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绯闻影后超能打 > 第二十三章 女人家的饮料别乱喝

第二十三章 女人家的饮料别乱喝

  清晨的风吹进卧室,阳光洒满房屋。

  “阿嚏!”

  顾小妧打了个喷嚏,她刚醒来,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

  天知道自己是被吵醒的还是晒醒的。

  可是...这是哪?

  她耷拉着眼皮,打量着房间。

  卧室通体采用极简的北欧风装修,孔雀蓝和原木色调在这里完美融合,看起来十分养眼。

  记得昨天是沈沈送自己回家来着,然后两人在便利店喝了点酒,再然后...

  不太记得了。

  看来是喝断片了。顾小妧无语,这个身体实在是太不胜酒力了。

  那这么说来,这里就应该是自己的住所了吧。

  很快,顾小妧就在床头柜和书架上发现了自己的照片和奖杯。

  她的想法得到了印证,但很快脑门就浮起了几条黑线。

  这也太...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装修风格实在是一言难尽。

  她重生之前的家还有那么些粉红色呢,况且之前她还是个散打运动员。

  顾小妧可是个影后啊!

  不是说每个女人心中都住着个公主嘛,难不成顾小妧心里的是个老男人?

  一提起男人,顾小妧心中突然浮现出韩柳真的形象。

  男人刚刚出浴,浑身湿透,喘着粗重的呼吸,一眼深情,向她缓缓逼近。

  我靠我靠我靠,什么情况!

  顾小妧心砰砰狂跳,她小手捂着胸口,表情惊愕。

  刚刚脑中闪过的那些个零碎的片段,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柳真竟然想...那啥自己?

  这肯定是个噩梦!

  顾小妧赶紧检查自己,确认身体没有任何异样之后,这才完完全全的大松口气。

  用手拍拍自己红的发烫的脸,顾小妧心中骂道:顾小妧,你个完蛋玩意,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会梦到...和那种垃圾做羞羞的事呢?

  最关键的是“那种垃圾”!

  真是一喝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

  她起身下床去洗漱,顺带着冷静冷静。

  顾小妧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撑了个懒腰,一只脚挪到床边,率先探向地面。

  ...好像有点不对!

  她感觉自己的前半脚掌踩在了一个扎扎的东西上面,而那东西中间是一片柔软的温润,还有些潮湿。

  这什么玩意?顾小妧心中疑惑,反正肯定不是地板。

  那温润中间还有一道口子。几乎是下意识的,顾小妧脚尖将口子撑开,探了进去。

  然后她撞到了一道坚实的屏障。

  顾小妧心中顿时一阵恶寒,她好像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了。

  这是一张...嘴!

  也就在这时,那张嘴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用力的吸了口顾小妧饱满浑圆的大脚趾肚。

  我X!

  顾小妧浑身一颤,触电般的感觉从脚尖开始传播到全身,所到之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猛地抽回脚,滚到了床的另一侧,看着自己沾满了口水的脚趾,顾小妧胃里就一阵翻腾,恶心的想吐。

  床下也传来了男人的干咳!

  “喵的,谁他娘的胆子那么大,敢躲在老娘床底下揩油!”

  酒醒了,顾小妧的本性也开始暴露,她第一时间并不是想着要怎么跑,而是顺手从床头上抄起一合金摆件,挥舞着就往床下冲去。

  韩柳真此时也是将将醒来,一睁眼就看到顾小妧挥着个棒子,嗷嗷叫的冲来,吓得他一身冷汗。

  剩下点瞌睡也跑得一干二净。

  “你要干什么?”

  韩柳真惊呼,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身上被床单捆得结结实实。

  什么情况。

  万急之下,韩柳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全身使劲,努力往侧旁一翻。

  下一瞬,那“金属棒槌”就带着呼啸的风声,从他耳边擦过,“哐”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韩柳真看着那东西在地板上留下深深的凹痕,倒吸一口冷气。

  就差一点,好悬就砸到自己了。

  简直就是死里逃生。

  眼见着顾小妧又一次把凶器高高举起,韩柳真赶忙大喊:“住手,你疯了吗?”

  顾小妧气得头发直颤。

  “奶奶的,你在老娘床下面偷窥一晚上,还敢问我疯了吗!”

  看到韩柳真,顾小妧就明白,那些片段根本不是噩梦,而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一想到韩柳真昨晚的恶行,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韩柳真辩解,可刚开头自己也没话说了。

  是啊,他是怎么跑顾小妧床底下的?

  这场面,任谁也说不清啊!

  顾小妧冷哼一声:“编!我看你那什么理由编。”

  韩柳真痛苦的闭上眼,使劲的想昨晚上发生的事。

  还好他没向顾小妧一样断片,马上就回想起来。

  “是那瓶饮料!”韩柳真突然打呼:“我本来在这等你,可实在太口渴,你家又停水了,所以我就拿了你冰箱的饮料喝,然后就...就...”

  “就什么?”顾小妧厉声喝道:“吞吞吐吐的,是不是个男人。”

  “...然后浑身就燥热起来!”

  韩柳真脸色微红,那种感觉,他实在是难以启齿。

  顾小妧被气笑了,在她看来,韩柳真就是在搪塞她。

  这是拿她当三岁小孩了吗?

  撒谎都没有这么撒的。

  顾小妧伸出两个手指:“两个问题!”

  “第一,你是怎么到我家里来的?第二,你说喝完饮料浑身燥热,啥饮料有那功能,难不成我在自家冰箱里放春药不成?”

  “这...”

  韩柳真犹豫,他确实是不请自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真不好解释。

  “算了,懒得跟你废话。”

  顾小妧自己手机坏了,索性就从韩柳真身上把他的手机搜出来。

  虽然手机有锁,但打个报警电话还是可以的。

  “你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要干什么?”顾小妧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个死变态,猥琐男,强奸犯,打你老娘都嫌脏了手,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你要报警?”

  韩柳真惊呆了,没想到顾小妧这么决绝,他挣扎着起身,但身上的布料越滚越紧。

  “你听我解释,别报警啊!”

  顾小妧丝毫不理睬他,手指轻触屏幕,眼看着就要呼叫出去。

  “你不要形象了吗?就算我被警察带走了,但媒体会只抨击我吗?想想你和孙梓涛的事,你不也是无辜的吗?然后呢?”

  顾小妧动作一顿。

  趁着这个机会,韩柳真嘴上疯狂输出:“我都被你捆成粽子了,对你也造不成什么威胁,你就听我说一句,不会耽误太多时间,好吗?”

  顾小妧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收回了手机。

  她倒是想听听,韩柳真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顾小妧往床上一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韩柳真:“要是你说的没让我满意,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韩柳真连连点头:“其实...你家的密码你以前跟我提过,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我昨天确实是找你有急事,又联系不上你,所以才进来等着的。”

  顾小妧眉毛一挑,这个理由可有点牵强啊!

  “你自己觉得这话可信吗?”

  顾小妧锐利的目光像刀子一般穿透韩柳真的眼睛,韩柳真不敢与她直视。

  冷汗从他的后颈滑落。

  他没说谎,却也有所保留,昨天他确实是想从顾小妧的最终套话,才联系她的,但电话打不通,去医院找人又出院了。

  韩柳真心想像顾小妧现在的状态,也只能回家呆着,于是就找到了她家。

  哪曾想顾小妧竟然跑到许老爷子的生日宴上去了。

  当然韩柳真不知道这些,他扑了个空,本该离开,忽然想起自己跟顾小妧关系暧昧时,她曾告诉过自己公寓的密码是他们初见的日子。

  韩柳真当即下了个决定,与其从一个失忆的人嘴里套线索,不如趁此机会进入她家,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证据。

  就算中途顾小妧回来,他也可以用刚才的那番话来搪塞。

  但谁想到顾小妧一去不归,家里还存着伪装成饮料的春药。

  韩柳真半瓶下肚,不一会就感觉自己不行了,浑身又热又涨,不得已只能去浴室用凉水降温。

  这时顾小妧回来了。

  韩柳真被憋在浴室,进退两难,结果在药力的作用下,不一会就昏迷了过去。

  再之后,就有了滑稽的一幕。

  这些事情不能坦白,韩柳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顾小妧眉毛一挑:“我不在家,你就算真的有事,又知道密码进来了,至于等一天吗?”

  “还有你喝的那半瓶春药,我刚才出去看了下,桌上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

  “不可能,除非有人动过它。”韩柳真大声说。

  这瓶给他招来这么多麻烦的饮料,他是不会记错的。

  韩柳真继续辩解:“我知道这听着就不像真话,但事实就是这样啊,要不你说我没事跑到你房里做什么?就为了跟你那啥吗?那之后呢?我俩的前途都不要啦?”

  “谁知道你怎么想的。”顾小妧冷哼一声。

  但她也起了疑心,昨晚韩柳真的表现确实像喝了伟哥,如果只是想趁着劲跟自己发生点什么,这做法无异于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五。

  只有疯子会做出这种事来。

  现在只有三种可能,要么他疯了,要么他说的是真话,再或者,他有些别的什么还未可知的阴谋。

  会是什么阴谋呢?

  顾小妧正盘算时,外面门铃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