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我的邻居很热情 > 第一章 开局胳膊就没了?

第一章 开局胳膊就没了?

  异常控制中心。

  往日井然有序的异常控制中心,此时却异常混乱,墙壁上巨大的屏幕不断发出红色光芒与刺耳的警告声。

  身穿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满头大汗,快步穿梭在各个屏幕前,慌张弥漫在整个控制中心内。

  “汇报情况。”

  并不宽敞的办公室内,一名中年男人双手手指交叉端坐在皮椅内,昏暗的灯光将中年男人的脸色埋葬在黑暗中,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表情。

  办公桌前,一名工作人员掏出纸巾擦了擦额头上不断涌出的汗水,吞了口唾沫后,说话有些艰难。

  “第三,第五区域完全失控,灵界因子逃脱率百分之九十八,第二,第四区域濒临失控边缘,正在紧急抢修,第一区域无异常情况。”

  工作人员神色非常忐忑,焦虑,恐惧,自责,或许是怕眼前的男人会对整个异常控制中心彻底失望吧。

  中年男人一动不动,依然看不到表情,略带嘶哑的沉重声音传入了工作人员耳中。

  “事故原因呢?”

  “这……”

  工作人员咬着牙,随后似乎想通了什么,紧握双拳,眼球渐渐充斥着血丝。

  “总管陈耀华擅离职守,在工作期间聚众赌博,导致第一至第五区域缺乏日常维护,而且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没有采取正确的抢救手段,导致第三区域,第五区域完全失控!”

  “原来如此……”

  中年男人身体动了动,一张充满威严的国字脸从黑暗中缓缓浮现,深邃的眼睛望着眼前这名汗流浃背的年轻工作人员。

  “全力搜寻逃脱的灵界因子,重建第第三,第五区域,动用SST特别行动小组前往第二,第四区域处理事故,同时将此次事故原原本本的汇报给国家,不能掺杂个人恩怨,也不许隐瞒,明白吗?”

  “我知道了,南队,打扰了。”

  工作人员苦笑一声,转身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

  就在工作人员手指接触门把手的瞬间,南队突然开口询问:“你叫余泽,对吧。”

  “是,南队!”

  余泽转过身,笔直的面对着南队。

  “从此刻开始,你就是总管了,别让我失望。”

  “谢南队!”

  余泽右拳在左胸口轻锤了两下,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南队重新靠在皮椅上,脸庞被黑暗再次笼罩。

  杜夏,同学眼中的班长,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这一切的荣誉,将他完全笼罩,直到步入社会,他才明白,这世界就是**的非常曹蛋。

  这些荣誉,并不能让他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似乎离开学校后,那冥冥之中的主角光环离他而去了,他就像世上芸芸众生,成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配角。

  巨大的落差让骄傲的杜夏开始自暴自弃,开始颓废,开始沉迷于游戏,二次元,成为了别人口中的“宅男”。

  现实太残酷,那我就抛弃现实,二次元和游戏它不香么?

  至少杜夏是这么想的。

  这一天,杜夏如同往常一般,打开了某个著名的弹幕网,厮混在各个视频与番剧中,不时发几句“我老婆真漂亮”之类毫无营养的弹幕。

  就在他左手可乐,右手薯片,津津有味的观看着某部热门番剧之时,灯光与电脑屏幕突然暗淡了一刹那,随后一股仿佛深入骨髓的寒风吹过杜夏的身体。

  杜夏打了个寒颤,放下手中的可乐薯片抬头望向前方墙壁上的空调,空调插头并未插在插座上。

  “奇怪,空调没开啊,怎么突然这么冷?降温了?”

  随后杜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现在可是八月份,降哪门子温?

  耸了耸肩膀,杜夏没当回事,准备拿起桌面的大瓶可乐灌一口,一股尿意却在此时席卷而来。

  “啧,真麻烦,要是人不用上厕所,不用吃饭,不用睡觉就好了。”

  杜夏一边抱怨着着,一边从电脑椅中站了起来,转身走向厕所。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四周环境突变!

  地面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各种家具破败腐朽,墙壁斑驳发霉,细小的墙壁裂缝内隐约可见血一般的红色,金属窗户在某种怪力下扭曲成麻花模样,破碎的玻璃静静躺在潮湿发霉的水泥地面。。

  “开……开玩笑的吧?”

  杜夏脑袋一懵,不知所措的望着眼前这一幕,不就是转个身的功夫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幻觉……肯定都是幻觉……”

  战战兢兢的来到了破碎扭曲的窗户旁,杜夏朝着窗外望去,顿觉遍体生寒,一阵绝望感如潮水般将他心中最后一点侥幸给浇灭。

  窗外,依旧是那个熟悉的X市,只不过此时的X市,模样大变。

  鲜血般的云层笼罩在天空,将整个城市笼罩在无穷无尽的血色光芒中,破损的高楼在刺骨的寒风中冒着滚滚浓烟,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从城市各处响起,街道与小巷子黑暗涌动,仿佛充满了某种让人绝望的恶意。

  “我……我穿越了?”

  杜夏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这个极度疯狂,却又能解释眼前这诡异情况的理由。

  常年观看番剧与小说的他,最喜欢看的,便是那些穿越类,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事有一天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呼……呼……冷静,冷静,不就是穿越么,没什么大不了的,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如果一个人穿越了,那么他大概率就是主角了,主角不可能会死的,冷静下来……”

  经过这么一番自我安慰后,杜夏奇迹般感觉自己状态好了不少。

  “嗯,让我想想现在该怎么做,对了,先了解穿越后的世界……”

  杜夏打量起眼前这个房间,虽然这个房间陈旧破败,貌似还遍布类似于血迹的污渍,可还是能从一些蛛丝马迹发现,这间房,就是杜夏穿越前居住的房间。

  杜夏不愿相信这个推断,直到他从接近散架的书桌内找出一张全家福照片。

  这是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照片上杜夏才八岁,笑的非常灿烂,而他的父母虽然面容模糊不清,可也能从肢体动作看出,他们非常开心,璀璨的阳光配合美丽的风景,让这张照片充满幸福感。

  然而正是这张已经泛黄,充满幸福感的全家福照片,被杜夏从一个废弃的书桌内找到,这让他脑袋“轰”一声变得一片空白,呆呆望着照片不知所措。

  一个比穿越更疯狂的想法从他脑海中浮现:莫非,我不是穿越,而是在那一瞬间,度过了百年,甚至几百年的时光?

  一瞬百年?这怎么可能?

  杜夏不愿相信,可房间内的布局,手中的照片,以及窗外的景色,不断提醒着他,一瞬百年,或许是真的,他,来到了百年之后。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崩溃的,一眨眼,亲朋好友,熟悉的一切,都随时间化为了尘埃。

  就在杜夏低吼之际,一道凄惨的嚎叫突然从门外传来,随后一只半透明头颅从墙壁一点点浮现,头颅四面生长着密集的白色触手,这些触手卷着一把大到夸张的菜刀,狂乱的冲向杜夏,朝着他当头便是一刀。

  死亡的威胁让杜夏浑身僵硬,双腿发软,只能绝望的看着不断逼近的巨大菜刀。

  “还愣着干嘛,闪开啊,你丫找死呐!”

  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吼从门外传来,遍布破洞的铁门被一个身穿黑色战斗服的人一把踹开,一条凳子腿从他手上极速飞出,砸到了杜夏头上。

  杜夏被这条凳子腿砸的一个趔趄,往左侧倾斜,一条胳膊伴随着杜夏一同落地,摔在杜夏头颅旁。

  杜夏瞪着眼睛望着胳膊,总觉得这条胳膊有些眼熟,就在他疑惑之时,巨大的疼痛伴随着浓郁的血腥味,将他瞬间淹没。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杜夏疼的在地面疯狂滚动,血液将他的衣服染红,很快在他身下凝聚成一片血泊。

  身穿黑色战斗服的人皱着眉头望了眼吼的声嘶力竭的杜夏,将目光移到了漂浮在空中的幽灵身上。

  “幽灵吗……”

  话音未落,此人便朝着幽灵冲了上去,同时咬破了大拇指,左右一闪躲过幽灵的大菜刀后,迅速贴近幽灵,一拇指摁在了幽灵半透明的头颅上。

  “血爆!”

  幽灵体内瞬间出现了无数根细微的血丝,随后所有血丝爆炸,将幽灵爆成了漫天血雾。

  解决完幽灵后,此人脸色苍白了不少,走到了依然在惨叫的杜夏边上,低着头望着杜夏在血泊中滚动。

  “别叫了,不就是断了条胳膊么,死不了。”

  此人语气平静,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白色塑料瓶,从中取出了一颗白色药丸,蹲下身子扳开了杜夏的嘴,强行喂了下去。

  白色药丸入口即化,随后杜夏感觉疼痛在迅速削弱,有气无力的在血泊中爬行,靠着墙勉强坐在了地面。

  “你是谁?这是哪里?”

  听到杜夏的问题后,此人一愣,随后有些苦恼的自言自语:“居然是普通人?灵界因子已经朝着城市扩散了吗?”

  得知杜夏只是一个普通人中的倒霉蛋后,此人也没了兴致,站起来拍了拍衣服。

  “我叫张三,至于这里是哪,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这个世界非常危险,我建议你呆在这里等待回归,死在这里可没人会为你收尸。”

  听到张三的话后,本已接近绝望的杜夏浑身一震:“你说什么?回归?我还能回去?”

  “废话,当然能回去,谁愿意在这鬼地方呆一辈子?我还有事,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对了,给你个忠告,别T.M瞎J儿乱嚎,想死的话当我没说。”

  说罢张三再次一脚踹在了破旧不堪的铁门上,扬长而去,而铁门在摇晃了两下后,终于还是结束了它的使命,“哐当”一声倒在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