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十四章 残酷的不仅仅是世界,还有人

第十四章 残酷的不仅仅是世界,还有人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那么,能说下到底是怎么碰上怨念的吗?”

  见杜夏的身体状态渐渐稳定,余燕泡了杯茶,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小口小口抿这茶,一边带着笑意看着着杜夏。

  “姐,能不能先说说什么是怨念?那玩意……貌似能附身?”

  “怨念啊,我之所以没告诉你怨念,是因为怨念形成容易,消散的也非常快,有的或许只能存在短短几秒,所以成型的怨念非常少见。”

  “怨念是介于执念与恶念之间的一种特殊存在,在受到外界刺激后,成型的怨念有非常大的几率会转变为恶念,九成九的怨念最终都成为了恶念,只有极少数才能成为执念,获得新生。”

  “现在能解释一下你体内这股庞大怨念的来源了吗?”

  杜夏将此次在三楼的所见所闻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余燕听完后,似乎有些感慨。

  “没想到三楼那位居然是怨念,我一直以为她是执念来着……还有你处理这件事的方式,虽然有些奇怪,可这种方法或许就是处理这件事的最好方式。”

  “嗯?我的处理方式很奇怪吗?”

  杜夏疑惑的望着余燕,他感觉自己在事件中的行为都非常正常啊!

  “如果你遇到一只对你没有敌意的鬼魂,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余燕没有回答杜夏,反而问了他一个问题。

  “啊?第一反应?”

  杜夏思考了片刻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好?”

  “你看,这就是你与普通人的思维差别,这也就导致了你处理事情的方式,注定与他们不同。”

  “啊这……”

  杜夏陷入沉思,表情凝重,难道其他人真的不是这种反应?

  杜夏陷入了纠结之中,他记得以前好像不是这样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遇见余燕?还是进入怪谈鬼校?

  足足过了十二个小时,杜夏体内吸收的怨念力量终于被祛除,没有怨念力量的加持,他感觉自己的肩膀与胸口又开始疼了起来。

  余燕不知何时从厨房中端出了一些饭菜,看了看差点瘫软在地的杜夏,指了指餐桌。

  “吃了吧,能帮你恢复体力,加快伤势愈合。”

  杜夏心里一咯噔,扭头朝着餐桌看去,见到饭菜并不是什么奇怪玩意后,松了口气。

  他实在是被余燕第一次端出的“美味佳肴”给吓出阴影了,导致他在吃任何饭菜前,都得仔细看看里面是不是夹杂了活着的虫子,断裂的手指以及浮肿的眼球。

  狼吞虎咽的吃完这顿饭后,杜夏满意的拍了拍肚皮,打了个饱嗝,随后注意到了视野左上角的倒计时。

  “时间快到了,姐,我先回去了,那边我再打探打探,看能不能挖出一些关于101恶念的信息。”

  余燕脚下的寄念虫似乎对杜夏产生了些许好感,抬起圆滚滚的上半身,朝着杜夏挥了挥小短腿。

  “再见,小白。”

  这是杜夏对寄念虫起的外号,没什么特别含义,就是看它白白胖胖,随口起的,不过寄念虫看起来挺满意这个外号。

  回到504号房间后,杜夏躺在床上,默默等待回归,在数字归零后,熟悉的宅男房间再次出现在了杜夏眼前。

  杜夏一个鲤鱼打挺离开了小床,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给警方打了个电话。

  五分钟后,两名便衣警察便敲响了杜夏的大门,杜夏打开门后,直接带着两名警察来到了501号房间门口,在两名警察的同意下,一脚将看似厚重的防盗门直接踹开。

  “嘿,看不出来啊,杜夏,你这一脚挺有力道的,这种门我们都很难一脚踹开。”

  林全惊讶的望着杜夏,看不出来他这细胳膊细腿的,居然蕴藏着如此力量。

  “我平时有锻炼,所以力气有点大。”

  杜夏哈哈一笑,眼珠子转了转,转移了话题:“陆坤就在501号房间,被我发现后顺手捆了起来。”

  两名警察顺着杜夏手指的方向望所,发现了背捆在地面动弹不得的陆坤。

  陆坤本来睡得正迷糊,突然一声巨大的踹门声将他惊醒,睁开眼一看,就看到两名警察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

  陆坤有些心虚的挪开了与警察对视的目光,却在无意中瞟到了警察身后的杜夏,脸上迅速浮现出惊恐之色。

  “警察同志,救我!他……他不是人!他是怪物!快点抓了我!只要别让我落到他手上,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两名警察同时转头诧异的看着杜夏,而杜夏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这个……貌似出手有些重了,吓到他了,应该……没什么事吧?”

  两名警察无语的望着一脸无辜的杜夏,林全走上前抓住陆坤,押着他往外走,范勇则轻轻拍了拍杜夏肩膀。

  “没事,大不了请个心理医生,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犯罪嫌疑人都像他这么脆弱,我们的工作将会轻松不少。”

  杜夏其实想说陆坤其实并不脆弱,他是真被自己吓到了,可这句话他说不出口,因为没办法解释灵界的事。

  “对了,范哥,你们有专门针对这类事件的人吧?陆坤不会再跑出来吧?”

  “放心,之前是我们没注意,我们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儿,他陆坤想出来,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老老实实给我蹲够监狱。”

  “那我就放心了。”

  杜夏松了口气,吹着口哨回到了504号房间。

  “得妥善安排好接下来将要做的事儿,避免忘记,探查101恶念的事不急,这件事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或许我可以先查查有关苏禾的事儿,我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或许另有隐情。”

  询问了三楼住户,没有人知道苏禾这个名字后,杜夏再次骑着几乎快成为他专属座驾的共享单车,“嘿咻嘿咻”的骑到了警局门口。

  进入警局后,工作的警察似乎对杜夏已是见怪不怪了,杜夏热情的打了声招呼后,走进了警局内部寻找范勇与林全。

  刚好范勇拿着一份文件从办公室内走出,见到杜夏后,有些奇怪:“杜夏,你怎么又来了?别告诉我又出什么事儿了!”

  “放心,范哥,没事儿,我就是想来这找个人,苏禾,女性,20来岁,应该在幸福小区居住过。”

  “行,帮你找找。”

  范勇坐在电脑前打开了人口系统,将姓名,性别,年龄输入了进去,点击搜索后,出现了几十条搜索结果。

  其中一条搜索结果引起了杜夏的注意,因为这条搜索结果上录入的大头照,就是苏禾的模样。

  “范哥,就是这条,能不能帮我看看?”

  范勇望着杜夏手指的位置看向苏禾的个人信息,脸色微微一变。

  “杜夏,她已经死了,档案上显示死于半个月前,死因为被人谋杀,抛尸南湖,这关系到一桩诈骗谋杀案,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死……了?”

  杜夏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苏禾的真实面貌,可不就是水中浮尸的模样嘛。

  “范哥,犯罪嫌疑人……是不是姓薛?”

  “你怎么知道?你有线索?!”

  从范勇的语气神态中,杜夏明白了两件事,一是杀害苏禾的凶手,确实是那个薛哥,二是薛哥如今依然逍遥法外,没有被逮捕。

  “或许有一点,范哥,你拿纸笔来,我画一副素描。”

  范勇急忙拿了一张A4纸,一只铅笔,杜夏接过后,趴在桌面,凭借强大的记忆力开始描绘从苏禾那儿见到的薛哥外貌。

  一个多小时后,一个男人的容貌跃然纸上,杜夏甚至连薛哥那种绝望的神情都描绘出来了。

  将素描递给范勇后,杜夏拍了拍手掌,舒了口气。

  “我曾在苏禾家中见过这个姓薛的,好在记忆力不错,还能画出来,你们以这张素描为标准去找,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这个姓薛的。”

  范勇盯着素描画,神色激动:“杜夏兄弟,你这回真帮了大忙了,这家伙狡猾的很,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我们也是通过苏禾生前的日记,确定了他是犯罪嫌疑人,却没找到他的照片,毛发和指纹。”

  “有了这张素描,我们就能在X市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锁定他的位置,你真是我们的福星啊,抱歉,我得马上展开行动了,你随便逛逛吧。”

  说完范勇拿着素描画风风火火的便跑了出去,而杜夏心情则不怎么好,看得出来,苏禾是个好女孩,即使在灵界成为了怨念,可她依然没有越过底线,变成恶念,可惜现实世界的她,却被人残忍杀害。

  在其他警察那儿拿到苏禾老家的地址后,杜夏买了张车票,坐了三个小时的客车,来到了一个小县城中。

  苏禾的老家,位于小县城的街角,是个棺材铺,只不过其中不只是卖棺材,还有各种保护符,桃木制品等物品,这也就说明了苏禾的幻境中,为何出现了许多与环境格格不入的物品。

  此时的棺材铺只打开了半边门,一名头发花白,脸上带着悲伤的老人从棺材铺中走了出来,转头看了眼店铺后,他叹了口气,转身关了大门,这一刻,他似乎更佝偻了。

  杜夏没有选择去打扰老人家,事情已经发生的半个月了,如今再提及这件事,只会让老人家再次陷入巨大的悲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