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绯闻影后超能打 > 第五章 怀疑人生

第五章 怀疑人生

  男人气场强大,目光锐利,好像能一眼看穿别人的内心。

  周雅雅被他看得浑身一哆嗦。

  不过她也不是寻常女孩,做运动员时磨练出的性子在这时发挥作用,让她很快冷静下来。

  周雅雅十分讨厌这种目光,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你瞅啥!”

  男人的额头顿时浮现出几条黑线。

  这女人说话什么时候这么放肆了。

  听说她被电到脑袋,难道是烧坏了?

  男人没吭声,静静的观察周雅雅的一举一动,看她还能翻出什么花来。

  周雅雅见状,更是火大,心想如果条件允许,她都恨不得把男人眼珠子给挖下来。

  看看看,没交过美女啊!脑子有病?

  等等,难不成他是同道中人?

  周雅雅狐疑的看了下,没穿病号服,应该不是精神病患者啊。

  或许,聋哑人?

  因为身处医院,周雅雅就一通往男人身上安这种身份。

  不过这说法倒还真解释的通。

  周雅雅心情平复下来,既然对面是残障人士,那她还较什么劲。

  她冲着男人微微一笑,然后用手语跟他比划起来。

  男人先是愣了下,旋即明白过来,他也看得懂手语,更是明白周雅雅比划的是什么意思。

  你...别怕...姐姐带你...去看病...

  男人终于忍无可忍:“顾小妧,你发什么神经。”

  ... ...

  吴连坐在驾驶位,对着前车一通按喇叭。

  可前车也没有办法,这条道已经排上了长龙,车里的人都焦急的攥着方向盘,眼睁睁的盯着一辆辆自行车跟游鱼一般自由的穿梭在车辆的缝隙当中。

  自行车上人幸福又朴实的眼神,时不时的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瞥向车内。

  吴连气急,拿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吴哥,怎么了?”

  手机那头传来的是沈沈的声音,带着几分匆忙。

  吴连没在意,他现在可是比谁都急:“韩柳真去过你们那里了吗?”

  “谁?”

  沈沈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的是韩柳真吗?我没见到...他应该不知道这个地方吧!”

  沈沈记得,顾小妧出事早就被严厉禁止外传,就算公司里也只有老板还有她和吴连少数几人知道住院的地方,对外一直是宣称顾小妧是出国调养的。

  就算他韩柳真在公司中艺人的地位举足轻重,也不至于连这件事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吧。

  更何况...

  吴连气急败坏:“别提了,今早我跟老板谈话时被韩柳真这小子给听到了,现在他八成是在去你那的路上...我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你说他和顾小妧不是死对头吗?怎么这件事情这么上心呢!”

  “啊!”沈沈听了也是发愁:“韩柳真就这么闲?今天没行程嘛。”

  “自从顾小妧出事之后,海星主要就靠这位爷撑着了,我这个小经纪人何德何能,还哪里使唤的动这尊大佛啊!”

  吴连长叹口气:“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看好顾小妧,别让她乱跑,毕竟我们跟医院都交代过保密,他韩柳真找不到人自己也就回去了。”

  吴连语重心长,哇啦哇啦交代了一大堆,等他终于觉得万无一失后才长舒了口气。

  这下他就不着急了,等他慢慢悠悠晃到医院,正好把韩柳真抓回去。

  谁想到这时,沈沈委屈巴巴的声音传来:“可是...我也不知道小妧姐又跑哪去了。”

  “你!”

  吴连这颗心跟坐过山车似的,刚放平又忽悠一下飘起来。

  这还不算完,当他的视线瞟向窗外时,险些一口老血忍不住没喷出来。

  窗外好几拨人扛着摄像机,拖家带口的就往医院里冲,这群人吴连再熟悉不过了,不正是那些媒体小报的狗仔吗!

  他甚至还跟其中几个打过交道,能叫出名字来。

  这时候他们往医院去干什么啊?总不能是集体得病了吧。吴连都不用动脑子就明白,肯定是那两个不省心的捅了什么篓子。

  “赶紧把顾小妧找到!”吴连来不及解释,急忙催促了沈沈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现在可不是在这里憋着的时候。

  吴连心里清楚,要是这事处理不当,让这二位名声受损的话,老板非把他皮扒了不成。

  他赶紧摇下车窗,冲着路边举着个住宿牌子拉人的老大爷招呼:“大爷,你会开车吗?”

  老大爷看到他眼前一脸,急忙堆着笑凑上前来。

  “小伙子要住店吗?我们这都是单间空调房,价格便宜,我可以给你免费带停哦!”

  吴连无语,这是把他当成陪护家属了啊。

  他扯出个牵强的笑:“老大爷,我不住店...”

  “那你招呼个屁咧!”

  老大爷一听吴连不是住宿,瞬间变脸,直接把他的话打断,十分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背着手转身离开了。

  “诶...”

  吴连傻了,这老大爷,他话都没说完呢。

  “大爷,你能不能帮忙代驾一下啊,我有急事不能在这里堵着了。”吴连扯着嗓门大喊:“价钱好商量,我给你300!”

  老大爷好像没听见。

  “500!”

  老大爷脚步顿了顿,但还是没回头。

  “...700!”吴连咬咬牙:“不能再多了,我身上就这么多现钱!”

  话音未落,老大爷“蹭”的一转头,仿佛迅雷般一下子窜到车前,吴连都没看清他是怎么进来的,老大爷就已经稳稳当当坐在了副驾驶上。

  这时,车门外一张印着住宿的白纸板才翩翩落地。

  只见老大爷面不红,气不喘,冲着吴连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小伙子,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哦!”

  吴连实在是被这一番操作给秀懵了,现在才有些回过味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被套路了。

  果然,老大爷兴奋的搓搓双手:“其实你喊我的时候我就想帮忙了,可我老年人反应慢,等我过来的时候你都喊到700了...”

  吴连暗自吐槽,你反应慢?起跑都快赶上刘翔了,再说想帮忙你别要钱啊!

  “不过后来我又想想,这钱还不能不要!”大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吴连倒是想听听理由:“怎么说呢?”

  “因为是劳动成果啊!”老大爷信誓旦旦的说:“我得给你们年轻人打榜样,不能给你们灌输不劳而获的观念啊!”

  还能这么解释?

  吴连差点没笑出声来,大爷你这“劳”和“获”怕是搞反了吧!

  他也懒得再跟大爷废话,跟进付了钱,下车走人。

  临走前大爷还在后面叮嘱:“停完车微信联系啊,其实你可以学学微信转账,这样就不怕出门没带够钱了,人要紧跟时代...”

  吴连赶紧跑了,不敢再待下去了,他严重怀疑大爷是在暗示他涨价!

  还是快点进医院把,不知道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 ...

  精神科大门前,同样怀疑人生的还有另外一人。

  “XX的装X男!”周雅雅讲了句粗话,用脚尖拨弄了下韩柳真的后脑勺。

  男人蜷缩着躺在门口,说死也不抬起头来。

  真的...太羞耻了!

  韩柳真感觉浑身跟散了架子似的,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跟身体上的痛苦比起来,心灵上的创伤才要命,韩柳真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放倒了。

  还是个弱不禁风,稍微磕一下就要破皮的病娇女。

  最最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这个女人还是顾小妧。

  想起之前两人的过节,韩柳真简直抓狂,恨不得找个柱子撞死算了。

  周雅雅冷哼一声,活该,现在不装啦。

  刚才不还骂我发神经来的吗?

  她听到这话时气愤,这人明明什么事都没有,非要在那装深沉,而且听他的话,明明就认识顾小妧。

  那你摆什么臭架子,恶不恶心。

  周雅雅强忍着不跟他计较,因为她心里清楚,现在从这里出去最要紧。

  眼看着都能见到大门了,胜利在望,她可不讲横生出什么事端。

  谁想到,韩柳真竟然对她动手动脚,上来就蛮不讲理的按住她的肩膀。

  可惜韩柳真低估了“顾小妧”,确切地说,是周雅雅的能力。

  既然你送上门来,那就别怪老娘不留情面了。

  被人冒犯,周雅雅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完成了防御的姿势,双手攀上韩柳真的臂膀,伸脚往后一绊,直接把韩柳真摔在了地上。

  韩柳真没防备,顿时摔得七荤八素,再也没从地上爬起来。

  周雅雅左踢右踹,韩柳真愣是不起来,时间一长,她也有些无趣。

  “臭男人,长得像个爷们,没想到这么怂,连个女人都不敢面对,娘炮一个。”

  周雅雅损起人来也是不留情面,话传到韩柳真耳中,格外的刺耳,他埋在臂弯间的眼睛泛起猩红,像是被周雅雅激起了愤怒。

  当然周雅雅没注意这些,她直接双手一个十分潇洒的姿势把大门拉开,霸气的走了出去。

  这回看谁还敢再拦老娘!

  周雅雅才嘚瑟了一瞬间,结果刺眼的光就照过来,差点把她眼睛都晃瞎了。

  “我去,什么玩意?”

  杂乱的快门声不断响起,周雅雅闭上双眼,四周到处都是闪光灯,对着她就是一通乱照。

  “顾小妧小姐,你这几天消失,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你这身病号服,是在接受治疗吗?”

  “为什么公司宣称你出国修养了,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周雅雅直接被这些记者铺天盖地的提问问蒙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就在这时,她又突然感觉后面一坠,原来是韩柳真抓住了她,周雅雅一个没站稳,直接跌进了他怀里。

  “看,是韩柳真!”

  “他跟顾小妧抱在一起了,快拍!”

  又是一大阵快门声,狗仔们十分兴奋,看来今天的瓜田应该丰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