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七章 过往

第七章 过往

  如果要说对于那些打架斗殴吸烟喝酒的档子事,那想必对于夜寒觉本人来说是不太陌生的。

  夜寒觉在乡下那些日子里,对于这些吸烟喝酒斗殴的破事,他平日里可是没少跟一些狐朋狗友一起干。原本再还没去乡下生活时的夜寒觉原先是跟沈梦歆一样,两人都是家长们眼中十足的好学生,是那种常常被别人家父母口中老夸的'别人家的孩子…'。以前在镇上就读的班级里,夜寒觉的成绩可以说是名列前茅,而且人长的又帅,再校内可谓是收货了满满一竹筐的少女心。但自从他被丢在乡下生活的那天起,他就开始在乡下转学就读的学校里慢慢学会了怎样去吸烟喝酒,打架斗殴,不务学业,成绩也从此在班级里一落千丈。

  但对于这些状况,夜寒觉从来都独自埋藏在自己的内心,没有让乡下跟他住在一起年岁已高的爷爷奶奶们知晓。夜寒觉的爷爷奶奶从小就对夜寒觉这个人人夸奖十足的好孙子报有莫大的希望,内心几乎是百分百的认定他们的好孙子夜寒觉日后肯定是可以在外出头地的,独自闯出自己的一片事业的人。

  夜寒觉的内心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便一直将他的这些变化独自埋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而每次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夜寒觉内心总会充满一股自责,自责他辜负了爷爷奶奶们对他的信任。以前夜寒觉有好几次努力的想过怎样去改过自新,但是被丢弃在乡下后心底里的那一股子失落和迷茫好像只有那些烟酒破事可暂时缓和。

  不过就算夜寒觉自己不开口,那么他的爷爷奶奶就不知道吗?他们只不过都是记在了心底,一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好在最后的夜寒觉还是将烟酒给戒掉了,在校努力的专心读书,成绩也慢慢的提升,不然怎么可能考的上全市公认最好的一所高中呢?虽然夜寒觉将那些烟酒给戒掉了,但曾经被打后学来的打架技巧夜寒觉可是丝毫没忘记,这些技巧可是出门在外的防身之宝!如果一旦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他也不会束手无措,任人挨打。夜寒觉很有自信,如果待会要是遇到突发状况,他不会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此时街道上的空中不知怎的忽然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雨势特别的小,而且还很稀疏,被风随意吹散,落在人的肌肤上不用心根本感觉不到天空正在下雨。夜寒觉此时已经临近打架声的场地,只见有好几名男子正在对地上一个被麻袋套着的人用力的施以毒手,旁边还有几名男子正在一边围观一边指指点点,其中有一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嘴里还叼了根烟,看他站在几名男子的中央,很显然他是这一行人中的老大。

  几名男子打的很用力,这让夜寒觉很想知道麻袋里到底套着哪个倒霉鬼在遭殃?稀疏的雨滴在夜晚清风的吹拂下四下乱飞,有好几滴飘在了夜寒觉额上的发丝和脸上。不远处,只见有一根照明灯很是突兀的屹立在街道上,发出十分微弱的光芒,但其散发而出的光芒也足可以照亮这周围小小的三寸空间。

  正在围观的几名男子中有人眼尖,好像发现了夜寒觉的身影,夜寒觉也原本没有想过要躲,要躲他也就不会来了,而是听从沈梦歆的话绕道而行。围观的几名男子陆续转身看向夜寒觉,夜寒觉也将目光扫视向他们,但因四周的光线有些晦暗,夜寒觉只看清他们脸上大致模糊的轮廓。

  此时却他听见几名男子中有人的声音响起:“龙哥,他就是另外的那一人。”夜寒觉听到这个声音后有些疑惑,感觉这个音色有些耳熟,但就是不知在哪里听到过,一时脑海中就是有些想不起来。嘴里叼有一根香烟的男子缓缓将嘴里的香烟用两根手指夹了下来,然后只见他用手挥了挥,便看见他身旁有一个称的上健壮的男子朝夜寒觉走来,眼神流露出一股不善。

  等到男子缓步走进,夜寒觉这才看清了那人容貌,男子长的一脸凶相,头上没有一根头发,此时他一脸不善的望向夜寒觉,感觉好像下一秒就会将夜寒觉生吞活剥了一样,十足十的坏人。望着步步逼近的男子,夜寒觉脑海中浮现出几个可以瞬间击溃光头男子的招式。

  突然,夜寒觉没有等光头男子走近身前,便脚下一蹬,率先的朝光头男子攻去。自古以来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只见光头男子眉头明显的一挑,随即脸上浮现出不屑。

  刚才在步步逼近之时,光头男子的目光就在不停的在打量着夜寒觉,看到夜寒觉瘦胳膊瘦腿的,内心便很是不屑,就这小身板?也敢出来自作主张的管闲事?真是不知死活!随即又看到夜寒觉不退反进的向他冲来,内心顿时就更加不屑了。也不手下留情,待夜寒觉快要冲到近前时,忽然就势大力猛的挥出一拳,直朝夜寒觉脸上轰去,显然想要一击就解决掉夜寒觉。

  但显然夜寒觉对于光头男子这一拳没有丝毫在意,速度依旧不减刚才,好像视而不见般,就感觉是夜寒觉自己在往光头男子硕大的拳头上撞一样。光头男子见此内心不由道了一句:不知死活!

  然而就当拳头快要砸到夜寒觉脸上之时,只见夜寒觉突然脚步一错,转眼就已来到光头男子的身侧,光头男子的拳头不出意外的往前飞去,夜寒觉双眼紧紧盯着那条胳膊,随后趁着他那一拳轰出惯力未消之时,迅速的用右手轻轻扣住了光头男子挥出拳头的胳膊的小臂,然后用力顺势往他刚才轰出拳头时惯性的方向一带,之后在用膝盖毫不留情重重的直挺在他的小腹上。

  只听见光头男子惨叫了一声,双眼顿时瞪的炯大,然后双膝一跪捂着肚子就倒在地上,身形弓虾,口中吐白沫。

  从用手扣住男子的手腕再到用膝盖重重的挺在男子的肚子上整个过程夜寒觉可以说是一气呵成。料理完那名男子后,夜寒觉抬头打量了眼距离自己几步之远被称作龙哥的那名男子。

  龙哥此时也微微抬起头望向夜寒觉,双方互相打量,夜寒觉这才看清龙哥的面容,只见龙哥竟然是一个身材十分瘦弱的男子,相貌很是平平,是那种随便走在人群中都不会引起美女注意的类型。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则穿着一条黑色运动长裤,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随遇而安的平凡,这让人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名十分普通的男子就是那被这一行人称为龙哥的人。

  龙哥目光也正望向下手果决狠辣的夜寒觉,眉头不由皱了皱。夜寒觉又往龙哥身旁的那几名男子扫视了一眼,然后目光定格在其中一个男子身上。那名男子也望向夜寒觉,一脸的不善。

  是他。夜寒觉心里默默的想到。那名男子赫然就是中午在一中食堂内被顾北堂扫了脸面的刘哲。他在这里干什么?夜寒觉内心疑惑的想到这麻袋里套的又是什么人?不知为何,夜寒觉此刻内心竟隐隐有些不安,脑海中快速闪过顾北堂的名字和他平时高冷不羁的身影。

  忽然夜寒觉只见龙哥开口说道:“兄弟们今天也都活动累了,走吧!”身后正在用力殴打麻袋的好几名男子闻言后也都没有在对着麻袋里的人施以毒手,几个跨步便来到他们龙哥的身后,一个个眼神都十分不善的望着夜寒觉,好像只等他们龙哥一声令下,便一个个都会毫不犹豫的冲向夜寒觉,把夜寒觉按在地上使劲的摩擦。

  “龙哥,也得要把他给弄死!”刘哲见龙哥要走,连忙开口道。龙哥却没有理会刘哲的话,而是目光再次与夜寒觉对视,有些好奇的咧嘴开口道:“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打我们几个?”

  夜寒觉扫视了龙哥身后众人一眼,随即沉思了一会:“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可以试一试。”龙哥眼神忽然认真的盯着夜寒觉,看到夜寒觉不像说笑的神情和坚定的双眸,过了一会儿才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开口道:“改天我一定要领教一下,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让我失望!”夜寒觉没有回答龙哥的话,而是静静的望着对面的他,只是不知不觉他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

  夜寒觉也没有托大想要留下龙哥一行人,因为他不知道那名被称作龙哥的男子实力到底怎么样,届时如果相斗起来,更别提龙哥身后还有七八号人物。同样龙哥也不知道夜寒觉的具体实力,不过他也没有想过去试探夜寒觉,少一事总比多一事好。等一会儿如果双方相斗,到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这是龙哥不愿意看到的,再者两人平日也无冤无仇,凭啥偏要斗个你死我活?这也是龙哥不想试探夜寒觉的原因。龙哥一行人也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不一会便走的无影无踪,离去时龙哥也没忘叫几个人把刚才倒在地上哀嚎不断的那名男子抬走。

  而待他们走后,夜寒觉心底里则莫名的松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上并未明显细小的汗珠,迈开步子来到那个麻袋旁,轻轻蹲下身,右手缓缓的伸出,内心却不由的祈祷了一句:希望不是他!不过一想到他,夜寒觉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可能,他平时的确挺吊的,但也不至于被人套着麻袋在这里群殴吧!然后夜寒觉便将麻袋里的人用力拽了出来,随后将他摆过身子,不过当夜寒觉一看到他的脸,瞬间脸色就变得发白。

  麻袋里的他不是别人,正是夜寒觉今天第一天上学时的同座——顾北堂。只见顾北堂的脸上淤青阵阵,也不知被人的拳头揍了几拳,整个人此时陷入了昏迷之中,人事不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气!夜寒觉心底里想到,真是想到什么就应什么。

  夜寒觉轻轻将地上的顾北堂背起,然后朝沈梦歆的所处的位置走去,耳边只听见顾北堂那虚弱的呼吸声,心底里不由笑了笑,好在还有气!如果顾北堂此时醒来知道夜寒觉内心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的直接给他一拳?

  街道拐口处的沈梦歆此刻正浑身发抖的坐在地上,一百秒早已经数了过去了,但就是迟迟等不到夜寒觉的身影,虽然她知道她只需要坚强一点站起身拐过那个街道的拐角处就有可能看见夜寒觉的身影,但她就是不敢。直到现在,她的内心依旧很害怕,不,应该是比之前更加害怕了!双腿止不住的打颤,四周仿佛比之前更加黑暗起来,宛如像一只漆黑的巨兽,好像下一秒就要将内心脆弱的她吞入腹中。再数一百秒,沈梦歆内心默默的说,此刻她除了内心再数一百秒,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而当沈梦歆再数到一百秒过半时,她忽然听到不远处好像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此时她竟又微微小声的哭泣了起来,眼睛闭的比之前更紧了,沈梦歆不知道来的人是不是夜寒觉,所以她此刻内心的害怕比之前更甚!沙沙的脚步声渐渐在黑夜中刺耳了起来,最后停留在沈梦歆身前。沈梦歆缓缓的睁开满是泪雾的双眼,有些害怕,但之后就入眼便看到了夜寒觉的身影,只见夜寒觉背着一个人影,因为光线太暗,她有些看不清那个人影的面容,只觉得那个人影的发型有点熟悉。但她很高兴,因为夜寒觉真的没有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寒觉,你来了。”沈梦歆高兴的说。夜寒觉点点头,轻轻笑道:“我都说了我不会丢下你的,班长。” 沈梦歆点点头,忽然看向夜寒觉身后的人影:“对了寒觉,你身后背的是谁啊。是刚才那个被打的人吗?我怎么感觉他有些熟悉啊?” 夜寒觉犹豫了一下,有些迟疑不知要不要让沈梦歆知道他身后背的正是她心目中爱的人顾北堂?“怎么了寒觉?”见夜寒觉没开口,沈梦歆好奇的问道。夜寒觉想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得将顾北堂的事告诉沈梦歆,因为这样瞒着也不是个事,况且现在就算夜寒觉他不告诉沈梦歆,日后沈梦歆她也一定是会知道的。“班长,我身后背…背的是…是北堂。”沈梦歆闻言震惊的看着夜寒觉,眼神瞬间呆滞,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夜寒觉说的话。夜寒觉轻轻将顾北堂从背上放了下来。沈梦歆连忙蹲下身,看着印象中熟悉的脸,她的眼泪立即又一滴一滴的滑落脸颊,在模糊月光的映衬下变的晶莹起来。

  夜寒觉从上而下的望着正哭的梨花带雨的沈梦歆,夜寒觉此时觉得他应该安慰沈梦歆,但是他随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望着昏迷的顾北堂道:“班长,现在怎么办?你知道顾北堂的家住在哪吗?现在好像附近的医院都已经关门了,如果班长你不知道的话那就将他送回我家吧。” 沈梦歆闻言抬起头,泪眼朦胧的道:“我知道他的家在哪。”……

  夜寒觉重新背起顾北堂,沈梦歆则领着夜寒觉向某一条街道走去,边走眼眶的泪珠还时不时的滑下脸颊。夜寒觉则默默的跟在沈梦歆身后,没有出口安慰她。沈梦歆看到心爱的人被人打成重伤,夜寒觉觉得他并不适合安慰沈梦歆,所以也就没有安慰沈梦歆。如今他能做的只有默默的背起顾北堂,跟在沈梦歆的身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