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当太子 > 第二十五章 激战楚雄

第二十五章 激战楚雄

  李定国立刻冷冷下令道:“大军立刻做好战斗准备!”

  “咚咚咚”

  低沉的鼓声在明军军队上空回荡,隆隆的战鼓声敲响,两万骑兵勒紧了缰绳随时准备出击,一万弓弩手列阵成三排,刷地举起了长弓和军弩,箭尖斜指向鞑子,严阵以待。

  他们期待鞑子骑兵首先发动攻击,使他们弓箭能够发挥威力。三万步卒缓缓举起长矛,大战一触即发。

  乌云再一次闭合,阳光消失了,阴沉的乌云下,明军列成了倒三角军阵,旌旗飘展,盔甲鲜明,长矛形成一片锐利的森林,阴沉的天地之间充满杀气,足以令任何一个对手胆寒。

  为首的鞑子将领高举手中的弯刀,“杀!”

  鞑子骑兵的攻势瞬间发动了,五千骑兵催动战马,铺天盖地地向明军杀去,呐喊声吼叫声马蹄奔腾声,响彻了旷野。

  明军大阵依然保持着安静,李定国注视着远方千军万马席卷而来,五千鞑子骑兵如汹涌的波涛,在旷野里起伏奔腾,李定国眼中也露出了冰冷的笑意。

  他的右手高高扬起,大吼一声:“火炮,发射。火铳射击。”

  站立在红衣大炮旁的明军士兵举起火把,点燃火绳,“滋滋滋”火绳快速燃烧……

  “轰轰轰。”数十门红衣大炮发出怒吼,一颗颗铁制弹丸飞出炮膛,迎面朝鞑子的骑兵砸去,数十名鞑子骑兵被炮弹击中,一个个从马背上手舞足蹈地倒飞出去,有的摔在地上,眨眼间便被奔涌而来的马蹄踩成肉泥,有点砸在后面的鞑子骑兵身上,两个人一起摔了下去。

  个别倒霉蛋被炮弹直接击中脑袋,脑浆崩裂,变成一具无头尸体,从马背上跌落尘埃。

  蹄声如雷,鞑子骑兵丝毫不理会身边已经阵亡的同伴,他们策马狂奔,越奔距离明军越近,他们仿佛已疯狂了,每个的脸庞变得异常狰狞,战刀在他们头顶上闪亮,马蹄下黄尘滚滚,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这时,三百毛瑟步枪手也都端起步枪瞄准马背上的鞑子扣动扳机,“叭叭叭”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过,数十名飞奔中的鞑子一头栽下马来。

  拉动枪栓,退出弹壳,压上子弹,扣动扳机,周而复始。每一阵枪声响起,就有数十名鞑子中弹栽下战马。

  炮声隆隆,枪声阵阵,鞑子的骑兵队伍中血肉横飞,人仰马翻,但他们好像是输掉筹码的赌徒,不管不顾冒着枪林弹雨亡命冲锋。眨眼间,他们的前锋骑兵离明军已不足两百步。

  “弩箭发射,弓兵准备!”

  李定国果断下令,放箭的命令鼓声沉闷,在每一个明军士兵心中敲响。

  明军一万人的箭阵瞬间发动,第一排的两千具弩弓同时发射,一片密集的箭雨腾空而起,在空中形成一片长长的黑色箭云,瞬间变成了黑点。铺天盖地地向鞑子骑兵迎头射去。

  弩军共有六千人,他们分为三排,用三段射轮番射击,第一排射完,后退拉弦上箭,第二排的弩兵已经射出弩箭。第三排弩兵斜举军弩,箭尖呈四十五度角向上,当第三排的弩箭射出时,第一排已装箭完毕,周而复始,轮番射击。

  紧接着,四千名弓手开始发射,由于弓箭的射程较近,所以他们属于近程射击,杀伤距离在百步内,但弓手用的箭,箭身沉重,下坠力更强,杀伤力更大。

  鞑子骑兵在飞奔中纷纷举起盾牌,但明军的弩箭力道强劲,普通的盾牌根本抵挡不住。

  尤其是从空中抛射而来的重箭,箭矢下降时更带有自身的重力,使鞑子骑兵的木盾牌成了摆设。

  力道强劲而沉重的透甲弩箭和重箭洞穿了骑兵的盾牌,射穿了棉甲,骑兵纷纷中箭落马,惨叫声、哀嚎声响彻旷野。

  随即第二波、第三波弩箭和弓箭手射出的长箭如雨点般呼啸而来,密集得让人透不过气,长箭嗤嗤落下,射穿了盾牌,射穿了敌军的脸庞和胸膛。

  这些鞑子骑兵仿佛是被暴风骤雨摧残的庄稼,一片片倒下,血光四溅,一个个哀嚎中悲惨死去。

  鞑子的士气急剧消亡,他们有人往左右一看,顿时吓的亡魂皆冒,刚才还密密麻麻的同伴,这时已开变得稀稀落落,他们开始动摇了,有的拉住飞奔的战马,调转马头朝后奔去。

  鞑子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明军强大的箭阵一连射出四轮近四万支箭,还有红衣大炮的猛烈炮击,毛瑟步枪手的排枪,五千鞑子骑兵在短短的时间内伤亡超过三千五百人。

  侥幸从箭阵、弹雨中逃出的鞑子都统,他见自己的骑兵死伤惨重,心中大痛,急对左右亲兵大吼道:“撤军,撤军。”说着话,调转马头,没命的往后跑,他这一跑,剩下的鞑子骑兵瞬间崩溃,哇哇大叫着四散奔逃。

  李定国嘶吼道:“骑兵出击。”

  二万明军骑兵立刻发动,一时间,万马奔腾,追着鞑子骑兵的屁股掩杀过去,鞑子的都统策马跑进城门,连连对保守城门的鞑子吼道:“关城门,快关城门。”

  这些鞑子顿时犹豫起来,因为城外还有数百鞑子骑兵没有进城,鞑子都统气的哇哇大叫,一刀砍翻了一名犹豫不决的鞑子,等着血红的眼睛大骂,道:“踏马的,快给老子关城门,都不想活了吗?”

  城门洞里的鞑子受了惊吓,开始七手八脚地推动城门,准备把城门关上,由于城门沉重,不是一句话就能关上的,正策马亡命向城中逃的鞑子,见城门“咯吱吱”作响,马上就要关上了。

  一个个眼睛充血,有个好不容易冲进城门的鞑子,挥起手中的弯刀,一刀把一名正在关城门的鞑子砍成两半,他像发了疯一般,把挡在他马前的鞑子一刀刀斩杀。

  后面冲进城门的鞑子也挥动弯刀,杀出一条血路往城中飞奔。把守城门的鞑子“妈呀!”一声喊,四散奔逃,躲避这些杀红了眼的鞑子骑兵。

  不过,最终这些鞑子也没有全部进城,后面的明军骑兵就杀进城中,“嗒嗒嗒”急促的马蹄声中,一队又一队的明军骑兵冲进楚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