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往生楼 > 第62章 少女的诡事1

第62章 少女的诡事1

  林昭和祈夜一晚上都奇奇怪怪的,我实在是好奇的紧,可眼下只能把这事先放一边,因为刚刚那个少女又回来了,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她口中的爷爷,那个抠门老阎王。

  我椅着柜台没好气的对老阎王说道,“噢哟,你这抠门儿老家伙,什么时候添了个小娃娃。”

  阎王一反常态,没有跟我嬉皮笑脸,反而严肃的说道,“这是我后人的孩子,不知何故,一直没能转世,便留在了我身边。”跟在阎王身边的女孩,见我盯着她,乖巧的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老阎王的话。

  看老阎王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于是我收起玩闹的心思,正色道,“那你的生死簿呢,投胎转世还不是你大笔一挥的事,怎么这小丫头还能转不了世呢。”

  阎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少女摸着少女的头,满眼心疼,最后告诉我,“我的笔丢了,几百年了,根本找不到。”

  “什么。”阎王的笔丢了,那地府不乱套了,可这么久我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于是不解的问他,“笔丢了,那每日那些亡魂怎么办,地府和人间不乱套了。”

  “不会,那些人我用法术一样可以送他们去转世,唯独我这孩子,只能用笔更改生死簿,否则........”老阎王吞吞吐吐,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否则什么,跟我有什么不能说的。”

  老阎王眉头紧锁,就是不说话,不光我急,那少女也急的不行,娇嗔道,“哎呀爷爷,这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我来说。”

  少女拉着我的手,认真的说道,“晏殊姐姐,我来说,我一直不能转世,只能留在爷爷身边,但地府早就没有我的名字了,碍于规矩,爷爷只能把我藏在家里,不敢公开我的身份,本来是想等找到笔就送我去投胎的,可是最近我却不能再藏在爷爷家了,如果继续下去,我会魂飞魄散。”

  魂魄不能呆在地府,简直是闻所未闻,于是我问阎王,“到底怎么回事。”

  阎王看了看门口,对我说道,“能不能关上门,坐下说。”

  我点头同意,又让林昭给阎王祖孙倒了茶水,才追问道,“你说你堂堂阴间主宰,怎么还能把阴阳笔弄丢了,害的这水灵灵的丫头跟着你呆在那暗无天日的地府,你到底怎么搞的。”

  少女看阎王自责不已的模样,开口对我说道,“晏殊姐姐,实在不怪爷爷,实在是我有些特殊,被坏人盯上了,才偷走爷爷的笔,爷爷也是被迫把我留在地府的。”

  “怎么回事,什么坏人敢挑衅阎王。”

  阎王大手一挥,在客栈下了一道结界才缓缓开口,“这事说起来,还跟冥神有点关系,所以,劳烦你再加一道禁制,没了阴阳笔,我发力大减,怕这道结界不稳。”

  见事态严重,我立刻给客栈又加了一道禁制,这才表情凝重的说道,“现在可以说了。”我隐隐感觉这会跟那个人扯上关系,但又不好先说什么,只得先听听阎王怎么说的,再做打算。

  阎王确定客栈里的谈话不会被外界听到之后,才放心的对少女说道,“孩子,你告诉你晏殊姐姐这事的前因后果吧,记住不能遗漏任何一点。”

  林昭突然插嘴,“你怎么不自己说。”

  我心暗道,这完蛋玩意是真蠢,谁说不一样吗,多管这闲事干嘛,随即瞪了林昭一眼,想跟阎王报个歉。

  阎王却摆摆手,竟然没有生气,“实在不是我不说,而是这事情牵扯的人,不能从我口中说出,否则,即便是这客栈结界再牢固,那人也会感应到,一切明朗之前,须得明哲保身。”

  原来如此,看来事情会比我想象中的严重,于是我拉过林昭,对少女说道,“小丫头,那就你来说吧。”

  少女点点头,说道,“晏殊姐姐,我叫婉宁,不叫小丫头,这事还得从我刚刚离世开始说起。”

  一千年前,婉宁因病早早离世,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跟着其他亡魂来到地府,喝过孟婆汤,望过三生石,就在进入轮回道的时候,被阴兵拦了下来,“哪里来的小鬼,阳寿未尽竟敢私入轮回。”

  婉宁被吓的一趔趄,害怕的说道,“我是病死的,是你们派人把我接来的啊。”

  阴兵疑惑,阴差怎么会把阳寿未尽的人接来,于是翻开转生名册,询问了婉宁的名字,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婉宁的名字,思虑再三,就把婉宁带到了阎王面前。

  婉宁胆战心惊的站在阎王殿中,生前就听说过阎王杀伐决断,是个心狠手辣的存在,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更不知道阎王会这么处置自己,心里忐忑不安。

  “何时惊扰。”

  婉宁低着头,小心的顺着霸道威严的声音望去,一个身穿紫金长袍,面目狰狞的人,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阴兵立马拱手说道,“禀阎王,转生册上并无此女姓名,却无端出现在轮回道前,看样子不是强行闯入之人,还请阎王定夺。”

  婉宁心惊,这就是阎王啊,长的果然凶神恶煞,甚至比自己听到的还要恐怖,身体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头也埋的更低了。

  只听阎王霸气的对阴兵说道,“退下,此事本王会处理。”

  阴兵走了,只剩下自己和阎王两人,婉宁更是怕的往后退了几步,生怕阎王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个灰飞烟灭,可是久久都没听到阎王的声音,婉宁好奇的太头看了一眼。

  阎王一改凶神恶煞的模样,此时正慈爱的看着自己,婉宁不解,壮着胆子问阎王,“阎王大人,何故如此看我,若我真是阳寿未尽,还请........还请大人高抬贵手放我回阳间。”

  婉宁胆怯的又往后退了退,懊恼自己刚刚怎么敢说出那样的话,要是激怒了阎王,自己只怕是还得再死一次,越想身子发抖就越厉害。

  婉宁干脆闭上眼什么都不想了,大不了再死一次就好了,谁知阎王扶着婉宁的肩,轻声说道,“孩子,你好好看看我,仔细看看。”

  婉宁暗道,别不是这老阎王看上自己,要我做阎王夫人吧,可还是睁开眼睛看向了阎王,“你.........怎么好像在哪见过你。”

  阎王大喜,愈加兴奋的对婉宁说道,“你仔细看看。”

  婉宁认真的盯着阎王看,突然大惊,“你.......你和我家画像上的爷爷一模一样。”

  见婉宁终于认出自己,阎王哈哈大笑,继而说道,“我就是你爷爷,孩子。”

  婉宁做梦都不敢想,鼎鼎大名的阎王爷,竟然是自己的爷爷,心里瞬间五味陈杂,可一想,不对啊,阎王早就有了,自己爷爷这才去世几年,怎么就做了阎王爷了,向阎王细问之下才知道,上一任阎王因错被责罚,而自己爷爷机缘巧合就坐上了阎王的位置,一切巧合而又玄妙。

  确认了阎王的身份,婉宁开心的问阎王,“爷爷既然你是阎王,那能不能把我送回去,我还没活够呢。”

  阎王一挑眉宠溺的说道,“我得先看看生死簿啊,如果你阳寿未尽,送你回去当然可以,否则,爷爷可就错了规矩,是要被罚的。”

  “好呀好呀,那你快看。”婉宁兴奋的催促阎王,因为她记得,阴兵说过自己阳寿未尽,猜想着,爷爷现在要看生死簿,估计也就是走个过场,能重新活过来,婉宁开心的不行。

  果然,阎王看完生死簿,笑眯眯的说道,“果然阳寿未尽,那我就送你回去吧。”

  婉宁一听喜不自胜,两眼放光的看着阎王拿出阴阳笔,打开生生死簿,只差一步,自己就能回阳间了,可以下一刻,婉宁和阎王都傻眼了。

  一个身披斗篷,蒙着面的人,突然出现,一把夺过阎王手中的阴阳笔,不容反驳的说道,“这丫头对我有大用,不可送回阳间。”

  阎王大怒,瞬间恢复凶神恶煞的模样,将婉宁藏到身后,怒斥道,“尔敢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