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二十五章 我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第二十五章 我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怪谈学院最初其实并不叫怪谈学院,而是叫青少年领养中心,领养那些诞生在灵界X市懵懂无知的新生灵体。”

  “不知从何开始,灵界的恶念开始急剧增加,灵体们的情绪也逐渐不稳定,暴虐压制住了理智,初代校长预感到灵界将会有一场波及整个世界的浩劫,所以拼尽全部力量,将这里分割在灵界之外,并改名为怪谈学院。”

  “初代校长也因此灵体溃散,只留下一条右臂融入了怪谈学院中,我也在那时接管了怪谈学院。”

  “由于怪谈学院的隔离并不是很完美,导致经常有外来者误入学院,为了掩人耳目,我制造了几个怪谈,将这里伪装成一处危险之地,让外来者知难而退。”

  “然而就在一年前,一股强大的未知势力强势入侵了怪谈学院,许多老师被暗算替代,发现不对后,我与副校长立即展开了行动,可惜为时已晚,这股势力几乎掌管了怪谈学院内的绝大部分权限。”

  “他们实力或许并不强大,可能力非常诡异,最后我也在咒灵的诅咒下,一点点踏入坟墓。”

  “副校长为了给我争取时间,主动承受了我身上的大部分诅咒,被坟墓镇压,灵体溃散……”

  杜夏看着办公桌的教室合影,声音低沉:“有件事得告诉你们,怪谈学院内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学生,都已经被他们转化成了怪物。”

  “咔擦!”

  座椅的把手,在王觅山的手掌下碎裂,然后化作粉末飘落一地。

  “这群混蛋……我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要怪谈学院,没想到……”

  教导主任等人听到杜夏的话后,同样紧握拳头,杨平在一旁直接破口大骂,直言要将对方生吞活剥。

  “现在该怎么办?直接撕破脸?”

  王觅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条条黑色纹路开始出现在皮肤表面,与通灵鬼臂上的黑色纹路一模一样,只是没那么密集。

  “还能怎么办?直接干死他们!老子忍他们很久了!”

  杨平说着身体开始变高,直接突破四米,身体充斥着爆炸性肌肉。

  “嘿,小子,把那柄屠刀先还给我,这可是我最喜欢的武器,没它总觉得差点意思。”

  杜夏干脆利落的取下屠刀,扔给了杨平,杨平接过屠刀后,轻轻弹了弹刀身:“老伙计,我回来了!”

  教导主任阎天安,门卫孔道,体育老师汪元柏他们三个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异变,可一股充满杀机的压迫感,从他们三个体内源源不断的涌出。

  王觅山拍了拍手:“行了,我们出发吧,你们两个先乖乖呆在这里,放心,这里非常安全,有食物,有读物,等我们回来。”

  段婷与杜妍受宠若惊的连忙点点头,然后连同杜夏在内的六人,瞬间消失在了校长办公室。

  或许是杜夏直接将王觅山五人放出来的缘故,导致幕后黑手直接暴走,大量学生从宿舍内蜂拥而出,游荡在校园的各个角落。

  这些怪物的模样,远超人类的想象极限,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其外貌,光是看着就能让San值狂掉。

  偶尔有一两声呼救声在校园内响起,然后迅速消失,怪谈学院,已经濒临彻底失控的边缘了。

  “你们,终于来了。”

  深沉而充满威严的声音,从校园上空传出,一道身影渐渐在高空浮现。

  它的身体,被深邃的黑暗笼罩,黑暗中分部着众多细微光点,如同黑夜中的繁星。

  而它体型,则随时在改变,有时看起来接近人类,有时又化成不可名状的形态。

  “杜夏,我承认,你让我惊讶了,我本想让咒灵在今晚直接将你送入坟墓,却想不到你竟及时赶到墓地,解决了咒灵。”

  “因为你,我不得不提前启动学院暴乱,不过这并不影响计划,只不过多了几只虫子而已,碾死就行。”

  杜夏心底莫名一寒,妈的,这家伙,如果今晚他没行动,明天能不能睁开眼估计都是个问题。

  “你到底是谁?目的是什么?”

  王觅山看了眼群魔乱舞的学院,眼中闪过一丝悲凉,这些怪物,曾经可都是无忧无虑的学生啊!

  “言语毫无意义

  行为才有效力

  正是有了行为

  生命才得以存在

  存在产生意识

  意识催生分歧

  而分歧酿就骚乱

  这世间万物都企图高于同类

  这便是生命亘古不变的灾祸之源

  忠诚是互相利用的谎言

  信任是互相欺骗的冠冕

  千百年来

  这场灾祸与虐待在这个世界循环上演

  世世代代 生生不息

  而现在

  我

  诞生之所仲裁者:空

  将会一举终结这场殃及世界的灾祸

  奢求至高既是虚妄的诉愿

  只有虚无才是终极的关怀”

  杨平额头青筋跳动:“妈的,说人话!”

  “灭世,创世,这便是我们诞生之所背负的宿命,这个世界病了,需要我们铲除病毒,而你们,就是病毒!”

  空用着悲天悯人的语气,却说着灭绝人性的话。

  “这群家伙简直就是疯子啊,没法谈了,老山,别BB了,直接开干吧!”

  “行,杜老师,你注意安全,我们陷入战斗后,可能没办法顾及到你。”

  “放心,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废,你们对付那个神棍,我来清杂鱼。”

  王觅山点点头,带着四人直接冲到高空,一道纯黑色的圆形结界将王觅山五人与空笼罩在其中,看不到其中的战斗情况。

  “接下来,就是我的主场了。”

  杜夏看向满地怪物,抽出了冥刀河菜刀。

  “哦,是吗?你的主场?”

  一道阴恻恻的声音,突兀的在杜夏身后响起。

  还有人?遭了……

  杜夏猛的往前一扑,在地面滚了一圈后,转身看向前方,一个高约一米五,后背遍布触手的老头模样的人站在那儿,笑眯眯的看着杜夏。

  “你是谁?”

  面对杜夏的疑问,老头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尖锐的黑色牙齿。

  “哦,你不认得我?也是,可我对你熟悉得很呐,杜夏,就是因为你多管闲事,让十多个学生摆脱了转化仪式,还逼的老大不得已强行启动计划,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

  “转化仪式?十多个学生?”

  杜夏拳头渐渐握紧:“就是你将学生的部分存在给剥离了?”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可惜,你也即将变成那丧失理智的怪物了,啧,可惜了。”

  “你说什么……嗯?”

  一条黑色的线,从杜夏心口浮现,线的另一端被老头抓在手心。

  “想知道我是怎么剥夺部分存在的吗?看好了。”

  说完老头猛的将手中握着的黑线一拉,两道凝实的身影从杜夏身体上硬生生拉了出来。

  “嗯?怎么拉出了两个人?”

  而杜夏望着前方两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目瞪口呆,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你们……你们,是从我身体……内跑出来的?”

  最前方的杜夏3号,面无表情的看了杜夏一眼,二话不说伸手便从杜夏手中夺走了冥刀河菜刀,歪着头冷冰冰的盯着老头。

  而杜夏前方的杜夏2号,抬起右臂看了眼手臂上密集的黑色纹路,表情复杂的叹了口气,转身看了看杜夏,表情慈祥的拍了拍杜夏的肩膀。

  “啊这……我是谁?你们又是谁?谁又是我?”

  这三个问题,塞满了杜夏脑海,这一瞬间,他感觉现实比梦境更扯淡。

  “杜夏,你做的非常好,看来我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接下来交给我吧。”

  拥有通灵鬼臂的杜夏2号颇为欣慰的看着杜夏,扭头同样看着老头。

  “等等,你……我……不对,你们到底是谁?”

  杜夏现在都整迷糊了,好端端的,咋就冒出了两个自己?听那老头的意思,不是只能扯出一个自己吗?

  而且,这两个自己,看起来……好像还挺厉害的。

  “我?我现在算是初代校长吧,只不过借用了你的身体,这还多亏了那只夺灵魔,否则我也不可能重新出现在这个世上。”

  “啥,你是初代校长?!”

  杜夏目瞪口呆的望着杜夏2号,初代校长不是只剩一条右臂了吗?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残留了意识?不愧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那最前边那个呢?”

  初代校长看了眼杜夏3号,摇了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或许这个问题,该问你自己。”

  “我自己?”

  杜夏皱着眉头思索着,然后猛的拍了拍手,发现了问题的答案:那个自己,或许就是理智状态的自己……

  “这算哪门子事哦……”

  “你自己多保重,我和另一个你先解决夺灵魔。”

  说完初代校长右腿跺向地面,冲过去握着拳头一拳砸向夺灵魔头颅。

  杜夏3号撇了初代校长一眼,默契十足的弯腰挥刀砍向夺灵魔下盘。

  “啊?那我呢?我干嘛啊?”

  杜夏看了眼空荡荡的右臂,吸了吸鼻子,转身便看到了海量怪物嚎叫着冲了上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感觉腿肚子都在打颤。

  “我觉得……我还是先逃吧,这群家伙,我感觉一个都打不过啊……”

  杜夏悲凉的低吼了一声,转身连滚带爬的朝着怪物稀少的地方跑去。

  “不对,这不可能!你们两个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你们只是他的一小部分存在而已,这不可能!”

  初代校长没有回答夺灵魔的疑惑,不过心中有了个猜测:或许杜夏的全部战力,就是被分离出来的我们,而他的本体……

  初代校长抽空看了眼不远处被追的鬼哭狼嚎的杜夏,眼角抽了抽,有些不忍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