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不该相遇的相遇 > 第一章 相遇

第一章 相遇

  短暂的寒假假期过后,某市的德云一中迎来了下半学期的师生校园生活。再全市,德云一中可谓是被公认的最好的一所高中,只因为这里每年都会有许多学子考上全国多所重点大学,可以说是人才济济!还有就是这里的校园环境也十分的优美,校内全部教师还都是专门聘用重点大学出来的研究生,每一位教师的学历都十分丰富,全都能更好的为德云一中的学生教学。

  德云一中里的男女学生每日入校时的穿着打扮都有明确的规定。男同学规定必须每日要外穿一件蓝色的外套校服,内搭一件白色长衫,领口处还要结上一条帅气的蓝色领带,下身还则要穿一条与蓝色校服互搭的蓝色校裤,整个人必须要让人看起来朝气蓬勃。

  校园内的女同学则每日需要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长衫和下身配一条浅蓝色过膝的长裙,衣领处则还需要系一个漂亮的蓝色蝴蝶结领带,整个人也必须要让人看上去外表显得灵动纯真。

  在全市,能来德云一中上学的学生被划分为两种人,一种是凭借着自己的成绩优异辛苦考进来的,另一种则是靠关系走后门进来的。两种学生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因此,学校内特地将两种学生划分成普通和重点两个班,为的就是不让那些靠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学生影响到那些凭自己的实力考进来的学生。学校内高一高三每一个年级一般都只有七个班级,而(一)至(四)班的学生则是所谓的重点班学生,其余三个班的学生则为普通班学生。两种学生促成了德云一中内两股不同的校风,对此德云一中的校长也无可奈何,虽然有心诊治一中内久存已久的顽疾,不过却也无从下手!

  此时高一(三)班内的教室一片喧闹,台下男女同学们的嘈杂声经久不息,好像隐隐有一种欲要超过菜市场卖菜大妈的叫卖声的趋势!忽然,只见教室班内因一名年轻美丽的女教师的步入而瞬间使整个嘈杂的教室突然安静了下来,仿佛针落可闻般!

  只见这名年轻美丽的女教师年龄不过二十五六,身高一看约莫有一米七几,不过这一米七几的身高还是因为脚上穿有一双差不多有三厘米高的高跟鞋才有的。她身上穿着一件典型的教师职业装,脸上轻描淡妆,让原本本就美丽的脸蛋变得更加漂亮,身材透过略微紧致的职业装可以轻易看出,很容易使人两颊泛红,脑海中慢慢浮现连篇。

  年轻女教师迈着步子来到教师讲台上,看着台下众多有男有女的学生,用手成拳稍稍抵在那一抹红唇上,喉间轻咳了一声,然后开始说道:“同学们,下学期到了,我们又在这间教室里见面了,如今我依旧是你们(三)班的班主任。” “我再自我介绍一遍,我姓唐,单名一个'馨'字,你们可以像上学期一样,男同学叫我作做'唐姐',女同学则可以唤我做'唐老师',因为其实我也比你们年长不了几岁,好吗?”

  下方顿时有七八个男同学恶趣味的起哄道:“唐姐,你是我此生的女神。” “唐姐,我的心里永远爱你。” “唐姐,我爱你!”......

  的确,在德云一中,唐馨的美貌是那种可以排在前三甲的存在,其本身不仅出身国内的名牌大学,而且人还长的十分漂亮,家庭条件又还挺不错的,校内校外的追求者可以说是络绎不绝。难怪底下的男同学会疯狂说出那样恶趣味的话!

  只见唐馨漂亮的脸蛋微微一红,美眸稍微蹬了眼下方最先开始起哄的几个男生。然后才继续开始说道:“同学们,你们应该知道上学期我们班里有一位同学因家里有事请了个长假,导致了我们班在上学期少了一个人。今年下学期,他将要来我们班里上课,希望同学们以后能和他好好相处在一起,也希望他可以尽早的和你们打成一片!如果要是遇到别的班的人欺负咱们班新来的学生,也希望你们能团结在一起,共同抵制别的班的学生。”

  台下一个男生闻言后,忽然很是邪恶的对着台上的唐馨道:“唐姐,你就放心吧,要是有别的班的人不长眼欺负我们(三)班新来的同学,我们(三)班会让他们知道我们(三)班是怎样一个知书达礼,与人为善的班级”说着便自顾坏笑了起来,旁边的几名损友也闻声起哄坏笑了起来,紧接着整个班里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唐馨用手无奈的拂了拂眉,然后瞪了眼哪个最先起哄的男子,刚才也是他最先起哄的。也不懂的让你们唐姐省心一些!

  这时,一声“报告”在教室门外响起。唐馨不由的将头望向教室门外,随即笑着说了声:“来了。”全班的目光顿时聚集望向教室门外,但却看了个寂寞,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刚好有一堵墙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唐馨迈着脚步走下教室讲台来到教室外,目光望着眼前的这名新生,随后两人不知低声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话,而后唐馨又迈着脚步回到教室的讲台上。但门外的少年却并没有随着唐馨的步伐而走进教室。

  回到台上后的唐馨对着台下众学生开口道:“同学们,先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班下学期新来的同学。”说着唐馨率先双手鼓起了掌。

  台下的众学生也很是配合,没有给唐馨丢脸,附和般的鼓起了掌,一个个的目光都聚集在教室门口处。

  只见门口处,一个青涩少年缓缓的出现在众学生面前,少年身着一件街上十几块钱一件地摊货的白色衬衫,下搭一条白色休闲裤,不过白色的休闲裤颜色却有些褪色了,看起来应该是洗的次数多了有些泛白。但少年的一头短发整理的整整齐齐,面容也生的俊秀,看起来一表人才,有些如古代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全班的目光顿时聚集在步入进教室的少年身上。随后班级内当即有好几名女同学对着这名新生犯起了花痴,这让很多男同学看到后都痛心疾首。少年很是囧况的望着班内有男有女坐着的众学同学,有些不知所措。

  唐馨却很是事宜的替少年解围:“同学们,这位就是我们班下学期新来的同学。他姓夜,叫夜寒觉,以后希望你好好的能融入我们这个班级。虽然他们有些人平时看起来脑子有点神经质,但你若是与他们相处久了你也就会慢慢适应他们,同样他们也会慢慢适应你的到来。”唐馨说着说着便顺便调侃了一下台下的某些学生,眼神瞟向下方的一两个同学。

  台下的坐着的某几名男同学互相看了一眼,很明显知道唐馨是在说他们,顿时心底里十分悲愤:唐姐,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你这样太伤我们的心了!…… 当然,他们的这些想法唐馨是不知道的。

  教室内,夜寒觉微囧似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坐着的众位同学开始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夜寒觉。”然后就在全班同学们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彻底没了下文。

  “然后呢?不会没了吧?”台上的唐馨疑惑的望向门口处的夜寒觉,夜寒觉尴尬的绕了绕头,轻轻“嗯”了一声。

  台下的众同学顿时发出一阵笑声。唐馨瞪了台下全班一眼:“笑笑笑,整天就知道笑,有什么好笑的?”

  台下刚才一名率先起哄又率先发笑的男同学忽然开口道:“唐姐,我们班新来的同学坐哪?要不让他跟我一起坐呗,正好可以把郑源换掉,他天生就是个话唠,整天话倒个没完,我听都听腻歪了。至于他日后坐哪?就让他去跟闷葫芦一起坐,让他整天去跟一个闷葫芦唠嗑去,你们说好不好?”全班又发出一阵笑声,大多数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道:“好。”

  郑源听到后立马假装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开口道:“我呸,苏灿你奶奶个腿,老子今生就赖上你了。”全班霎时又发出一阵笑声,有好事学生立即说道:“郑源苏灿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

  “去你他娘的,你们才跟他在一起呢,实话跟你们说吧,老子对男的不感兴趣,你们若感兴趣是可以领回家见家中父母的,老子对此没意见。?”......

  台上唐馨听到这个问题后,没有理会台下方的喧闹,又用手拂了拂眉,似乎已经习惯台下他们的闹腾,想了一下,抬眼扫视了全班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四组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只见那里有一个早在上学期就为夜寒觉恭候多时的座位,而在那座位旁,则坐有一个相貌十分出众的少年,他的头发有些长,而且还有点凌乱,有好几缕都快要遮挡住他的瞳孔,应该是已经很久没有去理发店理一理头发了。

  他身着着德云一中蓝色的校服校裤,再配合他出众的相貌以及那凌乱的头发,整个人倒是透露出一股迷人的帅气。不过他的脸色却透露出一股与寻常人不同的泛白,也不知是何原因照成的,不过依旧抵挡不了他身上那股迷人的帅气,走到哪都是那种惹无数女生为之犯花痴和尖叫的存在!

  从刚才夜寒觉步入教室到现在,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理会教室内的氛围,整个人很是高冷,他只是在自己的座位上静静的......看书!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似的。

  任这个世界多纷扰,我以沉默待之!

  少年姓顾,叫顾北堂,是班级里出了名的闷葫芦,除了对班长和唐馨稍微有理睬外,对班里的其余人一概都是不理不睬的。这让一些心底里爱慕着他的女生是又爱又恨。

  此时台上唐馨脑海中正在思索,要不要让夜寒觉去跟顾北堂坐在一起,但还未考虑好,便听见夜寒觉开口道:“那个...老师我可以跟哪位同学坐在一起吗?”夜寒觉纤细的手指指向顾北堂的那个方向。台下众人立即顺着夜寒觉手指指的方向望去,随后无不惊呼,不过一想也就知道夜寒觉好像只有那一个座位可以坐。因为若是让他们去更顾北堂坐在一起,他们肯定是一百个不愿意,自然而然的夜寒觉就只有那一个座位可以坐。

  “北堂,你愿意跟新来的同学坐在一起吗?”唐馨开口询问顾北堂。

  全班的目光霎时聚集在顾北堂的身上。只见他微微抬起头,那深邃的瞳孔内透露出一股若有若无的烦躁感,时间仿佛在这个瞬间过的很慢,全班都在等他的回答,但却也过的很快,瞬间他又低下了头:“随便,不要打扰我就行。”声音很是清冷,又透露出一股与生俱来的霸道感。

  唐馨对于顾北堂向来都是无奈居多,她也对于这个学生的高冷无可奈何。只见她轻轻向夜寒觉点了点头,夜寒觉得到示意后便迈着步子向顾北堂那个方向走去,整个过程全班同学一动不动的望着他,仿佛夜寒觉的每一步都踏在他们的心坎上一般,他们目光直到夜寒觉坐在顾北堂旁边的椅子上才收回目光。

  “好了,同学们我们现在开始上课。”解决了夜寒觉座位的问题,唐馨这才开始上课。夜寒觉看着身旁的顾北堂,礼貌性的向他问候了一声:“你好同学,我叫夜寒觉。” “可以方便告诉我你在看什么书吗 ?”

  闻言后的顾北堂没有理会夜寒觉的话,依旧静静的看着他桌上的书。顾北堂没有理会的举动让夜寒觉感觉自己好像碰了一鼻子灰,夜寒觉也不是那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人,既然人家刚才都已经表明态度,不喜欢被别人打扰,那夜寒觉也就不会继续'纠缠'着顾北堂。

  转眼间,半节课就这么过去了,当夜寒觉回过头一看时,发现不知何时,顾北堂早已将课桌上的书收起,此刻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完全没有半点在听课的意思。

  夜寒觉还很是轻微的听到顾北堂发出的阵阵鼾声,似乎接下来的半节课就想这么睡下去。

  看着他有些泛白的侧脸,夜寒觉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词:帅。手不知为何有种想要轻轻抚摸他长而凌乱的头发的冲动。

  忽然间,夜寒觉发现顾北堂口袋内藏有一根打火机,只见打火机的尾部从口袋里露了出来。难道他有吸烟?夜寒觉心底里默默的说,随即想到,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