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都市茅山传人 > 第二十三章以命相博

第二十三章以命相博

  顿时,那小红葫芦发出了耀眼的金光,上面刻画的铭文也都猛地亮了起来,顷刻间就有三味真火从葫芦口喷出,对着那个几个恶鬼毫不留情的烧了过去。

  这葫芦自从师傅交给我后,我并没有使用过,原因是因为师傅说过,以我的道行若是打开放出三味真火,定能烧尽天下鬼物,不论什么级别,顷刻便能化作飞灰,但是对自己身体的伤害也是非常的大,以我的年纪和本事,只能坚持五分钟,并且是以精血燃烧葫芦里的真火,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

  柳如烟见此脸色猛的一变,急忙抽身远远避开,刘虎也感到了无端的颤栗,而那六七个恶鬼,则是被三味真火直接烧着,其中四五个跑得慢的瞬间就被蒸发。

  这葫芦里的真火威力可见一斑,剩下的三两个恶鬼也是满脸露出了惊恐,就在这时,阴灯引魂阵法终于全部完成,一个黑漆漆的洞凭空在阵法里生成,洞中有着一团绿色的火,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灯一般,女孩正想迈入进去。

  突然,刚才那个全身黑漆漆的鬼猛地窜了过来,它虽然变成了恶鬼,但也许是投胎转世的愿望太过强烈,在女孩进去一半的时候,将她拽了出来。然后一头栽了进去。

  “不!!”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力气,对此也无能为力,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么?

  我看着满脸害怕之意的女孩儿,愤怒弥漫了我的眼睛。

  其余的恶鬼趁此机会,朝着我一拥而上,虽然柳如烟和刘虎两个极力阻止,但还有恶鬼扑了过来,一个接一个的往我身上撞来,然后消失不见。

  我的双眼猛地向外凸出,不断的用头撞击着地上,这几个恶鬼直接对着我的三魂七魄进行了攻击,这股疼痛让我痛不欲生。

  “咣当”

  一个小瓶子从我的身上调出,秀清的身子立刻显化出来,看着痛苦的我,她能感应到有几个比她厉害的多的鬼魂正在攻击我的魂魄。

  “道长,秀清来助你。”秀清明知不是对手,眼里却露出了坚定的目光,也往我身上冲了过来消失不见。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被三个恶鬼占据,他们正在吞食自己的魂魄,要不是自己苦苦支撑,恐怕已经魂魄俱灭,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正是秀清。

  “道长,生死到头,秀清也相随于你!”她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坚决,毫不犹豫的对着其中一个恶鬼咬了下去。

  可道行相差太大,秀清反被它们一把抓住,直接往嘴里面塞去。

  我见于此,脑袋“轰”的一声,一股冲天的愤怒将它们完全淹没!

  “秀清!”我忍不住仰天大喊一声,两行泪水从我的双眼流出,眼见秀清就要被吞食殆尽,我痛苦到了极点。

  那晚在小日租房遇到的情景瞬间浮现在眼前,刚才秀清的一番话也打中了我内心的柔软处。

  “给老子滚出去!”我大喝一声,猛地一咬舌头,将满口的鲜血咽了下去,然后又从小布兜里拿出引魂香,雄黄酒,朱砂,一股脑的吃喝了下去,拿出天灭符。

  双手结印,嘴里念咒,然后手一摆,将它吞了下去,双手成倒扣状,一手扣在丹田,另一只手扣在天灵之处。

  “茅山有天火,专灭鬼与魂,人身火与炉,魂魄俱相灭。急急如律令!”在茅山术中,此法成为天“火灭灵咒”,这个法咒是茅山弟子为自己所创。

  茅山弟子以驱邪捉鬼为己任,说不定哪天就会遇到不可抵抗的存在,若是鬼物进入到了身体之中无法控制之时,便可使用此咒,但是这个咒乃是同归于尽的咒法,用完之后,不仅鬼物消失,自己也很有可能死去。

  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用这个办法,但此刻要想活命,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的脸色猛然变得潮红,三个恶鬼相继产品你给我身上跑了出来,身上还冒着烟。

  我并不是真的想和他们拼命,这一步不过是要逼它们出来而已,再说了,以我的本事,还不能将这个法咒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虽然成功的逼出了它们,但是我的魂魄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与此同时,只剩一半身子的秀清也从我的体内缓缓飘出。

  “道长,秀清没用!”说完这句话,下半截的身子又长了出来,不过她的身子几乎已经成虚幻的半透明状态,眼看着就要消散了。

  “别说傻话。”我说道,急忙打了个个聚魂咒在她身上,秀清这才停止消散,我拿着小瓶子对着她,秀清顿时变成了一缕青烟,钻到了里面。

  “道极兄弟,你怎么样了?”刘虎一剑劈开面前的恶鬼,跑到我身边关心的问道。

  “你没事吧?”柳如烟也飘了过来,她还指望这我帮她找到梁子默的转世呢。

  “你们为我争取两分钟的时间。”我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心,说完一站而起。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那便是“聚阳!”

  聚阳,乃是茅山弟子被逼上绝路破釜沉舟的方法,是施法者几乎在绝望时才会采取的手段,使用成功后,能让施法者的法力大增,但是危险性却极大,自开山祖师以来一直到现在,先后有好几代祖师都用过此法,但是只有两个成功,其余的解释被伤了元气或者破了丹田,从而失去了一身的本事。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但是若不施展此术的话,那则没有丝毫取胜的可能。

  我从小布兜里拿出了自己的道袍,穿在了身上,取出敕笔点在了自己的七关处,封住了自己全身的阳气。

  脚踏“八卦步”,双手食指互扣,单腿弯曲,另一只腿放在弯曲腿的膝盖上,嘴里念叨:“茅山弟子李道极今借众之阳以平之阴虐,阳以借之,阴即能溃,愿众生灵前来助我,不可身溃以全。”说完保持着这个姿势,双臂张开,头顶向上,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

  与此同时,方圆几里内的人或者动植物的身上都有一丝他们看不见的,但却是存在的淡淡的阳气从他们身上飘出,而后往我这聚集起来。

  顺着我的脑袋进去,整个房间的阳气立刻充沛到了极点。

  恶鬼们此时也攻了过来,它们已经中了鬼天师的“飞天降”,没有了神智,鬼天师给他们下的命令就是杀了我,所以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

  刘虎和柳如烟知道我的施法到了关键时候,用尽了全力去阻挡它们。

  越来越多的阳气狙击到了我的身上,头发都飘了起来,脸色涨红,现在的我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就在我快要感觉撑不住,丹田快要撑破的时候,阳气终于渐渐变弱,我知道只要自己挺过去,便能成为第三个聚阳成功的茅山弟子,当即咬了咬牙苦苦支撑。

  几乎是到了一个临界点,阳气终于不再往我身上而来,我猛地睁开了眼睛,身上的其实几乎是成倍的增强。

  我经过聚阳,已经到了耳通的境界,但这只是暂时的,时间一到,阳气一散,我就又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看着柳如烟和刘虎两人苦苦支撑着,又看到女孩儿还坐在阵中抬头的看着天花板,眼中尽是茫然之色。

  “降头师!!!我李道极从此和你不死不休!”这次的事情,都是那个降头师害得,不然我不会如此被动,虽然我的法力长了许多,但估摸着短时间依然解决不了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