可以证实我们的推测;然而,第二条却暂时还没有任何的头绪。”

  “总旗。”单青向岚风问道:“那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呢?”

  岚风沉吟了片刻,道:“分头行动,单青你去调查一下马千户被停职的真正原因,还有丁益甲丁千户,看看他们从潭王案中被排除在外的过程里,能不能找到一些确凿的证据来,证实他们是被人操控的。”

  单青抱拳道:“是,总旗,单青定不辱命!”

  岚风转向管长继说道:“继叔你去调查一下陆百户父亲的死因,和王百户一连告假半月的真正原因,看看他们从潭王案中被排除在外的过程里,能不能找到一点确凿的证据来,证实其中是有人操控的。”

  管长继抱拳道:“是,总旗,管长继定不辱命!”

  岚风转向沈七说道:“沈七你去杭州查问一下范百户,问问他与能无忌到底有没有暗中交换案子,还有他是因何如此着急的回老家杭州,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一点确凿的证据来,证实他们所有人都是被人操控的。”

  “是,总旗。”沈七回应道:“快马由应天府到杭州,一去一回用不了多久。”

  “嗯。”岚风知道沈七的母亲有邻居照顾,所以也不再为他担心了,继续说道:“而我则去破解孙儒、吴文钟、能无忌他们三人,为何会突然自焚的谜题?离皇上给的时间还剩两天了,两日后在我们卫所碰面。”

  “是。”

  天色已晚,他们各自散去了,沈七、单青、管长继他们要查的线索还比较清晰,只要找到一点证据,就可以证明潭王案被指派接手的人都是被操控的,是一场彻彻底底的阴谋。而岚风要找的证据,还不知道是什么?根本无处着手;而且对于他们三人自焚的动机,也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岚风绞尽了脑汁却还是一筹莫展。

  岚风刚长舒一口气,眉头就又开始紧锁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