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七章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

第七章 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

  “警察!不许动!”

  “举起手来,否则我将有权进行打击!”

  “抓住那个逃跑的!”

  在一声声充满威严的大喝中,一个又一个人贩子戴着手铐,被警察从海亚化工厂内带出,杜夏数了数,好家伙,这人贩子数量还不少,足足有九个,男女都有。

  人贩子被警察暴力塞入警车后,一群孩子被带出了海亚化工厂,最大才八岁,最小的甚至才刚学会走路。

  所幸这群孩子都没有伤,只是有些脏,而且有气无力,精神萎靡,应该是饿了很久了。

  杜夏一眼就认出了小孩中的小茗,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而小茗似乎心有所感,朝着杜夏这边望了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个天真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听到小茗开心的话,杜夏瞳孔猛的一缩:为什么小茗会感谢自己?自己明明在现实世界从未见过他,难道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执念与本体间会共享记忆?为什么会这样?

  杜夏脑海中乱糟糟的,缩回警车后默默思索着,如果另一个世界的念头,执念与恶念真的能与本体共享记忆的话,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现实世界,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了?

  共享记忆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杜夏就这么一路思考,不知不觉便回到了警局。

  “杜夏,怎么了?下车了,难道你还舍不得下?”

  面对警察的玩笑,杜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下了警车。

  小茗的父母早已得到了通知,在警局焦急的等候,见小茗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顿时喜极而泣。

  先是激动的抱住了小茗,随后膝盖一弯跪在地上,不断感谢着警察。

  局长急忙将两人扶起来,挂着笑容:“你们的孩子能找回来,这得多亏了这位小兄弟,对了,他就住在你们那栋楼,是他提供了关键线索。”

  “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

  望着泣不成声的两人,杜夏急忙摆手示意不用谢,同时脑海一阵恍惚,一段似乎已经被遗忘的记忆渐渐从脑海中浮现。

  那是一对年轻夫妇,面容模糊,似乎在黑暗中行走,两人看起来非常恩爱,从一些不经意的细微动作就能看出来。

  “小夏,快点跟上啦,小心被人抱走卖掉哦!”

  “你呀,有你这么当母亲的么?别老是吓唬孩子,小夏,快点走,回去做你最喜欢吃的炒牛肉!”

  “杜夏?杜夏?怎么了?”

  杜夏的思维被局长拉了回来,他感觉脸颊有些湿润,伸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留下了一行泪水。

  “没事,触景生情罢了。”

  杜夏笑了笑,望向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小茗,他有个非常急切的疑问,想询问小茗。

  走到小茗前方后,杜夏蹲下了身子,望着小茗笑了笑:“小茗,你还记得我们在楼梯间玩游戏?”

  “是呀。”

  小茗用纯净无暇的眼睛望着杜夏:“这几天晚上我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梦见自己被困在了一个又黑又长的楼梯内,我非常害怕,可是找不到其他人。”

  “就在这时,哥哥你出现了,不仅陪我玩游戏,还说过要带我离开那里,我就知道哥哥一定能做到的!”

  杜夏有些哭笑不得:“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你怎么就相信我真的存在,真的能带你离开?”

  “我知道呀,可我还是相信哥哥能做到。”

  望着眼前无忧无虑的小茗,杜夏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摸了摸他的头,同时心中庆幸将小茗救了出来,没有辜负他对自己的信任。

  在小茗的父母感谢声中,杜夏扛着警局送出的小锦旗与两百块,满面笑容的回到了幸福小区。

  或许是从警察那儿得到了消息,杜夏回来没多久,便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小茗的父母。

  邀请两人进入后,杜夏望着乱糟糟的房间,有些不好意思,而小茗的父母二话不说,直接开始帮杜夏整理房间,打扫卫生,然后利用带来的食材帮杜夏做了一顿晚餐。

  望着独自一人的杜夏,小茗母亲有些感慨:“小杜,你这一个人来X市打拼也不容易,记得多回家陪陪父母,别让他们担心。”

  “我的……父母……”

  杜夏的筷子瞬间停在了原地,瞪大的双眼渐渐失去光彩,一幅又一幅似乎被遗忘的画面从记忆深处涌出。

  红色,遍地的红色,黑暗冰冷之中,似乎还夹杂着巨大的噪音与嘶吼声。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如此的心痛,会如此的后悔?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一行眼泪,再次从杜夏脸庞滑落,小茗父母见到杜夏的异常情况,似乎猜到了什么,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小杜,你也不容易,不嫌弃的话,以后就来我们家吃饭吧,总是吃一些垃圾食品和饮料,对身体不好。”

  “是啊,而且小茗说了,非常喜欢你,嗯……你可以在我们忙的时候帮我们照顾小茗,工资就是一日三餐,你看怎么样?”

  杜夏抬起头望着小茗父母,恍惚间两道熟悉的身影与他们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好吧,那就这些叔叔婶婶了。”

  等小茗父母走后,杜夏眉头皱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刚才的状态有些奇怪,自己只是来X市找工作的,父母应该还在老家,那为何自己会悲伤,会后悔?

  杜夏脸色凝重的打开了书桌抽屉,从抽屉中拿出一份诊断书。

  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去过医院,也不记得何时带回的这张诊断书,他认为是某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开的一个玩笑。

  可如今的异常情况,让他开始怀疑这张诊断书到底是真是假。

  姓名:杜夏

  性别:男

  年龄:21岁

  (省略大段数据)

  诊断结果:患者患有创伤性失忆症,且疑似患有人格分裂症,建议前往第五医院做进一步的详细诊断。

  盯着这份诊断书许久后,杜夏将其狠狠揉成了纸团,准备丢到垃圾桶内,随后想了想,又将它一点点铺开,再次放入了书桌抽屉中。

  “算了,不想这些了,想也没用,接下来还是去101打探一下情况吧,或许有收获也说不定。”

  “在此之前,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杜夏感觉有点疲惫了,先是被101的恶念吓的够呛,然后在楼梯间陪小茗执念玩游戏,最后回现实火急火燎的查监控,导致他精力消耗巨大,刚躺到床上就陷入了沉睡。

  杜夏本以为这次回归后怎么都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才会再次穿越,可他眼睛一闭,一睁,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充满裂痕与暗红色血迹的斑驳天花板。

  “我又回来了?”

  杜夏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从吱呀作响的发霉床板上坐了起来,望向窗外,果然,天空血红,阴风阵阵,他再次来到了灵界。

  “这穿越这么随机的么?”

  杜夏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嘿咻”一声从床板上一跃而起,走出了504的门框。

  杜夏先是朝着503望了一眼,发现铁门紧闭后,便没有再打扰余燕,而是走向楼梯,他想知道小茗的执念,是否会像余燕一般,与本体斩断联系后彻底自由。

  沿着昏暗的楼梯间一路向下,走过两个九级楼梯后,杜夏抬头望像前方,发现401的门牌号赫然出现在了眼中。

  “鬼打墙消失了,小茗的执念也一同消失了吗?”

  杜夏有些可惜,因为小茗的执念不消失的话,说不定他就会多一份战力。

  就在杜夏踏上4楼后,他突然感觉脚旁多了件东西,低头一看,发现是个小巧的雕塑。

  “奇怪,谁在楼梯口正中央放了个雕塑?”

  杜夏捡起来看了看,发现雕塑虽然有些发黑,而且遍布裂痕,可模样非常像小茗。

  “难道……这就是小茗的执念?”

  杜夏看着手中小小的雕塑,发现它毫无动静,便直接将其揣入口袋,不管它是不是小茗的执念,反正跟小茗的执念脱不了关系,说不定正是他特意放在这里的。

  而就在杜夏重新将目光移到4楼之时,却惊讶的发现4楼的环境正在改变。

  与穿越时瞬间改变环境速度不同,4楼环境是缓缓在改变的,扭曲的波纹在暗红色的墙壁上清晰可见,扭曲旋转间,走廊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干净,宽敞,明亮的教室。

  杜夏正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摸不着头脑,他十分清楚这里并非真实世界,可他摸不准隐藏在4楼的家伙为什么将他送到这里。

  在杜夏疑惑之时,一行血红色的字体,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任务:亲自寻找并解决五个学校怪谈,本游戏限时一个月,超出时限将永远无法离开本游戏世界。

  游戏世界?

  杜夏不知是那根筋搭错了,直接问道:“有没有作弊码?”

  “……”

  “本游戏世界存在作弊码,请说出作弊码,尝试次数五次。”

  还真有?

  杜夏这回是真惊讶了,挠了挠后脑勺后,杜夏想了想,低声开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

  “作弊码输入正确,你将在本游戏世界中拥有三十条命。”

  作弊码真的是这个……看来这家伙也有些年头了。

  杜夏心中感叹,随后抬起头,发现同学们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而前大门处,一道高跟鞋的“哒哒哒哒”声愈来愈近,一道身影,推开了教室前大门。

  待老师走进教室后,杜夏才发现这位老师长的有那么一点点奇特。

  她的五官非常精致漂亮,而且画着淡妆,可有点遗憾的是,五官全都没在正常的位置。

  鼻子在眉心,嘴唇在脸颊,耳朵在下巴,眼睛一只在脸的正中央,一只在腮帮那里。

  而且杜夏没听错的话,她来之时貌似高跟鞋的响声是“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这也就意味着……她有三条腿。

  就是这样一名老师,全班同学似乎完全没有任何人惊慌失措,仿佛在他们眼中,老师就是正常人类模样。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杜夏或许才是这里唯一的正常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