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十六章 苏陇

第十六章 苏陇

  在德云一中的教学楼最后边,种植有一排排槐树,形成一片槐树林。不说这一片槐树林有什么几百上千年的历史,但是区区十几年的光阴也还是有的。这一片槐树林自德云一中这所全市最好的高中建立起次年就在哪里种下那一片槐树林。它们也一起经历了德云一中这所高中这些年来所经历到的风风雨雨,互相陪伴着这所全市最好的高中一起成长。

  这片槐树林因为地处于教学楼的最后边,位置有些偏僻,所以这里也是德云一中内被安装摄像头最少的地方之一。之所以是“之一”,那是因为全校内还有一处地方没有被安装摄像头(除了厕所诸位读者还能联想到什么地方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虽然这片槐树林地处偏僻,但是却颇受校内各界学生们的喜爱。特别是某种特殊人群的喜爱。这种特殊人群之所以被称作是特殊人群,那是因为他们是校内的学生情侣。

  也不知是当年的那位师兄学姐开的先河,此后这项“习俗”也就被保存了下来。在德云一中这所全市最好的的高中上学,你若是在学校里交有男朋友或女朋友的话,那么你一定要带着你的男朋友或女朋友去教学楼后的槐树林去走一走。据说那片槐树林是一个见证爱情的地方,如果你要是不这样做的话,那么你喜欢的对象很有可能是不喜欢你的。(也不知这是起始于谁的什么神马逻辑?)

  (诸位读者瞎想一下,课余时间或上体育课时叫上自己喜欢的对象,然后一起漫步在这一片槐树林里,感受着风吹槐树叶时发出的簌簌声。此时双方无论是手牵着手一起沉默的没有开口还是坐在一棵槐树的树墩下一起窃窃私语你侬我侬的还是女方枕着男方的肩膀,画面感都是十足的恩爱!让人净吃狗粮!)

  只不过现在是到了午饭的时间,这片槐树林也就难得清闲了片刻,偶尔还可以从中听见一声声虫鸣声和鸟叫声。此时学校内的众学生一下课不是直奔新旧两座食堂就是直奔校园门口,(设想那对情侣会饿着肚子来这没人的槐树林里秀恩爱?这不是吃饱了没事瞎干的吗?况且他们也还没有吃饱啊!)

  此时幽静的槐树林今日却首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好在那名不速之客也没有在树林里大声喧哗,否则十有八九一定会被人认为这肯定是某一个傻子。他缓步来到这片槐树林之后,就随便找了一棵槐树坐下,目光所视是学校的操场,视线一览无余。这名不速之客当然是刚刚从老食堂里走出的顾北堂。

  顾北堂望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装有香烟的烟盒,从中拿出一根香烟,然后再从另一边的裤兜里拿出一根打火机,“啪”的一声轻响,有明火从打火机里冒出,香烟缓缓的被点燃,随后顾北堂将香烟咬在嘴里,口腔内猛吸了一口烟气,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将香烟夹住,然后一口烟气从他的嘴里被缓缓喷出。

  顾北堂眼神怔怔的望着前边宽广的操场,右手上那根被夹着点燃的香烟缓缓的飘出一条“白线”。他来到这片槐树林之后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只不过是手上夹着的香烟一根换过一根,身前地上都已掉落有七八个烟头。他的神情依旧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只能让人望而却步,不敢去跟他打交道。

  顾北堂早早的坐在这里是为了等候几个人的到来,这片槐树林是他们几个经常在此聚会的地方之一。顾北堂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用手机通知了他们几个,叫他们到这里来一趟。

  顾北堂很少叫他们,不过这并不代表顾北堂在他们之中的威信有一丁点的流逝,在他们几个人的眼中,顾北堂这样子做正好符合他们大哥的威亚的形象,他们的大哥,形象一定是要高冷的,这样才能镇摄校内的许多宵小之徒,别人才不敢惹上门来。

  远处依稀有两个人影向这边走来,他们的步子很是闲适,一路上好像还有说有笑的,根本就没有看见槐树墩下的顾北堂。顾北堂目光仅仅只是撇了他们两人一眼,就没有在望向他们。对于他来说,那四个人那两个人先来,那两个人慢来其实都是一样的。细细的微风往槐树林吹拂而过,卷起茂密的树冠发出一阵哗哗的响声,同时也吹卷起顾北堂额前的几缕发丝。

  远处操场的两个人影也慢慢的靠近槐树林,隐约可以看清他们两人脸上模糊的轮廓。

  树墩下的顾北堂只是刚才那一撇之后,便没有在望向他们两人。而当两人看见顾北堂之后,顿时就收起那副闲适的步伐,转而步履冲冲的向顾北堂走来,全然没有刚才的闲适。

  来到顾北堂身前,两人见顾北堂没有跟他们打招呼的意思,也没有热脸贴去顾北堂的冷屁股,就随便找了一棵槐树的树身下坐了下去,也没有计较地上干不干净,而距离也刚好在顾北堂坐的那棵槐树树身下的不远处。也许是无聊,两人随即又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张顺他们还没来啊?他们不会放了顾哥的鸽子吧?”其中一个少年开口道。在那个少年的旁边的另一个少年对于身旁同伴的言语,嘴角稍微撇了撇,没有开口附和,神情好像很是不屑。

  “喂,楚遗憾,你他妈倒是开口说一句啊!你这样子是一个什么意思?我有没有惹到你?不就是不知几次表白失败这点破事吗?有什么好郁闷的?”外号被同伴称作楚遗憾的少年闻言眼睛内的瞳孔内顿时流露出吃人的目光:“林枫,你他妈再说一句试一试?看老子不把你的第三条腿给费废了。”叫林枫的少年只是嘻嘻一笑:“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省的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帮我废那第三条腿,我他妈可不舍得,老子还要用他来传宗接代呢。” “你吧他 妈在叽歪一句,我现在就帮你。”外号楚遗憾的少年对着林枫怒吼道。

  林枫连忙不敢再去触外号楚遗憾这个少年的霉头。内心则对着身旁的这个同伴竖起了一根中指。没本事追到师姐就把气撒到兄弟身上,我操你 妈的。

  外号楚遗憾的这个少年名叫楚辞,他之所以被同伴取了这么一个外号,起因是他刚到德云一中上学时,就十分意外的碰到了一名御姐范的师姐,人长的还十分漂亮,身材也是一顶一的存在。这名少年当时就在内心发誓一定要把那名师姐追到手。后来他多方打听,终于知道那名师姐好像是一个小提琴社团的团长,随后他马上就想加入那个社团。可很遗憾,他并没有通过测试,准确的说,他是连第一关测试都没通过。到最后听一些朋友说,好像他们这一届只有一个女生通过。事后这一件事被楚辞的同伴知晓后,就给楚辞他取了一个楚遗憾的外号。(想必诸位读者都后知后觉知晓楚辞是想要加入的是哪一个社团了吧!)楚辞喜欢的那名师姐不是别人,正是小提琴社团里的唐思雨。可怜他后来陆陆续续的对着唐思雨表白了七八次,到最后连一次都没有成功。

  在那七八次表白都失败后,楚辞也在校园内被广大的校友赐予了另外一个新外号,叫做“楚不成”,在他们看来,这个学弟也是一个人才!都表白了七八次了,还没有想过要放弃,依旧死皮赖脸的追着佳人,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全校的学生为止学习啊!这不楚辞在一天前就又向唐思雨发起第九次表白,据说当时那里陆陆续续围满了吃瓜群众,楚辞亲手将一束鲜花递给唐思雨,全场的吃瓜学生仿佛都早有预谋的一样,皆都整齐一致的喊起“在一起”的字语。

  唐思雨这次也没有转身就走,而是伸手接过了楚辞递过来的鲜花。不过这一次她做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绝情,接过鲜花后的唐思雨,她没有作出什么多余的动作,而是转身之际,随手将鲜花丢弃在地上。这让内心升起一丝希望的楚辞顿时神情颓废。他的内心不停的反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与其这样,她还不如向先前几次那般转身离开,难道她真的不喜欢我吗?

  楚辞的同伴林枫这时候去触楚辞的霉头,这无异于是自讨苦吃。不敢再去触楚辞的霉头,林枫又闲来无聊,因为没有人同他唠叨。也不知他的脑神经是怎么想到,他竟然可以想去数地上有多少只蚂蚁从他眼皮子底下经过?他没有再去理会心情不好的楚辞,开始专心的数着地上的蚂蚁。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专心数着蚂蚁的林枫突然脑袋上别人给扇了一巴掌。平白无故受此奇耻大辱,林枫怎么不反抗?当即就跳起身,还没看到来人的面貌就破口大骂:“那家的小王八蛋竟敢打你爷爷,有种你他 妈别跑,等老子与你大战三百…呦,这不是张哥吗?”待看清来人的面貌后,林枫立即变怂了起来。对面来到不是别人,正是张顺,只见张顺笑眯眯的望着面前的林枫:“呦,林枫,几天没见胆子肥了吗?我也不跑,待会就站在这里,与你大战三百回合,你说怎样?”林枫干笑了两声:“张哥,你这是何出此言啊?是不是有哪一个王八羔子惹到你了?你放心,等会兄弟就就…领着谢哥,去把他的皮给扒了,他妈的那小王八蛋在校内惹谁不好,偏偏要来惹我们张顺大哥,这不是自作孽吗?你说是吧,张哥?”林枫一边阿谀奉承,一边脚丫子快速的撤到在他认为安全的距离。

  张顺只是笑了笑,转头望向站在他旁边同他一样年龄的少年问道:“谢云,你说要把这小子怎么办?这次可不能太便宜他了。”张顺旁边的少年谢云闻言笑了笑:“也对,这次是不能太便宜他了,惩罚打他一顿的确是太轻了,不如就让他脱光衣服绕着这操场跑一圈怎么样?” “一圈?这他妈也太轻了吧,起码得要五圈吧,这样我们学校里的那些'剩女'才能看真实一点,怎样?”……

  两人并没有压低声音,他们两人说的话都被“不远处”的林枫给听得一清二楚,受害人当即脸色都绿了,你们这还有没有人性啊?不行,我得要快点溜之大吉,不然待会惨的人就是我。

  就在林枫想要溜之大吉的时候,顾北堂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过来。”他的语气依旧清冷,不带有一丝情感,让人不敢随意过来跟他聊天嗝屁。

  张顺和谢云两人对视一笑,没有继续在捉弄林枫。林枫也没有真的要跑,他要是真跑了的话,那不是打顾北堂的脸吗?楚辞站起身,他的神情依旧很是颓废,那一次告白,唐思雨伤他的心比其余几次都要深很多。

  几人缓缓的向顾北堂靠拢,顾北堂依旧坐在那棵槐树的树墩下,没有起身。他没有望向他们四人,他的目光依旧望向远处的操场。

  “怎么样了?”一句无头无脑的话,只有张顺开口答道:“顾哥,我和谢云已经偷偷的把那个刘哲给打了一顿,估计他没在床上躺两三个星期是肯定下不了床的。还有你要问的,他都已经说了,现在是不是……”顾北堂缓缓的站起身,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当然。”

  下午,四人在顾北堂的带领下出了校门,没有在校内听课,而是直奔一处早上关店,夜晚开店,规模还不小的酒吧。那个被称为龙哥真名叫苏陇的家伙就在那个酒吧里。

  昨天苏陇欠下的债,今天顾北堂就一定要让他还清。古人不是有云:来而不往非礼也吗?顾北堂今日就一定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在那处酒吧的后门,顾北堂嘴角泛起冷笑……

  ——————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景物,熟悉的楼道,好有熟悉的房门。顾玉琴打开房门,看到沈梦歆之后,脸上霎时露出一抹笑容,只不过看到沈梦歆身后的夜寒觉之后,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有些牵强。不过她也没有失了礼节,还是很勤快的招呼沈梦歆和夜寒觉。

  顾北堂来到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紧闭房门,也不知在敢些什么。顾玉琴已经对他这个儿子没有了信心,转而改变了战略,亲生儿子不主动,那她这个当妈的可就不能不主动。世上有哪一个当妈的不为自己的亲生儿子着想啊!虽说这个名叫夜寒觉的同学在这有些不好全力发功,但是这并不阻碍她与沈梦歆提前增进婆媳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