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三章 我以为只是场梦

第三章 我以为只是场梦

  女子名叫余燕,与丈夫程石强结婚五年了,两人原本都只是小农村普通的创业青年,每个月拿着六千左右的工资。

  月入六千,对一个小农村的人来说,算是一份不错的收入了,可两夫妇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

  将来买车,买房,生娃,哪个不需要砸入海量的金钱?六千只能够两口子生活。

  于是两人决定前往X市打拼,不求大富大贵,只希望将来能给孩子一个较为富裕的生活。

  余燕在一家服装厂上班,由于表现不错,如今已升到管理层,每个月也有万把块钱,程石强则在好友的介绍下,进入了一家建筑公司,同样升职为区域总裁,管理着那家建筑公司X市的所有工程。

  两人如愿买了车,买了房,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拥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宝宝。

  或许是造化弄人,两人身体都非常健康,可一转眼三年过去了,余燕却依然没有怀孕,这成为了她心中的一根刺。

  她去医院检查过,偷偷找过土配方,在网上查阅过大量资料,却依然怀不上孩子。

  而程石强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少回家吃饭了,有时很晚才回家,这让余燕感觉他变了,或许对自己的爱正在一点点消失。

  她也怀疑过程石强是不是在外有了别的女人,可余燕只是从小农村走出来的普通女孩,她不想失去这段婚姻,她不想被老家的人耻笑。

  而且她认为,程石强之所以变心,就是因为自己迟迟没有怀孕,让程石强有所不满,所以她开始恨自己,恨自己不争气,连自己的丈夫都留不住。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余燕发现自己很累,很累,一天比一天难熬,她也发现程石强也变得憔悴了许多,这让她犹豫了,或许……是时候放手了。

  杜夏故事听到一半的时候,有种强烈的违和感,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全身腐烂的女邻居,讲的居然是自己那个世界的故事,一个平凡的,有些俗套的爱情故事。

  随后杜夏渐渐被她的故事所吸引,或许不够曲折离奇,却让人忍不住心生感慨,两个相爱的人,为何会走到这一步?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真分了?你们两相认,相识,直到现在,也有六,七年了吧?分了真的不会后悔吗?”

  余燕沉默了,许久之后叹了口气:“我能有什么办法,或许这才是唯一的解决方式。”

  说着她在杜夏错愕的目光中,挠了挠手臂,刹那间白蛆如同下雨般落到地面。

  杜夏强行忍住了生理上的不适,深吸了一口气:“姐姐,你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在没有确定姐夫出轨的情况下,不要轻易动这个念头,或许你们之间有误会也说不定。”

  “那你说怎么办?”

  余燕惨白的眼珠盯着杜夏,差点让他从座椅上一跃而起,手臂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死死稳住下半身后,杜夏尝试将眼前这位“奇特”的余燕想象成现实世界的余燕,心中顿时镇定了不少。

  “这样吧,我去找姐夫了解一下,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你,你不方便做的事,我可以啊,毕竟在姐夫眼中,我只是陌生的邻居。”

  “这怎么能麻烦你呢……”

  杜夏神色严肃的望着余燕,语气真诚:“既然我说过帮姐姐,那就一定会帮,放心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余燕低着头望着充满破洞的连衣裙,默不作声,就在杜夏心中忐忑,坐立不安,准备再劝劝时,余燕忽然抬起来头。

  “那就麻烦你了。”

  “事不宜迟,我得马上行动了,姐姐,麻烦你将姐夫的工作单位地址给我。”

  余燕点了点头,返回房间,片刻后拿出了一张充满污渍的纸条,上方写着一行娟秀的字:黑泽建筑有限公司,芙蓉区凤凰路三百八十二号。

  “谢谢姐姐,我现在马上出发,等我消息吧。”

  杜夏收好纸条后,站起来朝着余燕笑了笑,镇定的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终于,杜夏终于走出了邻居家的门,走出了503,回到504后,杜夏整个人瞬间瘫倒在陈旧的床上,仿佛虚脱了一般。

  “这里也太邪门了,咋就冒出个这么恐怖的邻居?果然,不听前辈言,吃亏在眼前啊,我杜夏,绝对不会再出这个门了!”

  杜夏暗中发誓,随后从床上爬了起来,缩到即使余燕站在门口,也看不到他的死角。

  杜夏就这么单臂抱着膝盖,脑袋枕在膝盖上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间,杜夏被热醒,睁开双眼后,发现那熟悉的场景,又回来了。

  墙上的动漫海报,凌乱的床铺,书桌上的电脑,电脑前的可乐和薯片。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杜夏感觉异常亲切,只有失去过,才会明白平凡与安全的可贵。

  “我……终于回来了!”

  杜夏双臂撑着膝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随后一愣,望着失而复得的右臂,差点喜极而泣。

  他都做好了即使回到现实,右臂依然缺失的准备,没想到老天爷却并没有取走他在现实中的右臂。

  “难不成真的是幻觉?或者是噩梦?”

  杜夏不由得开始怀疑另一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

  “那种可怕的场景,也只有噩梦中才有……吧……”

  “靠!”

  杜夏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后腰硌得慌,伸手一抹,一把大菜刀出现在了手中,正是那把冥刀河大菜刀,这让杜夏不由自主的爆出粗口。

  “难不成真的穿越了?”

  杜夏望着手中轻飘飘的大菜刀,陷入了沉思,随后想起了什么,左手急忙伸进口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遍布污渍的纸条。

  “呃……这个……”

  呆呆望着手中的纸条,杜夏有种破口大骂的冲动,本来以为是场梦,醒来很久还是很感动,可现在确实“感动”了,可惜却不是梦……

  “不行,我得想办法证实一下,女邻居,余燕……”

  杜夏二话不说,穿好外套便出了门,来到了503的门口,抬起手臂准备摁门铃,却犹豫了,他怕里面再次伸出一只腐烂的胳膊,这是被吓出心里阴影来了……

  就在此时,503的门突然开了,一只白皙的胳膊握住了门把手,随后一身职业装的余燕从门后走了出来。

  望着门外抬起手准备摁门铃的杜夏,余燕愣了愣,下意识露出了微笑:“请问有什么事吗?”

  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也就是说那个世界的女邻居,真的是余燕……

  杜夏咳了咳,缓解一下尴尬,随后说道:“姐姐,请问这是你的笔迹吗?”

  说完杜夏将那张充满污渍的纸条递给余燕看。

  “嗯?什么笔迹?”

  余燕疑惑的望着杜夏空空如也的手掌,不知所云。

  她看不到么?也是,毕竟是从那个世界带出来的。

  杜夏沉思了片刻后,收了纸条,随手掏出一张卡片在余燕眼前晃了晃。

  “是这样的,余燕姐姐,有人委托我查一下关于你丈夫的事,并要求将调查结果送到你这。”

  “调查我丈夫?谁的委托?”

  我难道说是另一个你委托的么?

  杜夏摇了摇头:“抱歉,做我们这一行,会对委托人的身份严格保密,所以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不过委托人已经将姐姐的大致情况告知我了,你丈夫叫程石强,工作地址为芙蓉区凤凰路三百八十二号,黑泽建筑有限公司。”

  听到杜夏的话,余燕有些相信了,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谁发布了这个委托,让眼前这位神秘邻居来调查。

  “我能知道委托内容么?”

  杜夏考虑了片刻后,点了点头:“这不在保密范围内,可以说。”

  “你们两的感情情况,委托人已经告诉我了,她认为你现在不应该考虑离婚的事,或许只是彼此间的误会,所以她让我调查程石强平日工作情况以及下班后的动向,将调查结果直接送到你手上。”

  “这……”

  余燕开始对杜夏的话深信不疑了,这是她现在最苦恼的事,或许真的需要暗中调查一下程石强,只不过她对这神秘的委托人也愈发好奇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人,会对她的情况了如指掌?

  “我知道了,需要进来喝杯茶吗?”

  余燕打彻底打开了大门,邀请杜夏进入,而杜夏听到“喝茶”两个字,浑身一颤,声音都提高了两分。

  “抱歉,姐姐,我不喜欢喝茶,事不宜迟,我就先去调查了,再见!”

  说完杜夏一溜烟跑到了楼梯口,消失在了楼梯口。

  “奇怪的人……”

  望着杜夏的背影,余燕摇了摇头,随手关了门,下楼朝着公司走去。

  “呼……这才是阳间该有的模样嘛……”

  顶着大太阳,杜夏兴致勃勃的望着道路两侧花花绿绿的绿化带,虽然汗流浃背,可杜夏却觉得非常舒坦,没去过那个世界,是不会明白杜夏此刻的心情的。

  “嗯,还是去调查一番吧,给这个世界的余燕,同时也给那个世界的余燕一个交代,毕竟不知道还会不会穿越,还是保险点好。”

  顺着导航地图的指引,杜夏“呼哧呼哧”的骑着共享自行车来到了黑泽建筑有限公司的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