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权宠一品种田妃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那是你主子的夫人

第三百一十四章 那是你主子的夫人

  夏然倏然噤声,站在原地,局促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良久,他才又行了一礼:“多谢沈国公教导,下官明白该怎么做了。”

  送走夏然后,惜竹站在门口,扭扭捏捏的看着魏婉:“夫人……”

  魏婉走到她面前,问道:“怎么了?”

  惜竹顿了顿,随即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一般,仰头一鼓作气的道:“夏护军送来的两箱东西,不能放进库房。”

  “不能?”魏婉眉头颦蹙,神色诧异:“什么东西,不能放进库房?”

  惜竹朝后看了一眼,示意大宝他们将那两箱东西抬过来。

  于是,那两箱东西就这么在魏婉眼前展现,两箱绿了吧唧,红了吧唧,翠了吧唧的蔬菜呈现在她眼前。

  她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僵硬来形容了,而是石化。

  魏婉朝前走了两步,伸手摸了上去,湿湿凉凉的,确实是蔬菜不错,而且还是早市买的新鲜的。

  她顿时长大嘴巴,这夏然真是缺心眼,缺的太狠了吧?

  拜访一个国公,送了两箱菜?

  她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惜竹那神色有些隐晦不明了。

  被震惊的不只是魏婉,还有她身后站着的沈暮。

  真不知是说这孩子朴素呢?还是傻呢?

  魏婉掩着唇,轻咳了几声,旋即摆了摆手:“拿膳房去吧。”

  “是。”

  魏婉收拾好被雷到的心情,转身对沈暮道:“你去忙你自己的吧,我出去一趟,有金蟾和程落陪着就行了。”

  沈暮不解的看着魏婉,他今日分明无事,为什么不让他陪着。

  “去哪,我陪你。”

  魏婉挽上他的胳膊:“就是去买些制作胭脂水粉的材料罢了,你一个大男子,去那种地方,多不合适,有金蟾和程落就够了。”

  看着魏婉亮晶晶的眼睛,沈暮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去吧。”

  反正现在,管控京中治安的是夏然,他倒是不担心她再遇到什么其他的意外。

  ……

  马车上,桌子边角搁了五千两银票,魏婉靠在马车壁上,手里抱着一包山楂,时不时的往没味儿的嘴里扔一颗。

  “夫人,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国公爷?”金蟾吃着碟子里的槐树糕点,睁着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魏婉。

  魏婉将嘴里的山楂咽下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才道:“上次我告诉他,在街上遇刺的事情,他都那么紧张,我若是告诉他,我要去给安乐门送银两,他会让我出门才怪。”

  金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以让国公爷陪着一起去安乐门啊!

  “金蟾,安乐门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你知道吗?”魏婉初来乍到,对京城的许多事情都不大清楚,但是她总觉得,上次拿刀指着金蟾的那个自称安乐门三门的人,对她好像并没有恶意。

  金蟾想了想道:“安乐门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存在了,至于为什么存在,背后创立者是谁,江湖上都不得而知,但每一年,都有无数的孤儿被安乐门收养,若是处在太平盛世,安乐门的消息便不怎么多,但若处在乱世,那因为天灾人祸导致的孤儿多了去了,他们最后的出路,无一例外都是安乐门。”

  顿了顿,金蟾又道:“安乐门,说的好听点,是惩恶扬善,劫富济贫的杀手营,因为安乐门经手杀的人,八成都是恶贯满盈的人,但是说的难听些,也就是个以杀人为生计的地方。我和程落小时候,也是孤儿,在街上流落了很长时间,走投无路之下,也想过去安乐门,但是幸好那时候遇到了侯夫人。”

  “惩恶扬善,劫富济贫。”魏婉眸中浮现出光彩,安乐门……也许在某些人,看来,他们做的也是好事。

  不过她就想不明白了,她又不是恶贯满盈,安乐门为什么要刺杀她?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安乐门在京城的据点,这大概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据点,但皇上从不过问,而所有达官贵人也不敢随意污蔑绞杀。

  传闻中,安乐门有十门,十门同生共死,惹了哪一门,另外九门都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其报仇。

  谁会那么不长心眼的去找安乐门的事儿。

  魏婉待马车停下后,撩起裙摆下了马车。

  进了铺子后,朝那掌柜的掏出一块绯色的玉牌:“找你们三门的人。”

  魏婉并不知道,那手中的玉牌,乃是象征着门主身份的玉牌,那掌柜的微微颔首,看向那块玉牌的眸光,肉眼可见的恭敬。

  “夫人请随我来。”

  魏婉抬脚跟了上去。

  那掌柜的看见魏婉身后的金蟾和程落,眉头皱了皱:“夫人,请这两位止步于此。”

  “不行。”金蟾率先出声:“夫人,国公爷交代了,让我们贴身保护您。”

  那掌柜的沉声道:“放心,三门主将这块玉牌交给这位夫人,就势必不会轻易伤害她,你们大可放心。”

  三门主?魏婉眉头微挑,那日的那个人……还是个门主。

  金蟾还想说些什么,魏婉却转头笑了笑:“你们就在这等着我,这位老伯说的,不会有假,再说,三门主见钱眼开,他若是想杀我,我还能拿银子把命买回来。”

  金蟾欲言又止的看着魏婉,旋即和程落相视一眼:“夫人,两炷香的时间,您若是没有出来,奴婢就冲进去。”

  “好。”魏婉爽快的答应道,随即跟着那掌柜进了内阁。

  内阁中,与外面那间铺子肃杀的感觉 全然不同,反而是鸟语花香,琳琅满目。

  魏婉站在原地欣赏周围的景色,时不时的走过来一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睨她两眼,就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掌柜的进了一间房:“三门主,六门主,七门主,外面有个夫人,拿着三门主的玉牌找了过去,三门主可要见见。”

  三青还未说话,六屿就打趣着说:“哟,三青哥,你这是桃花债,还是风流美娘子,把玉牌都送出去了?弟弟可要见见,未来的三嫂嫂了。”

  三青神色漆黑,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把玉牌给了镇国夫人。

  “少说两句,那是你主子的夫人!”

  六屿脸色一僵:“主子的夫人?那不是……镇国夫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