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十六章 我是谁?我在哪?

第十六章 我是谁?我在哪?

  下到一楼后。杜夏拔出腰间的冥刀河菜刀,推门而入,左手一抬挡住了门口挥来的长刀。

  随后张开右臂手掌对准地板,捏住了从地板上蹿出的剪刀。

  收好剪刀后,杜夏快步走到厕所门口,拉住了门口旁的柜子使其倾斜,恰好挡住了厕所门的磨砂玻璃。

  之后杜夏转身拿出剪刀,朝着头顶剪去,恰好一根蠕动的绳索落下,被剪刀剪成两截。

  将掉在地面半截绳索别在腰上后,杜夏抬腿往前踏出一步,同时左侧身体往后一闪,躲开了从墙壁上射出的一根手指粗的银针。

  躲过银针后,杜夏双腿弯曲,朝前方猛的一跃,脚下地板开裂,露出了密密麻麻的尖牙利齿,却奈何不了腾空的杜夏。

  落到地面后,杜夏望着前方近在咫尺的卧室门,右臂挡在脑袋一侧,挡住了从门上挥出的大刀。

  同时取下了腰间的半截绳索,抖了抖套在了卧室门的门把手上,往下一拉,卧室门开始缓缓开启。

  “吱呀~”

  卧室门打开了,出现在杜夏眼前的并不是昏暗的卧室和恶念,而是一幅画,一副画着一个女子,长约一米七,悬浮在空中的画。

  这幅画画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白色长裙与黑色长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种如莲花般的纯洁。

  在杜夏推开门后,悬浮在门后昏暗空间的画开始有规律的颤动,画中的女子仿佛也活了过来,在画卷上一点点转动着身躯。

  终于,女子完全转过了身体,正面暴露在了杜夏的视野中。

  女子的正面,空无一物,五官空白,衣物装饰空白,就像一个人物雏形,等待一位画家给她描绘上精致的细节。

  一道空灵的声音从画卷内传了出来:“你难道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吗?”

  杜夏将手中举着的冥刀河菜刀微微往下挪了挪:“生死间有大恐惧,没有人能跳出,包括我。”

  女子完全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恐惧,脸上一片淡然,仿佛那番话只是客套话,一个标准的答案。

  “那你为什么执着于这间卧室?”

  “当然是……当然是……”

  迷茫之色,罕见的出现在了杜夏脸上,他扭头四处望了眼,随后将目光移到了画卷上。

  “我是来……寻找101号房间的恶念!”

  “虽已陷入轮回,却不忘初心,你是我见过最坚定的人类,若再阻拦,便显得我不知好歹了。”

  “人类,恭喜你成功通过了‘画中人’的考验,从此以后我不会阻止你进出二楼,还有,祝你好运。”

  “你什么意思……”

  杜夏再次眼前一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再次来到了无比熟悉的二楼。

  “我又死了?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杜夏望了眼二楼,瞳孔微微一缩,只见二楼只有201,202两间房,而走廊尽头的墙壁上则挂着一副画,画着一位身材婀娜的女子背影。

  “我怎么忘了这件事?二楼本就只有两间房……还有,死亡重生原本就是最大的异常情况……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不,不对……”

  杜夏低头望向腰间,此时的腰带上依然别着那根断裂的绳索以及一把锋利的剪刀。

  “画中人?莫非我刚才,入画了?”

  杜夏摇了摇头,死亡了这么多次后,他感觉浑身钝疼,仿佛被人锤了几百拳。

  还好杜夏将余燕做的饭菜打包了一点,坐在楼梯上,他一把撕开了包装,开始大口大口吃着饭菜。

  舒了口气后,杜夏抓着楼梯扶手站了起来,虽然此时体内仍然有些模糊的疼痛,却并不影响他接下来的行动了。

  看了眼二楼走廊尽头的画卷后,杜夏转身朝着一楼走去。

  看着眼前的101号大门,杜夏精神恍惚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打起精神试着轻轻推了推101号房间的大门。

  不出意料,101号房间大门纹丝不动,厚重的门页仿佛和门框融为了一体。

  见打不开门,杜夏转身望向一楼其他地方,隔壁便是102,走廊尽头是一张有镂空花纹的大铁门。

  杜夏走到大铁门前,透过铁门上的镂空花纹,杜夏能看到门外涌动着的黑色雾气以及雾气中一闪而过的黑影。

  杜夏试着推了推大铁门,纹丝不动,似乎门上依附着一股力量,来自于101号房间内恶念的力量。

  没办法,杜夏试着推了推隔壁的102号房的大门,虽然102号房的大门同样被锁,可门页却能微微晃动。

  “能开就好办了。”

  别看杜夏如今似乎是废宅一个,可他曾经也是辉煌至极的人物,读书期间不仅文体全能,琴棋书画皆已入门,还自学了大量生活类技能,包括开锁。

  为何开锁会被杜夏列为生活类技能?用他的话来解释,那就是:如果钥匙忘了带怎么办?可以自己开锁啊!多方便,这难道不是生活类技能?

  左右看了看后,杜夏从走廊水管后拆下一根生锈的铁丝,将它弯曲折叠,一点点插入了锁孔。

  将耳朵贴在门上后,杜夏缓缓的移动着铁丝,感觉抵住了锁孔内所有的插销后,杜夏将铁丝往上一抬,一扭,102号房间大门便在“卡擦”声中露出了一丝门缝。

  杜夏连忙稳住了102号房间的大门,屏住呼吸盯着隔壁的101号房间大门,见那边毫无动静后,这才一点点推开大门,迅速钻了进去,轻轻关了门。

  102号房间的布局,几乎和其他楼层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加阴暗潮湿,空中仿佛还飘荡着一股淡淡的红色气体。

  杜夏伸出右手,用食指抹过餐桌表面,抬起来后,发现右手食指上粘了一层带着暗红色的灰尘。

  “血液?还是其他东西?”

  杜夏凑近食指仔细闻了闻,脸色一沉,最坏的结果出现了,这层淡淡的红色,带着微不可察的血腥味儿,确实是血液。

  “101号房间的恶念到底在干嘛?居然影响到了102号房间的环境,莫非它真的在晋升?”

  杜夏走到贴近101号房间的墙壁前,将耳朵贴在墙壁上,一道道仿若心跳声般的震动透过墙壁传入了杜夏耳中。

  “遭了……”

  杜夏脸色一变,左右看了看后,立马跑到了厕所内,蹲在马桶前将手指伸入了喉咙,强行催吐。

  “呕……”

  一股股食物残渣顺着杜夏喉咙涌出,落入了马桶,直到口中出现了浓郁的苦味儿,杜夏这才停止了催吐。

  捂着过度催吐而导致疼痛的肚子,杜夏脸色苍白的望着马桶。

  马桶内分部着大量的食物残渣,只不过这些食物残渣内,遍布大量红色虫卵,还有许多类似于章鱼触手般的红色蠕虫在蠕动。

  杜夏不认为余燕会害他,唯一的解释便是,是101号房间内传出的声音,导致了杜夏胃部出现了大量红色蠕虫与虫卵。

  “好诡异的手段……差不多是时候通知余燕了,或许她知道些什么。”

  为了以防万一,杜夏直接塞住了耳朵,轻轻走出了102号房间,头也不回的朝着二楼快速走去。

  回到5楼后,杜夏差点虚脱,同时也从那种奇特状态内脱离,额头冒着密密麻麻的冷汗,敲了敲503号房间的大门。

  余燕打开大门,见到脸色不对的杜夏后,扣住了他的手臂便将他拉入了503号房间。

  躺在地板上的杜夏正准备说话,余燕却将食指放在嘴唇前“嘘”了一声,十多根红色发丝从她身后蹿出,从不同的角度直接刺入了杜夏体内。

  “姐,这是……”

  杜夏疼的直冒冷汗,随后在惊恐的目光中,看着十多根红色发丝一卷,一拉,从体内拉出了十多条红色蠕虫。

  “这是101号房间内恶念的血色蠕虫,怎么进入你的体内了?你遇到了101号房间的恶念了?!”

  杜夏吞了口唾沫,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说给了余燕听。

  “光是听到声音体内就产生了大量的血色蠕虫?没理由啊,101号房间的恶念一般不会使用这种能力,除非需要寄生其他灵体……”

  杜夏与余燕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除非它的能力失控了!”

  “什么情况下它的能力会失控?只有两种可能,重伤,以及……晋升!”

  余燕抿嘴一笑,一把拉起地面的杜夏,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洗面奶”,憋的杜夏脸色苍白,差点一口气没回上来。

  “这次你可立大功了,说不定我们真的可以趁着它晋升之时来个出其不意的攻击,直接抹杀它!”

  余燕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脚步轻盈的走进了厨房,片刻后端出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

  “来,快点吃了这些,我们等会便出发前往一楼!”

  “姐,我都感觉自己胖了不少,下次能不能少做点?”

  “哼!”

  余燕撇了杜夏一眼:“别一脸吃亏的表情,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家伙哭着喊着要吃我做的食物呢,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快点,别磨磨唧唧的,还胖呢,瘦的跟个竹竿似的!”

  杜夏摸了摸鼻子,不敢直视余燕,埋头开始狂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