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二十六章 他与她的希望

第二十六章 他与她的希望

  “沃日,这些家伙真恶心!”

  杜夏连滚带爬的躲过怪物射出来的一条触手后,背靠大树喘着粗气,这一刻,他开始反思。

  “不能再逃了,同样都是杜夏,为什么我就要逃?”

  喘气间,杜夏不由得回忆起了来到灵界所发生的一切,那些都是真实经历过的,自己甚至都能直面101的恶念触手,没道理怕这些小喽啰啊!

  “你可以的,杜夏,稳住心神,找到破绽,然后一击毙命!”

  拿出别在腰带上的剪刀,杜夏看着前方冲来的一团黑色头发,举起剪刀便朝着那团黑色头发剪去。

  黑色头发在触碰到剪刀后,在空中一顿,似乎在惧怕剪刀,准备后撤,杜夏却没有给机会,一步跨出直接将这团黑发剪成两半。

  望着掉到地面,还在微微颤抖的黑色头发,杜夏退了一步,脸上带着兴奋,他,成功打败了一只怪物!

  就在杜夏重伤了黑发怪物之后,其他正在附近游荡怪物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纷纷停止了移动,朝着杜夏的方位快速逼近。

  杜夏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好不容易摆脱的众多怪物再次出现在眼前,不由得哀嚎一声,什么勇敢冷静,什么消灭怪物通通抛到了脑后,转身撒丫子就跑。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就一死宅,追我干嘛啊!”

  另一边,战斗已接近尾声,初代校长正不断用右臂将夺灵魔背后的触手一根根拔掉。

  杜夏三号则用仅存的左臂,握着冥刀河菜刀不断在夺灵魔身体上划过。

  不过他似乎非常偏爱后脑,一旦有机会攻击到,就必然不会放过。

  夺灵魔身上有四十三条刀伤,其中三十五条都集中在后脑,就连初代校长看着夺灵魔的后脑都有点不忍直视。

  你看看它,头骨都快被你砍裂了,求求你换个地方砍吧!

  夺灵魔的头骨,终究还是比不过金属构成的菜刀,在挨了五十八刀后,“卡擦”一声彻底裂开了,一颗痛苦中带着解脱的头颅飞到了空中。

  瞥了眼砸在地上滚动的夺灵魔头颅,杜夏三号没有休息,直接转身朝着杜夏的方向跑去,顺手解决了几只挡在前进路上的怪物。

  此时的杜夏,正狼狈的在草坪上狂奔,衣服上沾满了泥土与杂草,脑袋都开始浑浑噩噩了,只有一个念头在支撑着他:跑!只要不停下,就能活下来!

  一道身影,刮起强风出现在了杜夏身后,手中菜刀在后方拉出一道道刀光,如同一道坚不可摧的壁垒,撞上的怪物纷纷化作漫天碎块。

  杜夏缓缓停下脚步,转身呆滞的看着杜夏三号的背影,他从未感觉过自己的背影居然可以如此伟岸。

  这不是自夸,而是杜夏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还能动么?”

  将追来的最后一只怪物肢解后,杜夏三号板着脸,看着杜夏,眉头罕见的皱了起来。

  “能,能动。”

  杜夏急忙拍了拍身上的灰土,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让杜夏三号左臂抖了抖,眼角忍不住跳动。

  妈的,这货笑的真贱!这真的是我吗?我能不能一刀砍了他?

  差点成为杜夏三号刀下亡魂的杜夏丝毫不知,反而笑嘻嘻的凑了上去。

  “我都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强,刚才你那几刀,刷刷的,忒帅了,能不能教教我?”

  杜夏三号极力忍住了劈死杜夏的冲动,转身淡淡说道:“我会的,你都会,为什么发挥不出来,应该问你自己。”

  “啥,你说什么?我也会那种刷刷的,拉出刀光的帅气招式?我怎么不知道?”

  杜夏三号踉跄了一下,呼出一口气,不再理会杜夏,朝着初代校长的方向走去。

  “跟上,走丢了你就自生自灭吧。”

  杜夏三号实在是忍不了杜夏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同样都是自己,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好的,好的。”

  杜夏屁颠屁颠的跟在了杜夏三号身后,而且跟的理直气壮,啥?惭愧?自己保护自己,有什么好惭愧的?

  初代校长处理了夺灵魔的尸体后,刚好见到了回来的杜夏与杜夏三号,朝着两人点点头后,初代校长抬头看着天空中漆黑的球状结界,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唉,也不知那小子怎么样了,诞生之所的仲裁者,可不是一般的灵体啊。”

  杜夏看着天空的球状结界,好奇的问道:“校长,诞生之所是灵界的组织吗?仲裁者很强?”

  “诞生之所的存在,可以追溯到灵界诞生之初,具体信息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诞生之所在灵界各地设立了仲裁所与绝望之塔。”

  “仲裁所专门转化并培养仲裁者,用来侵占灵界各处,而绝望之塔则可让灵体逐渐陷入疯狂暴虐的无智状态。”

  “他们信奉混乱,崇拜疯狂,视理智与感情为天敌,我当初用尽一切手段让诞生之所忽略我,没想到在我死后,他们还是找上来了。”

  就在初代校长说话间,天空的黑色圆球结界如同玻璃般开始出现一条条裂痕,五道人影狼狈的从天空落到了地面。

  “咳咳,这家伙是真厉害,我们五个拼死攻击,居然才让他重伤。”

  杨平的肌肉形态已经消退,胸口还有一个碗口粗的,前后贯穿的大洞,可杨平似乎对这个透风的大洞丝毫不在意。

  “确实有两把刷子。”

  门卫孔道捏住只剩一层皮吊在肩膀上的左臂,一拉一扔,将左臂丢在地面。

  “空还未死,切记不可大意!”

  王觅山脸色苍白,看起来身躯并没有什么明显伤势,可皮肤表面的黑色纹路却暗淡了不少,还有许多黑色纹路彻底断裂,化为了灰色。

  体育老师汪元柏同样看不出明显的伤势,只是气息萎靡了不少,如同风中烛火,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五人中,教导主任看起来最为凄惨,不仅浑身破破烂烂布满伤口,两条腿也不知所踪,只能靠自身能力勉强悬浮在空中。

  “杜老师,你没事就……好,你这是……”

  王觅山见到杜夏后,本想打个招呼,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三个一模一样的杜夏,这让王觅山有些摸不着头脑。

  莫非,这就是杜夏的能力?

  初代校长走到了王觅山身前,手指缓缓佛过了王觅山皮肤表面的黑色纹路,声音嘶哑。

  “小山,辛苦你了,想必你为了解决我留下的这个烂摊子,受了不少苦吧?”

  “你是……”

  王觅山猛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初代校长:“石老?是你吗?”

  “是啊,没想到我这个老不死的,还能有朝一日亲眼看到你,小山,我很抱歉……”

  “石老,别这么说!”

  王觅山没有丝毫犹豫,“扑通”一声跪在了初代校长身前。

  “若不是你将我从那些怪物手中救下,并耐心培养我,我早就死了,更别说今天的成就了,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

  “就是当初没有帮到您,如果我当初能再努力,再拼命点。说不定您就不必……”

  初代校长摇了摇头,轻轻托起了王觅山。

  “有没有你都一样,这是注定的结局,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先对付仲裁者吧。”

  初代校长抬头望着高空每秒变换十多次外形的空,口中喃喃:“毕竟,这是我留下的烂摊子啊,我得想办法去解决。”

  “算我一个。”

  杜夏三号没有说多余的话,众人也没有拒绝,现在这种情况,哪怕多一个能战斗的人都是好的。

  见王觅山目光移到自己身上,杜夏脸上的笑容僵硬了,目光有些闪烁。

  他其实非常想说:你们打,我在一旁为你们加油助威,可这话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别人都在拿命拼了,凭什么你在一旁看戏?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啊,那啥,行,也算我一个,你们对付那家伙,也在一旁干扰偷袭,想办法观察他,找出他的弱点。”

  “那就拜托你了,杜老师,我们相信你。”

  王觅山点点头,沉气抬头,双手举过头顶,似乎抓住了什么,爆发出全部力量低吼:“给我下来!”

  天空中的空似乎被某种力量抓住,如同流星从高空坠落,在操场上砸出漫天灰尘,泥土与水泥块朝着四面八方溅射。

  “上!”

  不等尘雾散去,七人便冲入了操场,巨大的撞击声,拍打声,伴随着一声声怒吼,从尘雾中传出。

  望着一道又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杜夏感觉自己腿肚子都在打颤,有心想冲,可却怎么也挪不动脚步。

  “动啊,给我动起来,他们需要帮助,该死的!”

  杜夏艰难的挪动了脚步,过了许久后,他感觉自己依然距离操场很远。

  回头一看,杜夏绝望的发现,身后只有寥寥几个脚印,他刚才自以为走了很远,实际上比站在原地好不了多少。

  “我这是怎么了?”

  杜夏低头看着不断颤抖的双腿与手掌,他突然有些痛恨,痛恨现在的自己。

  如果没有理智状态,没有通灵鬼臂,自己能在灵界存活多久?

  或许当初会直接死在通灵鬼校?

  “除了一无是处,我……还剩下什么?”

  杜夏苦涩的低下头,有些不敢直视前方的战场,随后一抹鲜艳而晶莹的红,出现在了杜夏眼中。

  “姐……”

  手腕上的红色发丝,依然牢牢栓在了杜夏左手手腕上,没有被初代校长带走,也没有出现在杜夏三号的手腕上。

  “姐,你选择的,是我吗?即使你知道我其实一无是处,好奇心重,还贪生怕死,可你依然认可我……”

  “姐,你希望我能亲自解决怪谈学院,而不是靠初代校长或者另一个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因为这是你的希望,也是……我的!”

  杜夏抬起头,握紧拳头一步一步坚定的朝着战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