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十五章 知己

第十五章 知己

  夜寒觉打量着顾北堂,顾北堂也望着夜寒觉,双方一开始都没有出声说话,仿佛一切都在不言之中。夜寒觉只见顾北堂右手上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正在熊熊燃烧发出微弱火星的香烟,除此之外,就还看见顾北堂的左臂上还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

  哦对了,夜寒觉还看见顾北堂脸上还未痊愈的淤青,内心不由同情了顾北堂一句:啧啧,瞧着这些淤青,我他妈想想就觉得疼!察觉到夜寒觉的目光,顾北堂眉头一皱,仿佛心有灵犀的知晓了夜寒觉内心的想法,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人家当时还很辛苦的把自己背回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顾北堂自然也就不会计较夜寒觉那在自己脸上肆意游走的目光。

  反倒是一旁的沈梦歆,宛如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一脸惊喜的问向顾北堂道:“北堂,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沈梦歆迈步轻轻越过夜寒觉,隐约多出夜寒觉两步的距离。顾北堂转头看向沈梦歆,想了一下忽然对着沈梦歆道:“哦梦歆,是这样的,我妈刚才跟我说了,让带着你一起回去,她说好像没有跟你聊天了。”不过顾北堂的眼神却十分戏谑的望着夜寒觉。这也可以算是是顾北堂的一种隐蔽的反击吧!

  夜寒觉眉头稍稍一皱,看着顾北堂隐蔽的反击,不知要怎么应对。突然之间夜寒觉想到了一记很好的对应之策,当即舒缓了眉头,对着班长沈梦歆出声道:“班长,既然阿姨叫你去一趟,那么我们明天就再见吧!”说着夜寒觉就想迈着步子越过顾北堂,朝向街道的尽头走去。

  沈梦歆闻言一愣,随后下意识捋清了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她知道只要夜寒觉一走,那么她自己待会将要面临到会是一种怎样的尴尬处境。沈梦歆连忙想要留住夜寒觉,情急之下竟然伸手抓住了夜寒觉的一只手的手腕。夜寒觉不由停下脚步,眼神装作疑惑的望着沈梦歆。沈梦歆后知后觉脸蛋羞涩的放开夜寒觉的手。若不是看着沈梦歆紧张的神情,夜寒觉想必还会道出几句:男女授受不亲等的话。

  那在顾北堂眼中显得十分拙劣的演技,让他情不自禁的抽了抽嘴角,这他妈应该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沈梦歆也没有发觉顾北堂和夜寒觉两人的暗度陈仓。夜寒觉还趁沈梦歆没留意,故意对着顾北堂眨了一下眼角。顾北堂只感觉内心的无名业火正在熊熊燃烧,他妈的此刻顾北堂真想一脚就踹在那家伙的脸门上。看他那得瑟的样,一看就欠揍!

  沈梦歆后知后觉的放开自己捉住夜寒觉手腕的那只手,脸蛋羞红。不过还是对着夜寒觉低声道:“寒觉,你可以跟我一起去一趟北堂的家吗?”夜寒觉一边使劲的装出一副这样不好吧的样子,一边开口说道:“这可就得要在场看某人同不同意了!”

  顾北堂突然笑了起来,当即伸手就往夜寒觉竖起来了中指,鄙视的意味毫不掩饰!夜寒觉笑笑不理会顾北堂,反正他只是比了一个手势而已,自己身上又不会少一块肉,也又不会跟他一样,被人揍得脸上都是淤青,自己理会他个屁啊!

  顾北堂想了一下,然后对着夜寒觉道:“想要去我家,那行啊,听说你小提琴拉的挺好的,给爷拉几曲,爷就勉为其难的带你一起去,记住,是'勉为其难',知道吗?”顾北堂眼神再次戏谑的望着夜寒觉。只见夜寒觉顿时脸色古怪了起来,又要拉琴?难道你们都以为我这一天拉的曲还不够多吗?夜寒觉想了一下,刚想出声拒绝顾北堂的要求,毕竟现在的夜寒觉可以说是腰腿酸痛,自然不想也不愿再继续拉小提琴了。

  可当夜寒觉一看到一旁眼中充满乞求还带着一丝丝意外的沈梦歆的时候,不由的就对这位长的漂亮的班长有些头疼,神情有些为难。夜寒觉苦笑了一声:“不如先欠着怎样,况且现在也没有小提琴,等我明天来学校的时候顺便把我的小提琴拿来,明天保证拉一曲还给你怎样?”见到夜寒觉间接的答应顾北堂的要求,沈梦歆脸上紧张的神情不由有些舒缓。

  顾北堂听到夜寒觉推迟的言语,眉头一皱。

  “咦,不对,北堂你是怎么知道寒觉会拉小提琴的?”沈梦歆后知后觉的不由想到这个问题。夜寒觉也疑惑的望向顾北堂。看到对面两人两双眼眸都聚集的望着自己,顾北堂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那副欠扁的模样,只见他开口道:“打完了苏陇,我有回教室一趟,顺便在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妈让我

  带梦歆回家一趟。”听到这么带有双重意思的话语,沈梦歆漂亮的脸蛋瞬间泛起红霞。

  “然后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到晚自习结束?”夜寒觉眼神玩味的望着顾北堂。顾北堂眼神白痴的看了夜寒觉一眼,然后独自来到刚才自己靠背的那棵大榕树后,低身弯腰好像在拿什么东西。

  夜寒觉的内心只感觉到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不要说只有女生的第六感很灵,其实男生的第六感也是不差的!

  顾北堂没有故意掩饰着什么,而是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在大榕树下拿的东西亮相在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面前。夜寒觉一看不由骂了一句:“我草。”沈梦歆看到后则挽嘴一笑。

  只见顾北堂拿的不是什么,正是一把十分精致的小提琴。夜寒觉的内心连吐血的心思都有了,不由轻柔着现在还有些酸痛的腰部,这个动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夜寒觉之前是不是跟人做了那种事。

  有风吹拂而过,带动几课大榕树上茂密的树冠,响起一片哗哗的声响。夜寒觉很是不情愿的接过那把小提琴。

  起先夜寒觉以为这把小提琴只是一把简单的小提琴,没想到细看之下,才发觉这把小提琴竟十分的精美,如果把宋雨岚师姐的那把小提琴与现在夜寒觉手中的这把小提琴作比较的话,那么夜寒觉肯定会选现在手中的这把小提琴。这把小提琴的琴身的上漆的色彩光泽十分的鲜亮,一看就知道经常有用保养油擦拭,琴弦采用的是一种连夜寒觉都不晓得的品种,不过夜寒觉刚肯定,这种连他都不晓得的琴弦品种一定不会太差,甚至还会比宋雨岚师姐的小提琴上的羊肠弦还要好很多。这只是夜寒觉的直觉告诉他而已,夜寒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直觉。

  夜寒觉轻轻的用左手按着指板上的琴弦,右手用琴弓拉了一下小提琴上的琴弦,顿时一声嘹亮的琴声从小提琴上被夜寒觉拉响。夜寒觉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眉头紧锁。顾北堂就只见夜寒觉眉头紧锁过后闭上了双眸,小提琴缓缓的被他架在左肩上,然后露出了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他又在一次用琴弓在琴弦上拉响几声琴音。夜寒觉他宛如陷入了一场玄之又玄的沉思之中,顾北堂和沈梦歆都没有出声打扰夜寒觉。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失,但在场得三人都没有察觉到他的流逝。不知何时,夜寒觉他开始在精美小提琴上拉奏起来。沈梦歆缓缓的闭上双眸,再一次用心聆听被夜寒觉用小提琴拉奏而出的优美旋律。反观顾北堂,他在跟着沈梦歆闭眸的前一刻,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中只有寥寥几星的夜空,随后也闭上了双眸,心绪随着优美的旋律开始起伏。

  世间仿佛变得异常安静,时间也在这一刻变得慢了下来,两者的变化好像都是为了衬托正在拉奏小提琴的夜寒觉。

  听着小提琴那优美的旋律,顾北堂脑海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慢慢浮现,也不知为何故,顾北堂尽然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清她那体型的大致轮廓。两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小公园里,时间是清晨时分。她也跟现在的夜寒觉一样,全神贯注的拉着小提琴,那里万物无声,只有小提琴那优美的弦音,顾北堂经常闭眸对着她拉奏而出的小提琴旋律而陶醉。她也会很用心的用琴弓拉奏着手里的小提琴,就算只有一个观众在聆听她的演出,她也必须要到全力以赴才行。

  每当她的演出结束时,顾北堂和她都没有向对方开口,只是彼此笑了笑,好像只要走出这座小公园,他和她就会变作两个互不相识的存在。顾北堂至今还仍然记得他和她之间的第一次对话的场景和内容,却唯独忘记了她的容貌。顾北堂曾多次想要回想起她的容貌,不管他拼了命的脑海中用力去想,但就是回想不起她的那一丝容貌。

  两人见面的那一天早晨,天空十分的阴沉,还下起了连绵不绝的小雨。不过顾北堂和她还是如约的来到那座小公园。每日的清晨,这座小公园基本上都不会有人涉足来此,除了顾北堂和拉小提琴的她,因此这座小公园里顾北堂和她的秘密也就没有人知晓。

  因为那天下着连绵不绝的小雨,两人都用手撑着黑色的雨伞,她的肩上背着小提琴袋,而顾北堂则望向着她,然后两人就开始了彼此间的第一次对话。

  当时的她眨着眼睛望向顾北堂道:“那个,你能帮我撑一下雨伞吗?我拿着雨伞不太方便拉琴。”她的声音很是甜美,还带有一丝丝空灵的感觉,很容易就让人记住了她的声音质感。

  当时的顾北堂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便看见他笑着对她点了点头。顾北堂他放下了手中的雨伞,迈步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从她手中接过雨伞。她微笑着轻微点头,表示对顾北堂的帮助的感谢。由于两人站在同一个伞下,这就导致了顾北堂可以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散发而出的淡淡芬香。

  随后她开始了她的小提琴拉奏表演,当时的两人站在同一把伞下,为了不让她的演奏收到干扰,顾北堂还专门小心的把手中的雨伞大部分向她那边倾斜,这也就导致了顾北堂有半边身子正在被伞外的连绵不绝的小雨淋着,不过顾北堂却始终没有把倾斜着的雨伞端正过来,而正在专心演奏的她直完全对此毫不知情。

  在小公园里,伞外 阴沉的天空正下着连绵小雨,而伞内的她则正用着小提琴一丝不苟的拉着优美旋律,旁边的他则为她而撑伞,这副画面看起来都是十足的诗情画意。

  每次只要碰到下雨天气,顾北堂都会很是自觉的帮她撑伞,每次她也都会尽心尽力的为只有一个观众的顾北堂拉奏琴曲。之后两人也有或多或少的进行了几次短暂的对话,不过彼此都没有问对方的家室姓名,只是偶尔谈一谈心而已,都将对方当做是一个不知姓名的知己。

  顾北堂睁开双眸,眼里有些湿润,虽然两人之间的对话寥寥无几,但她在顾北堂心目中的分量除了顾玉琴之外要远大于任何人,然而他却忘却了她的容颜轮廓,这可真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情,顾北堂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在遇见她,也不知道遇见未来的她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夜寒觉如今拉的这首小提琴曲的曲子没有什么曲名,乃是夜寒觉自己在乡下的时候自吹自擂鼓弄出来的,曲子里蕴含着一股淡淡的落寞的意味,有可能是夜寒觉为了吊唁那些无助迷惘的深夜吧。

  就在这首略显寂寞的曲子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顾北堂连忙用手胡乱的擦拭着脸上流淌而下的泪水,然后又重新闭上双眸。等到夜寒觉放下抵在左肩上精美的小提琴睁开双眸时,顾北堂和沈梦歆也重新睁开双眸,两人没有从顾北堂的瞳孔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依旧是那副令人觉得深邃的眼神。

  夜寒觉呼出一口气,然后把手上的小提琴递还给顾北堂,顾北堂面无表情的伸手接过,随后把手内精美的小提琴小心翼翼的放回专门装着小提琴的琴袋里。他转过身,背起琴袋,背对着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道:“走吧,我不想听我妈对着我没完没了的唠叨。”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好奇为什么顾北堂的性子突然会转变的这么快。

  夜寒觉再次用手心揉着更加酸痛的腰部,然后与沈梦歆肩并肩的跟在顾北堂的后边,一路上只有夜寒觉在重复揉着酸痛腰部的动作,其余两人都没有什么对于的动作。沈梦歆对于夜寒觉的举动只是挽嘴一笑,内心有些同情夜寒觉,又有些对夜寒觉的愧疚。

  夜寒觉发觉了沈梦歆脸上露出的淡淡笑意,不由没好气的蹬了旁边这位已经出落的算是美女的班长。沈梦歆连忙憋着笑意,不过还未到三秒钟的时间就已经破功,夜寒觉也省的在于她计较,继续揉着那还十分酸痛的腰部。

  前边的顾北堂不知为何始终没有在对着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开口,只是漫不经心的往前边走去,身影略显孤单。他的思绪早就已经不知飘到何方。

  记得那天清晨的雨下的很大,可以说是倾盆大雨。顾北堂他依旧站在那座小公园里,撑伞驻足等待着她的到来。但与以往的情形不同,顾北堂在这次大雨里却没有等到她的到来,等来的却是一名身材略香瘦削的中年男子,他的肩上背着她以往背着的那个装有小提琴的琴袋。

  大雨依旧在继续下着,反而又越下越大的趋势。中年瘦削男子对着顾北堂直接的道:“她走了,因为怕不能跟你告别,所以嘱托我来跟你说几句话:她说这么些天里,她很高兴有你的陪伴,认识了有你这么个知己,她很高兴。”

  “她还让我把这把小提琴转交给你,说这算是见证了你和她之间的友谊,她还说如果你也可以把它送出去,但是你和她的友情是不会变的,她真希望她和你可以再次遇见。”

  然后中年瘦削男子把小提琴交给顾北堂后就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消失在雨幕之中,徒留一个神情不知如何描述的顾北堂。

  自那以后,顾北堂就变得越发的沉默寡言,不过每天清晨时分依旧会来到那座小公园里近近的等待,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顾北堂他的这项举动一直持续到一年后这座小公园被拆除才罢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