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宫院深深, 只时能休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六蟒河灯祈福

宫院深深, 只时能休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六蟒河灯祈福

  “每年的上元节可热闹了,除了猜灯谜,挂花灯,吃元宵这些日常活动外,在东街头还有放灯祈福的节目。有许多人在这天会拿上自己制作的各式灯笼高高地挂在树枝上或是放在河中,将愿望写在竹签上放在灯船上随风飘远。看谁的灯飘得远,飘得越远说明愿望就越会实现。而挂在树枝上的灯则是看谁的挂得高,谁的愿望就越有机会能实现。每年到这个时候,会有许多公子小姐出来放灯,别提有多好玩了。”

  “为什么不放孔明灯?孔明灯能随风飘到空中,岂不是更高。”

  “什么?孔明灯是什么?我从未听说过呀,姐姐总是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我听都听不懂。”

  哦,王嫱想起来,孔明灯是诸葛亮发明的,诸葛亮是三国时期的人,与现在还差着两百多年呢。

  只好道:“是我家乡放的一种灯,可以飞上天的,只是我不会做,而且这个灯安全隐患大,极容易引起火灾,所以我的家乡现在也不允许放了。”

  “还是放河灯更好玩。”芷蓝并没纠结于此,王嫱深深了呼了口气,还好她没有深究下去,要不然她还真解释不清。

  “听说今晚萧大人府里做了六蟒河灯,为王爷祈福,愿他战事一切顺利,长安街上到时会有许多人赶去看热闹呢。唉,好羡慕芷蓝姐和嫱儿姐她们啊,我们是三等宫女,没有这个资格出宫。”

  “放心,你这么优秀,今年肯定能升二等宫女的,明年上元节你也可以出去玩啦。”

  “你也一样,嘻嘻。”两位小宫女从她们的身后走过,虽是小声嘀咕,却是一字不落的让王嫱和芷蓝听了进去。

  为刘康祈福,他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前几天太子说王爷他们一行这一路十分顺利,应该快要到了吧,也不知他们作战布局是否已经商量妥当。

  不知道那个郅支单于是个什么样的人,若是个身经百战的只怕要轻易取胜不会那么容易。战事多磨,不仅将士们身心会疲惫,粮草供给上长途运输也是极为不便,只愿他能早日得胜归来。

  又想起,他在走之前告诉自己关于石显如何陷害自己一家的事,她虽答应了他不会单独行动,可这段时间她也没闲着。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所以这段时间她还在收集资料。关于石显的一些身世,还有关于朝中与他结营的那些人,一切都在小心谨慎地进行着,就连芷蓝,她也没有告诉。

  “太好了,姐姐,到时我们也去,为王爷祈福。”芷蓝高兴地跳了起来。

  “好,我一定要去,可我没有做河灯。”王嫱极为懊恼,她怎么不早点准备,亲自做河灯呢,就算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出宫去,但上元节在宫里祈福也是一样的呀。

  唉,王嫱啊王嫱,你可真是个猪脑子。

  知道可以出去玩了之后,王嫱和芷蓝二人巴不得时间过得快点,再点快。

  可这时间感觉好像过得很是慢长,二人不是你出来看看滴漏,就是她出来看看滴漏,恨不得把滴漏的口子弄大一点,好不容易挨到了申时,忙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和蔡嬷嬷笑呵呵地看着她们二人,把出宫令牌递到芷蓝手中。蔡嬷嬷又叮嘱了一番她们要注意安全,她年纪大了,不喜欢热闹就在宫里陪太后赏赏太监宫女们在御花池里放放河灯吧,二人便急急回梧桐院换衣服去了。

  太后和蔡嬷嬷看着欣喜的两个远去的背景笑道:“年轻多好啊。”

  “太后年轻的时候,可比这两个丫头能干多了。”蔡嬷嬷笑回道。

  太后呵呵一笑,很多事都过去了。对她而言,先帝在的时候,她是皇后,先帝不在了,她成太后,到了这个岁数了,许多事都看得深,看得远了,不是吗。

  王嬷嬷送的那条丝纹绣百蝶度花裙再配上荷粉色外衣,无需太多的妆粉已是美为天人,简单地挽了个双飞髫,一头长如瀑布般的黑丝长发倾泻而下,随意地披在双肩,把芷蓝都看呆了。

  “姐姐,我若是个男子,这辈子就是穷尽一生也要娶你为妻,你真是太美了。”

  王嫱扶额,芷蓝是个典型的颜值控,不过她也一样,当见到自己的盛世美颜时,差点开心地跳起来。但那时荷珏在边上,为了不引起她以为自己得了神经病,生生忍住了,这一切仿如在昨日一般,只是已是一去不复返了。

  来到长安街,王嫱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热闹,什么叫物宝天华,什么叫天朝,比起现代大都市的车水马龙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家家户户门上已经挂上了各色的灯笼,有一色的,也有五彩的,有些甚至还做成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小物件的模样。

  在一些店铺门外还有些灯笼下面挂着长长的布带,带子上写着谜题,边上放着笔和砚台、竹签等物。若是谁答出来了,就把谜底写在竹签上,答对了还有奖励。奖品是一份元宵或是一件小玩意,但若是答错了,则要罚再出一道谜题才能离去。

  礼物虽小,可王嫱见到每个店铺门口都吸引了不少客人,无形中也增加了店铺的客流,看来西汉时的商人就已经学会用铺助手法来促进营销了。

  康公公帮忙订的客栈果然不错,不仅帮忙订好了晚餐,而且还预订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从窗口往外面望去,整个长安城最热闹的街道就在下面,从上往下看更是别有一番风景。

  现在天还大亮着,她们二人点了几个小菜,一壶小酒,边吃边聊边看,感到十分倦意,若是每年的上元节都能这样度过该是件多么快乐的事。

  二人正聊着天,看着外面,突然王嫱的双眼就被蒙住了。

  “我是大怪兽,快快猜猜我是谁?”故意变成粗音的小姑娘的声音。

  “绿香!”王嫱开心地跳了起来。

  绿香放开手,坐到边上:“姐姐怎么一猜就猜到了?”

  “先别问这个,你怎么会在这里?”王嫱拉着绿香的手笑问。

  “当然是王爷啊,王爷知道姐姐今年是第一次在长安过年,上元节可比过年热闹多了,这么好玩,王爷说姐姐肯定会出来的,所以让我早早地等在这里了。”

  “是王爷!”王嫱心里的开心溢满了整张脸。

  芷蓝双手举过头:“我不知道啊,你别问我。”

  王嫱笑着把芷蓝的手弄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