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往生楼 > 第20章 奇怪的黑影

第20章 奇怪的黑影

  我看着桌上的照片,对一个如此丑陋的男人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便不想再听女人说下去,再一次让林昭送客,女人却固执的坚持让我听完,与刚刚跋扈的样子截然相反。再看林昭,没有再把女人往外赶的意思,直直的看着我,向我投来祈求的目光,似乎对女人的经历很是好奇,我有些无奈,瞟了一眼窗外,见时辰还早,便勉强同意了。

  女人见状,丝毫不掩饰她的欣喜,赶忙重新坐回椅子上,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眼神飘向窗外,慢慢的开始了她的故事。

  原来,女人名叫乌静,很特别的姓氏,乌静出生在一个经商世家,自小娇生惯养,可以说前半生中,没有遇到过一点点障碍,大学毕业后更是顺理成章的进入到自己家的公司做事,同事们都知道她大小姐的身份,每天不厌其烦的对乌静阿谀奉承,乌静也很乐意,虽然知道这些奉承没多少真情实感,可她就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也乐得自在。

  直到那天,公司新来了一个实习生,人生的白白净净,五官立体,有些瘦弱但修长的身形,使得乌静眼前一亮,她自小就喜欢这种娇柔的男孩子,心里便做了一个决定。

  一翻打听,知道了他叫罗明,乌静便开始对罗明展开了追求,就像所有女人那样,乌静的追求方式很俗,无非就是嘘寒问暖那一套,仗着自己漂亮,又是大小姐,她自信的认为不出一个礼拜就能轻松拿下罗明,可事与愿违,罗明对于乌静的追求,始终不为所动,甚至十分嫌弃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乌静,同事们的窃窃私语让乌静觉得颜面扫地,于是乌静就经常在工作上给罗明使绊子,甚至最后赶走了罗明,原本一切都到此为止,殊不知,乌静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那一日,乌静像往常一样下班,走到停车场,背后传来哒哒哒的声音,乌静停下脚步,四下张望,脚步声也跟着停了下来,乌静继续走,哒哒声又继续响了起来,乌静有些发毛,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跑到车里,贼兮兮的到处看,什么人都没有,脚步声也消失了,原来虚惊一场啊,乌静大呼一口气,放下心来。

  可是突然,后视镜里慢慢出现一个黑影,正咧着嘴嘿嘿嘿的笑着,乌静顿时汗毛直立,浑身紧绷,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后视镜,只见黑影阴笑着一点点靠近,气温骤降,甚至都能看到自己呼出的白气,越来越近,乌静感觉到黑影此刻就趴在自己车座的靠背上,乌静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她想要打开车门逃跑,却发现浑身僵硬,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我还会来找你的,嘿嘿嘿。”身后的黑影发出一声嘶哑,乌静吓的尖叫起来,紧紧闭着双眼,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拿起包胡乱拍打,渐渐的乌静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打了那么多下,似乎什么都没有打到,于是装着胆子,小心睁开眼一看。

  黑影不见了,车里只有自己,乌静有些后怕的坐着,额头上全是汗珠,几缕被汗水打湿的头发紧紧贴在脸颊上,黏黏的很不舒服。

  “刚刚怎么回事。”冷静下来的乌静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冰凉的冰凉的,纤细的手在胳膊上狠狠一拧,“啊,疼,我不是在做梦。”刚刚放松下来的肌肉再一次紧绷起来,四下看了一眼,乌静赶紧发动车子离开了停车场。

  一路上,乌静都在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幕,丝毫没有头绪,反而越发害怕,眼神总时不时的往后视镜看,生怕那个恐怖的黑影又出现,直到家,没再看见黑影,乌静才稍稍放心,安慰自己道,“一定是最近太累了,出现幻觉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睡着了。

  突然楼下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吵醒了正在酣睡的乌静,“谁啊。”没有多想,乌静睡眼惺搜的往楼下走去。

  “啊...........”乌静尖叫了起来,白天看见那个黑影,此刻正站在客厅中央对着自己笑,垂下的双手还在往下滴着红色的液体,只见平时照顾自己的保姆阿姨,一动不动的躺在黑影脚边,双眼暴突,已然没了呼吸。

  乌静的尖叫声吸引了黑影的注意力,它一步一步僵硬的走向乌静,熟悉的无力感再次袭来,乌静挣扎着站起来,手脚并用的逃到房间里,反锁住房门,趴在床底,死死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心里祈求,“菩萨保佑,别让它找到我。”

  菩萨可忙的很,自然听不到乌静的祈求,只听见门外传来哒哒哒的走路声,越来越近,突然,哒哒声停在了乌静的房间门口,床下的乌静紧张的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眼泪止不住的掉,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哒哒声没有再想起,四周静的可怕,“走了吗。”乌静松开手,小声说了一句,身体却紧紧的贴在地板上。

  突然,一张黢黑的脸,猛的出现在乌静面前,黑影正紧紧挨着乌静,趴在乌静的身边,一股腐烂的臭味冲进鼻腔,乌静顿时吓的赶紧从床底爬出来,跑到门口,不断的扭着门锁,不论怎么努力,门就是打不开,而黑影也慢慢从床底出来,一点一点的靠近乌静,伸出还沾着红色液体的双手,猛的一下掐住乌静的脖子,缓缓将乌静提了起来,猛烈的窒息感传来,乌静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四肢越来越无力,眼一黑,就被掐晕过去,只是恍惚间,似乎听到黑影说了一句,“我还会再来的。”就失去了知觉。

  “乖女儿,该起床上班了,还睡。”隐约听见母亲温柔的声音,乌静缓缓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自己好好的睡在床上,母亲正慈爱的帮自己缕着垂在腰间的细发,不禁感到奇怪,自己昨晚明明被黑影掐晕在门口,现在怎么会好端端的躺在床上,而且母亲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昨天夜里的动静,还有保姆阿姨呢,平时都是她叫自己起床的,于是小心翼翼的问母亲,“保姆阿姨呢,还有........昨晚你们........”

  “保姆请假了,你忘记了? 还有,昨晚什么。”

  母亲的回答,让乌静更加疑惑,保姆请假了,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昨晚自己叫的那么大声,母亲怎么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到的样子,太诡异了,乌静下意识抱住头,使劲晃了晃,最终还是在母亲的催促下驱车赶往公司。

  一路上,乌静总觉得后背发凉,有什么盯着自己一样,无数次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一路忐忑终于来到公司,一进办公室就赶紧把门反锁起来,刚准备坐下,就一下子弹了起来,那个黑影就站在门后,乌静吓的不断拍打着透明的玻璃向外面的同事求救,可大家根本看不到自己,也听不到。

  “我们玩个游戏吧。”黑影慢慢走近,乌静绝望的蹲坐在地上,不断大叫着,“别过来,你别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