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十三章 琴声

第十三章 琴声

  如果将这间小提琴社团的闲置教室比作一个神奇的小世界,那么此时夜寒觉的一举一动就是这个神奇小世界的那一霎霎呼吸。夜寒觉睁眼后没过多久就又重新闭眸,但右手上的琴弓却已经在琴码和指板之间拉了起来,优美的旋律从小提琴上被拉出,那一根跟羊肠弦发出动人美妙的声音瞬间传遍整间闲置教室。夜寒觉的身体随着这美妙的旋律起伏时而摆动,神情十分的认真。

  夜寒觉的爷爷曾告诉过他,对待小提琴这种琴弦乐器,要懂得聆听它的声音,感受每一根琴弦发出的声音,这样才能在每次拉小提琴时察觉到自身的不足,进而改进。所以每逢夜寒觉拉小提琴,他的神情总是十分的认真。

  乡下的那段可以说是阴暗人生的夜寒觉,之所以可以走出阴霾,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跟着当时还算康健的爷爷好奇学了小提琴。那段时日,每当夜寒觉心情烦闷时,总会一个人走出家门,拿着那一把爷爷亲自给他制作的那把小提琴,来到夜深人静的树林里,借着皎洁的月关默默的拉响提琴。

  树林里的四周没有一丝人世间嘈杂多余的声音,只有落叶被风吹拂后发出的簌簌声以及小提琴那优美的旋律,那里仿佛自成了一个小世界,里边只有夜寒觉一人。在那里,夜寒觉的身心可以真正的得到放松,脑海中什么都可以不去想,唯独只想要着小提琴那发出的优美旋律,整个人的身心都已经陶醉在那优美的旋律之中。

  夜寒觉此时心无旁鹫的拉着小提琴,根本就没注意四位师姐和沈梦歆苏小雪几人之间的神情。除了苏小雪心不在焉之外,其余几人中惊喜、震惊、陶醉等等的神情流露在脸上。

  沈梦歆看着夜寒觉拉小提琴时的专注神情以及他那时常起伏优美的旋律,紧绷的内心顿时放了下来,自己的担心看起来是多余的了。哼,明明拉的这么好,还装出一副担忧的神情,害我还这么担心你不知道能不能进入社团。如果此时夜寒觉知道沈梦歆内心的想法,肯定要大喊“冤枉啊”!夜寒觉因为在乡下学拉小提琴时没有跟人比较过,所以导致他对自己的功力很是怀疑,不知道可不可以通过几位师姐的测试,加入那个小提琴社团。

  夜寒觉左手除大拇指没有按弦外,其余四指的指头都时不时的按在小提琴指板上的四根杨肠弦上,或时而停顿,或时而加速按弦,身体也随着美妙的乐曲而摆动,当美妙的乐曲幅度进入高昂旋律时,夜寒觉的身体立刻被立的十分挺拔,宛如西北黄沙中的那一棵棵白杨树一样,而又当美妙乐曲幅度转入低沉的旋律时,夜寒觉的身躯慢慢的向地下倾斜,好似一个不留神就要摔落在地一样。

  此时四位师姐中好像有人认出了夜寒觉拉的这首小提琴曲的名称,赶忙的将这个琴曲名称告诉同坐的其余三人,三人随后也都露出了恍然的神情,难怪听着那么熟悉,旋律那么感人。

  夜寒觉拉的这曲小提琴并不是现在什么流行音乐里的旋律,而是一首经典的老歌里的旋律,这首老歌在当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存在,如今时隔多年,夜寒觉拉这首老歌小提琴的旋律时仍然可以从中感受出这首老歌的所表达的深情意味。

  还记得那几句当时很火高潮时的歌词吗:

  “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

  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

  你该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答应我你从此不在深夜里徘徊

  不要轻易尝试放纵的滋味

  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当年这首由张信哲演唱的《爱如潮水》不知道唱哭了多少人的内心,如今这首歌虽然已是老歌,但它的旋律还时常因绕在许多再无声岁月的蹉跎中走过的人的心中留下怀念。

  随着夜寒觉右手琴弓在拉琴板上的来回摆动,很快这首老歌的旋律又一次在小提琴上的四根羊肠弦拉奏出来,它依旧一如既往的高昂,又一如既往的流露出阵阵的感伤,仿佛道出了对心爱之人夜里买醉时的痛心和尝试放纵滋味时的心碎。一句句歌词道出了世间红尘情爱究为何物,也道出了看着深爱之人尝试放纵滋味时的无奈。

  感伤的旋律渐渐的来到末尾,夜寒觉右手轻轻的来回拉动,左手几根手指的指头轻轻的按着那些羊肠弦,直至最后一点琴声消散于这件闲置教室内,夜寒觉再一次从嘴里吐出来一口憋着的气,然后缓缓的睁开双眸,之前弹奏小提琴时的那股气势瞬间消散。可以说,有没有小提琴的夜寒觉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

  再听夜寒觉拉奏小提琴时,四位师姐都习惯性的跟着夜寒觉闭上双眸,连同门口处的沈梦歆也一样,这是对每一位小提琴家的认可才会做的行为。整个夜寒觉拉奏的过程中,只有苏小雪双眸一动不霎的看着夜寒觉,双眼呆滞,原因很简单,只有犯花痴的女生才会流露出这种神情。整个过程中,他的脑海中只有夜寒觉那挺拔的身躯和那一丝不苟十分专注的神情。

  四位师姐和沈梦歆同时睁开双眸,望向教室内身在中央的夜寒觉,前者眸中满是惊喜,后者眸中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内心很为夜寒觉高兴。

  “四位师姐,请问我有没有通过第三轮到测试?”只见夜寒觉小心翼翼的问道。不远处沈梦歆看到夜寒觉的窘况不由挽嘴一笑,拉的那么好还不知道能不能加入社团,如果你这样子的水平不过测试的话,那么小提琴社团如今就应该宣布解散了。这样子当场打四位师姐的脸,你就不担心以后被穿小鞋?不过沈梦歆稍后一想,如今的小提琴社团团员紧缺,夜寒觉能够加入小提琴社团,四位师姐应该是不会给他穿小鞋的。

  唐思雨看着夜寒觉,然后站起身清脆的嗓音缓缓的道:“第三轮测试,完美通过。”说着唐思雨双手率先鼓起掌来。其余三名师姐也都站起身,双手鼓起掌来。沈梦歆也跟着四位师姐,轻轻的鼓起了掌。

  “哇……寒觉好帅。”一旁的苏小雪突然说道。由于苏小雪说这句话时没有压低嗓音,导致了整间闲置教室里的人顿时都听到一清二楚。夜寒觉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在他心中,苏小雪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只会跟在哥哥屁股后面怎么长都长不大的小妹妹一样。

  四位师姐中除了唐思雨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之外,其余三名师姐都有些面面相觑的张望起来。很显然她们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寒觉,这么亲切的称呼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其实沈梦歆也都是这么叫夜寒觉的,可能苏小雪这样子叫让人比较有误会感吧。这间接说明了两人是注定一对的还是不适合做情侣的命呢?

  唐思雨望了一眼其余三名同为师姐的女子,稍稍轻咳了一声便对着夜寒觉道:“寒觉是吧,先来认识一下社团里的几位师姐吧。”夜寒觉点点头,笑着望向除唐思雨外其余三名师姐:“三位师姐好,我叫夜寒觉,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三位师姐或羞涩或腼腆的点点头,面对夜寒觉的注视,她们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好在关键时刻唐思雨开口帮她们介绍起来:“寒觉,雨岚师姐你刚才已经有过简单的认识,就不在说了。我来介绍社团里的其余两位师姐,其中左手边的是柳梦瑶师姐,而右手边的则是杜雨菲师姐,你们三人互相认识一下。”说着唐思雨蹬了那三名师姐各自一眼,示意她们要摆出师姐该有的风度。

  夜寒觉的目光向两名师姐投视而来,不过等了片刻也没见那两名师姐有开口的迹象,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夜寒觉玩笑着说了一句:“三位师姐真幽默!”宋雨岚柳梦瑶等三人顿时脸蛋红到耳根子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唐思雨内心不由一阵无奈,看来以后这个社团少不了有人随时要发烧了。

  苏小雪望着夜寒觉,随后又望着社团里除了唐思雨在外的其余三名脸蛋红润,神情十分羞涩的三名师姐,不由的一阵心塞。夜寒觉幽默的说了一句后,便开始东一句西一句的与四位师姐闲聊起来,虽说大多话都是夜寒觉和唐思雨两人在说,但是其余三名师姐也都有或多或少的与夜寒觉说过话,神情不像刚才那般窘况。

  沈梦歆自然察觉到身旁苏小雪的心塞,不过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话来劝慰苏小雪。苏小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夜寒觉唐思雨两人还算畅谈的方向,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沈梦歆从未见到过的神情。平时对于苏小雪的心思一猜一个中的沈梦歆此时竟有些猜不出苏小雪心底里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那边说了些什么,就看见四位师姐返回到闲置教室最前边的椅子上,认真的望着夜寒觉。夜寒觉则重新拿起小提琴,标准的站姿立在闲置教室的中央地带,左手按在指板上的两根羊肠弦上,右手则拿着琴弓,在拉弦板上左右开拉了起来。

  教室内再一次传来小提琴优美的琴声,夜寒觉的神情依旧十分的严肃,几位师姐也都闭眸在静静的聆听。

  苏小雪也依旧望着夜寒觉,但眼神中那一股神情却没有消散。此时这间闲置教室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内心还很是单纯的小女孩竟然想到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事情。也许多年以后,她会慢慢的把这件琐事给说出来,但聆听的绝不是在场的每一个人。

  夜寒觉也不知道自己拉了几首小提琴,然后才特意被四位师姐允许可以去学校的食堂吃饭。四位师姐之所以念念不舍的让夜寒觉离开。无他,因为听夜寒觉拉小提琴,她们的内心总会变得很平静,宛如一摊没有被清风踏足过的湖水,湖面上没有一丝波澜。也不知是夜寒觉本身的魅力还是小提琴本身的魅力在作妖?

  夜寒觉吃完饭后,也没有再去小提琴社团,而是在教室里于苏小雪沈梦歆两人进行晚自习。直到晚自习结束,夜寒觉和沈梦歆两人再一次一起回家。

  今日的夜晚依旧只有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两人肩并肩的走在街上,跟昨天的场景一模一样。

  两人谁都没有率先开口,都是那种不知该说什么而沉默的那种。

  街道上渐渐只有她们两人,皎洁的月光洒落在这片大地上,照在两人的身影上,在他们的背后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而两人不知道的是,在刚才夜寒觉拉小提琴时,门外多了一位不速之客。他没有走进那间闲置教室,只是用背倚靠在门外的石壁上,也没有出声。教师内的人自然不会知道门外多了一个人。那个人只是当夜寒觉沈梦歆两人快要走的时候,便提前他们两人一步,率先离去,以至于从头到尾闲置教室里的众人都没有发觉到那个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