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十章 不善

第十章 不善

  次日拂晓刚过,东方的黎明开始照耀大地,寂静的天地慢慢的变得嘈杂,树上早起的鸟儿开始外出觅食,叽叽喳喳的,好像是在提醒新的一天又来临了,该开始进行新的一天的劳动。

  早晨,德云一中的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走入校园内,有的手里正拿着昨天刚学习的课本,正在认真的复习;而有的则手里拿着面包油条等早餐,此刻正吃的满脸油腻。

  此刻校园内,夜寒觉穿着昨天刚领的蓝色校服,他俊秀的颜值再配合无比帅气好看的蓝色校服,瞬间就成为校园里被公认的几大男神之一,所到之处无数女同学纷皆都纷侧目凝视。

  夜寒觉好像很不适应这种环境,神情很是拘谨。看来长的帅也是一件烦恼,一些男同学对此内心默默的说道,不过如果换成是他们自己本人的话,那想必他们是很享受这种烦恼的!毕竟这种烦恼的背后注定是女朋友一个顶一个的局面!

  周遭讨论夜寒觉的声音源源不断:“他是谁啊?怎么上学期没有见过啊?哇……好帅!要是我男朋友有他帅的一半就好了。” “我听一个闺蜜说,他好像是一(三)班新转来的学生,好像姓夜,叫夜寒觉。” “噢,难过觉得有些面生,我还以为我们学校有我不知道的男神。” “你啊要是把研究我们学校有多少男神这件事该换成是你的学习,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不会为学习这件事发愁。” “……”

  夜寒觉听着周遭的议论声,神情是那种要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的那种。这时一个声音在夜寒觉身后响起:“寒觉。”听着熟悉的声音,夜寒觉习惯性的转身回望去,只见沈梦歆正小跑着向自己跑来。周遭女同学的目光顿时朝沈梦歆望去,眼神隐隐有不善的意味。那意思很是明显,摆明已经将沈梦歆当成众多情敌之一。这种时候她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是夜寒觉跟别的女生相识,因为这摆明她们已经比别人慢了一个阶梯,自然也就比别人少了几分胜算。

  沈梦歆好像也察觉到周遭不善的目光,不由疑惑的望向夜寒觉。夜寒觉投给她一个'我也不知道'外兼好自为之的意思的眼神。周遭的女同学看着沈梦歆和夜寒觉有些眉来眼去的意思,不由气的双眉隐隐都有些倒竖起来。

  感觉周遭隐隐有杀气传出,沈梦歆的内心隐隐有些不安,顷刻间她忽然明白为什么周遭会有杀气传出了,连忙对着夜寒觉努了努嘴,意思大概是“我在教室等你。”然后便急急忙忙的向高一(三)班的教室走去。

  周遭众女同学望着离去的沈梦歆,神情好像有些不爽。你长的漂亮又怎样?你就可以插队啊?但事实证明,脸蛋漂亮做什么事都可以,人群中好几个男生恋恋不舍的望着沈梦歆消失的背影,然后同那些女同学怒目相视了起来。夜寒觉也趁机开溜回到了教室。

  来到教室,夜寒觉轻轻放下书包,没有理会教室内众多女同学新奇投视而来的目光,径直来到沈梦歆的座位旁,因为沈梦歆旁边的同学都还未来的学校,夜寒觉就很理所当然的坐在他们的位置上。“班长,刚才找我有事吗?”夜寒觉笑嘻嘻的道。沈梦歆打量了夜寒觉一眼,发现他穿上这身校服后隐隐变得比昨天帅气了几分。沈梦歆刚想回答便突然感觉到教室内传来的好几道好奇的目光,之后看见夜寒觉总是笑嘻嘻的样子,当即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便狠狠的蹬了夜寒觉一眼。夜寒觉也是到教室后才发觉为什么总有女生目光投视而来,然后便看见沈梦歆坐在座位上,内心便生出戏弄的心思,这不,被沈梦歆狠狠的蹬了一下。

  夜寒觉没有见死不救,当即对其解围,他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顷刻间就将所有目光驳了回去。只见夜寒觉转头环视了教室一圈,然后所有注视而来的眼神当即回归。沈梦歆有些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之后打量了夜寒觉一眼开口道:“没想到你穿上校服还挺帅的。刚才在校园里我还以为那人不是你呢。”夜寒觉也跟着沈梦歆一样打量了沈梦歆一眼:“班长你穿起校服的也挺美的。”听到夜寒觉的赞美,沈梦歆狠狠的白了夜寒觉一眼:“谁美了?小雪才美呢。”夜寒觉顿时脸色讪讪,知道沈梦歆是故意的,也没有动怒,只是笑了笑。

  “对了班长,下午吃饭时我们组个团吧。”夜寒觉转移话题的问道。沈梦歆这时心里才觉得对劲,应该都是男生对着女生说组团才对,哪有女生对着男生说组个团?昨天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如今一想起内心就有些羞愤,都怪苏小雪,昨天为了帮她,自己可是赌上了自己所有的清白,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班长,怎么了?若是有约的话那就下次吧。”夜寒觉见沈梦歆没有开口,以为沈梦歆有约,当即开口道。沈梦歆连忙笑着摇头:“噢,不是,我怎么会跟人有约呢?我可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那个下午要组团可啊?可以啊。”沈梦歆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把音量调大了一点,教室里的人都应该是能听见的。夜寒觉听到沈梦歆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由笑出了声:“班长,你这样不会让人给人感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吗?”沈梦歆脸一红,又蹬了夜寒觉一样,大概意思是你不拆台别人怎么会感觉到?

  夜寒觉没有在这个问题过多讨论,而是又继续刚才的话题到:“也不知北堂他要不要一起?”沈梦歆想了一下:“不知道,要不加上小雪吧,正好她知道食堂里有什么菜好吃。”夜寒觉顿时眼神……可以算是'幽怨'的望向沈梦歆。沈梦歆不由干笑了两声。内心却想到中午要是北堂不要,那你叫我一个人跟你去食堂组团吃饭?那不是成了约会了吗?嗯,中午必须要加上小雪。

  这时说曹操到曹操就到,只见苏小雪像一只小袋鼠般蹦蹦跳跳的向沈梦歆这个方向赶来,突然她停下了脚步,眼睛看见夜寒觉坐在沈梦歆旁边,心胸内的心脏不由怦怦作跳。寒觉,是寒觉,难道她说在等我吗?好激动,好激动,他居然在等我,他是不是要来追我了?他来追我我是不是要淑女矜持一些?我是不是要先婉拒他一下?不然他会认为我很轻浮。但是我若是婉拒了他,那他心里会不会认为我很傲慢?不喜欢他呢?可是人家心里很喜欢他啊,人家也不傲慢啊!那到底要不要答应他呢?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夜寒觉和沈梦歆两人也都发现了苏小雪,只看见她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望向这边,脸色好像有些滚烫发烧,不知是因为何故?忽然夜寒觉沈梦歆两人就看见苏小雪她急冲冲的不顾淑女形象的向教室外跑去。苏小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就觉得心里很紧张,不知不觉就向教室外跑去。夜寒觉刚想跟她打个招呼,就看见她向教室外跑去,心里不由疑惑起来,自己又不会吃了她?想了一下开口向沈梦歆询问道:“小雪她怎么了?是不是她身体不太舒服?还是误会了些什么?”听到夜寒觉的询问,沈梦歆当即脸色红霞满布:“应该……不会误会什么吧。”夜寒觉似笑非笑的“噢”了一声。沈梦歆低着头没有说话。好像又记起昨天他们三人坐在这里她鬼使神差的承认她自己喜欢顾北堂一点点。

  不一会早读铃声响起,夜寒觉看着自己空着的同桌座位,内心想到:他今天没来吗?不过再一想就发觉:也对,他的脸被别人打成那样,想必他是不会来学校引人注目的。收拾好思绪,夜寒觉从书包里拿出课本,开始跟着班里的读书声诵读起来。

  可就在早读铃声快要结束时,顾北堂突然间来到教室。他没有理会四周惊奇嗤笑的目光,而是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他身上的伤虽然可以用帅气的蓝色校服遮挡,但他脸上的淤青可没办法遮挡。班内的还几名同学都在小声讨扰顾北堂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虽然结果讨论出几个原因,但却一个都没猜对。其中有一个同学很是夸张的说顾北堂脸上的伤是因为爱情纠纷,说他泡了校外某位大哥的私藏在外的禁脔才被哪位大哥给打的,听到这个说法,夜寒觉转头看着顾北堂,发现顾北堂抬起头往刚才说话的那个男同学望去,那意思很是明显,表明我已经盯上你了的意思。夜寒觉对此内心道了一句:何苦来哉?而那个同学还很不凑巧的就是那个叫郑源的同学。他日后一定会明白'祸从口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之后顾北堂就又重新低下头,他始终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原本以他高冷的性格他是断然不会来学校的,起码也得要等脸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之后才敢回来学校见人。但顾北堂顾玉琴却丝毫不肯顾北堂不去学校。若是等顾北堂脸上的伤好了之后去学校,那她未来的儿媳妇指不定都被人抢到哪里去了(这里当然是指夜寒觉这个第三者),夜寒觉和沈梦歆两人昨天才刚认识就已经相识起来,还一起走路回家。若是让顾北堂等到脸上的伤好了之后再去学校,那他们两人不是得到了那种谈婚论嫁的地步?所以顾玉琴她是坚决不肯顾北堂不去学校的,甚至不惜为了让顾北堂去学校,顾玉琴还特地使出了从广播剧中学到的母子断绝的招式,这不?顾北堂还不是得乖乖来学校上课?任凭他在外多么的高冷霸气,在家他也一定要乖乖的听顾玉琴的话。

  看着顾北堂脸上的淤青,夜寒觉强忍住笑意,但最终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顾北堂只是淡淡的瞟了夜寒觉一眼,然后便语气十分格外清冷的说了一句:“你再笑,放学后你就别走了。”夜寒觉强忍住笑意:“好好好,顾大爷,我不笑了总行吧,你行行好,放过小的一次。”顾北堂没有再理会夜寒觉,从书包里拿出昨天还未看完的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第一节上课铃声响起时,夜寒觉突然向顾北堂问道:“放学后一起组团吃个饭吧。”顾北堂专心致志的看桌上的书,没有看夜寒觉一眼,夜寒觉便自顾自的说着:“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班长和小雪也要一起去。”顾北堂依旧没有理会夜寒觉。夜寒觉也没有再自讨没趣,索性认真的听起课。

  往后三节课,顾北堂不是在看书就是在睡觉,下课时也没有去厕所里吸烟,但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在第一时间就已经传遍整个校园,许多人都跑来高一(三)班来看热闹。顾北堂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像被打的人不是他,可真是够拽的。夜寒觉心里默默的对他吐槽道:装个屁啊还装!若是被顾北堂知道夜寒觉的心里话,指不定要将他按在地上狠狠的进行一段摩擦。

  很快,德云一中迎来了第四节课的下课铃声,同学们全都蜂蛹着朝食堂冲去。这次不是沈梦歆过来找夜寒觉,而是夜寒觉过去找他,夜寒觉还是直接拽着顾北堂胸的蓝色前领带来到沈梦歆面前的。

  沈梦歆看着顾北堂脸上的伤,感觉他脸上好像恢复了一点,但又好像没有,正看的入神时,死党同桌便很不应实景的发出咳咳的声响。顾北堂也转头看着沈梦歆,那双深邃的眼眸直盯沈梦歆的双眼。沈梦歆立即羞的低下头,脸蛋看起来又好像是要进入发烧的征兆。

  “人都到齐了吧,那我们开始吧,不然待会食堂里好吃的饭菜就要被人点光了。”苏小雪率先开口道。果然她没有丝毫怀疑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的关系,不然现在四人也就不会聚在一起组团吃饭了,顾北堂一脸的无所谓,夜寒觉则是点头应允,沈梦歆也是一样。

  然后四人就朝学校食堂走去。

  其实沈梦歆说的没错,顾北堂其实是不难相处的,只是他的性格有些乖张而已。或许他的心里有一些无法抹去的伤痕,只是不想被别人揭起知道而已,所以他的性格才会变得那么乖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