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绯闻影后超能打 > 第五十一章 我们只是兄妹

第五十一章 我们只是兄妹

  顾小妧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在梦里,她又变回了周雅雅,并且减肥成功,还与夏悠悠合伙开了家搏击俱乐部,赚的钵满盆满不说,甚至还借着这势头,把爸妈接到了首都养老。

  三口之家,生活的十分幸福,除了周妈妈会偶尔催促她早点找对象之外,总体来说,她一直都很快乐。

  直到夏悠悠把她未婚夫孙梓涛带来做客。

  “想动她,除非我死了!”

  男人决绝的声音不断在脑海中轰鸣,夏悠悠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未婚夫竟挡在自己闺蜜身前,冷酷的对她吼出这句令人心碎的话。

  夏悠悠又惊又怒:“雅雅,你背叛我!”

  ... ...

  顾小妧猛地睁开双眼,冷汗打湿了她的衣衫。

  是场噩梦!

  意识逐渐清醒,身体里残余的麻醉效果基本消失殆尽,虚弱的感觉也减缓了许多。

  顾小妧手扶着额头,想要坐起来。

  咦,这是什么?

  她忽然发现,自己被一条安全带勒住了脖子,身子好不容易直起一半,却又被这东西拉回了原处。

  不光这里,大腿上还有!

  目光所及,她发现自己还是在一辆车的后座上,而孙梓涛正坐在驾驶位,车子平稳的行驶。

  原来孙梓涛本想把她安排在副驾驶的,但考虑到后座会舒服些,这才把她平放在了那里。即便是这样,男人还是怕路上颠簸,会出什么意外,这才将后排两人用的安全带一上一下,固定住了她的身体,其中一条经过腿上,另一条刚好在她下巴的位置。

  弄清了原因,顾小妧顿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解开安全带坐了起来。

  自己左小腿和脖子已经被洁白的绷带缠绕起来,绷带尾端扎了个漂亮的结,不光美观,而且十分实用。顾小妧活动了下身子,发现紧度正好,绷带既没有妨碍她正常动作,也不会太松失去作用。

  可见,为她包扎的人有多么用心。

  这时,孙梓涛从后视镜发现了顾小妧。

  “小妧,你醒了。”

  顾小妧轻嗯一声,指着自己颈间:“你包的?”

  她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问的真弱智。

  除了他,还有谁?

  孙梓涛闻言,眼中浮起一丝狡黠:“你猜?”

  劫后余生,顾小妧也终于醒来,孙梓涛现在心情明显不错,少有的跟顾小妧开起了玩笑。

  顾小妧当即狠狠白了他一眼:“烦人!”

  敢逗弄我?

  她没想到,一向以沉稳示人的孙大少,竟然也有这般爱玩闹的一面。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要惊掉一群人的大牙了!

  看着女生羞恼的样子,孙梓涛莞尔一笑。

  他哪里是沉稳,只不过面对顾小妧跟别人不同罢了。

  在她面前,他可以尽数褪去所有伪装,舒舒服服的做自己。

  以往的顾小妧,因为兄妹有别,对于他的追求,总是避得远远的,甚至连话都不愿跟他多说一句:而现在的她,虽然嘴上还是拒绝,但总算是不躲了,两人现在还能在车里互相打趣,她还能叫自己一声哥哥,这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最后,顾小妧背靠在座位上,轻咬贝齿,还是说了句:“谢谢你啊!”

  多亏了他及时赶到,自己才没被带走,从未知的未来中挣脱出来。无论如何,她都很感谢他。

  但孙梓涛皱起了眉头。

  “小妧,你要是知道,我救你是不用你感谢的,我们之间不是那种谁欠谁的关系,而且,我说了,除非我死了...”

  “别说了!”

  顾小妧突然一声轻喝,打断了孙梓涛的话,男人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下去。

  想动我,除非你死了是嘛?

  顾小妧心中嗤了一声,梦里的他就是这么说的,而且还是以夏悠悠未婚夫的身份,直接造成了二女反目。

  所以,无论是出于夏悠悠那方面,还是她跟孙梓涛之间关系的考虑,她都不能接受孙梓涛现在的态度。

  再这样下去,她真怕噩梦变成现实。

  “值得你交托生命的另一半,不是我,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找到她的。如果在那之后,你仍愿意以哥哥的身份守护我这个妹妹的话,我很感激。”

  果然,她这番话说完,车内迎来了漫长的沉默。

  顾小妧偏头望着车外的路灯,像流星一样飞速掠过,去向不知何方的终点。而自己也不该是孙梓涛心目中的终点啊!她觉得应该趁此机会把话挑明,不要给孙梓涛多余的期望,让他离开自己,接着航行下去。

  借着车内微弱的光线,顾小妧能看到孙梓涛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指节都变成了惨淡的白色,显然是在努力抑制着心中的情绪。

  哎,希望他能理解自己的苦心吧!

  顾小妧心中叹息一声,她明白多年感情不是说断掉就能断掉的,但拖得时间越长,受伤就越痛,起码她现在要在两人之间筑起一道高墙来,告诉孙梓涛,这辈子都不会让他走进自己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孙梓涛终于打破了沉默。

  “只是...兄妹吗?”他声音嘶哑,看样子十分痛苦。

  他心中才感到有些希望,小妧终于不再逃避了,这就又被一盆冷水劈头盖脸的浇下来,而且这一次,顾小妧断的很彻底。

  这其中的落差,就算是以他的内心都很难承受。

  顾小妧能感觉到他受伤的心,但并没有因此心软。

  “是的...只是兄妹!”

  刺啦一声巨响,车子极速停了下来。

  孙梓涛转过头来:“小妧,你明明还在失忆,就这么着急否定我们之间的感情吗?”

  他眼中带着浓浓的哀切,仿佛是在毫无尊严的乞求顾小妧,不要这么快就让他出局。

  不知为何,顾小妧看到这一幕,内心痛痛的,感觉难以呼吸。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为什么还会心痛?

  她简直快喘不上气来了,也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任由它剧烈的颤抖,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突然从四肢百骸间喷涌出来,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最后集中攻入脑海。

  轰!

  大脑一阵嗡鸣,之前在天宫的那种疼痛感又回来了,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幕幕记忆的碎片。

  “孙子...哥哥...”她看到小女孩牙牙学语,而男孩顶着一张苦瓜脸,站在婴儿床的外面。

  “是孙梓涛哥哥,不是孙子哥哥...”

  画面一转,小女孩似乎长大了些,这回的场景是在孤儿院里,里面的小朋友不知为何都排斥她,欺负她。

  她性子娇弱,只能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

  这时,男孩又冲上前来,把一群欺负她的人打得屁滚尿流。

  “以后谁欺负小妧一次,我就打你们一天!”

  顾小妧在朦胧中惊呼,这就是他们小时的记忆吗?

  紧接着,她又看到一幕,这回年幼的她被一个陌生女人领到一间大宅里,面前的小孙梓涛真跟一个女孩玩闹。

  陌生女人说道:“梓涛,雨晴,从今天开始,小妧就彻底从孤儿院搬出来,成为我们孙家的一员了!”

  那小女孩就是孙雨晴。

  画面戛然而止,再之后都是些生活中的琐事,她跟孙梓涛相处的很好,但孙雨晴,似乎对她这个捡回来的孩子并不感冒。

  慢慢的,三个孩子都逐渐长大。

  终于有一天,孙雨晴吧爆发了。

  “为什么,妈不喜欢我就算了,为什么哥也不喜欢我?”孙雨晴哭的声嘶力竭,指着顾小妧的指尖不住的颤抖:“都是因为你,就是你迷了我哥的心,让他觉得我不懂事,我什么都不如你,顾小妧,你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姐姐,我绝不承认,你是孙家的一员!”

  顾小妧看到这里,一阵叹息,孙雨晴真的错了吗?又或许是孙梓涛错了?再或者是自己?

  也许,他们都从没对过。

  脑中的疼痛逐渐散去,但这些记忆却留了下来,这回顾小妧没完全晕过去,身体逐渐恢复了知觉。

  她第一感觉就是有人在晃她,听力首先恢复,她听到孙梓涛焦急的大喊。

  “小妧,你怎么了?可别吓我啊!”

  顾小妧睁开双眼,弱弱的叫了句:“哥!”

  “诶!”

  孙梓涛看顾小妧醒来,连忙应道:“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是真不让哥喜欢你的话...哥什么都答应你,求你别再吓唬哥了好吗?”

  “我不是想吓唬你...”顾小妧完全恢复,下意识的拉开了与孙梓涛的距离:“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些以前的事。”

  孙梓涛眼前一亮:“你记忆回复了?”

  “不是全部。”顾小妧摇摇头:“哥你先别急听我说,我真的觉得,你其实并不是喜欢我,而是一直都在欺骗自己。”

  “怎么可能,我喜不喜欢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孙梓涛刚想反驳,突然看到顾小妧的神色,赶紧止住了话头:“你先说吧...”

  顾小妧深吸口气:“哥,从小到大,你都是在保护我吧,你仔细想想,你最开始生出这念头时,是因为什么?”

  “那是因为你刚到孙家,我怕别人指指点点,这才去...”

  孙梓涛回想起以前,心中突然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