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二章 情面

第二章 情面

  “叮铃铃…”下课时,德云一中的铃声准时响起,这让原本寂寥无声的校园慢慢变得喧闹起来,校园内各种嘈杂声也陆续响起一片。

  此时高一(三)班内,当台下众男同学心目中的女神迈出教室那一刻起,整间教室瞬间就变得沸腾了起来,各种说话声再教室里此起彼伏,与刚才教室内肃静的前一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教室内,只见有一名长相十分美丽的少女缓缓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但不知为何,她离开座位时的步伐走的很慢,脸上神情十分的小心,她的行踪并没有让她正在一旁侃侃而谈的同桌知道,也不知少女要去往哪里?

  少女姓沈,叫沈梦歆,是班级里数一数二有名的大美女,平日里被班里人称为班花,同时也是高一(三)唯一的一名班长。沈梦歆在班级里为人十分友善,处事的能力也很强,因此跟班级里的男女同学也都相处的很好。

  总算避开苏小雨,得赶紧把唐老师交代的任务完成,不然待会被她发现,肯定会被她错认什么的,到时班里校内肯定又是人尽皆知。沈梦歆内心默默的说道。

  再上学期开学的第一天,苏小雨就毛遂自荐成为了沈梦歆的跟班,每日都必须跟在沈梦歆身后。再校内高一这一届里,苏小雪也可以算是一代名人,人送外号'八卦姐'。只因苏小雪好像天生就对八卦有一种天然的敏锐感,再校园内甭管众多真不真实的小八卦,几乎好像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谁谁谁身上有狐臭,谁谁谁有脚气等等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她可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可谓是掌握着校园内众多同学们的死穴!

  沈梦歆迈着步子来到四组最后一排,看着正一旁无事发呆的夜寒觉,出声开口说道:“同学你好,我是(三)班的班长,你叫夜寒觉是吧,不知道以后我可不可以叫你做'寒觉'?”沈梦歆的到访给夜寒觉脑海中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她的声音非常甜美,感觉有点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她的行为举止落落大方,好像天生就带有一种自来熟。还有再加上她靓丽的长相,一瞬间,这就是夜寒觉对班长沈梦歆见面时的第一印象。

  夜寒觉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可以班长,不过有点抱歉,因为我刚来学校没多久,班级里众同学的名字都还有些记不太清,所以不知道班长你叫什么名字?”夜寒觉绕绕头,神情十分歉然道。

  沈梦歆闻言只是笑了笑:“没关系,我叫沈梦歆,以后你在班里若是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噢,对了,唐老师让我带你去教务处领取一下学校里的校装和一些下学期需要用到的课本,顺便再让我带你去熟悉一下校园的环境。”夜寒觉犹豫了一下,两人初次见面……会不会有点不太好?但最终夜寒觉还是点了点头,笑着对沈梦歆道了一句:“谢谢班长”。毕竟沈梦歆也只是遵命行事,况且两人初次见面,他也不太好拒绝沈梦歆。沈梦歆只是笑了笑,没有在意夜寒觉的谢意,因为再她的印象中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情。

  忽然,夜寒觉瞥见自己正一旁熟睡的同桌突然顾北堂醒了过来,只见他的眉头紧蹙了起来,就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竟然也是帅气十足,夜寒觉身旁的沈梦歆看得有些微微失神。这是夜寒觉第一次看见顾北堂蹙眉的样子,很显然顾北堂他是被打扰醒的,教室里此起彼伏喧闹的说话声让他无法再继续安睡,他也只得醒过来。

  “北堂,你醒了,我正好要跟寒觉去教务处领取一些东西,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看到顾北堂醒了过来,班长沈梦歆兴致勃勃的开口道。不知为何,这次轮到夜寒觉蹙眉了。

  顾北堂扫视了一眼喧闹的班里,深邃的瞳孔内充满了一股极为明显的烦躁感。他站起了身,伸手插进校裤兜里,正好把打火机露在外面的尾部推了进去。

  “不用了,我还有事。”他的声音依旧如上学期般一如既往的清冷,仿佛对谁都是如此。

  顾北堂没有理会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只留给了他们两人一个孤身一人十分萧索的背影,然后就拐入教室外的拐角,消失不见。

  “他这人就这样,我们走吧。”沈梦歆歉意的对着夜寒觉道,然后便领着夜寒觉前往校园高一的教务处。

  夜寒觉很自然的与沈梦歆并肩而行。两人边走边说,看模样根本不像才第一天刚刚认识的一眼。这一幕,自然被校园内的一些好事者看到......

  再前往教务处的路上,夜寒觉率先挑起了话题:“班长,你跟...顾北堂很熟吗?”

  沈梦歆闻言,只感觉有风吹乱耳边发丝,她随手轻拂了拂耳边有些杂乱的青丝,似乎想起往事,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甜意:“还好吧,就是有一些交集。” “其实他人是很好的,只是跟人交流的方式有点与众不同而已。”夜寒觉看着沈梦歆这个动作,神情有些微微呆滞。

  一个人的漂亮除了取决于她的美貌之外,还有就是取决于她平时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举一动。沈梦歆这个无意间流露而出的动作让夜寒觉瞬间就对沈梦歆有一种占欲感。不过霎时这个念头就消散不见。

  忽然,正向前方行走的沈梦歆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夜寒觉道:“寒觉,我觉得你跟北堂真的很有缘诶。”回过神后陷入沉思的夜寒觉闻言后转头望着沈梦歆,眼神露出疑惑。

  “你有没有读过一句古诗,叫做'冬夜夜寒觉夜长,沉吟久坐坐北堂' 其中就有你和北堂的名字,刚好你们又在一起坐,成为了同桌,这不是很有缘吗?”夜寒觉认真想了一下,然后笑着认同道:“我也觉得我们俩的确很有缘。”

  说话的功夫,两人就已来到教务处,沈梦歆走进去替夜寒觉拿了一套校装和几本下学期需要用到的课本后就走了出来,将手中物品交给了夜寒觉后,然后两人就又边走边聊的向教室走去。

  快到教室时,夜寒觉忽然叫住沈梦歆,沈梦歆疑惑的看着夜寒觉道:“寒觉,你是有什么事吗?”夜寒觉不好意思的绕绕头,虽然不好意思,但也还是要腼着脸皮说道:“那个班长...厕所在哪里?”

  沈梦歆闻言不由的挽嘴一笑,她的笑很是迷人,再夜寒觉的印象中恐怕没有人能够拥有沈梦歆这样迷人的笑容。沈梦歆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的笑容会是怎样的迷人:“是我疏忽了,竟然没有先告诉你厕所在哪里,呢,看着前边那条走廊一直走到到尽头后再左拐就是了,男女厕所应该分的清吧?”沈梦歆顺便调侃了夜寒觉一句。

  夜寒觉笑着点点头:“分的清,分的清。若是分不清不是可以让班长跟我一起走一趟。”

  沈梦歆“呸”了一声,脸蛋有些微红,她伸出自己的手,对着夜寒觉道:“拿来。”那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望着夜寒觉,夜寒觉好奇的看着她。“你别误会,我就是想说难道你想拿着这些东西去厕所吗?”说着看着夜寒觉手上的东西。被沈梦歆这么一说,夜寒觉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将手中物品拿给沈梦歆,同时还不忘对着沈梦歆说上一句:“谢谢班长。”

  只见沈梦歆双手轻轻接过,同时也嘱咐夜寒觉说道:“寒觉,时间可是有点紧,你才第一天来学校上课,待会上课时可别迟到了。”

  夜寒觉笑着点点头,随即迈步向厕所的方向走去。沈梦歆则拿着夜寒觉的物品,向(三)班教室的方向走去。再一间厕所内,有几个校园高一的小混混正蹲在某个角落里吸着手中廉价的香烟,时不时从口中喷出一口口雾气。此时突然几人中有一个人开口道:“听说今天顾哥有了一个新同桌,好像叫什么觉,长的倒是个小鲜肉,咱们顾哥以后可是有福了。”说着那人嘴里淫笑了起来。其余几人脑海中好像也都联想到了什么画面,不由自主的哈哈淫笑了起来。

  这时几人中又有人开口说道:“喂喂喂,各位,那个小鲜肉我刚才来到时候好像有看到他,长的到是名副其实,哦,我还看见他好像跟顾哥那个班的班花走的挺近的,两人好像还有说有笑的,也不知是怎么相识的?” “什么?顾哥班的班花?那不就是顾哥内定的顾嫂吗?这他妈的,这新来的还不到一天就勾搭上顾哥内定的顾嫂,他奶奶的简直是在找死啊!” 几人中有人听到那话后仿佛想起来什么,忽然跳起来开口大骂道。“是啊,再这一中校园内有谁不知(三)班的班花就是顾哥内定的顾嫂?这小子尽然敢勾搭顾嫂,简直不可饶恕。”……另外几人闻言后脑海中也都纷纷记起,皆都开口大骂道。几人全都嚷嚷着放学后要去教训那个新来的小白脸。

  而在几人不远处,有一个少年则正蹲着地上背靠着一堵墙,默默的吸着手中夹着的廉价香烟,对于不远处的那几人所言没有丝毫的理睬,只见在他脚边地上散落着有好几个烟头,不知他这下课区区十分钟是怎么吸那么多根香烟的?

  少年正是夜寒觉的同桌顾北堂。好不凑巧,夜寒觉这时突然步入厕所内。顿时厕所内一个个眼神向他投望而来。夜寒觉疑惑的回望向他们,忽然只见那里边几人中有人开口说道:“咦,这不是那个新来的小鲜肉吗?我刚才还看到他,就是他跟顾嫂有说有笑。”

  夜寒觉一懵,眉宇间顿时紧皱了起来,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然后便感觉到有好几道不善的目光向他投视而来。夜寒觉抬眼直视厕所里边的那几人,随即便看见他们几人中有一人缓缓站了起来,紧接着蹲着的另几人也都站了起来。刚才率先站起的那人将手中还未吸完剩有一半多的香烟直接霸气扔在厕所内的地上,然后用脚使劲将香烟往地上摩擦。夜寒觉眼皮子一跳,但又有些不解,自己今天刚来到学校好像还并没有惹到什么人,怎么这几人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不过夜寒觉也不是怕事的人,如果对方想要占着人多势众来欺负他这个新学生,那他也绝不会让对方好过。

  “你就是我们顾哥今天刚来的新同桌?”只见那人开口说。夜寒觉想了想:“你们口中的顾哥是顾北堂的话,那我应该就是你们口中说的顾哥今天新来的新同桌。”

  那人笑了笑,露出满嘴的黄牙:“既然是顾哥的同桌,那也就是我们的朋友,来来来,吸一根,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我们这里可是不允许不会吸烟的!”说着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烟盒,从中拿出一根香烟,递给了夜寒觉。眼神很是戏谑,仿佛是在看小丑接下来的表演。

  不远处的顾北堂闻言后眉头紧蹙,但也没有说什么,只因为他现在不想动身,还有他此刻内心有很是烦闷,那深邃的眼眸中的那股烦躁感迟迟还未消散。

  夜寒觉看着眼前那人递过来的香烟,望了那人一眼,过了一会才平静的对着那持烟男那人道:“我不会吸烟。”短短一句话道出夜寒觉的立场!也似乎表明了夜寒觉的决心!

  那人眼中的戏谑越发浓郁,将手中的烟盒兜回裤带,继而拿出一根打火机,明火从打火机口喷出,那人将香烟咬在嘴里,打火机喷出的明火缓缓靠近咬在嘴里的烟的烟头,然后猛吸了一口,向上喷了一口后随即收起打火机,用手将嘴里的烟夹住,缓缓放下了手臂。

  “你是看不起我手中这烟还是看不起我?”说着微微抬起手臂。“若是看不起这烟还好说,可若是看不起我,那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那人手里夹着的香烟缓缓冒出一道白烟

  旁边的几人一听,顿时哈哈笑了起来:“张哥,这小子摆明是看不起你吗。” “那说得拿这小子怎么办?啊?”那人开口问道。其余人闻言附和道:“揍他一顿。”……

  夜寒觉内心清楚,知道那几人是来无端找茬的,双手不由缓缓的紧握成拳,这可是久违的熟悉啊!夜寒觉内心暗暗的说。

  这时,一中上课铃声响起,“那就现在揍他一顿”,那人将手中的烟重新咬在嘴里,然后一拳迅猛挥出,拳头刚劲有力,很显然是一个练家子!夜寒觉看着快速即将砸在自己脸上的拳头,脑海中想象出好几种应敌之策,随后紧握的右手拳头就要朝那人胸口轰去。

  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厕所的后方,有一个声音缓缓的传出:“张顺,该去上课了。”说话人自然是顾北堂。那班人皆都一愣,随即只见那人的拳头猛地在夜寒觉的侧脸旁不到十公分处停下,夜寒觉蓄已久的一拳刚想挥出,此时也竟慢慢的松开。

  “走了走了,既然顾哥发话了,那今天就先放了你这小子。”那人开口道,忽然又压低了声音对着夜寒觉道:“小子,(三)班的某些女生可不是你能碰的,若是不识好歹,可别怪我们不给顾哥情面。”

  是班长吗?夜寒觉内心浮现出沈梦歆嫣然动人一笑的画面,这个消息可真是意外啊!

  那伙人也都没有在理会夜寒觉,一个个与他擦肩而过。而那人临走前还朝着夜寒觉脸上吐了口浓浓烟气,夜寒觉并没有躲闪,而是做了一个那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只见他轻轻的吸了一口,神情仿佛是在回味着什么,看模样应该是个吸烟老手才对!那人临走前神情布满了疑惑?霎时有些猜不透夜寒觉。

  里边顾北堂依旧在吸着香烟,夜寒觉没有理会顾北堂,同样顾北堂也没有理会他。等到夜寒觉上完厕所后,厕所里边已经没了顾北堂的身影,应该是先回了教室。

  匆匆上完厕所,夜寒觉迈步向(三)班教室走去。来到班内,只见班里一片肃静,不过好在这一课的老师还没来,来到座位,只见桌上摆放着刚才自己拿给沈梦歆的物品,物品摆放的十分整齐。夜寒觉不由的朝沈梦歆的方向望去,却见沈梦歆刚目光也投望了过来,夜寒觉轻轻点头致谢,沈梦歆也点头表示不用客气。她的同桌苏小雪则好奇的顺着沈梦歆的目光望向夜寒觉。夜寒觉不失礼貌的向她笑着点头,表示问好。却见苏小雪头也不回的转了回去。

  这个举动不由的让夜寒觉有些啼笑皆非!

  顾北堂则跟上下半节课一样,依旧趴在桌上睡觉,一节课似乎想跟上一节课一样,就这么睡下去,一直睡到下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