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十四章 往事

第十四章 往事

  两人静静的走在街道上,谁都没有开口。忽然,只见沈梦歆不知何故停下脚步,驻足在原地一步不前。夜寒觉好奇的望向着这名为人很好的班长,有些不明所以。沈梦歆开口对着夜寒觉道:“寒觉,你知不知道小雪她……喜欢你?”夜寒觉微微一愣,沉思了一会点头道:“知道啊,怎么了班长?”

  “那你……喜欢她吗?”沈梦歆那双好看的眸子望向夜寒觉。夜寒觉的目光也毫不避违的与沈梦歆对视。“班长,我会找个时间跟小雪她说清楚的。”夜寒觉想了一下,看着有些冷清的街道和面前十分好看的沈梦歆道。

  沈梦歆眼神忽然暗淡了起来,只见她又缓缓的道:“这样也好,但是就是怕小雪她接受不了你不喜欢她。”夜寒觉绕了绕头,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既要跟苏小雪说清楚这种情爱之事,又要十分的细微的照顾苏小雪的情绪,可以说此时夜寒觉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沈梦歆则是低着头,继续往前走,夜寒觉走在沈梦歆的身旁,两人再一次回归到了沉默的状态。

  走了一段路之后,沈梦歆忽然再一次的对着夜寒觉道:“要不……寒觉,你跟小雪……处一处?”沈梦歆这次双眸没有再向上一次那样直视夜寒觉。她知道这样对夜寒觉很不公平,但是为了让同桌能够收货爱情,她也义无反顾了。由此可见,夜寒觉在沈梦歆的心目中显然的地位还没有苏小雪高。夜寒觉自然知道自己在沈梦歆内心的地位还比不上苏小雪,但是他并没有对此说什么,因为他现在只是一个跟沈梦歆相处还不到两天的新同学。

  夜寒觉笑了笑,突然幽默的对着一脸紧张的沈梦歆调笑道:“班长,如果把小雪换成是班长你的话,那我倒是觉得我还是可以试一试的。”沈梦歆瞬间停下脚步,脸色通红的她蹬了夜寒觉一眼:“寒觉,现在可不是说笑的时候。”夜寒觉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的摇头道:“班长,我跟小雪真的不合适。”只见沈梦歆原本希冀的目光瞬间又暗淡了下去。

  夜寒觉想了一下突然道:“班长,要不我们换一个话题聊吧!”沈梦歆闻言也只好点头,不然两人待会就要步入尬聊的地步。

  夜寒觉缓缓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双手抱在后脑勺上,想了一下对着沈梦歆道:“班长,其实在乡下那段时日我是有喜欢的人了。”沈梦歆只是嗯了一声,随后见夜寒觉没有再次出声便开口询问了一句:“然后呢?”夜寒觉恍惚了一下,随后道了句:“然后便没有然后了。”刚提起兴趣的沈梦歆顿时白了夜寒觉一眼。夜寒觉只是笑了笑,随后继续开口道:“班长,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拉小提琴吗?又知道我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张信哲的那一首《爱如潮水》吗?”面对夜寒觉的两个疑问,沈梦歆不由好奇的望向夜寒觉,等待他的下文。

  夜寒觉脑海中不由想起当时他住在乡下时那段宛如人生黑暗的历史画面,看着沈梦歆那好奇的双眸投视而来,夜寒觉也没有隐瞒,毕竟这种事也不是那种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班长,当时的我之所以会对小提琴感兴趣,那是因为起源于我在乡下那个十分和蔼的爷爷。我的爷爷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木匠,不过除了木匠这么一个主要身份外,他还是一个对着小提琴有着十分热爱的人。学拉小提琴的那段时日,他总只是经常的对我说,当时的奶奶之所以会选择他,就是因为当时他会拉小提琴,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十分的骄傲,毕竟在当时的那个时代,会读书写字的人本就不多,更不要说会拉小提琴这种高调的奢侈品。所以每当爷爷说起这个,语气总是若有若无的带着一股自豪,而奶奶每次见到爷爷都在使劲的抖搂当年那件十多年后都忘不了的破事,就都会大煞风景的说了一句'当时真是瞎了狗眼,竟选择跟你一起度过余生',每次爷爷听到后只是使劲的呵呵傻笑。”夜寒觉说着嘴角不由微微翘起,脑海中仿佛又想起那个挥之不散的画面。沈梦歆轻轻抿嘴一笑,没有打断夜寒觉。

  “在小提琴社团的第三轮测试上,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要拉张信哲的那首《爱如潮水》,只是不知为何,站到教室中央时,我却不由的想起那个我在乡下认识的辍学少女。”

  “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我为什么会喜欢她?也许是当初急需要要一个可以安慰内心的人吧!或也许是迫切想要尝试放纵的滋味吧!我跟她是在乡下的一处酒吧认识的,当时的她染着红头发,穿着一件十分潮流的衣服,手腕上戴着几条项链。也许是当时的我有喝了点啤酒的缘故,再加上她就坐在我的旁边,我可以清楚的闻到她身上散发而出的香气,当时的她正一手端着倒有啤酒的酒杯,一手撑着下巴,正处于沉思中,也许在酒吧灯光的映照下,她瞬间变得很美丽,当时的我也就渐渐的喜欢上她,甚至还生出了此生非她不可的念头。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当时的我挺好笑的。”

  沈梦歆十分认真的扮演一个听众,没有一丝出声打扰到夜寒觉。

  “后来我和她如愿的交往在了一起,有可能这就是叫做英雄惜英雄吧。而我刚才之所以会说出那句'然后便没有然后',有很大原因是她的不辞而别!当时的我已经渐渐学会了拉小提琴,会用拉小提琴美妙的旋律来来疏导自己内心的那些情绪,我也渐渐的步入了学习的正轨。可就在那某一天,她突然整个人宛如凭空消失不见了一样,当时的我找遍了整个乡下,找遍了她经常会去的每一个地方,然而都没有找到她。也就是那之后,我瞬间被打回了原型,逃学逃课再一次变得家常便饭,我迎来了到乡下后的第二大低谷期。”

  “可在短短的一个月后,她突然向我写信告诉我,让我忘了她,她说她只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过客之一,她还说她很高兴能够跟我交往在一起,成为朋友,她很高兴认识我这么一个朋友,让我要继续振作起来,不要因为她而放弃读书,……最后末尾她则写了一句'愿你可以交往到比我更好的朋友'。直至今日,我的脑海中依旧忘不了她的面容音色,依旧把她当成是我最好的一个朋友。所以在社团的第三轮测试,我临时拉了一首张信哲的《爱如潮水》,希望她也可以振作起来。我也不知道此刻她听不听得见,但我就想说,如果要是没有她的出现的话,那么也许今日也就不会有我这个一中新生。”

  沈梦歆听完后久久没有开口,也就是说,那个辍学少女已经在夜寒觉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而苏小雪则是那个所谓的第三者,想要销毁夜寒觉心目中那个少女的印象,留下自己的印象。如此说来,夜寒觉不接受苏小雪也是有原因的,除非是夜寒觉心底里喜欢的人,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以在夜寒觉心目中占据有一席之地。

  “也就是说,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她对吧!”沈梦歆低着头道。夜寒觉点了点头:“嗯,班长,乡下那么多个难熬的日日夜夜都是她陪伴着我过来的,也许我的心里早就有了她吧。”

  “嗯寒觉,我知道了,回校后我会好好的劝一劝小雪的,也希望到时候不要太伤她的心,因为她还不容易碰到了一个她真正喜欢的人。”

  夜寒觉想了一下,眼神突然之间变得很迷茫,出声道:“也许我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吧!”

  两人渐渐的走来到一条街上,只见有一棵棵十分高大的榕树树立在街道的两旁,而在每一棵的榕树旁,则树立着有几根散发着明亮光芒的照明杆。此时榕树上的树冠被夜晚的清风一吹,顿时发出哗哗的声响。

  两人依旧并肩走在一起,一个陷入沉思,一个则很是迷惘。

  突然,沈梦歆好像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影正躲在不远处的一株榕树后,也不知在干什么。如果要不是那个人露出了一点亮光出来,沈梦歆根本就看不清那个人影。

  “寒觉,你看那…那树后是不是躲有一个人?”夜寒觉顿时眉头一皱,认真的朝着沈梦歆说的那个方位看去,果然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影正躲在哪里,隐约还可以看到那人的体态大小。夜寒觉一眼就看出对方是一个男子,现在已经快要临近十一二点,如果告诉夜寒觉这个男子是无聊想要在这里看风景的话,那么夜寒觉是不会相信,鬼才相信这个理由呢!

  夜寒觉瞬间本能反应般站在沈梦歆前面:“班长,你就躲在我的后面,千万不要出声,我们试着能不能不要惊扰到他走出去这里。”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的人基本都不是好人。

  夜寒觉是怀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想要走过这条街道,但如果对方想要找茬,那么夜寒觉也会让对方把这茶喝到吐了为止。

  就在两人一步步的快要走到那棵榕树所处的位置时,忽然,只见那人一个转身走出,瞬间就来到夜寒觉沈梦歆两人的身前,还在双方都还距离七八步的距离。再照明杆明亮的灯光的映照下,夜寒觉沈梦歆两人清楚的看清了那不速之客的面貌,竟然是一个熟人!

  夜寒觉愣了一下,沈梦歆也愣了一下,随后沈梦歆脱口而出两个字道出了那人的身份:“北堂?”

  那人真是顾北堂,顾北堂轻轻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不过视线却越过沈梦歆望向夜寒觉。夜寒觉的目光也正在打量着他,不知道顾北堂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其实顾北堂下午的时候是没有去学校的,这一点学校的许多人都可以作证,因为他要去找那名被称作龙哥的家伙算一笔账,那个过程十分的顺利,顾北堂带着几名一中内的几名小弟,然后趁那名龙哥上厕所出来的一瞬间,将麻袋就往那名龙哥的脸上一套,有一句古语不是说的很好吗,好像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既然你套了我的麻袋,那么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要套一下你的麻袋。

  麻袋过后几人对着被套着麻袋的龙哥一阵拳打脚踢,然后便扬长而去。期间顾北堂的拳脚都集中望那人的头部进攻,他们的,打人不打脸,踢人不踢鸟,你他妈直接把老子的脸给弄伤了,老子不往你脸上招呼都有些对不起你。

  事后顾北堂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回了一趟教室,拿起平日里都不拿回家的书包。

  早上出门的时候顾玉琴还专门叮嘱顾北堂要把书包拿回家。顾北堂之所以会学校拿书包,就是为了待会回到家不想听到顾玉琴那滔滔不绝宛如长江之水的唠叨声。

  除了必须要拿书包,顾玉琴还特意叮嘱顾北堂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就是请沈梦歆去家里坐一坐。顾北堂虽然内心百分百的不情愿,但是在顾玉琴威胁下,他也只好服从命令安排。在教室里没有看到沈梦歆,顾北堂想了一下就往那间小提琴走去,去的时候顾北堂的内心已经在组织措辞。而恰巧顾北堂过去的时机非常巧合,刚好就是在夜寒觉拉那一首张信哲的《爱如潮水》。

  看到社团里那么多人,顾北堂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进去,想着等到沈梦歆出来后再告诉她。在教室外边等候的过程中,顾北堂用背轻轻的靠在闲置教室外的石壁上,不知怎的,他竟然在外边默默的听着里边小提琴那优美的旋律,然后渐渐神情变得有些失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