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兽世狂宠:嫁给糙汉首领后我多胎了 > 第47章 我为什么要给你治

第47章 我为什么要给你治

  安宁推门进入木屋,就见一屋子都被炎昊砸了个乱七八糟!

  炎屏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炎昊的腿,一边哭一边哀求道:“昊!你救救我,救救我吧!我真的要死了!我真的中了蛇毒!是真的!”

  “滚!你说自己被毒蛇咬了,却把兽血藏在床头,你当我傻!你给我滚开!炎虎部落容不下你这样的雌性,我现在就去告诉阿母把你赶出部落!”

  炎昊怒目圆睁,双拳紧握,触手可及的东西全被他砸了个稀巴烂,怒声低吼。

  “昊!”

  站在门口的程安宁轻唤了一声。声音不高,却让暴怒的炎昊瞬间安静下来。

  “安宁!”

  炎昊回头望向程安宁,脸上当即出现一抹焦虑,他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开炎屏,奔向程安宁。

  “安宁,你怎么来了?我和炎屏什么也没做,你相信我!”

  炎昊一把握住安宁,焦急的解释,生怕安宁产生什么误会。

  “我相信你,你别急,瞧,额头都冒汗了,你还好吗?”

  程安宁微笑的安抚着,然后踮脚给炎昊擦了擦汗额头渗出的汗。

  “我没事,我还好。”

  其实此刻的炎昊一点都不好,兽血让他体内血液沸腾,几乎压制不住。要不是那兽血不新鲜,散发着一股腐臭味,他怕是早已经控制不住随便抓个雌性,交配了。

  “没事就好,你先回家等我好吗?我给你烧好了热水,你回家洗漱一下,炎屏交给我,我帮她解了蛇毒,就回去找你。”

  程安宁用微凉的小手贴了贴炎昊发烫的脸庞,让炎昊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安宁,你别管她,她根本是骗人的!她放了兽血在屋里,想引我发情,不过你放心,我还能管住我自己,我答应过你,就绝对不会再找其他雌性!”

  炎昊压制着体内的热浪,力持冷静的回答。

  “昊,我知道你做的到。你先回家,我很快回去陪你,好吗?”

  程安宁拍了拍他明显比平常热烫许多的手掌,再次安抚到。

  “好,安宁,我听你的,我现在就回去。”

  炎昊也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得赶紧回家,片刻都不能在外头待了。

  他狠狠瞪了眼地上的炎屏,这才转身大步离开了。

  炎昊走后,躲在门外的炎枝才敢进来,一进门看到满地狼藉和拖着一条乌青的腿跌坐在地上的炎屏,脸色都吓白了!

  “屏,你怎么了?你的腿……你不是说你找的是没毒的蛇吗?你怎么会中毒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炎枝,快去找申巫医!让他来救我!快去啊!我不想!”

  炎屏脸色发白,嘴唇青紫,神智都有些不清了。她当然是因为中了蛇毒的缘故。

  不过炎屏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中毒,是因为安宁在她抓来的那条无毒的蛇牙上抹了适量的毒液。

  对常年行走于山林之中的程安宁来说,各类危险的丛林生物她都知之甚详,更知道如何规避危险。

  她的背包里不仅常备蛇毒血清,实验室里也存放着很多种蛇毒毒液。程安宁收集这些毒液不过是为了研究毒蛇,好在丛林采集时及时规避危险,不过这回倒是帮她反击了这个坏心的炎屏。

  当然,她给炎屏下的毒极少,并不会致命,但是教训她足够了。

  炎枝看到炎屏的模样,也是吓得六神无主,忍不住眼泪汪汪的回道:“炎屏,申巫医傍晚时被原羚部落请去帮忙给族人看病,这会儿还没有回来!怎么办?”

  “什么?”

  炎屏一听,原本苍白的脸更白了,她低吼一声,使劲推着炎枝道:“快去!快去把他给我找回来!炎枝你快去,叫人去原羚部落,立刻找回来!”

  “好好,我现在就去!你撑着点!”

  炎枝害怕的抹了把泪,就要转身去找人。

  可是这时程安宁却开口了。

  “炎枝,你不用去了!炎屏这种蛇毒我能治好。”

  炎枝一听,当即一阵惊喜,忙伸手抓住安宁道:“真的?安宁你真是我们部落最聪明最出色的雌性!你快帮炎屏治病吧,不然她真的会死掉的!”

  而此时,跌坐在地的炎屏,也是欣喜若狂的望向程安宁,急急道:“安宁,你能治好我吗?快救我,我不想死!”

  程安宁抬手推开炎枝,冷着脸看向炎屏道:“我是能治,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治?你和炎枝,还有其他雌性串通起来,暗中在我的饭菜里下药,让我的身体出了问题,卧病在床,你有什么脸让我给你治病?”

  “你,你胡说!我才没有!是你冤枉我,我根本没有做这样的事!”

  炎屏哪里肯承认,虽然心里十分震惊安宁居然什么都知道,但她绝不会承认!因为承认了,就等着她的就是被赶出部落的惩罚!

  而被推开的炎枝,此刻脸色也是大变。她也没料到安宁居然什么都知道!

  想到安宁一旦跟首领报告了这件事,自己可能会有的下场,炎枝就一阵双腿发颤!

  “不承认没关系,我可以找出更多的证据证明你做过的事!你用一种淡绿色的果子挤压出的果汁混在我的食物里,让我每日头晕无力,提不起精神。

  你为了做炎昊的雌性,挑唆其他雌性和你一起给我下药,真是可恶至极!

  你让炎一帮你抓蛇,故意假装受伤,等炎昊过来再用兽血刺激他发情,然后你让炎枝把我引过来,企图利用这件事让我和炎昊闹翻,你还不承认,还不知错?你是不是要我把你做的事告诉炎昊,告诉炎寰阿母你才甘心?”

  炎屏和炎枝一听,脸色当即刷白。 他们做过的事安宁居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怎么可能?安宁是神吗?

  炎枝当即吓得什么也不顾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安宁面前,拽着她的手道:“安宁!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是炎屏她说这样做就可以让我们成为首领的雌性,所以我才帮她给你下药的!

  安宁,我求你千万不要告诉首领!不然首领会把我赶出部落去的!安宁,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你抢首领了!求你不要告诉首领!”

  程安宁看了眼跪地哀求的炎枝,没有理会,转而走到炎屏面前,问道:“炎屏,你知错吗?”

  要不是她一早洞悉炎屏的诡计,悄悄在兽血里加了些能发出臭味的化学药剂,怕是炎昊早就被激发的犯错了!

  “我……”

  炎屏咬了咬牙,却没说出什么。

  她觉得自己这样害安宁,安宁一定不会放过她!她一定会趁机告诉炎昊,把她赶出部落。

  她中了毒,再被赶出部落,必死无疑!想到此,炎屏心里一阵悲愤,没想到白忙一场,到最后竟然害了自己。

  她好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