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往生楼 > 第86章 一切自有因果

第86章 一切自有因果

  雯雯和闺蜜再次来到林大师昏暗的筒子楼里,雯雯焦急的拍打着大门,大喊道,“林大师,林大师你在吗,林大师。”

  吱呀一声,木门再次打开,林大师还和上次一样,面无表情的对雯雯二人说道,“找谁。”

  雯雯急忙上去说道,“我,是我啊林大师,你不记得了吗?十万块那个?” 雯雯刚说完就被闺蜜一把拽到后面,听到闺蜜小声告诉自己,“林大师从来不记这些的,你直接说事,别扯有的没的。”

  雯雯立即冲着闺蜜点点头,又走了一遍老套的流程,坐到林大师对面,雯雯急着开口,却被林大师阻止道,“先别说话,有人在偷听。”

  “啊?”雯雯四下看了看,除了自己和林大师并没有其他人啊,难道是说在门口等的闺蜜?雯雯不解的问林大师,“没人啊,难道是说我朋友吗,她上次也是这样在门外等的啊。”

  林大师没有说话,起身来到雯雯身后,粗糙的双手摁住雯雯的肩膀,怒斥道,“还不滚出来,想魂飞魄散吗。”雯雯没想到一个老人的声音能如此洪亮有气势,不由自主的浑身发抖,哆嗦着说道,“林大师,我........我就在这啊...。”

  下一刻,雯雯就感觉到脖子后面有什么东西被扯了出来,不疼,反倒特别舒服,就连脑子都清醒了很多,“林大师..........”雯雯刚转过头,就看见上次包房里那个陌生的男人,此刻正被林大师提在手里,表情木讷,根本看不出喜怒哀乐。

  “林大师,他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雯雯气愤看着那个木讷的男人,把那天包房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林大师。

  只见林大师贴了一张红纸在那个男人头上,那个男人就顺从的坐到了林大师身边,雯雯嫌恶的往旁边挪了挪身子,问林大师,“他就是藏在我脖子后面的那张脸吗,我刚刚感觉你把什么扯出来了。”

  林大师点头称是,雯雯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后面,有些害怕的说道,“那他是鬼吗,为什么要跟着我。”

  “他是鬼。”林大师扯下了男人头上的红纸,手指点着男人的眉心念叨了一大串雯雯听不懂的咒语,待男人睁开双眼之后,林大师才对雯雯说道,“他为什么跟着你,就让他自己告诉你吧。”说着就起身离开,只留下雯雯和那个藏在自己身体里的男人。

  没了林大师壮胆,雯雯瞬间没了脾气,浑身发抖的向后靠了靠,发现男人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才壮着胆子问他,“你.......你为什么.....跟着我。”

  男人面无表情直勾勾的盯着雯雯说道,“你身上有我的气息,我要拿回来。”

  雯雯拉起衣袖使劲闻了闻,除了自己的香水味,并没有其他的味道,于是又问他,“到底什么气息,你说清楚点。”

  男人依旧是那副直愣愣的表情回答道,“你收了钱,我的买命钱,那个人把我的买命钱给你了,我要拿回来才能活下去。”雯雯一听大惊,上次林大师不是说帮自己解决了吗,怎么还会.........

  不对,雯雯脑子灵光一闪,终于想起来玉佩有一次发烫了,但是自己没在意,这才明白,原来怪自己没有听林大师的话,心里懊悔不已,在屋里大叫,“林大师,林大师,你出来,我知道原因了,是我错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可是林大师没有回应,反而那个木讷的男人开口说话了,“你帮我找到那个人,我拿回我的钱,就不缠着你了。”

  雯雯一懵,“啊?你说什么?”

  “帮我找到那个人,我拿回我的钱,就不缠着你了,否则你也要死。”木讷的男人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情绪,虽然稍纵即逝,但足够把雯雯吓到发抖了。

  雯雯颤抖着不甘心的说道,“凭什么,又不是我害的你,大不了我把钱还你就行了,你盯着我干嘛。”说着就把包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砸到男人脸上。

  男人没有躲,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木木的告诉雯雯,“那是我的买命钱,沾着因果,那个人把钱给你,然后你的妈妈又还了另一笔相同数额的钱给他,因果就落到你头上,所以我在也找不到他,只能缠着你。”

  “他说的对,你接了因果,就会替上一个承担因果的人承受,我已经劝过你的,但是你不听,哎.........”此时林大师也从房间里走出来,附和男人的话,雯雯浑身麻木,大脑一片空白。

  气氛一下子就冷下来,林大师把那个男人收到一个人偶里面,把人偶递给雯雯说道,“你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麻烦,最好是照他说的做,这种因果循环的事情,我不能插手太多,只能帮你把他从你身体里取出来,其他的还是要靠你自己。”

  雯雯接过木偶,楞了一下,继而问林大师,“林大师,我不可能为了解决这件事情就去杀人吧,那样我的一辈子可就完了。”

  “谁说要你杀人了。”林大师疑惑了一下,又继续对雯雯说道,“你找到那个人,把你的血滴到钱上,让他心甘情愿的收下你的钱,其他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他会去做。”

  “真的吗。”雯雯有些不敢相信,方法竟然这么简单,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我真的只要把钱给那个人,我就解脱了吗。”

  林大师点点头,就起身送客,临到门口雯雯才想起来说,“林大师,多少钱,这才我可能给不了那么高的费用了。”雯雯其实给的起,只是不太想给而已,也就客气的问了问,没想到,林大师一挥手,说不要。雯雯瞬间就觉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了,羞愧的告别林大师,带着男人的木雕回家。

  一路上,雯雯都在想要怎么找到那个人,现在自己失了工作肯定是不能再去公司偶遇了,可是问妈妈,又不现实,上次那件事,搞得动静那么大,估计妈妈都要恨死自己了,那怎么找呢,雯雯想的脑袋都要炸了。

  直到家,闺蜜终于忍不住问雯雯,“你一路上都不说话,眉毛都要拧断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到是说说啊,别让我瞎担心好不好。”

  雯雯立即反应过来,把事情给闺蜜说了一便,没想到自己苦思无果的问题,却被闺蜜轻松解决了,闺蜜告诉雯雯,“去你们那里的非富即贵,而且都是有权有势的存在,你仔细想想,我们这种小地方,能达到这种条件的有几个?”

  雯雯立即大悟,打开手机搜索起来,配着介绍和照片,还真就让她找到了那个人,只是............雯雯把手机递给闺蜜说道,“他的身份这么特殊,我们要怎么接近他啊,别到时候先被保安打死了。”

  闺蜜皱着眉看着那个人的照片说道,“哎,你说这人,还真是不能比较,同样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孔出气的人,怎么人家就能高官厚禄,吃穿不愁,我们却连生病都要先看看钱包鼓不鼓,哎。”

  “你刚刚说什么。”雯雯突然被点醒,惊喜的指着手机一排小字说道,“你看这,这上面说他是一个出了名的孝子,他母亲一直在住院,我们去这个医院蹲点,总能等到他。”

  二人一拍即合,拉着手在沙发上蹦跳,雯雯不禁感慨道,“幸好有这么个闺蜜守着自己,等解决这件事,就转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