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十七章 疑惑

第十七章 疑惑

  房门外,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并肩而站,里边的顾玉琴则笑吟吟的对着两人道:“阿姨明天还欢迎你们,希望你们俩明天还一起来。”外边的沈梦歆夜寒觉两人闻言皆都点头答应。此时外边站着的夜寒觉目光稍稍越过面前顾玉琴的身影,不过他并没有看见有顾北堂的身影,也就是说顾北堂此时应该还待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门内的顾玉琴似乎察觉到夜寒觉的目光,她的内心泛起微微苦笑。为什么呢?因为顾北堂啊,顾北堂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作为他的母亲,顾玉琴怎会不知道顾北堂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干什么,不过她一直没有干预顾北堂的所作所为。因为顾玉琴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这会让他们母子之间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隔阂,所以顾玉琴她一直装作她不知道顾北堂在房间里干什么,同样顾北堂在就知道顾玉琴,不过他也懒得去跟顾玉琴解释什么。这也可以算是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一个小秘密吧。

  “走了,寒觉。”一旁的沈梦歆提醒身旁目光依旧望向里边的夜寒觉道。夜寒觉闻言收回目光,对着身旁的沈梦歆和煦一笑,然后点点头。两人也没有在什么过多的言语,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向楼下走去。

  顾玉琴用手肘轻轻的靠在门柱上,望着两人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脸上顿时愁云满布。唉,看来这么个漂亮的儿媳妇他们家肯定是没戏的了。然后房门就被重重的关上,发出一声猛烈的响声,由此可见此时的顾玉琴内心对于她的这个儿子是有多么的忧郁!

  两人第三次一起走在这条街道上,也可以说是第三次夜寒觉陪着沈梦歆一起回家。这次两人都没有开口谈话,只是到了分叉路口时,夜寒觉才对着沈梦歆说了一句:“路上小心。”顺着那条街道一直往前走下去,差不多两三百步的距离就到了沈梦歆的家。而夜寒觉则还要继续走上一段路程才能回家。沈梦歆闻言笑着对夜寒觉点头。她的笑容很纯洁,夜寒觉的内心好像只要看见沈梦歆的笑容,他就会变得很满足,也不知是不是渐渐的喜欢上了她这个全班的班长?同样沈梦歆也很喜欢在这个相处的不到几天内心却总是很愉快的同学面前展露笑颜。

  夜寒觉的目光一直目送着沈梦歆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的时候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向那个所谓的“家”。

  在夜寒觉的心目中,其实那个地方并不算是“家”,他的家是在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居住的那个小木屋里,那里才算是他的家。那个家让他感受到很温暖,而如今这个所谓的“家”,说到底在夜寒觉心目中只是一处安身之所罢了,因为那里充斥着一股陌生的味道,这股味道让夜寒觉感觉很不舒服。

  那个安生之所是一处低矮楼,只有小小的两层,整座矮楼的占地面积不足百平,好在盖有两层,不然叫夜寒觉怎么去跟一个经常喜欢喝酒的酒鬼一起居住?每天没日没夜的让夜寒觉闻着他身上那一股永远都无法祛散的酒气吗?

  夜寒觉从身上掏出可以打开这座低矮楼的钥匙,房门刚被打开,夜寒觉就很是清晰的闻到有一股十分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这股酒味的浓郁程度简直可以令人到作呕的地步。

  夜寒觉强忍着肚子里的不适,对着里边喊了一句:“有人在吗?”由于那个男人经常喜欢三更半夜的时候跑出去喝酒,所以夜寒觉才会多余的问了一句“有人在吗?”

  里边寂静的黑暗没有一丝声响传出。夜寒觉原地驻留了两三秒,随后也没有开灯,凭着微弱的感觉,向低矮楼的二楼走去。

  忽然,夜寒觉听见自己后边突然响起一声响动,随后只听见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开口说道:“酒,我要酒,寒觉,给我买酒去!”闻言后正在上楼梯的夜寒觉停下脚步,稍微侧过脸庞,然后冷漠的回了一句:“我要休息了。”随后就一步一步的往楼梯上走去。

  不知为何,一楼再也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有可能那个男人刚才是在说些梦话吧!也有可能他有什么话没能开口吧!

  夜寒觉的父亲叫做夜景盛,自从夜寒觉的母亲去世后,他就整日浑浑噩噩的,只知道喝酒度日。事情的起因大概是这样的,十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夜寒觉的母亲不知为何与夜景盛在这座低矮楼的天台上发生了口角的争执,当时的夜景盛借着酒劲,就把夜寒觉的母亲稀里糊涂的推了一把,随后夜寒觉的母亲就坠楼而死。当时是脑部先落地,随后才是身体的砸地。法庭上,法官给夜景盛判了有期徒刑两年,因为当时是夜景盛的无意之举,所以才造就了夜寒觉母亲的死亡。

  两年后的夜景盛就开始过起了浑浑噩噩的余生,整日已就度日,也没有去理当时才七八岁的夜寒觉。好在隔壁楼层的一位邻居阿姨有经常过来照顾夜寒觉,不然夜寒觉能否活到今天都还两说。

  所以夜寒觉从小就对他的这名亲生父亲没有丝毫好感,他在夜寒觉的心目中只是一名称职的酒鬼罢了,而不是每一个人都该有的父亲身份。

  来到自己的房间。夜寒觉轻掩上房门,随后小心翼翼的拿起他从乡下带过来的那把小提琴。他只是凝望着那把小提琴,没有开口说话,但他的脸庞却已流下两行泪水。他很思念他在乡下的爷爷奶奶,他很想知道他的爷爷现在的身体怎样了,有没有在一步一步的康复?他想念乡下的一切,那里一切都是那么的朴实,没有那么多城市小镇上的大道理,每一个人都只顾着自己或自己的小家庭,或记挂着自己每天的一日三餐,只要有饭吃,人生就满足了。

  就在浓浓的思念中,夜寒觉缓缓的睡去,他坐了一个梦,一个乡下朴实的梦……

  —————

  窗沿边,顾北堂望着身前窗前的黑暗,右手边放着那一把精美的小提琴。顾北堂的内心深处此刻正在思索着一个无头无脑的问题:到底要,还是不要?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顾北堂轻轻的说了一句:“请进。”随后房门被人推开,顾玉琴望着顾北堂的背影,皱着眉头问道:“有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为什么就不知道懂得珍惜呢?难道当她被那个名叫夜寒觉的小男生给掳走后你就高兴了?”顾北堂没有回答顾玉琴的话,甚至连头都没有转一下。顾玉琴还想再咄咄逼人的的出声几句时,但是一看到顾北堂那种无懈可击的冷漠态度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那么的心累,以至于心累到她都无法再训斥顾北堂的“忤逆”

  —————

  月光轻柔的撒下,照落在一处窗前,只见有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坐在窗前,然后用白晳的双手撑着腮帮,她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外,神情似乎是在发呆。

  少女正是刚刚回家的沈梦歆。沈梦歆一会到家就立即的洗漱完毕,然后就坐在窗前,陷入了无止境的发呆之中。她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脑海中浮现过她内心喜欢的人---顾北堂,也想过刚来学校没几天的---夜寒觉,最后还想到同桌---苏小雪,到最后她也就不知道她自己在想些什么了。然后就慢慢的趴在桌上睡去,轻柔的月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似乎像是一名长辈对一名后辈轻柔的抚摸。

  今日的槐树林里异常的热闹,可以说学校内的许多喜好八卦新闻的同学都已经聚集在此,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事,场面竟然如此的况大。

  “你好,这位师兄,请问一下这里是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这里聚集了这么多人?”一位高一的小师弟看见一位他最近刚加入社团后认识的师兄,就向他开口询问道。那位仁兄也是好记性,竟然还记得住那位小师弟,不过他当下就有一些忧郁,只因为他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就有些尴尬了,他也是跟着别人一起过来的,不过在小师弟面前怎么能失了面子呢?当即那位仁兄就打了一个哈哈道:“哦?这位小师弟,我们应该几天没见面了吧,你平时也不来找师兄,今日怎么有空来找师兄呢?是不是社长布置的文学创作作业不知道怎么下笔?其实师弟这种事你找错人了,这种创作的事师兄我也不擅长,高一时师兄都是能拖就…哦不是,不是,师兄我…反正当时师兄也不知道是怎么完成的,还有这种事情你应该去问一下手机里的搜索引擎,它一定比师兄靠谱,相信你一定可以在它那里找到你需要的答案的,那么现在师兄就不打扰小师弟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创作哦小师弟!一定要争取给社团争光!”然后那名师兄就在那名高一小师弟目瞪口呆的神情下以极块的速度向远处遁去。

  远离那名高一的小师弟后,那么仁兄不由呼出一口气,总算糊弄过去了。师兄好像有些答非所问了吧!而那名小师弟内心则默默的道。

  那名高一的小师弟加入的社团是一个文学创作的社团,当时满怀希冀的加入社团的高一小师弟如今却有了一种明显的错觉,内心感觉他是不是加错了社团,为什么那个文学创作的社团里头有那么多不靠谱的师兄师姐?除了刚才以及快速度向远处遁去的那名师兄,社团里还有几名经常见不着面对师兄师姐。而在这一学期也只有寥寥三人加入了这个文学创作的社团,不过再前一天另外两人就已经退团了,如今整个社团就只有社团的团长和那名高一的小师弟在苦苦支撑着,显得十分寒颤。

  随着这里聚集的师兄师姐们越来越多,小师弟也渐渐知晓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要在这里表白。他不知道表白为什么要聚集这么多的师兄师姐?这有什么好看的?学校内不是每天都有人表白吗?虽说德云一中是不予许学生们谈恋爱的,但奈何这种情况是屡禁不止,学校校方因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明面上还是不予许的,暗地里只要那些学生情侣不在公开场合做一些不雅的行为(例如在操场上公然接吻啊等等),学校还是不会禁止的。美名其曰这叫“劳逸结合”,实际里却也是无可奈何啊!

  很快,一名双手捧着一束鲜花的少年缓缓走进槐树林内,他的到来直接引起了林内所有师兄师姐们的震动,他们一道道眼神朝少年汇聚而去,随后众人眼中带有意外,惊喜,佩服,也带有有鄙视,嘲笑等等的目光望向少年。少年并没有理会周围所有人的目光,而是手捧他亲自花费一个时辰辛苦采摘的那一束鲜花驻立在原地。

  林内所有人都不知道,别看他如今神情镇定,但是他的手心却满是汗水,他不知道她会不会再一次拒绝他的表白。事实上这一次表白她一定会再次拒绝他。

  捧花少年正是楚辞,这是他的第七次表白。他静静的站在槐树林里,槐树林里的所有人便陪着他的等候着,等待着今天另一位主角的登场。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楚辞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胸腔内的心脏已经在剧烈的跳动着,由此可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楚辞是多么的紧张!

  再距离表白结束的时间只剩下半小时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不回来的时候,她渐渐的缓步而来。

  全场的师兄师姐们立即心有灵犀的给双方空出一大片空地。她,唐思雨,小提琴社团的团长,也是楚辞内心喜欢的人,唐思雨穿过那条人群留出的小路,来到空地里楚辞的不远处。她平静的望着这个对着她表白过有六次的少年,至今还对着自己不死心的小师弟,看到他依旧是那副举措不定的模样,内心竟然隐隐有些讨厌不起来,但同样也喜欢不起来。楚辞看着面前心心念念的佳人,眼神竟然有些不敢与之对视,神情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也不知人群中不知谁说了一句“在一起!”随后整片槐树林就开始不断传出一声声“在一起”。声音很是整齐,宛如是有事先约定过的一样。

  场中的楚辞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深深的从口腔呼出一口气体,随即大踏步的走到唐思雨面前。唐思雨双眸紧紧的盯着楚辞,内心则在默默的思索着要怎么做才能一次性断绝楚辞对自己心里的那个念头。

  楚辞来到唐思雨面前不足五十公分处停下,这一次楚辞双眸紧紧的与唐思雨的双眸对视,眼中流露出一股坚定。他看着唐思雨开口道:“思雨,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最后那一句楚辞说的特别大声,那一刻,槐树林内一片安静,几乎人人都可以听见楚辞的那一句“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全场霎时再度响起一阵“在一起”。

  唐思雨轻轻的接过楚辞手中递过来的那一束鲜花。全场再度趋于平静。

  唐思雨轻轻叹息了一声,对着面前的楚辞歉然一笑,然后用只有楚辞一个人听得见的嗓音开口道:“咱们俩…不合适!”

  然后唐思雨就在转身之际,随手将手里的那一束鲜花丢弃在地上,之后转身离开,徒留一个神情颓废的楚辞。

  围观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人群中谁都没有出声嘲讽楚辞,毕竟人家已经对唐思雨表白了七次结果都没有成功,于情于理他们也都不应该嘲讽楚辞。

  直至最后,整片槐树林里只有楚辞一人,伤心颓废!

  喜欢他/她,无论对方说了什么绝情的话,最后受伤最深的总是那个爱的最深的人!就像如今伤心颓废的楚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