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四章 面子

第四章 面子

  在食堂内一张长桌上,夜寒觉和沈梦歆三人正围坐在一起吃饭,沈梦歆和苏小雪两人坐在一起,而夜寒觉则坐在她们的对面。三人没有闲聊,夜寒觉低头吃着铁盘里的饭菜,神情陷入沉思,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苏小雪则时不时的要偷看夜寒觉几下,然后小声痴痴的发笑。对于身旁宛如魔障般的苏小雪,沈梦歆是完全没有半点招式可以破解,也只是静静的吃着面前自己铁盘里的饭菜。

  食堂内莺莺燕燕,一片喧闹,但这一桌三人却异常的十分平静,平静的想要过来蹭桌位的同学都有点不好意思。本该这种平静会持续到三人吃完晚饭。但一个人的闯入使这种平静顷刻间被消散。只见长桌上,有一个高三的男子很不礼貌的坐在了夜寒觉身旁那个空余的座位上,还把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男子身后站有三四名男子,每一个脸上都眼神戏谑,神情玩味。他们全都是校园内有名的小混混,自称是德云一中的老大,一中校园内没有一个学生不认识他们。就连他们的班主任对他们也都无可奈何,只给了他们一个条件,要求他们上课时不要捣乱就行了。

  男子没有理会身旁的夜寒觉,而是对着面前的沈梦歆语气阴冷道:“这位想必就是顾嫂了吧。”沈梦歆看着男子,眉头有些紧皱,似乎认识这名不速之客,不过认识归认识,但却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只见沈梦歆冷着声音开口说道:“刘哲,你来干什么?”刘哲脸上浮现出一抹跟身后几名男子一样的玩味:“哼,干什么?当然是来讨债的,顾北堂那家伙在哪?上学期的债他也该还了。”

  “他欠了你们什么债?如果要那上学期你们的那件糗事来说事,那也是你们自己不识好歹,招惹到了北堂而丢了面子,伤才养好刚到下学期就想要来找回场子?你们要不要脸?”沈梦歆冷笑着对刘哲道。刘哲只是笑了笑,没有丝毫动怒:“传闻你是顾北堂那家伙班内内定的女朋友,果然是跟那家伙同心啊!那家伙倒是找了个红颜知己,而且每晚还是那种免费供暖被的那种,倒是艳福不浅。”身后的三四名男子闻言皆都哈哈淫笑起来。

  “反正顾北堂今日一定要给我们个交代,不然顾嫂你就别想回去了。”刘哲威胁道。“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别回去?”沈梦歆瞪红了双眼,丝毫不惧刘哲的威胁,又冷着脸开口说道。“对,不让我们回去,你们也得掂量掂量怕不怕食堂的老师?”苏小雪也跟着附和起来说道。眼神却无意有意的瞟向夜寒觉,看见夜寒觉眉头紧皱,很显然是想引起夜寒觉对她的注意。

  刘哲依旧笑了笑,仿佛态度极好:“反正我们也不指望能在这里碰见他,但这校园这么大也不好找他,思来想去我们就想了一个土办法,当然也就要委屈顾嫂了,我们哥几个每天放学都会准时跟在顾嫂你身后,直到见到顾北堂那家伙为止。希望顾嫂理解我们哥几个的'一片苦心' ”沈梦歆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家伙,每天跟在一个女同学身后这种话他也说的出口?而且还是在学校食堂,大庭观众之下,拜托,麻烦你不要脸可也别拖我下水!沈梦歆内心诽谤到。

  刘哲转头撇了身旁的夜寒觉一眼:“哟,顾嫂,你莫不是背着顾北堂那家伙偷人吧?”说着呵呵笑了起来。

  沈梦歆一听顿时瞪大了双眸:“你胡说什么?”刘哲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而身旁的苏小雪闻言后则是怒发冲冠的瞪着刘哲:“放你娘的屁!”连苏小雪这么自认十分矜持淑女的人听到刘哲说的话后也瞬间骂了一句粗。

  刘哲依旧笑了笑,没有理会沈梦歆和苏小雪,转头又看了夜寒觉一眼:“长的倒挺不赖的,就是身子骨太瘦了点,恐怕应该满足不了顾嫂你吧!”沈梦歆目瞪口呆,随后满脸红霞,紧接着羞愤的望着男子。周边的目光霎时朝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凝聚了过来,继而窃窃私语起来。

  沈梦歆眼中泪雾隐隐有凝聚倾泻得趋势。

  夜寒觉看着周遭渐渐围观的众人,又察觉到沈梦歆情绪的不对,内心对着刘哲的为人冷哼了一声,想了一下,然后对着身旁的刘哲道:“同学,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你不要误会。还有,麻烦同学你请把嘴巴放干净点,侮辱一个女孩子的清白让你很有成就感吗?”周遭目光缓缓从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往刘哲身上凝聚,继而再次窃窃私语了起来。

  “你看是刘哲,就是那个自诩为德云一中的老大的刘哲” “没错,就是他,我认得他。前几天我还见过他”……周遭议论声不断

  刘哲倒没多在意周遭的议论声,目光望着夜寒觉,眼神兼语气不善的道:“你小子算哪根葱?我跟顾嫂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夜寒觉闻言只是笑着放下手中筷子:“我叫夜寒觉,是高一(三)班的倒插生一个。” “如果同学你要在这大庭观众之下以多欺少对我动手,那鄙人我很乐意奉陪。不过要先请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你这样子让我很厌恶,与一些表里不一的畜牲又有什么不同?”夜寒觉平静的说道,但双眸中却冷冽的望着身旁的刘哲,身上隐隐透露出一股霸气,看上去于之前的神情温顺截然不同,宛如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对桌的苏小雪眼中小星星闪烁,一脸崇拜的样子。

  夜寒觉的一句话使的周遭的同学忍不住喝彩了起来,但看到刘哲扫视过来的目光,一些同学立刻牢牢的将嘴巴闭上。沈梦歆眼中露出担忧的神情,有些担心夜寒觉的安全。毕竟刘哲能自诩为德云一中的老大也不是盖的!

  刘哲刚要对着身旁的夜寒觉发飙,忽然就听见一个声音在人群外围想起:“要打架,那加我们几个也应该要奉陪吧!以多欺少可胜之不武!”听到熟悉清冷的声音,沈梦歆目光立即流露异彩朝声音来源处望去。两旁的人群缓缓退避,宛如迎接君王般一个,只见一个少年在三四个同龄人的簇拥下向这边慢步走来,那少年正是顾北堂。此时顾北堂手里端着一个铁盘,里面盛满了饭菜,他的面容依旧有些泛白,但双眸中的流露出深邃却从未消散。“顾北堂?”刘哲吃惊的说,声音中透露出一股让人感觉十分清晰的不安。

  不是说他今天要去新食堂吗?这他妈的,情报有误啊!若不是知晓顾北堂今日要去新食堂吃饭,你以为刘哲还敢来这老食堂'调戏'沈梦歆吗?直到现在,一遇到顾北堂上学期被揍的地方就还条件反射般隐隐作痛!

  “你要我们顾哥给你什么交代?不如我们哥几个替顾哥给你个交代怎样?”顾北堂身旁的张顺开口道,笑容很是玩味。刘哲只是强笑了一声:”顾…哥,你怎么来了?”周遭顿时传来一道道鄙视的目光,刚才不是叫的挺嚣的?怎么一见到真人就这么怂了?还自诩为德云一中的老大,我看根本就是自称个屁吧!…… 周遭的同学人群心里默默的吐槽道。刘哲的脸皮也真是厚到敢称第一没有人敢称第二的地步,对于身旁的那些白眼丝毫不介意,脸上毫无异色。恐怕就那脸皮程度好像只有那条万里长城才可以与之一较高下吧!“顾哥,您…您坐。”说着刘哲连忙起身,将座位让给了顾北堂。顾北堂压根就没有理他,坐下座位后,兴许是嫌他在一旁碍眼,便说了一个字:“滚。”

  刘哲的脸色顿时一沉,他好歹在学校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顾北堂的这一声滚可谓是让他脸面丢尽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脸皮恐怕早已经在校园内丢尽了,根本就不用顾北堂在锦上添花这么多余一下了。他身后的几个高三男子一看,二话不说就想对顾北堂动手,为了维护老大的尊严,被打也值了!但却全被刘哲拦了下来。也不知他们到底是看上了刘哲哪一点好?尽然甘愿做刘哲小弟?刘哲心里冷哼了一声,然后道了一声:“我们走。”几人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光明正大的向远处走去,不理睬后边周遭人群的吐槽声。其实就算刘哲没有拦下他的人,他们也不一定能打到顾北堂,因为在他们想要动手的时候,顾北堂身后张顺几人也动了起来,几人一个个眼神不善的盯着他们,拳头紧握,一言不发就要动手。

  没了热闹可看,周遭围观的同学人群自然也就散了。

  只见在一处阴影下,刘哲看着正围聚在一起的四人,有些咬牙切齿的道:“顾北堂,你他妈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你好看。”旁边顿时有人不岔的开口道:“刘哥,难道今日就想这么算了?”刘哲闻言对着那人骂了一声:“算你马的狗屁,今日顾北堂他让我脸面在学校丢尽,日后我一定要让他百倍奉还!”随后刘哲好像想起里什么,脸上阴冷的邪笑了一声,只见他拿起放在兜里的手机,指间熟悉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手机内立马就传出拨打电话嘟嘟的声响。过了没多久,只听见电话那边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喂?”刘哲一听,神情立马激动了起来,语气尊敬的说道:“龙哥,是我,我是小哲啊,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在酒吧里喝过酒呢。”

  “噢,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那边的人回忆了一下然后对着电话那边的刘哲道。刘哲顿时装成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语气道:“龙哥,我在学校里差点被人打了,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

  那边的人闻言眉头一挑,沉思了一会开口道:“怎么回事?” “不是说有事报我的名号吗?” 刘哲闻言大喜,这是要替他教训顾北堂的节奏啊!“龙哥,我告诉他了,可他一直对我不理不睬的,你说这不是看不起你吗?”

  那边的人听后,又沉思了一会才对着刘哲道:“他有啥背景没?若是有我也不能替你报仇啊。毕竟再这个地方有背景的可是一抓一大把。”

  刘哲听后大喜过望:“没,龙哥,他啥背景都没有,在学校里只不过有几个兄弟跟他为虎作伥而已,龙哥你收拾他不过轻而易举吗?”

  对面那人再一次又想了一下:“嗯,放学后你过来找我,我们聊一聊。”说着便没有理会刘哲挂了电话。刘哲将电话重新放回兜里,又冷笑了两声:“顾北堂啊顾北堂,以后你就知道我刘哲的厉害,看你以后再学校还敢不敢跟我嚣张!”

  长桌旁这次轮到沈梦歆魔障了,但倒也没有表现的太过于离谱。只是跟苏小雪一样,时不时偷偷望了顾北堂一眼,不过并没有痴痴的发笑,否则她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在这学校内行走?夜寒觉又低头吃着面前铁盘里的饭菜,顾北堂也跟他一样,两人都没有抬头与对面两位小姐姐说话,两位小姐姐也没有,四人就这么坐着吃饭,谁都没有挑起话题,好像都在刻意维持着这份寂静。

  这个过程持续到了完饭阶段,感觉好像很尴尬,又不是很尴尬的样子!就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四人吃完饭,便收拾起身向(三)班教室走去,中途顾北堂便一言不发的与三人便分开了,看去时的模样应该是往厕所的方向去的。

  夜寒觉看着顾北堂的离去时的背影,知道他又要去厕所吸烟了。其实他想亲口对他说:吸烟有害健康。但每次这话总没能说出口。夜寒觉自己也吸过烟,但是后来强戒了,他知道一旦吸了烟一到时刻嘴里不刁一根烟,吐一口烟气是一件十分难受的事情,可是一旦吸烟吸的太久,往后就更难戒烟了所以夜寒觉真心希望顾北堂此时可以把烟戒掉,永永远远的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