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都市茅山传人 > 第二十二章突变

第二十二章突变

  虎子虽然修为不及他们,但他现在是茅山的“煞佛金刚”,加上惊蛰的帮助,瞬间变成一尊杀神,给这群鬼魂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我见此立刻取出桃木剑,咬破手指在剑身上一划,顿时一道血线出现在剑身之上。

  脚踏镇鬼步,又从兜里抓出一把红色的粉末,往它们身上一洒。

  背着红色粉末洒中的鬼魂,身上都冒气了白,发出了嗤嗤声,并且在它们身上都出现了一个个的小洞。

  这些红色的粉马在茅山术中成为“玄土”,乃是泰山正阳之位的巨石研磨成的粉末,每一块吸收阳气都最少三十年,虽然无法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但对于这些鬼物来说,多少还是具有一定的影响。

  我单手行诀,这手诀是茅山斗诀中的单手诀,“伐剑”,为代表杀伐剑意,斩邪恶鬼怪,手持桃木剑,也冲向了这群鬼魂。

  我的桃木剑虽然不如惊蛰,但也是我茅山标志性的法器,威力奇大,鬼魂根本不敢近身,加上加持的斗诀“伐剑”,场中出现了戏剧的一面,我和虎子二人中间,没有一个鬼魂,他们都悬在了空中。

  眼看着投胎之路在眼前,却无可奈何,这令它们都愤怒之极。

  那纸人烧成的灰还在小女孩儿上面旋转着,眼看阵法要完成了,到时候引路阴灯一成,会直接带着女孩儿离开,它会直接将女孩儿带到投胎洞,不需要经过阴间,而这也是让它们疯狂的原因。

  否则的话,他们都死了这么多年,有很多机会可以去阴间,但是他们是不愿意去,皆是生前或者死后造了很多罪孽的人,加上在阳间逗留的太久,这一切都在阴间阴差那有记录,如果直接去阴间,一定会受一番极为残忍的刑罚,而眼前这阴路,则可以直接去投胎,不用受这些苦难。

  “尔等生前死后犯下罪孽,生死轮回皆有定数,落得这个下场理是你们的宿命,速速离开,我即可饶你们一命,若在执迷不悟,当心魂飞魄散”我双手背负在后,对这些鬼魂大声的喝到

  此时的我看起来年纪虽小,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了无上的威严,与平时的嘻哈猥琐判若两人,心伶看着我大发神威,不由得痴迷了。

  我的声音像是超度的天音,再此不断的回响,一瞬间,有不少的鬼魂露出退缩之意,我的本事它们也看到了,的确不好对付。

  在此时,突然有数十条由色雾形成的丝线凭空的从我身上散出,这些丝线立刻碰触到了鬼魂,被色丝线碰到的鬼魂,一个个眼睛猛地圆瞪,抱着头疯狂的大叫起来,好像受了极大的伤害。

  “不好,是那个降头师”我见此一幕,心里凉了半截,正如我想的一般,这些鬼物的阴气太重,离这不远的徐家别墅,鬼天师早注意到了这里,他一猜便知道我在做法。上次和我斗法时,他偷偷的下了个降头在我身上。

  此为“飞天降”,平时没有什么作用,但却可以有一次在被下了降头的人身上再次施降的机会,那鬼天师的面前摆着两个骷髅,骷髅的中间是个石头做成的容器,里面都是鲜血,鲜血里泡着个稻草人。两个骷髅随着鬼天师古怪的咒语,一缕缕气从它们嘴里喷出,然后将稻草人笼罩在内。

  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暴戾之气在心里生成,眼睛都变成了红色,猛地一咬舌头,巨大的疼痛感让我有了一丝的清醒。

  “可恶的降头师”我咬着牙道,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着了道德,急忙从布兜里掏出一张符,伸出颤抖的手在上面画起来,画好之后,我夹住这符,往自己心脏部位上一拍,顿时符亮了一下,上面的符文诡异的消失不见。

  在茅山术中,这叫做“护心符”,能够让人心神不受侵扰。

  心里的暴戾之气消失后,刚抬起头,看到了刚才中了线的鬼魂一个个面目狰狞,一股股的戾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糟了”我见此心里猛的一沉。

  这些个鬼魂在受了极大的痛苦后,竟然变成了恶鬼。

  茅山术中,对此有着一个划分:“恶鬼,怨鬼,厉鬼”。这三个一个比一个难缠,而且这十几个鬼魂的道行本不弱,此时变成了恶鬼,比起那天的郭强,也丝毫不弱。

  “桀桀桀。。。。”它们恐怖的笑着,毫无预兆的对身边的鬼魂进行了攻击。

  猝不及防之下,立刻又数十个鬼魂被他们抓住,张口吞食起来,发出了痛苦的嚎叫,周围的鬼魂见此立刻闪到了一边。

  “尔等还不离开,真的想被他们吃的魂飞魄散吗”我大声的呵斥道,脸色焦急。

  这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这些鬼魂立刻四散而逃,相比较于无法投胎,他们更愿意活着。

  “你们快走,不然会有极大的危险,快”我又对心伶他们说道。

  “道极,我不走,我不走”心伶哪能不知道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哭着喊道。

  “快走再不走,都得死”我红着眼睛说道。

  “小薇,快走,我们在这只会打扰他,拖他后退的。”刘建刚拉着心伶往外面拽。

  “爸,我不走,我要和道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心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挣脱了刘建刚的受,跑到了我身边。

  我看着坚决的心伶,眼中闪过一抹柔情,轻轻的抱住了心伶,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心伶,我若不死,定不负你。”说完还不等心伶做出反应,便一个掌击将她打昏。

  “快把她带走”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送女孩儿投胎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活命的问题。

  刘建刚急忙接过心伶,回过头来说:“道极小兄弟,保重”说完便抱着自己的女儿和郝家人跑了出去,我手里还残留着一点湿润,那是打晕心伶的瞬间,从她眼角落下的一滴眼泪。

  周三炮连滚带爬的也往外面跑,满脸恐惧。

  “周三炮快叫她出来,我答应她的条件。”事到如今,我直接挑明了说道。

  周三炮好像没有听到,鼻涕眼泪一把的往外跑,这时,从他身上出来了一个身穿蓝色旗袍的女人,正是柳如。

  “道长此话当真”柳如认真的问道。

  “当真”我对此毫不意外,立刻的点头说道。

  话一说完,那十几个恶鬼也各自吞食完了抓到的鬼魂,身上的戾气更重,而后便朝着我扑来。

  “虎子,对不住了,可能我们都要死在这儿了。”我苦笑了一声说道。

  “道极兄弟,你是俺刘虎的兄弟,要死一起死”虎子却是咧嘴一笑,拿着惊蛰挡下了两个恶鬼。

  柳如的身影翩然,也挡住了两个,可还有六七个朝我这攻了过来。

  “特娘的,想要我李道极的命,还没那么容易。”我爆了句粗口,伸手从腰上拿下来那个徐葫芦。

  身子往后一跃,练着吐了几口龙阳液,稍稍拖缓了几个恶鬼的动作,一口咬破另一个手的手指点在了葫芦盖上,嘴里念道:“天清清,地灵灵,李道极奉茅山祖师令,扫除鬼邪天地清,驱魔斩妖不留情,游魂野鬼步难行,全叫受来亿万精,急急如律令,火火火,令令令,三味真火现”

  念完之后,我的脸色肉眼可见的苍白了下来。同时,葫芦的塞子也自动的飞了下来。