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十九章 搀扶

第十九章 搀扶

  二十分钟的早读时间,苏小雪为了让沈梦歆答应她的请求,可谓是磨尽了嘴皮子,好在最后沈梦歆还是答应了她。两人从作为同桌的第一天开始直到现在,无论苏小雪期间向沈梦歆提出什么请求,沈梦歆都会尽力的去答应她,反正就是没有一次让同桌苏小雪失望过。要不然也不会在夜寒觉刚来学校的第一天,沈梦歆就跑去跟夜寒觉组团吃饭。再这位已稍微是美人胚子的班长沈梦歆的心目中,她显得很宠溺她的同桌苏小雪,也可以说是格外的珍惜她们两人之间的友谊,以至于无论苏小雪提出什么请求,她都会尽力的去完成,就是不想她们之间的友谊走向破裂的局面。

  早读过后的课余时间三班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身材饱满,身上描画的凹凸曲线也格外分明,同时脸上容貌还很美丽,宛如是一朵娇艳的玫瑰,忍不住让人食指大动。她的到来直接引起校内许多男同学眼中炽热的目光,恨不得现在可以冲过去将这多娇艳的玫瑰揽入怀中。

  只不过玫瑰虽美,身上却也长满了尖锐的刺。她美丽的容貌上虽说没有透露出一股所谓的生人勿近,但浑身上下却也充斥着一股所谓的御姐的风范,让人忍不住会怀疑自己驾驭不驾驭的了这朵玫瑰。如今校内可是已经有人向她表白了七次也还都没有成功,现如今如果有人想要上前去跟她搭个讪的话恐怕也得要掂量掂量自己身上到底有多少斤斤两,否则只会再徒增一则惹人讥笑的笑话罢了。

  唐思雨没有理会那些在她身上四处游走的目光,心中泛起了冷笑,再她看来,那些只有贼心却没有贼胆的学弟还比不上那个一连跟她表白七次的楚辞。至少人家还有勇气跟她表白,只不过是没有成功罢了!

  很快三班教室内匆匆走出了沈梦歆。见到唐思雨后,沈梦歆连忙对她打了声招呼,唐思雨也仅仅只是稍微点头便表示应付过去,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过多的热络,只是像寻常的师姐妹一样。唐思雨看着沈梦歆突然道:“寒觉现在在班级里吗?因为接下来的事可能要他的出力。”沈梦歆微微一愣,随即也没有多说什么,很是听话的回到班级然后叫着夜寒觉一起走出教室。

  虽说夜寒觉昨天才刚刚加入小提琴社团,时日还比较短,但是这项社团活动还就非他不可了!也不知他会不会答应?

  唐思雨所在的小提琴社团在校内可以说是所谓的老社团,甚至还有可能比老社团还老。虽说是老社团,但是小提琴社团在校内经常都不会有隔三差五的就举行社团活动的这种行经,在外人看来这就是所谓的低调,但是小提琴社团在内的寥寥几名团友有苦自知,不是他们不想举行社团活动,而是他们社团加入的团员人数有点……少!这才是导致他们几乎都不会在校内举行小提琴社团的活动的根本原因。

  如今这不是有两位新人的加入吗,团长唐思雨就与其余三名团员讨论了一下,决定在这一届举行一场他们小提琴社团不知继多少年前的那场社团活动后的第一次社团活动,而参赛的人数知钦定有两人,这两人就不用说了当然是这一届新加入小提琴社团的沈梦歆和夜寒觉。

  当唐思雨讲明要把举行这一场社团活动要由他们两人去完成时,沈梦歆和夜寒觉都明显愣了一下,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吃惊的神情。

  沈梦歆瞬间脸颊通红,脑海中不由浮现苏小雪的人影。如果到时候小雪误会了的话……

  夜寒觉面露沉吟,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思雨静静的等待着他们两人的回复。夜寒觉想了一会儿后他转头望向自己身旁早就心有所属的沈梦歆,之后就又把头转正望向唐思雨道:“师姐,我觉得我和班长不适合再一起上台举行活动表演,不如叫一名师姐上台来跟我进行表演怎么样?”

  之前看到自己说完话之后两人脸上的神情,唐思雨就有一种要让他们两人一起上台表演演奏基本上是要死翘翘的感觉,果然就在夜寒觉说出这一段话之时,唐思雨的脸上没有浮现出一丝惊讶的神情,好像提前就知道。她直接干脆的问夜寒觉道:“那你说我们四人中要让我们那一个人跟你进行'手拉'?”

  看着唐思雨那漂亮的瞳孔,夜寒觉顿时有一种不知如何回答她的感觉。夜寒觉只得嘻嘻一笑:“这种事情当然是得诸位师姐一起商量才对啊!反正四位师姐无论哪一个上台来跟我进行手拉的话我都很愿意。”

  唐思雨忽然嘴角流露出一丝戏谑:“照你这么一说的话,那么你就是嫌弃我们的小梦歆不如我们漂亮,所以才不愿跟她进行上台手拉的是不是?”

  夜寒觉顿时满头黑线,连忙干笑一声:“这怎么可能啊师姐,其实我是怕班长瞧不上我而已,所以率先先把话挑明了而已,是不是啊班长?”

  沈梦歆闻言笑吟吟的道:“寒觉,我可是没有瞧不上你的意思,你如果嫌弃我这个班长的话你是可以直说的吗。”

  夜寒觉瞪大双眸的望向沈梦歆,看到沈梦歆不仅再隔岸观火,而且还有意的再添上一桶热油,有种想要让这把火燃烧的越大的感觉。

  唐思雨直接下达指令:“我现在以团长的身份命令你,鉴于团员夜寒觉的三观不正,所以特让他写一篇不少于一千字的检讨信来改正自己,三日后上交,不知你有没有意见?”夜寒觉目瞪口呆,随后他连忙道:“有,团长我抗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里惹到了这位小提琴社团的团长?居然会对他进行公报私仇,这……这简直是可耻啊!

  反观一旁的沈梦歆对于夜寒觉的遭遇只是笑眯眯,并没有拯救于夜寒觉与水火之中的意思,这个班长可谓是“尽职尽责”。

  “五日之后就在学校后方的那片槐树林进行,至于的时候参赛的是哪一位师姐,我差不多明日就可以跟你回复。”夜寒觉连忙点头,随后嬉皮笑脸的对着唐思雨道:“师姐,念在我刚进社团没多久,你就大发慈悲,免了我那一千多字的检讨书吧!”

  唐思雨只是撇了夜寒觉一眼,然后转身丢下两个字:“休想!”

  面对一旁幸灾乐祸的班长沈梦歆,夜寒觉狠狠的瞪了其一眼,然后走回教室,脑海中正为了那一千多字而发愁。沈梦歆笑着跟在夜寒觉身后,一起走回教室。

  刚要返回高三教学楼的唐思雨忽然停下脚步,只因为她看到了楚辞。

  楚辞望着唐思雨,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溺,尽管她现在还不是他的女朋友,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她真挚的爱。

  对于楚辞的行为举动,唐思雨又怎会不知晓楚辞对于自己的爱?只不过她现在没有精力接受而已。对此她刚到很抱歉。他开始迈开步伐,一步,两步……她轻轻的略过他的身躯,带过一阵香风拂面。

  楚辞忽然做了一个动作,一个让他往后余生一想起就会咧嘴一笑的动作。只见楚辞他猛的转过身,然后一手猛的抓住正在向前走去的唐思雨的手腕。

  他没有问第七次表白失败到底是为什么,而是开口说了一句:“下午五点,我在林子里等你。”随后他没有等唐思雨拒绝与否,他直接果断的转身离开,尽显英雄气概!

  唐思雨原地愣了一会,随后点头,细声说了一句:“说清楚也好。”

  “寒觉,我想问你一件事好吗?”正在认真思索检讨文内容的夜寒觉忽然被某人打断,夜寒觉头都没抬便猜出那人是谁:“班长,你是又来看我笑话的吗?”沈梦歆不知该如何说话,也不知如何能让夜寒觉答应,可自己已经答应了苏小雪,现在又陷入这种尴尬的两难境地,更何况这种境地可是有她的推波助燃的,现在的沈梦歆说不后悔肯定是假的。

  见沈梦歆迟迟没有答话,夜寒觉抬头望了沈梦歆一眼,看着这个心不在焉的班长,他直接起身就往她的额上弹了一指:“想什么呢?你不是有事吗?有事的话就快说啊,我可还要写完的那一千字的检讨信呢。”

  沈梦歆幽怨的瞪了夜寒觉一眼,也没有立即就提出问题,而是反问道:“寒觉你会答应吗?”夜寒觉直接再一指弹在了她的额上:“你没问我怎么可能决定是否答应你?”

  沈梦歆揉着额头开口道:“其实就是一件小事,就是今天是小雪的生日,她想邀请你和北堂一起去参加她的生日会,然后叫我来询问你一下。”

  听着沈梦歆的话,夜寒觉瞳孔深深的望着沈梦歆,想了一下然后开口道:“班长这是你的主意还是小雪的主意?”

  沈梦歆顿时疑惑的望向夜寒觉:“这有什么关系?这还用想,当然是小雪的主意啊,这个生日会又不是我的生日会。”

  随后她便看见夜寒觉满意的点点头,他又继续开口问道:“班长你是不是答应了小雪的请求然后来我这当说客?”沈梦歆再一次疑惑的点头。

  夜寒觉笑眯眯神情不善的望着这名班长:“班长,那如果我要是不去的话那你是不是就是失信于小雪?”沈梦歆内心顿时浮现出一副不详的预感。

  沈梦歆而后又听见夜寒觉道:“所以班长咱们现在是不是该来谈一下条件?”后知后觉的沈梦歆顿时瞪着夜寒觉,夜寒觉只是又在她的额上弹了一指。

  沈梦歆揉着被夜寒觉三次都弹在同一个地方的一处额上,顿时有些泄气:“那么你的条件是什么?”看到沈梦歆已经妥协的样子,夜寒觉还是觉得再刺一刺她,当下脸上就有些愁眉苦脸的道:“唉,也不知道这一千多字的检讨文要怎么写?”他的言下之意已经到了不能再明显的地步。

  沈梦歆顿时的目瞪口呆,夜寒觉还轻佻的向沈梦歆挑了一下眉。

  上课铃刚好在这一刹那想起,过了一会儿目送着沈梦歆的背影,夜寒觉只感觉满脸的舒适,沈梦歆再回到座位前时伸出一条手臂,然后重重的向着夜寒觉的那个方向竖起了一根中指。

  夜寒觉直接无视了那一根中指,坐会座位拿起这一节课的课本。

  沈梦歆刚回到座位,苏小雪就一脸着急的问道:“怎么样了梦歆?寒觉答没答应?”沈梦歆直接委屈满满:“他…他就是个无赖!”苏小雪干脆傻眼了,这到底是闹得哪一出?

  “他答应了,不过他说要带上北堂一起去。”委屈满满的沈梦歆道,苏小雪闻言顿时豪迈的大手一挥:“没问题,这都是小事。”沈梦歆闻言内心悄悄松了一口气。

  ——————

  时间转瞬而逝,下午时侯的五点,整片槐树林里透露出一股寂静,只有微风细细拂过落叶的声音。林内站着有一道身影,因为此时还是在上课的过程中,也不知这一道身影是怎么偷跑出来的。

  他正在等待着一个人,等待着一个让他内心深爱的人。

  由于唐思雨是一名所谓的艺考生,再者到了高三,在一中的老师教学制度里,基本上都是让高三的每一名学生进行自习课。从第一天拉小提琴起,唐思雨就注定是那个可以视成绩于无物的人,人家可是艺考生,只有通过艺考生的要求,就一定是有大学可以上的。

  高三的某一间教室内,唐思雨扫了眼整间安静无比的教室,教室里只有一个教师坐在台上目光巡视着下方,台下的五十多名学生则人人都是目光低垂,全都在奋笔疾书,以至于当他们低下头时,根本都是看不见他们的头的,因为再所有人的桌上面前,都重重的摆放有两堆高高的学习书籍。教室内只听见有钢笔划过纸张时的“刷刷”声不绝于耳。

  唐思雨抬臂看了眼佩戴在手上的一个手表,然后就很是干脆的站起身,拿起放在她脚边的一把小提琴就往教室外走去。台上的那名教师只是看了沈梦歆一眼就又继续巡视着台下的五十多名学生,毕竟对于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学校对于艺考生的存在一直都是很宽宥的,学校的校规里有着明文规定:校方允许校内所有的艺考学生可在每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不用到班上课。

  之所以校方对待艺考生这么宽宥,是因为全校所有的艺考生加起来的人数还没有达到破百,这可是一个十分尴尬的数字!一些较差的高中艺考生最不济也都有百多号人,更别提那些较好的高中了。学校艺考生人数少是一个原因,但其实还有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学校的艺考生要考得是主要是才艺方面,对于所谓的笔墨考试,基本上是可有可无的。

  很快,槐树林内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楚辞坐在一棵槐树的树墩下,双眼失神,脸色透露出一股微微的发白。

  唐思雨来到楚辞的跟前,看着这个本该朝气蓬勃脸上总带满嘻嘻哈哈的少年,眼神也微微失神。

  坐在地上树墩下的楚辞回过神来,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朝朝暮暮所想的女子,此时唐思雨也正在望着他,眼神还在失神。

  一个念头在楚辞的内心里闪过,他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量,突然间猛的站起身,然后把眼前这个他内心日夜所想的人儿扑倒在地。

  这一番变故委实太过出乎唐思雨的意料,她没有想到楚辞会在瞬息之间把她扑倒在地,以至于在被扑倒之后唐思雨没有立即做出相对的反应,而是再一次失神了差不多一两秒钟。

  可这小小的一两秒钟已经足够做出一些事情,比如……一个吻。

  楚辞看着自己身下的唐思雨,看着她那天生就十分鲜红的红唇,他直接低头朝她那红唇吻去。整个过程就只发生在唐思雨失神的一两秒钟之内。

  等到唐思雨想要用力阻止时已经太晚了,楚辞的吻已经吻在了唐思雨的红唇上,而后舌头向唐思雨的红唇内进军。

  好在如今的槐树林里没人,不然指不定要发生什么混乱的场面!

  唐思雨双手用力想要推开楚辞,但随即两只手的手腕就被楚辞给扣住,然后直接固定在地上。进军的舌头也已攻破了唐思雨的牙齿,直接袭向唐思雨的口腔之内,之后瞬间就找到唐思雨的香舌。

  唐思雨挣扎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小,最后直接没有再继续挣扎。

  唐思雨很想推开楚辞,但楚辞身上浓厚的雄性荷尔蒙味道使她的呼吸逐渐变的有些困难,浑身上下也没有一处渐渐是不酸软无力的,等到楚辞放开了扣住唐思雨手腕上的手时,唐思雨也提不起一丝力气来阻挡楚辞的进攻,全身只能任由楚辞摆布。

  楚辞用一只手轻轻的帮唐思雨拂了拂脸上的杂乱的青丝,然后双手慢慢的向下方移动……

  扣子一粒粒被解开,随后发生了男女之间所谓的苟且之事。期间到了那最关键的一步时唐思雨不知从哪里来到气力竟然想要推开楚辞,但随即双手就又被楚辞给扣住。

  远处的教学楼时不时的传出一声声细微的朗朗读书声。

  不知不觉快要下课了,楚辞默默的帮着唐思雨整理衣裳。唐思雨一言不发,她的脸上泪眼婆娑,很明显刚才一定是有哭过的。她不明白她的第一次为什么会交代在这里。

  楚辞也同样安静的可怕,他居然把他内心爱的人给**了。

  突然,唐思雨对着楚辞就是一巴掌挥了过去,楚辞没有躲闪,一巴掌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脸上。

  楚辞看着唐思雨的眼睛,他的语气温柔的道:“如果你觉得还不解气的话你可以在打几巴掌,我不会躲的。”

  唐思雨闻言直接抬起手,然后再一巴掌打了过去,楚辞果真没有躲闪,再任由唐思雨一掌打在脸上。

  “这样有用吗?你个混蛋!”唐思雨眼眶中泪水又重新缓缓的流下脸颊。楚辞再一次沉默,忽然,他猛的将唐思雨紧抱在怀里,轻轻用唇轻吻着她洁白的额头,然后说了一声:“对不起!”

  唐思雨挣扎着想要离开楚辞的怀里,不过听到楚辞的那一声对不起之后,她的泪水直接止不住的喷涌流下,也没有再挣扎离开楚辞的怀抱。

  过了许久,唐思雨抬头望着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师弟脸蛋突然微红的开口道:“楚辞,你……会对我负责吗?”楚辞闻言一愣,随后很是温柔的道:“会的。”唐思雨没有再说什么,楚辞想了一下也开口道:“师姐,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唐思雨闻言没有抬头去堪楚辞,而是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楚辞刚才被她打过的脸颊呢喃着:“我还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楚辞轻轻的抓住唐思雨抚摸自己脸上的沁凉小手:“对,师姐,从今起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以后,请答应……嫁给我好吗?”

  躺在楚辞怀中的唐思雨缓缓的闭上眼睛,当脸颊却是有轻微的点了一下。

  随后两人整理了一下刚才激情过后略显褶皱的衣物,就想要走出槐树林时,唐思雨忽然脸蛋微红的用手拉住楚辞的手,声音微弱的道:“师弟,那里怎么办?”

  唐思雨说的意思自然是两人激情过后留下的痕迹。楚辞这会也就有些头疼了,不过随后他就拿起了放在书包里的水壶,就这么的冲洗起来。

  德云的下课铃刚一响,楚辞牵着唐思雨的手缓缓走出槐树林。

  唐思雨对着楚辞说了一声:“记得要保密,不可以让校内的师弟学妹们知晓。”楚辞闻言点点头,然后上前轻轻的将一个吻吻在了唐思雨的额上。唐思雨连忙羞涩推开楚辞,随后蹬了一眼眼中充满爱溺的楚辞道:“都已经下课了,这样下去会被人发现的。”

  楚辞站在原地,看着走出七八步远的唐思雨,他忽然道:“师姐,想要师弟搀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