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十八章 你后悔吗?

第十八章 你后悔吗?

  “吃完了!”

  杜夏筷子一扔,靠在椅子上满足的拍了拍肚皮,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就像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一般。

  程小妃收拾好碗筷后,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顶着杜夏。

  “姐,我觉得你变了。”

  杜夏伸出手指抹了抹嘴唇后,转头望向程小妃。

  “是……吗?哪里变了?”

  程小妃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

  “嗯……变得好像更好看了点,而且脾气也没以前那么糟糕了。”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脾气很糟糕?”

  程小妃磨着小虎牙恶狠狠的顶着杜夏,只要他敢蹦出一个“对”字,程小妃就能让他明白,什么叫折磨!

  “我说错了,姐,口误,口误……”

  杜夏缩了缩脖子,眼珠子迅速转了圈:“对了,姐,恶念真这么厉害吗?连你居然都差点栽它手上了。”

  程小妃脸色变了变,无力的往后一靠,点了点头:“那家伙确实非常棘手,这栋楼除了这间房,都是它的主场,只要在这栋楼内战斗,就没人能打败它,包括我。”

  主场?杜夏回忆起那些怪物悍不畏死的冲向那红色脉络,难道整栋大楼的墙壁内都爬满了这种红色脉络?

  杜夏摸着下巴沉思,既然不能在这栋楼内战斗,那么能不能把它引到其他地方?比如……

  怪谈学院!

  如果能将101号房间的恶念拖入怪谈学院,那么是不是就有机会解决它了?

  杜夏将怪谈学院的信息告诉了程小妃,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程小妃赞同这个计划,如今最主要的问题是,怎样才能将恶念拉入怪谈学院。

  “看来还是得去一趟怪谈学院了。”

  至于杜夏为何会知道进入怪谈学院,程小妃没有询问,每个人都有保守自己秘密的权利,询问只会破坏双方的关系。

  “姐,时候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只是……有个问题,现在除了这间房,基本上整栋楼都在恶念的控制之下了吧?我难道在这里回归?”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我的姐,如果我在这里回归,那么就会直接出现在现实世界的余燕家中。”

  “他们没在家还好,可一旦被他们发现我凭空出现,说不定接下来我就再也没办法在5楼穿越了。”

  “因为我有可能会被现实世界专门处理此类事情的组织给带走,下次穿越估计都不会出现在这片区域。”

  “这确实是个问题……”

  程小妃将目光移到门口:“你知道回归的时间吗?”

  “知道,现在距离回归还有八分二十三秒。”

  程小妃直接走到了门口,转身望着杜夏:“你注意回归时间,在回归前最后一秒,我把你送出这扇门,记住,出去后别乱动,交给我就行。”

  “没问题。”

  随着倒计时接近,两人的身体也开始逐渐紧绷起来,死死盯着大门。

  “六,五,四,三,二,姐,就是现在!”

  程小妃迅速将门打开,用红色长发包裹住杜夏,将他扔出了门外。

  此时五楼走廊上盘踞着大量错综复杂的红色触手,在程小妃打开大门的一瞬间,所有触手开始疯狂舞动,朝着大门撞了过来。

  “祝你好运……”

  程小妃眼中红光一闪,将绝大部分力量传导到了包裹杜夏的红色发茧上,在触手接近大门前的瞬间,及时关闭了大门。

  一条条如同咒语般的黑色纹路,从程小妃胸口出现并蔓延,很快便将她全身覆盖。

  浓郁而绝望的恐怖恶意,在房间内疯狂肆虐,皮肤表面的黑色纹路似乎也开始一点点变淡。

  两只漆黑如墨的大手,自虚空浮现,出现在了程小妃身体两侧,仿佛正在从另一片空间一点点挤过来。

  寄念虫忌惮的看了眼虚幻的漆黑大手,嘶吼了一声,化身千万爬上了程小妃身体,白色的躯体迅速被染黑。

  虚幻的黑色手掌似乎非常不甘,手指动了动后,一点点消失在了空中,黑色纹路也开始重新凝实,重新钻入了程小妃胸口。

  “谢了,小白,幸好有你。”

  小白从程小妃身体上爬下,重新变成了一直圆滚滚胖乎乎的虫子。

  抬起上半身后,小白不满的盯着程小妃,一道稚嫩的声音从它口中传出。

  “小妃,你太冲动了,对付101恶念你都没动用本源力量,为了这小子你居然主动去破坏封印?你知不知道封印一旦被破坏,你……”

  “我知道,小白,这不是还有你吗?对了,这件事别告诉杜夏,好吗?”

  小白默默盯着靠在墙壁上,脸色惨白的程小妃,随后“切”了一声,一拱一拱爬到了沙发上。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们之间的破事儿我不管了,行吧?”

  程小妃听后松了口气,望了眼大门后,叹了口气,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了卧室。

  时间倒退到一分钟前。

  被程小妃扔出大门后,杜夏浑身汗毛瞬间都竖了起来,恐惧之感缓缓从他心底浮现。

  虽然看不到走廊情况,可杜夏明白,自己应该是被众多恶心的触手给捆住了。

  “顶住……顶住……”

  看着包裹身体的红色长发不断变形扭曲,杜夏只能低声祈祷,同时死死盯着视野左上角的倒计时。

  他从未感觉过,一秒钟,居然能如此漫长,漫长到仿佛过了一个小时。

  终于,回归倒计时彻底归零,杜夏眼前景色也在一瞬间大变,红色长发已经触手带来的压迫感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干净明亮的5楼走廊。

  “呼……感觉重新活过来了……”

  杜夏下意识左右望了望,发现走廊并没邻居经过后,松了口气,麻利的从地面爬了起来,回到了熟悉的504号房间。

  消失了两天的杜夏,抓起床头柜的手机看了眼,发现了五个未接电话,其中三个是范勇打来的,剩下两个显示的是未知,就连手机号都是一长串排序混乱的数字。

  杜夏无视了那两个未知电话,回拨了范勇的电话,才刚打过去,电话就立刻接通了。

  “杜夏?你小子终于肯现身了,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接电话?”

  “范哥说笑了,就我这种宅男,哪敢做亏心事啊,这两天出了趟远门,手机忘带了。”

  “是这样的,杜夏,多亏了你的那张素描画,昨天中午我们终于在一家餐馆逮到了薛融,这家伙倒也光棍的很,对犯下的事供认不讳,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一趟警局吧,还有些事需要你做笔录。”

  “现在就有,我马上就出发,对了,范哥,我……能不能见一见薛融?”

  “这……行,我尽量向上级申请,不过能不能见就不确定了。”

  “谢了,范哥,我马上到。”

  杜夏喝了杯水,匆匆冲了个澡,换了件衣服便直奔警局。

  进入警局后,杜夏与警察们相互热情的打了个招呼,随后跟着范勇来到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

  做好笔录后,范勇点了点头,收好了资料,泡了两杯茶,和杜夏面对面坐着喝起了茶。

  “杜夏,我发现你真是我们……不对,是整个X市的福星,你看,你一来就接连破案,局长这两天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杜夏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顶:“哈哈,运气,运气,我恰好知道点线索,换个人也一样。”

  范勇笑了笑,喝了口茶准备继续说什么,却被一通电话给打断了。

  “喂?我说的事上边同意了吗……什么?我知道了……谢谢,那我就挂了。”

  挂了电话后,范勇笑着对杜夏说道:“告诉你个好消息,上边同意你见薛融了,不过只有十分钟,自己把握好时间。”

  “十分钟够了,我只问他几个问题。”

  “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杜夏跟在范勇身后,来到了一间审讯室,推门而入后,杜夏终于在现实世界见到了苏禾口中的“薛哥”。

  此时的薛融被铐在审讯椅上,一头长发,胡子拉碴,看起来有些颓废,不过确实与杜夏在灵界见到的薛融一模一样。

  “薛融,我们又见面了。”

  杜夏坐在薛融对面,手指交叉,平淡的望着薛融。

  “我们见过吗?”

  “没有,准确来说,是我见过你,而你并没见过我。”

  “哦。”

  审讯室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薛融,你还记得一个叫苏禾的女孩吗?”

  薛融抬起头,望着杜夏:“记得,你是她什么人?哥哥?弟弟?不会是她姘头吧?”

  “我是谁并不重要,能说说具体作案过程吗?”

  “你们警察真奇怪,我都交代了,自己不会去看记录吗?算了,我再说一次吧。”

  “我和她是在广场上认识的,凭借经验很快让她喜欢上了我,随后我利用这种关系从她那拿了不少钱。”

  “在确定她没钱了之后,我本来想一走了之,可她就是个疯子,居然穿着婚纱找到了我居住的地方来无理取闹,没办法,我只能将她哄了出去,找了个机会解决了她,抛到了南湖,整个过程就是这样,警察先生,还有什么疑问吗?”

  杜夏低着头,脸庞埋在灯光的阴影下,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有没有后悔杀了她?”

  “后悔吗?或许有一点点吧。”

  薛融耸了耸肩膀:“如果她不是这么极端的话,或许我以后厌倦了这种生活,会找到她重新过日子。”

  “只是这样?”

  杜夏微微抬头,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我在想,或许有机会能满足你这个愿望。”

  说完杜夏站了起来,背对薛融:“还有,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抓住吗?很简单,我提供的线索。”

  “你不是警察?!你到底是谁?”

  杜夏呵呵一笑:“你以后,会知道的,哦,对了,苏禾说,她很想你。”

  说完杜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审讯室,留下脸色阴晴不定的薛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