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绯闻影后超能打 > 第五十四章 十里花堤

第五十四章 十里花堤

  首都北区,十里花堤。

  最为江岸边十数座临江公园中的一段,光听名字,就能感觉到这里的景色有多么优美了。相比较其他公园,十里花堤的魅力之独特,就在于它会根据季节的轮换而栽种不同的树木花草,真正做到四季花开,绿色常在。

  从这里向南,隔江望去,就是首都的CBD区,那里高楼林立,白天下日光照射到楼体的玻璃幕墙上,整个建筑群都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而到了晚上霓虹灯亮起,玻璃幕墙又变成了一面面宽广的LED屏,更是五光十色,引人入胜。

  北有花堤,南有夜景,江中游轮更是一趟趟络绎不绝,搭载着游客欣赏这一方顶级的美轮美奂。

  不过今夜倒是有些遗憾,花堤上原本的花草都被护林人清走了,却而代之的是一株株含苞待放的山茶。正是因为此时是夏末初秋,到了换季的时候,花堤正在为一整个秋天的绽放做足准备。

  但无论怎么说,今天的花堤都逊色了不少,加上现在已经是半夜三更,整个公园都寂寥了下来,鲜有人光顾。

  可就在此时,面向江边的靠背椅上,却坐着一道长发飘飘的背影。

  那是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女孩,在皎洁的月色下,她皮肤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珍珠白色光泽,茶棕的长发随风飘散,一双妩媚的桃花眼略微朦胧,整个人显得格外空灵。

  按照她的年纪来说,这个点不回家倒也不算什么,但要是大半夜独自一人跑到这连个人影都没有的花堤来,就有些反常了。尤其是她身上还缠着两处绷带,看上去像是受了伤的样子,而且衣着还十分的落魄,整条裤子上都是干涸的红酒渍,赤裸的脚底上还沾着些许灰尘,连鞋子都没有。

  从扮相上看,女孩怎么瞅都像个整天跟人鬼扯厮混,结果捅了娄子,被人狠狠教训了一顿的小太妹。

  可是要从气质上来说,与刚才偏偏又截然相反了!

  两种极与极的感觉就这样矛盾的共存在一具身体当中,让人都不禁怀疑,到底哪个才是她真是的一面。

  女孩的静静的坐着,目视前方,但眼睛里没有焦距,不知是看着对面的楼群,还是江中央游船上,那些伴着夜景纸醉金迷的人们。

  或许她也可以加入那些人的队伍去欣赏,而不是在这呆呆的发愣。可就是这窄窄半条江的距离,却像是无法逾越的天堑般,生生将两拨人隔断,一边是现实,一边却是无尽的虚幻。

  尽管,那现实目所能及,甚至唾手可得,但她却无法伸手触碰,在她身边,一团团的带着虚假的迷雾早已层层包围了她。

  女孩轻轻的叹息一声,望向天空,今夜是满月,所以夜空中格外的明亮,本就为数不多的星星也被月亮所散发的光辉掩盖,光芒不再。

  满月,古井中外对它的解读相差甚远,有人认为这是团圆的时刻,温馨至极;也有人认为满月是不祥的征兆,代表着邪恶即将到来,笼罩人间。

  今天的满月,又意味着什么呢?

  她有些痛苦的摇了摇头,今晚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也涌出了太多麻烦和疑问,她实在不想再在这上面加上这么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心中存着的那些,就已经快将她逼疯了!

  自从她在顾小妧的身体上重生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天了,以前她从没觉得,二十天会过的这么漫长,简直就像经历了一生一般。

  先是刚开始在精神病院的手无足措,再到好不容易慢慢接受,却又莫名其妙陷入了跟韩柳真一对和公司之间的纷争当中,中间还要时刻面对着孙梓涛粘人的纠缠和对她原本身体发生意外的担心。就在最后的最后,这一切可算是暂时有了解决的办法,又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黑衣人,上来就对她喊打喊杀的,让她不禁都产生了自我怀疑。

  顾小妧,真的只是个演员吗?

  她不知道了,她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顾小妧还是周雅雅,或许可能谁都不是,就只是那个“她”!

  之前她为了保住骨子里是周雅雅的本心,曾试着逃避顾小妧的一切,但后来在沈沈的一番劝说下改变了主意,决定要活出自己,于是毅然决然的接受了顾小妧这个名字,并把自己代入其中,抛弃了周雅雅的过去。

  但她现在发现,过去不是那么容易忘却的,尤其是在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之后,亲情和友情建立起的纽带之牢固,并不是说断就断的,而通过仇恨所缔造出的连接,也难以用远离消弭。

  或许,最好的方式,就是面对它们!

  她有点想明白的了,现在的自己,并不只是单纯的周雅雅,或者顾小妧,而是承载着两个人的人生,那就没法只按一个人的意愿而活,无论是抛却了谁的过去,那都会被当下牵绊,无法前行。

  而无法前行的人,是没有未来的!

  只有接受了顾小妧的过去,她才能再次迈步向前,不论前方刻下的名字到底是谁,亦或是二者兼备!

  女孩长舒口气,下定决心,她已经做好准备面对真相了。

  她眼神不再迷茫,看向身后。

  不远处,韩柳真正在跟人通话,已经持续了一个多钟头,还未结束。

  看得出来,他跟电话那头的人意见出现了分歧,争论的面红耳赤,显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顾小妧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

  她好像好久没熬过这么晚的夜了,有些疲倦,好在江边的风微凉,吹在她身上,让她不至于犯困。

  终于,韩柳真放下了手机。

  可算是完事了。

  顾小妧心想,真是让她一阵好等啊!

  看着韩柳真冲着她大步走来,顾小妧十分不客气的说道:“敢情你给我拉到这鬼都没影的地方,就是让我来吹风的?”

  “是我不好,不过刚才的电话真的很急。”韩柳真自知理亏,所以没多辩解。他从怀里摸出了两罐咖啡,打开其中一罐递给女生。

  “诺,算是我的一点点赔罪吧!”

  “一罐咖啡就想把我打发了?”顾小妧冷笑一声,随手接过,但下一瞬她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这咖啡竟然是热的!

  虽然韩柳真是从怀里掏出来的,应该有着他的体温,顾小妧早有预料,但也没想到会烫到这个程度。

  “你是...怎么做到的?”

  韩柳真一听就知道顾小妧是在问啥,满不在乎的一笑:“从便利店里买来用开水烫过,我又怕凉了就一直揣在内衣外面,当然是热的啦!”

  “你竟然把滚烫的铁罐揣在怀里!”顾小妧有些动容,但一向好强的她并不想在男人面前表露出太多情绪,尤其这个男人还是韩柳真。

  她强装镇定:“男人果然是皮糙肉厚!”

  韩柳真早就习惯了她这个样子:“这叫真心,所以才称得上是赔罪嘛!”

  “贫嘴!”

  顾小妧白了他一眼,真是两句话就下道,亏得她刚刚想高看他一眼!

  韩柳真打开了自己那罐咖啡,喝了一口,在靠背椅的另一端坐了下来:“本来是想去给你搞双拖鞋临时穿下的,不然你一直光着脚也也不方便,可惜那家便利店没有。”

  他长吁短叹,仿佛是错过了多么重要的事一般,咖啡跟酒似的大口大口灌进肚中,好像在借咖啡消愁。

  慢慢的,顾小妧有点不耐烦了!

  她冷声道:“韩柳真,你知道我在意的不是这个,我跑到这里干等了一个多小时,你也该遵守承诺,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当她在车上看到那条短信时,某人可是承诺过的,要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不然她又怎会跑到这来,又平白弄出了这么一大堆的烦恼?

  看到女生严肃且郑重的神色,韩柳真也渐渐收敛了脸上的嬉笑,变得认真起来。

  刚才的那些都是他为了缓和气氛故意去做得,为的就是不想这一刻来临,虽然他早就做出了承诺,但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还是不对。

  “我可以相信你吗?”他问道,同时目光闪烁。

  “这种话应该我来问吧,毕竟现在是我失去了记忆,一无所知。”顾小妧说道:“我知道我们之前的关系不算融洽,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所以你不想说也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但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如果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今天要来救我?”

  要知道,如果今天孙梓涛不出现的话,直面这群黑衣人的,就一定是韩柳真了,顾小妧几乎可以肯定,就算是他不会像孙梓涛动辄就要把命搭在这里那么极端,也肯定不会望风而逃!

  面对顾小妧几乎切中要害的反问,韩柳真也是张了张嘴,有些无言以对。

  确实,要是自己不相信她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就她,又为什么...因为她跟艺璇姐闹得这么不愉快。

  其实潜意识里,他已经把顾小妧从敌人的位置上拿掉了不是?

  “你很聪明,比起那个失忆之前的你聪明多了!”韩柳真赞赏道:“那就希望我赌对了吧,不过出于保险起见,我也有些问题要问你,希望你也要如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