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灭寰宇 > 第124章 金雀关

第124章 金雀关

  四名壮汉将抬着的椅子放在大厅之中,齐瑜急忙上前,介绍道:“父亲,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使者大人。”

  “大人,这是家父。”

  刘玄站起身,“齐族长,打扰了。”

  齐族长用力直了直身体,想起身,可是挣扎了几下,叹了一口气,有些吃力的说道:“使者大人,我身患顽疾,行动不便,还望大人莫要见怪。”

  “齐族长客气了,不知道你患的是什么疾病?”

  “家父的病很是古怪,请了很多郎中看过了,都诊断不出具体的病因,前期只是身体乏力,后来越来越严重,以至现在行动不便。”

  “哦。”刘玄说着缓步上前。

  他伸出手搭在齐族长的肩膀上,神识透体而出,查看齐族长的体内。

  五脏六无完好,没有什么问题。

  接着查看他的经脉,从头部向下仔细查看。

  当查看到三焦俞的时候,他眉头一皱,因为在哪里他发现了一条细如发丝的东西。

  仔细一看,那是一条银针,银针很短,且细如牛毛,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银针正扎在他的三焦俞经脉上,导致经脉阻塞,气血不通,以至出现现在的行动不便的症状。

  刘玄心中好奇,这样的手法无疑是修者才能做到的。

  他不动声色,一道元力透体而出,包裹住银针,往外一弹,银针瞬间便出现在刘玄的指尖。

  刘玄看着指尖上细小的银针,暗叹出手之人的阴毒,这是要将这位齐家族长慢慢折磨死啊。

  当银针被刘玄弹出来的瞬间,齐族长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像是瞬间卸去了万斤重担一般。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向着刘玄的指尖看去,离他最近的就是齐瑜,当她看到刘玄指尖上的细小银针之时,一脸的震惊。

  “这是?”

  “这是一枚细小的银针,就是他在齐族长体内作怪,现在取出来,齐族长应该无大碍了。”

  齐族长试着用力,腿子一下便动了,接着在用力,他的身体奇迹般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由于他长期坐着,双腿还有些麻木,但是这已经让他激动的脸都红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这些日子,他做梦都想着有一天能够重新站起来。

  今天,终于站了起来,他的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他双膝一软,向着刘玄跪了下去,“多谢公子出手相救,你不仅救了我齐家,还治好了我的顽疾,你就是我齐家的大恩人。”

  齐族长说着就要叩头,却被刘玄急忙扶了起来。

  “齐族长,举手之劳,可不敢受如此大礼。”刘玄谦虚的说道。

  齐瑜上前从刘玄手中取下那根细小的银针,疑惑的看着它。

  刘玄坐在椅子上,看着满脸疑惑的齐瑜,“别看了,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应该是一位修者,最起码修为在真玄境。”

  听到刘玄的话,齐瑜眼神阴冷了下来,“我知道是谁了,他可真是歹毒啊。”

  齐瑜说着将银针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齐族长,由于的体内气血长期受阻,暂时还不能完全恢复,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齐族长连连称谢。

  “你看我们光说话了,忘记上菜了。”齐瑜说着吩咐家人赶紧上菜。

  “不忙,先说正事。”刘玄说着看了一眼范成云。

  范成云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到齐瑜手中。

  “这是各大家族的商铺清单,请齐姑娘过目。”

  齐瑜看着纸条上的商铺名称,密密麻麻大概有三四百个名字。

  “这上面只列出了各大家族的主要商铺,旗下的一些小商铺不在清单上,到时候你直接接手就行了。”

  刘玄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接手。”

  “各种商品的价格先低一些,保住成本就行,等到秋收之后在慢慢调整,先度过这次难关,再打算赚钱的事情。”

  “是,大人,我明白了。”齐瑜恭敬的说着,将纸条收了起来。

  “还有件事情。”

  “大人请吩咐。”

  刘玄看向一边的祁鹏,“祁鹏现在还小,就留在你身边帮你跑跑腿,你可要照顾好我这位小弟弟。”

  齐瑜看了一眼男孩,“我们还真有缘分,都姓qi,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弟弟。”

  “谢谢姐姐。”

  “呵呵…真有趣,姐姐喜欢。”

  说话间,菜端了上来。

  这顿饭刘玄吃的很是舒服,有一种家的味道。

  吃晚饭,齐瑜看着刘玄有话要说,便让在场的族人全部退了下去。

  大厅里只剩下刘玄、范成云和她。

  “过几天,我就要离开寒水城了,遇到什么事情,你和范城主多商量,决不能发生欺压老百姓的事情。”

  “范城主,你也要管好手下的将士,如果出现欺压百姓的事情,一定要严惩,决不能手软。”

  “是,大人,我记下了。”

  “我想你们对我的身份一定很好奇,但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不过有件事情还要拜托二位。”刘玄说着看了一眼二人。

  “大人,请吩咐。”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听说过帝都刘家当年被灭族的事情吗?”

  “大人,这件事情我知道,当年朝廷下令在全国范围内追查刘家出逃的那些孩子,他们真是不择手段,下令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连续几年不知道杀了多少刘家之人,也连累了很多无辜之人。”

  “以至后来刘姓人家都改了姓氏,到现在北越国已经没有刘姓。”范成云说着看了看刘玄,突然他好像觉察到了什么。

  “是啊,这件事情我也听说过。”

  “刘家惨遭灭族,是遭奸人陷害,他们是北越国的功臣,没有他们就没有北越国。”刘玄冷声说道。

  “你们暗中调查一下,看有没有当年逃到这里的刘家之人,要是有的话,暗中加以保护,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刘玄语气冰冷,眼中隐隐有杀气在弥漫。

  “是,大人,我一定全力调查。”范成云感受到刘玄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惶恐的回答。

  “好,那这寒水城就交给你二人了,望你们不负重托,这杯酒我敬二位。”

  说着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然后刘玄将祁鹏叫了进来,把当年父亲传授给他的淬体术传给了他。

  “这只是炼体的一种简单方法,以依照方法勤加修炼,会让你的身体强壮起来。”刘玄摸了摸男孩的头发说道。

  “大哥,我会勤加练习的。”男孩坚毅的说道。

  下午,寒水城的一切安排妥当,刘玄便出了城,骑上冰狼向着金雀关的方向疾驰而起。

  从寒水城到金雀关骑马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然而冰狼只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

  这天,是正月二十二日,离三月初三仅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他需要加快动作,快速拿下金雀关。

  不然很难在三月初三赶到都城。

  刘玄昼夜兼程,一路疾驰,只用了四天时间,也就是正月二十六这天到达了金雀关。

  站在一座山顶,刘玄看着横在眼前的巍峨山脉,犹如一条巨龙将南北隔开,而中间峡谷中的金雀关,是南北往来的唯一关卡。

  金雀关在峡谷最窄的地方建造,地势险要,城高墙厚,固若金汤。

  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

  “大军还有七天才能赶到这里,韩勇的三万人马也在半路上安营扎寨等待三皇子的大军,到这里也需要三天时间。”刘玄喃喃说道。

  他沉思片刻,给韩勇发出消息,让他们急速向着金雀关赶来,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拿下金雀关。

  收起冰凉,刘玄缓步向着金雀关走去。

  一个时辰之后,他来到了金雀关的城门前。

  城门前站着一群士兵,盘查这过往的行人,盘查的很是严格。

  “叫什么?”

  “文玄。”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从寒水城来,到卫州去。”

  “去卫州做什么?”

  “讨债。”

  士兵看到刘玄只有十六七岁,并没有感觉到可疑。

  “一路上有没有看见军队?”

  “看见了。”

  士兵一愣,“快说有多少人,离这里还有多远?”

  刘玄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大概有三万多人,离这里应该还有四五天的路程。”

  “哦,你可看清楚了?”

  “嗯嗯,看清楚了。”

  “你,快去向将军汇报,带上他。”

  一名士兵看了一眼刘玄,“走吧,跟我向将军汇报。”

  刘玄点了点头,跟在士兵身后走进了关内。

  士兵带着刘玄并没有上城楼,而是带着他沿着右边悬崖上的一条狭窄的台阶向上走去。

  台阶上有一道道凿刻的痕迹,明显是认为开凿出来的。

  刘玄边走边观察着四周的地形,这里两面都是绝壁,高大的城墙夹在绝壁中间,想要从这里过去,要是关上城门,别说人,就是鸟也很难飞过去。

  “快走,看什么看。”

  士兵怒喝了一句。

  刘玄便快步跟了上去,一盏茶的功夫后,面前出现了一个石洞。

  站在洞口就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士兵训练的喊杀之声。

  走进山洞,里面别有洞天。

  入眼的是一个巨大的场地,几千士兵正在操练,喊杀的回声在洞内萦绕。

  士兵带着刘玄穿过场地,来到一个单独的石屋之前停了下来。

  “将军,有军情禀报。”

  士兵朗声说道。

  “进来。”石屋内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声音。

  士兵看了看刘玄,示意他跟上。

  走进石屋,一名男子二郎翘腿斜躺在椅子上,手中擦拭着一把长刀,擦拭的很是仔细。

  “说吧。”将军头也没有抬的说道。

  “这小子说他在来的路上看到了敌军,大概三万人,离这里只有四五天的路程。”

  “哦。”将军听到士兵的话,终于抬起了头,看向一边的刘玄。

  “你可看清楚了?”

  刘玄点了点头,看清楚了。

  “知道带头的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

  将军双眼盯着刘玄,像是要将眼前的男子看透一般。

  突然,将军脸色一冷,怒声说道:“你敢撒谎,来人,拉出去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