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绯闻影后超能打 > 第二章 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第二章 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眼前一片漆黑,周雅雅环顾四周,找到了唯一的光亮,在那里,一个女孩瘫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而她的面前,是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背影,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至始自终也没回身看那女孩一眼。

  他喵的渣男!周雅雅狠狠的骂了一句。

  她想过去安慰下女孩,谁知刚迈步子就踩空了,坠落的感觉袭来,周雅雅觉得自己快被风活活撕碎了。

  ... ...

  刚才那...只是个梦?

  周雅雅呆呆的看着自己变瘦的双手,比起现在心中的惊骇,刚刚的梦早就被丢到脑袋后面去了。

  什么鬼?

  她彻底懵了。

  虽然电瘦自己听起来很荒唐,可那手就活生生的连在胳膊上,周雅雅还使劲掐了下自己。

  “哎呦!”

  她痛呼一声,这不是梦。

  等等,这胳膊,咋也细了?

  还有肚子,屁股,腿...

  周雅雅从床上坐起来,惊愕的发现,自己全身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妈妈呀,我这是咋了?”

  周雅雅自言自语,心里既忐忑又激动。

  这身材凹凸有致,大腿修长,活跟秀场走出来的模特似的。

  以前她还抱怨,说凭什么这个世界对男人这么宽容,高矮胖瘦都有魅力,到女生就是一水的柳条身子瓜子脸。

  可现在...唉呀妈呀,真香!

  周雅雅抱着自己这看看,那瞅瞅,一时间爱不释手。

  “太她喵的玄幻了。”周雅雅自言自语,怕是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吧。

  这要真是梦的话,她宁可做一辈子不醒。

  最重要的是,自己先爽了再说。

  过了好久,周雅雅才逐渐平复了心情,有空去打量这个房间。

  这是个单人间,她身边不远就是结白的窗帘,阳光就从这里透过来打到她的脸上。

  窗户外面,是一道金属防护窗。

  看这屋内和床头的陈设,应该是病房没跑了。

  这下周雅雅更加确定自己因为触电被送到医院来了。

  悠悠呢,哪去了,是自己晕了太久先回去了吗?

  周雅雅正胡思乱想,突然病房门“碰”的一声被撞开,一道人影旋风似的冲了进来。

  “谁...”

  周雅雅吓一哆嗦,话还没出口,那人就已经到了跟前。

  人影快到模糊,周雅雅根本看不清是谁,对面就一头撞进了她怀里。

  “哎呦。”

  这一下,撞得她胸口生疼,险些又背过气去。

  肯定不是悠悠!

  周雅雅知道,夏悠悠没这么大劲,更没这么彪悍。

  “你谁啊?”她忍痛问了一句。

  怀中人闻声把头抬了起来,周雅雅这才看清,是个不认识的女生。

  这女生看着要比她小一些,正“含情脉脉”的望着她。女生眼睛是肿的,看上去刚刚哭过。

  周雅雅心中更是纳闷:“你那家孩子啊?”

  谁知女生听了她的话,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雅雅,就像周雅雅刚刚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般。

  女生清脆的声音很是颤抖:“小妧姐...我是沈沈啊,你不认识我了?”

  “叫谁呢?什么小妧姐?”周雅雅一头雾水:“我该认识你吗?你怕不是走错片场了吧!”

  “什么...小妧姐你竟然不记得我了...”

  自称沈沈的女生好像因为周雅雅的话受到了十分强烈的打击,嘴里不断的念叨着这句话。

  周雅雅有点受不了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刚醒来就莫名其妙的瘦了,夏悠悠也不在,然后又进来个精神不正常的货,对着自己就一通质疑。

  周雅雅真无语了,现在明明是我一肚子问题,该找人答疑,你进来不帮忙就算了,怎么还倒添堵。

  “要不这床位让给你,你住着吧!”周雅雅从床上下来,指着让沈沈上去。

  她没开玩笑,她是真觉得后者的精神状态更需要治疗。

  沈沈顿时吓得一个趔趄,仰面向后倒去,还好这时后面有进来一位医生,及时搀住了她。

  还好虚惊一场,不然屋里还真要加张床了。

  医生安顿好沈沈,才发现周雅雅竟然站在地上,眉头深深的皱起:“顾小妧患者,你才刚刚苏醒,身子还很虚弱,赶紧回到床上。”

  周雅雅莫名其妙,怎么谁都管自己叫顾小妧?

  她不甘示弱:“你们别搞错了,老娘大名周雅雅,才不是你们说的什么顾小碗顾大碗还是什么顾小盘的。”

  医生愣了一下。

  沈沈这时插嘴:“小妧姐不记得自己了...呜呜...小妧姐也把沈沈给忘了。”

  话到中间,沈沈就已经哭得梨花带雨,手还去抹眼泪,才碰到红肿就触电似的缩了回去。

  “好疼!”

  医生恍然:“原来是失忆了,也说得通,毕竟电流通过头部造成损伤,有些后遗症也难怪。”

  “你妹的说得通。”周雅雅气得直翻白眼,还电流通过头部造成损伤,你直接说我脑子坏掉得了。

  医生正色:“顾小妧患者,你现在还处于恢复期,请你配合我们的治疗。”

  周雅雅当然知道他说的治疗肯定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个意思。

  “我重申一遍,我不是顾小妧,我也没失忆,你们认错人了。我确实被电过,你们要治疗这个可以,但要是其他的就赶紧哪凉快滚哪去。”

  医生和沈沈相视一眼,都看到了浓浓的担忧。

  “看来精神也不太正常。”医生叹息:“你这么不配合我就要采取强制手段了。”

  说着,他招呼来两个护士,就要给周雅雅按回床上。

  “来硬的?”周雅雅急了,她最不怕的就是这套!

  破医院,老娘不治了还不行吗!

  “死开!”周雅雅大吼一声,瞬间就挣脱了护士的控制。

  虽然这身体还有点飘,但总归也比之前灵活了太多,周雅雅好久没享受到这么畅快的感觉了,差点没舒服死。

  再看看跑得多快。

  周雅雅也不穿鞋,趁着沈沈和医生呆滞的瞬间,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

  等他们回过神来,周雅雅连影都没了。

  “小妧姐!”

  沈沈急的要死,狂拽医生袖子:“赶紧把她追回来,要不就出大事了!”

  医生也是满头大汗,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患者。

  “没事!”医生还是比较镇定:“这精神科只有上下两个出口,剩下的都焊死了,我马上带人就能把她追回来。”

  ... ...

  周雅雅光着脚在走廊狂奔,这医院建的七扭八拐的,不一会她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这啥啊,医院还是迷宫啊?

  周雅雅无语,这是要干嘛?节假日休息售票让人来玩?

  还有这也太冷清了,大白天四处都拉着帘,不见阳光,阴森的很。

  而且走到现在她也没遇到个人。

  周雅雅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凉风顺着她光着的脚底板嗖嗖往身子里钻。

  她感觉踩得不是大理石地面,而是冰砖。

  在这么下去,一会脚就冻僵了。

  周雅雅哆哆嗦嗦的继续往前走,终于到了走廊尽头,一座铁栅栏彻底封死了道路。

  这又是啥,难不成她来得不是医院,是监狱?

  要不怎么会有这玩意?

  周雅雅腹诽,她摆弄了下栅栏上的大锁——彻底锁死了,这条路是没得走了。

  “姐姐你要出去吗?”

  一道奶奶的声音猛地从身后响起,没有一点预兆,吓得周雅雅汗毛倒竖。

  她刚刚来时,后面可是没有人的。

  看她半天没吭声,后面的人又用只能的小手碰了碰她:“姐姐?”

  周雅雅差点没吓瘫过去。

  好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那只小手上传来的温热。

  应该是个人吧!

  周雅雅鼓足勇气回身,看到一个小不点站在他的身后。

  是个小男孩!

  周雅雅这才完全放松下来。

  小男孩也就到她大腿的位置,本来就不显眼,在阴影遍布的走廊更是容易被人忽略。

  再加上周雅雅刚刚十分匆忙,没看到他倒也在情理之中。

  小男孩对比了下他自己和周雅雅身上同款的病号服:“姐姐也是精神病人吗?精神病人是不许从这里出去的。”

  精神病人!

  周雅雅大吃一惊,什么意思?

  面前这眨巴着水汪汪大眼睛,让人看了就又想捏一把小肥脸冲动的小可爱,是神经病患者?

  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把一个刚满学龄的孩子丢在这里不管,哪怕他真的有些问题。

  本来这个世界就够变态了,可自从这一觉醒来,周雅雅觉得自己的认知又被无情的刷新了一遍。

  她喵的,到底是我真的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终于疯了!

  不过她也这才狂然大悟,为什么这里跟普通医院差别这么大,又有一道大栅栏拦在中间。

  栅栏的这端,是疯狂:栅栏的那端,是未知。

  也许是自由,也许是...谁知道呢。

  不过周雅雅还是决定要出去。

  她微笑着跟小男孩说:“小可爱,姐姐不是病人,你也不是,那些穿白衣服的才是,你告诉姐姐,哪里有出口,姐姐带你出去好不好?”

  “最顶层有个走廊!”小男孩指着楼梯说:“可是姐姐,就是那些穿白衣服的人才说我们是病人啊?”

  “那他们对你好吗?”

  “...不好。”

  “那不就得了,对你不好的人说的能是真话吗?”周雅雅狡黠的一拍手:“所以你跟姐姐走吧,好吗?”

  小男孩似乎觉得周雅雅说的也有理,于是就拉着周雅雅的手一步步走上楼梯。

  这时,医生的声音从尽头传来:“她在那,别让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