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绯闻影后超能打 > 第四十章 绑架者,夏悠悠

第四十章 绑架者,夏悠悠

  顾小妧当即愣在了原地。

  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

  那句话,无论是语调,语速,都像极了夏悠悠的声线。

  可是怎么可能?按照顾小妧的经历上来讲,她跟夏悠悠虽然一直都是互有耳闻,但现实中并没有见过面。

  更不用说她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这里。

  韩柳真进到她屋中还能解释,她凭什么?

  顾小妧深吸口气,平复惊愕的心情。

  也许是自己太想她,幻听了吧!她心中这般作想。

  眼下还是要想办法解决现在的困局。

  顾小妧心中打定主意,她脖子拗不过去,只能抻着头对后面扬声道:“美女你认识我?那就好办了,咱们打个商量。我也不瞅你张啥样,然后你要是看得上我家里东西,随意拿,千万别客气。今天过后,你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你,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如何?”

  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自己现在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先不说能不能挣脱,万一后面的女人拿着什么凶器,乘机给她来这么一下子,那岂不是赔大发了?

  这个陷,冒的不值。

  她转生到这个身体,才二十一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而且要钱有钱,要颜有颜,还好不容易解决了自己身边乱七八糟的麻烦,马上开始享受生活了,要这个时候栽到这小毛贼的手里,阴沟里翻船。

  钱还能创造,小命只有一条。

  当然,要是身后的人还不罢休,那凭她的一身功夫,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身后的人被她气到失笑。

  怎么?把她当入室抢劫的了?

  这顾小妧脑洞也是够大。

  那人心想:不过她竟然一点都不惊慌,也是很出乎自己的意料。

  要是此刻顾小妧能回头看到她的脸,一定会大惊失色。

  她第一直觉判断的一点都没错,劫匪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闺蜜,夏悠悠!

  即便是孙梓涛再三要她保证,不许伤害顾小妧,但真到见面时,夏悠悠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她导演看看,这个把孙梓涛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夏悠悠讥笑一声:“你觉得我是劫财的?真是笑话,这年头谁还把值钱的放在家里,脑袋怕不是秀逗了吧!”

  额...不是劫财的?

  顾小妧一怔,那你潜进我家里,还把我吧绑起来图个啥?

  等等,她刚才提到了,她认识我!

  本小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她该不会是...

  “大姐,你该不会是馋我的身子吧!”顾小妧哭丧着脸:“你要劫色...可我没那种特殊癖好啊!”

  夏悠悠听到,整条眉毛都气拧了!

  这女人,满脑袋都在想什么?

  她一把揪住顾小妧的小辫子:“娘的,你说谁有特殊癖好?”

  梓涛怎么会喜欢这样思想龌龊的女人?

  “诶诶诶...疼啊!”

  夏悠悠使劲太大,顾小妧感觉头皮都快被扯掉了,不得不顺着前者的力道尽力后仰来减少痛苦。

  这样一来,她视线也不得不跟随着向上移动,正好对上了夏悠悠那张满面盛怒的俏脸。

  顾小妧吃惊的顿时长大了嘴,连疼痛的暂时忘记了!

  “咦,悠悠?真的是你!”

  我不是在做梦吧!

  夏悠悠更是震惊,她怎么也没想到,顾小妧竟然能把她认出来?

  为什么,她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啊!

  她恍惚间手一滑,顾小妧的辫子顺着之间滑落。

  可夏悠悠将顾小妧大力拽了来,早就让椅子过分后仰,失去了重心,现在又没了她力量的加持,顾小妧连人带椅顿时仰翻在地。

  诶呦!

  顾小妧这一下是摔得结结实实,眼前又冒出了一大片星星。

  这悠悠,也不悠着点,一天都打我几回了?

  不都说打人不打脸嘛,咋地后脑勺不算脸啊!

  顾小妧细想了想...额,还真不算。

  夏悠悠此时已经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她眉头皱起,思考着刚才的问题。

  顾小妧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唯一的可能,那就是孙梓涛。

  一定是孙梓涛给她看过自己的照片。

  任凭夏悠悠想破脑袋,也猜不出现在的顾小妧,其实就是她的好闺蜜周雅雅,认识她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夏悠悠冷哼一声:“想不到梓涛什么都跟你说,不过也是,他那么喜欢你。”

  顾小妧懵逼。你说啥呢?我咋一个字都听不懂。

  倒是闻到一股酸味。

  夏悠悠一把把顾小妧从地上抓起来摆正,她这回也不躲了,就直接在顾小妧的对面坐下。

  “既然梓涛都跟你介绍过我了,那相比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今天是为什么而来的吧!”

  她眼睛犹如毒蛇一般阴冷,好像将顾小妧视为了任她宰割的猎物,顾小妧心中犯怵,她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夏悠悠。

  顾小妧这才意识到她现在的身份,她已经不是那个在夏悠悠身边一起肆意妄为的周雅雅了。

  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不说是仇人,也差不了太多。

  “我是听孙梓涛提到过你。”顾小妧就着夏悠悠的误会,将错就错:“但他也只是一带而过,并没有多仔细的说过你的事情。”

  但顾小妧腹诽:就算我了解你的性格,我能说啥?说你智障头铁神经有病?还是四肢发达但胸大无脑?

  这不找揍呢吗?

  虽然说你也还算是个好人吧...

  而且她现在还不能像夏悠悠表露身份,一个是怕她不信,也接受不了,再来就是...连她顾小妧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该何去何从。

  夏悠悠双眼微眯:“这么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顾小妧掩盖着心虚,点了点头。

  “那好,那你现在知道也不迟!”夏悠悠狠狠说道,她看着顾小妧这张淡定的脸,心中就忍不住嗖嗖往外窜邪火。

  这死丫头,都被绑在这里了,还敢这么淡定,看我不把你这张皮给扒了,然你还装。

  夏悠悠本来抱着试探的想法,可随着顾小妧有意无意的刺激,早就抛在脑后,甚至连孙梓涛对她的叮嘱也忘得一干二净。

  要是顾小妧知道夏悠悠是因为她的态度才变本加厉的,估计都要哭晕在厕所里啦!

  冤枉啊姐妹,我这可不是真淡定啊,我可全都是装的!

  我明明是太了解你了才对你放心的好不,再说我见到你这么开心,怎么能不装一下啊!

  夏悠悠恶狠狠的威胁道:“孙梓涛之所以没多说我的事,是因为他不敢说,我实话告诉你,我从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凡是违法乱纪的事情,老娘基本上做了个遍!”

  “所以,不要挑战我的耐性,现在我提两点要求,能做到,放你走,做不到,我就把你咔嚓了,然后毁尸灭迹!”

  顾小妧听到这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笑。

  瞅你那德行吧,还毁尸灭迹。

  你啥样子我还不知道,在那威胁谁呢?

  夏悠悠眼神一凝:“怎么,很好笑吗?”

  “不好笑不好笑。”顾小妧连连摇头:“我是说...我没笑,刚才想咳嗽,您继续开条件吧,我还不想死!”

  夏悠悠迟疑了下,看着顾小妧,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她半天没找出来,最后干咳一声,又重新恢复了凶巴巴的神态。

  “两个条件”夏悠悠竖起两根手指:“第一,不再纠缠孙梓涛,把他让给我;第二,为孙梓涛出面,澄清夜宿门事件的事情,消除外界对梓涛的误会。”

  “哦,这样啊!”

  顾小妧低声回应。

  果然在这里等着呢,跟自己料想的一般无二。

  这个夏悠悠,还真是对孙梓涛痴心一片呢,都不惜大意灭闺蜜!

  虽然她还并不知道自己是她闺蜜就是了。

  “你别这样那样的,能不能答应!”夏悠悠有些不耐,在那里逼问。

  她可是做足了铺垫,早就听孙梓涛说顾小妧性格胆小柔弱,虽然今天见面有些出乎她所料,但经她这么一吓,不信这娇滴滴的富家小姐还能维持那虚假的平静。

  可惜,事情跟夏悠悠预料的截然相反。

  只见顾小妧神色依旧如常。

  什么情况?难道孙梓涛跟她撒了谎,顾小妧根本就不怕事?

  可没必要啊!

  “悠悠姐,我觉得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顾小妧抬眼扫了下夏悠悠,然后在后者惊讶的目光下,举起了双手。

  她竟然不知何时解开了束缚双手的绳索。

  “你不介意,我把脚上的也解开吧,这样我们说话舒服点。”顾小妧话语出口,但却并未征得夏悠悠的同意,就已经开始着手摆弄脚腕处的绳子了。

  夏悠悠并没有阻止,她知道对面这女人竟然能悄无声息的脱困,又敢让她知道,必定是有什么依仗。

  就算她不让也未必能行。

  这就是...她这般淡然的原因吗?

  顾小妧理了理衣服:“你说的两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但又不能答应你。”

  “怎么说?”夏悠悠听到前半句还听兴奋,但后面直接眉毛倒竖:“玩我是吧。”

  “不是玩你,因为从始至终,这件事的话语权都不在我身上,而是在孙梓涛的身上。”

  顾小妧坦然道:“所以你来找我求帮助,是不是找错了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